|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三章 国粹国宝
  叶灵非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变成植物人的,家里人都没说,反而是叶玉兰在她醒过来之后告诉她的,她不是圣人,在听到这个事儿的一瞬间,甚至打了叶玉兰,还把叶玉兰赶出了病房。可是后来仔细想想,五年前,叶玉兰还是个孩子呢,再加上又不是故意的,自己难得醒过来,难道还要活在仇恨里吗?

  这么想着,再看看叶玉兰的愧疚的样子,心也就软了,她本来就是个很善良的女人,如今原谅自己的亲堂妹,这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

  看到叶玉兰大哭不止,她就过去将叶玉兰带出了厅堂,去安慰叶玉兰了,这两姐妹心里头都有心结,一起说说话其实也好。

  先不去说叶玉兰和叶灵非堂姐妹两个去聊天,互相倾诉,就说这大厅之中的众人,已经为此而震惊不已了。有些人甚至还在自己的腿上狠狠拧了一下,确认自己并不是在做梦,而是要确认这是真得。

  一个昏睡了快五年,医生都说基本不可能再醒过来的女人,如今居然醒过来了,不仅醒过来了,而且看起来还如此的健康,这难道是童话吗?是童话里的睡美人中了巫术,然后这巫术被某个人给解开了?

  这些人其实有很多都去看过叶灵非,毕竟不管如何,叶灵非那都是叶老的孙女,而这些人里面,有很多不仅是聂老的老部下,还是叶老的老部下,因为当初叶老和聂老是共过事的。一个是军事长官,一个是政治长官。尤其是上浦附近的那些官员,有事没事就会去打听一下叶灵非的情况。给介绍几个医生。

  就在前些日子,他们还联系过给叶灵非看病的那个刘医生,结果还是说没什么醒来的希望,从国外请来的名医也说了,这不是钱的问题,是目前医学还没有攻克这个难题。

  可这不过才过去了三两天啊,怎么一切都变了呢,叶灵非难道真得是得到了神灵的赐福,突然间就醒过来了吗?

  不过这也难说。植物人这种情况,醒过来的时间连医生都无法确定的,有时候一个契机,或许就醒过来了。可问题是,有哪个植物人醒过来之后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已经恢复走路,甚至可以恢复得这么快的,这如果不是奇迹,那什么是奇迹?

  就算现在科技水平日新月异,医学也是发展很快。生物学方面也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人类连基因都已经开始研究了,但似乎还真没有什么手段可以让一个昏迷了快五年的植物人,在三两天的时间里就恢复得如此健康吧。这也太离谱了。

  要不是这里是大寿现场,他们不能随便打电话,估计这会儿很多人都开始去打电话给上浦那所医院的院长询问情况了。这些人权势滔天,可是也怕死啊。如果真有这么一个神医,那他们可是非常想要认识。这样的话,以后得了病,最起码还有希望。

  最近一系列的事情联系起来,让他们不能不猜想,在聂家背后,有这么一个神医存在,不然的话,聂老爷子怎么就突然变得健健康康了?要知道几个月之前,聂老爷子还因为脊椎里的子弹作怪,而痛苦不堪呢。后来叶老爷子的顽疾也在一夜之间没有了,在之后就是叶灵非的事情,这里头透着一股子神秘感啊。

  只是不管怎么询问,聂家人虽然都承认有神医相助,可都说不知道是谁,因为这个秘密到现在为止,知道的人还真不多,他们这个圈子里头,也就聂老、叶老知道,其余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神医就是在那里跟萧峰锐聊天的张天元。

  张天元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心道自己真得该收手了,以后轻易不要再出手救人了,不然的话,迟早会败露了,幸好他之前叮嘱过聂老爷子、叶老爷子和萧峰锐,不让他们把这事儿说出去,不然的话,估计这么大好的事儿,他们肯定忍不住四处宣扬了。

  大厅里熙熙攘攘,特别热闹,不过大多数人此时差不多都快忘了这是聂老爷子过寿了,而是将心思都放到了那从来没有露过面的神医身上,都想找到这个神医,有些身上本来就有病的,就更是巴不得赶紧找到这个神医了,花多少钱都没关系,他们有钱,钱花出去了还可以再赚,但是命如果没了,那就一了百了了。

  叶老爷子走过去和中枢的第一首长见了面,然后亲切地握了手,就坐在了第一首长的旁边。正好就瞧见了张天元摆放在寿桌上的那七彩玉龙雕塑。

  “老聂,这东西就是你一直吹嘘你那干孙子给你送的礼物吧,你看看你,上一次还不让我看,连摸都不让我摸,今天可以摸摸了吧?”叶老爷子坐下去,有站了起来,因为他被那雕塑给吸引住了。

  聂英和叶荣那在军队里都是出了名的文武双全,不过聂英对玉石没什么研究,更不懂古董,这一点他不如叶荣叶老爷子,叶荣将手放到那龙身上轻轻一摸,顿时竟惊讶了起来。

  “怎么了老叶,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啊?”聂老爷子故意问道,其实这东西他已经请好几位专家鉴定过了,这软玉的质量可以说已经达到了羊脂白玉的程度,就算达不到,也是非常接近了,而更可贵的是,居然有七中颜色,每一种颜色刚好雕刻出了一挑飞龙,这种雕工,和这样的玉石,都是世所罕见的,说句不恭敬的话,这东西比国宝还要有价值。

  “不不不,这东西可是了不得啊,了不得啊,羊脂软玉,七彩龙塑,不管是玉石的质量还是这雕工,都是惊世骇俗,这天元玉皇到底是谁?为什么我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号?”

  叶老对玉石有研究,更喜欢玉雕。所以这大陆的玉雕专家,他基本上那都是认识的。可也从未听说过一个叫什么天元玉皇的啊。

  “天元玉皇你不知道很正常,这可是一位隐世的高人。他手段通天,在玉石雕刻上的功夫,那是绝对举世无双的。”

  聂老爷子很是得意地把自己的干孙子张天元夸奖了一番,如果不是张天元说过不要暴露他的身份,估计聂老爷子就该把张天元的名字也说出来了,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坏事,在他看来是这样的。他觉得自己这个干孙子成熟稳重,内敛而不骄傲,实在是让他都觉得有点佩服了。

  “你见过那人?”叶荣急了。一把抓住了聂老爷子的衣服说道:“快!快带我去见他,如此高人,若不能见一面,我老叶就是死了也不能甘心啊。咦?这字!这字不是印刷体啊,这是真得颜真卿颜公的笔记,难不成颜公复活了?”

  叶荣一边说话,一边还不舍得将眼睛从那雕刻上面挪开,当他看到那“文武双全,刚正威武”八个字的时候。又一次惊讶了起来。

  “我说老叶啊,别激动,千万别激动,咱们中枢首长可是书法方面的行家。让他看看,这东西到底是不是别人临摹出来的。”聂老看了看中枢第一首长,笑着说道。

  那位首长其实早就在观察这雕塑了。玉雕手艺如何,他不好评价。因为他不太懂,但总体上来说。绝对是非常出色的,最起码让人看了之后,竟有一种那七条龙随时都可能活过来似的的感觉。待看到那八个字,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十二个字,还有四个字是“天元玉皇”的署名。

  他真得也是呆住了。

  “作为一个无产阶级,信奉唯物主义的人,有些话我不能说,但是这几个字,当真不仅有颜公的字的外形,更是连颜公字的神韵也体现出来了,如果说这是现代人临摹的,这个人我真得见见啊,这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

  “这字真有那么好?”

  聂老爷子之前让专家评价过,不过找的都是玉雕专家,所以评价更多的是那玉雕,对于底座上的字,却都有些忽略了。聂老爷子对这个也不太懂,只觉得是张天元的心意,也没有叫那些专家估价,反正他又不打算卖,因此看到第一首长都这么惊讶,他也就忍不住问了一句。

  “真有那么好?老聂啊,你好歹也是个文化人,以后还是多看看书法、收藏方面的书吧,不然说出去是要被笑话的,我敢说,这样的字,这样的雕工,当今之世,绝对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到。这应该是两位大师的联手之作吧?玉雕是天元玉皇,那这字是哪位大师的手笔?”第一首长问道。

  “嘿,您还真猜错了,这东西啊,从头到尾,包括玉石的选择,那都是同一个人做的。”聂老爷子听着第一首长的夸赞,那是越发得意了,别人夸张天元,他心里头高兴啊。

  “什么?同一个人之手!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啊!这东西,根本就是国宝中的国宝,精粹中的精粹!”叶老激动地说道。

  此时萧峰锐也看了过来,他是这方面的行家,刚才听人说得热闹,就忍不住瞅了过来,他知道张天元送的礼物肯定不会差,可是这么一看,心中也是震惊不已,心道这张天元还真得是对聂老爷子不错啊,这么贵重的东西都敢送出来,这幸亏是干亲,这要是外人送这么贵重的东西,聂老爷子估计都够上枪毙了。

  与此同时,那些刚刚奚落过张天元的人也都再一次傻眼了,这一次,比起刚刚因为叶灵非清醒过来的震惊那也丝毫不差啊,这里头很多人都是了解叶老的,也知道第一首长对书法的研究,听到这两个人同时都说这件东西已经是国宝级别的了,那与这三位关系比较近,而起地位也比较高的,就靠近看了看,很快就收起了之前的轻视之心。

  这份礼物哪里是什么小气啊,简直就是大方的不行了,放眼整个华夏,怕是也不会有第二个人能拿出这样的礼物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