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二章 双喜临门
  当然了,张天元也不是一直都没出去过,毕竟还是要上厕所,去帮个忙什么的,这也让他见识到了聂老爷子的权势啊,今儿来拜寿,大多数人都离开了,不过也有一些军政要员留了下来,这算起来,应该都是地方和中枢的省部级高官了,好家伙,这么大的场面,张天元还真得是有点吃惊。

  张天元向聂震打听了一下,据说这留下的,军队里的最差也是中将,而政府方面的,则都是正部级的官员,其余的也就是来露个脸,然后就被送走了,不过这些人带的礼物都是非常普通的,连贵一点的烟酒都没敢买,做样子也罢,反正这也合了聂老爷子的脾气了,至亲的人送礼可以贵重一些,不过这些不是亲戚的就算了,免得别人说闲话。

  而且这些人留下来那也不是等着吃饭的,都是想跟聂老爷子说上两句话,认识一下聂家的人,有几个甚至专门是为了张天元而来的,毕竟张天元当初大闹赌船,这名气可是扬出去了,很多人都是知道的。

  上次张天元去香港见到的那两位高官也都来了,路过的时候,还特地跟张天元打了招呼,自从赌船的事情发生之后,现在只要是知道有这回事儿的,都明白聂老爷子是把张天元这个干孙子当成亲孙子来看待的,慢待不得。

  到了快饭时的时候,有个活动,就是让聂家的子孙给老爷子行礼祝寿。这是要当面来做的,周围那些个人可都看着的,甚至连中枢的第一首长都来了。就坐在聂老爷子的身旁,两个人的关系看起来不错,据说下一任的第一首长,可能会轮到聂震的父亲,只要聂家不出什么大问题,这就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

  国家电视台的著名节目主持人也到了现场,免费主持这场寿礼。先是说了一堆祝贺的话,然后又讲了聂老爷子昔日的丰功伟绩。一下子就把所有人的积极性给调动起来了,澳门赌博网站:而那位第一首长,则是宣布了祝寿开始,估计他也想看看。聂家的儿孙到底会送给聂老爷子什么样的礼物吧。

  按照亲疏和长幼顺序,张天元是最后一个登场的,他前面的那些人,要么送的是字画,要么送的是盆栽,要么送的是牌匾,还有人送了一个用白玉雕成的寿桃,这就算是里面最受欢迎的一件礼物的,至于多贵重。似乎并没有人在意,毕竟这是人家自家的事情,以张天元的眼光来看。这寿桃还是做工很不错的,只是白玉的质量不算上乘。

  聂老爷子对什么礼物都很满意,乐呵呵的笑着,他这么一把年纪,只要看到儿孙满堂,看到儿孙幸福。自己也就满意了。

  “聂爷爷,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这身体越来越硬朗!”

  张天元也不会说什么太多的祝福的话,就这几句,那还是跟前面的人学的,想到自己的亲爷爷,不免就有些感慨了,自己亲爷爷的大寿,他居然都没参加过一次,过的时候他没时间,等他有了时间了,爷爷却已经去世了,这份愧疚,现在全部涌上了心头。

  “那就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拿得什么礼物啊,塑料的雕塑?还是玻璃的?不像是玉石啊,怎么是七彩的,不过这象征意义倒是不错,捏老爷子爱龙,这七条彩龙倒也是贴切,可就是有点寒酸了啊,我听说这个人不是挺有钱的吗?”

  “我也纳闷呢,毕竟干亲就是干亲啊,这要是他亲爷爷,绝对不会拿这种礼物来敷衍了事吧,那底座上的字儿倒是刻得不错,不会是印刷体吧?”

  “简直就是胡闹,对自己的干爷爷都这样子,肯定对别人也不会大方吧,这种人啊,肯定没朋友。”

  也难怪这些人会如此议论了,毕竟七彩软玉是很少见的,而且质地如此之好的七彩软玉就更不多了,这些人会把软玉当成塑料或者玻璃,也是情有可原。

  再说了,前面那些人拿上去的寿礼,那可是一件比一件贵重啊,而且还很有象征意义,张天元的这件礼物虽说象征意义不差,可是如果去加工的话,估计一两百块钱就拿下了,这不是敷衍了事是什么?再加上他是干孙子,这些人就难免会觉得张天元不够尽心了。

  要不是聂老爷子不允许这些在场的人带礼物,他们自认为作为一个外人,拿来的礼物也要比张天元的这件强。最关键的是,张天元是个富豪的事儿,这里头很多人都知道,你要是日子过不前去,拿这样的礼物反而没有人怪你,可你家财万贯,却拿这么个破玩意儿,那就不怪人家不客气了,会对这礼物嗤之以鼻,甚至是在心里头臭骂。

  张天元听到这些人的议论,心里头却有几分得意,你们这些没眼光的人啊,待会儿你们就知道什么叫做有眼无珠了。

  这礼物他早就让聂老爷子看过了,所以别人不知道这是什么,但聂老爷子却清楚得很,看到张天元当面将礼物拿出来,他本来还想夸奖两句呢,可是一听下面的议论,顿时就改变了主意,这些个人身在高位,已经忘记了艰苦朴素的精神了,就算这只是玻璃或者塑料的雕刻,那也是一份心意对吧,这么当着别人的面议论,真得好吗?

  聂老爷子准备给这些人一点教训,让他们好好看看,不调查不分析就胡乱说出的话有多么不靠谱。

  张天元笑眯眯地将礼物摆在了最中间的地方,他有这个自信,自己这份礼物,不管是从寓意上还是从价值上,都比其余的礼物要好得多,待会儿聂老爷子还要当中来品鉴呢,放到偏僻的地方。聂老爷子可抱不动啊。

  “嘿嘿,这帮孙子都不知道你那是什么玩意儿,待会儿让他们好好见识见识!”聂震一直说话很随便。再加上这会儿别人也听不见,所以那些堂堂的大将中将,省部级高官,居然到了他嘴里就成孙子了,他这也是替张天元愤愤不平啊。

  “千万别这么说,这里面随便一个人我可都惹不起,要是被他们听到了。他们惹不起你,却会弄死我的。”张天元笑道。

  “得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的脾气,你刚来我家那会儿,差点没跟老爷子卯上!你怕谁啊,有时候我也奇怪呢。你说你小子到底哪来那么大的勇气和胆量啊。”

  张天元心中暗笑,自己的胆量和勇气,当然不是平白来的,自己又不是二愣子,之所以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无非是仗着六字真诀和地气,别说是省部级的高官,就算是中枢领导,真要惹恼了他。谁最后会吃亏,还真是说不定呢。

  两个人正在聊天,忽然门外响起了汽车声。聂震被喊出去看了一下,回来之后就对聂老爷子说道:“老爷子,叶老,不,我叶爷爷从上浦回来了,还带了灵非姐。灵非姐啊,就是以前常来咱们家玩的。玉兰的堂姐,你还常夸她饭做得好,人又知书达礼,还给我堂哥说过媒呢。”

  聂震这小子就是个二,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什么话都说,搞得聂老爷子脸上很没面子,不过听到叶老从上浦赶回来给他过寿,他也是高兴不已,现在谁都知道叶家和聂家联姻了,这聂老爷子的七十大寿要是没有叶老,那就不美气了。

  这里很多人都知道叶灵非的事情,毕竟叶灵非的事情当时闹得很大,这里面有许多人都帮忙给找了医生,可始终也不见起色,今天突然听说叶灵非醒过来了,还来给聂老爷子拜寿了,大家都以为在做梦呢。

  张天元心里头很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按照他说的去做,叶灵非诶现在不仅可以下地走路,而且气色也会好很多,绝对不会像病床上那个时候那样瘦,别看就才过了两三天而已,这足够了,如果再多些日子,会恢复得更好。

  地气之神奇,张天元是不止一次见识过,所以这一次也特别自信。

  叶灵非说过不想让别人看到她难看的样子,而如今既然敢露面,那就说名不难看了。

  正想着,那边就走进来几个人,当前就是叶荣叶老爷子,还有叶灵非夫妇,叶灵非此时用手搀扶着叶老爷子,看起来虽然还是有些清瘦,但却比前两日在床上那个时候漂亮多了,那个时候简直没个人样,而现在不过只是瘦一点的美女。

  “哎呀,聂老弟啊,你看你,七十华诞也不告诉我一声,幸亏玉兰给我打了电话,我这就火急火燎赶过来了,我这孙女儿你还认识吧?叶灵非!我以前最疼爱的孙女,也是最听话的一个!”

  “聂爷爷好!”叶灵非也甜甜地叫了一声道:“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虽然只是客套话,可是这番话从叶灵非的嘴里说出来却是不一样的,昏睡了快五年的人啊,居然醒过来了,而且还来给聂老爷子拜寿了,当真天可见怜。

  “怎么不认识,当然认识了!灵非,来,过来过来,让聂爷爷看看,这些年真是受苦了,醒过来就好,醒过来就好啊!”

  聂英将叶灵非叫到了身边,一把擦着叶灵非因为激动而流下的眼泪,一边也是老泪不由得流了下来,他这是感动啊,不过心里头忽地就想起了张天元,猛地看向了那边,却见张天元正在跟萧峰锐低声交谈呢。

  “哼,这小子,又干了一件大好事啊,好事不留名,难道你不知道我这老头子对你心里头有多感激嘛。”想到这里,聂震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那老泪也被叶灵非给擦干了。

  “聂爷爷,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我不哭,您也别哭!”叶灵非说道。

  “对,对,没错,好日子,大好的日子啊,对我聂英来说,这也算是双喜临门了。”

  不过那边的叶玉兰此时已经哭得是呜哩哇啦了,这孩子心思单纯,做了那几乎无法挽回的事情,一直就很难受,上次去上浦见了叶灵非,都没说什么话,今天看到叶灵非健健康康的出现,再也忍不住就放声大哭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