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七零章 贫民窟
  按照蛇麟的指点,车行驶了将近四十分钟才抵达了一处污水横流的地方,甚至很多四合院的墙壁上都画着大大的拆字,这不由得让张天元想起了之前去过的东交民巷,那里虽然夸张,可是也不像这里啊,这个地方,那种污水几乎流满了整个街道,尤其是现在下了雪,雪化了之后情况更加严重,不知道是谁在那水面上扔了些砖头块,才能慢慢踩着过去。

  “走,一起去看看情况,车就停在路边吧,你这是警车,大概没人敢偷吧?”

  张天元看到那污水横流的街道,实在有些厌恶,不过今天来这里,是要亲自看看展飞的,如果展飞真如蛇麟说得那样好,他不介意帮帮忙,毕竟他现在手底下也需要这样的人才啊,再说了,因为父亲和爷爷都曾经当过兵,现在干爷爷也是曾经当过兵,张天元对于当兵的,那向来是非常有感情的。

  这一片地方,有几盏太阳能的路灯,只是有些已经不亮了,可以听到四合院里有狗叫的声音,孩子哭的声音,还有骂娘的声音,反正是乱成了一片,没来过这里,都知道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有点像外国的贫民窟。

  因为都是积水,张天元和蛇麟还有铁中棠不得不小心翼翼地踩着砖头过去,这一路上,就像是三个跳大神的似的,晚上还贼冷,有的砖上已经开始结冰了,一不小心,张天元险些就摔倒在了污水里面,幸亏他反应快。又站稳了,不然今天肯定要感冒的。都没拿干衣服。

  “兄弟,我看你还是留在车里吧。就我跟老铁去得了,反正就是要看录像嘛。”

  蛇麟看到张天元险些摔倒,心里头过意不去,人家张天元是什么身份?大晚上的跟自己来着臭气熏天的贫民窟里干什么啊,还不是为了给自己帮忙,如果还让人家跌倒,那就太不厚道了,一想到这些,蛇麟心里头就越是尴尬不已了。便让张天元回车里去。

  张天元摇了摇头,开什么玩笑啊,这都走了一半路了,自己再走回去像什么啊,待会儿不是还得走过来吗?幸好这污水横流的路就只有一百米左右,过去了之后,这路还算好走,因为地势高了,也没有了那么多的积水。

  因为不知道展飞究竟住在哪一家。所以三个人就来到了街道头上的一家超市里问路。

  “老板,来两盒烟,中华,最贵的那种!”

  蛇麟现在接触的人多了。也知道来到超市问路,你光问路,人家有可能不会给你说。甚至还给你指歪路,所以一进超市。他就要了两盒中华烟,这样的话。问起话来,也就方便多了。那店老板和颜悦色,就过去给取烟。

  这个时候蛇麟才问道:“对了老板,给您打听一下,有个展飞的住在咱们这里,具体在哪家啊?”

  听到蛇麟问话,那老板犹豫了一下,将两盒烟放到了柜台上,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们找他有什么事情?我可是听说了,展飞在外面杀了人了,摊上了人命官司,不过因为情况比较复杂,所以暂时没有抓,让他住在家里,这附近都有警察盯梢呢。”

  “我是展飞的战友,就是为了这事儿来的,展飞是被冤枉的,明明是见义勇为,最后却成了故意杀人!。”蛇麟现在也开始认同张天元的说法了,这个事情绝对不能私了,必须得上法庭,而且还要把监控录像公开,不然的话,展飞的名声就毁了,你看看这传到别人耳朵里都是个什么事儿啊。

  “这样啊,展飞有你这样的战友可真是他的幸运,您把烟拿好了,他住的那里好找,就从这条街过去,一直走到头就是,那个四合院住了很多租客,都是干保安和保姆的。”店老板自然不会在意展飞是不是被冤枉的,他收了钱,指了路,也就没事儿了。

  三个人按照这超市老板所指的方向,找到了那家,敲开了门,不过开门的是这里的房东,不让陌生人进去。

  “我说这位大叔,我们真找展飞有事儿。”

  “哪个展飞,我们这里叫展飞的有好几个呢,你找哪一个?”房东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头,看起来一脸的凶相,不过说话倒还是比较朴实的。

  蛇麟将刚买的中华烟抽出一根递给了老头,并且帮着点燃了,说道:“是个做保安的,个头有一米七七左右,身体很结实,年龄在三十岁左右,人有点闷,不太爱说话。”

  点燃了烟之后,蛇麟就开始给房东形容展飞的长相了,而这房东抽了蛇麟给的中华烟,自然是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了,所以也就听了起来,听完之后,皱着眉头思索了起来。

  半晌之后,房东摇了摇头道:“兄弟,不是我不告诉你,我这四合院里面住了几十号人呢,我真得是记不清啊,这每天进进出出的,只要人家按月交房租,我一般都不会多管闲事的。”

  倒不是这房东不愿意告诉蛇麟,实在是记不住了,这里很多人直接说的都是自己的小名,要么就是外号,他哪里知道展飞是哪个啊。再说了,就蛇麟形容那特征,这里头好些个呢,谁知道谁跟谁啊。

  “哦,我想起来了,展飞说他结婚了,娶了个锦州过来打工的女子,还有了娃,娃才三四岁,应该没错,对,没错的。”蛇麟自己没成亲,不过展飞却成亲早,毕竟都三十好几的人了。

  “嗨,你早说啊,你一说这个人我就知道了,今天她老婆说要离婚,已经走人了扔下那人和他一个孩子,那叫一个可怜啊,孩子才四岁,正是上幼儿园的年龄,却没人照顾,那个女人也是狠心啊。听说展飞在外面闹了人命官司,死活都不肯相信展飞说的话。你们知道,我都相信啊。对了,展飞在这里叫大力,就因为他力气大,你要是说大力,我一下子就知道是谁了。”房东很不客气地从蛇麟手里将那一盒中华烟都拿了过来,当然了,蛇麟也没阻拦,不然他是拿不过去的。

  “他住哪儿?”蛇麟现在非常焦急啊,展飞出了这事儿。老婆又要离婚,孩子没人照顾,澳门赌博网站:他真怕这小子想不开干傻事儿呢,在部队的时候,这小子就是一根筋。

  “好找,你进门之后看到那个房间就是,听听,这个时候孩子还在哭呢,估计是饿的。”

  “谢谢大叔了。那我们去了,您也赶紧回屋吧,这天冷的,别着凉了。”

  蛇麟问清楚了展飞的住处。就和张天元、铁中棠一起走了进去,因为还早,所以可以听到有几间房子里都亮着灯。有的则亮着电视的光,虽然是冬天。不过打炉子的话,屋里头还是很暖和的。。

  房东这会儿特别热情。亲自带着三个人到了展飞住的那件屋子,里面可以听到孩子的抽泣声,还有展飞哄孩子的声音,透过窗户,可以闻到一股子浓浓的煤炭味,这炭炉子闻惯了的话还没什么,可是闻不惯,那真得是非常难受的。

  “大力!大力开门啦,你战友来看你来了。”

  “是我,蛇麟!”

  房门打开,一个壮实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将那厚布帘子接了开来,借着灯光,可以看到这人脸上确实有几分英气,只可惜已经被岁月折磨得不成样子了,如果稍微收拾一下,应该还是个挺英俊的小伙子。

  “蛇队!真的是你啊蛇队,我还以为房东开玩笑呢,就说嘛,我都这样了,还有谁会来看我啊。外面冷,赶紧进屋,进屋,里面打着炉子呢。”

  展飞看到蛇麟,立即就冲上去拥抱在了一起,两个人都狠狠地在对方的胸口上砸了一下,张天元不懂这礼节是什么意思,不过看得出来,这两个人感情很好。

  “这两位是?”展飞看到了张天元和铁中棠,有些疑惑。

  “你的救星,行了,进去之后我再详细告诉你。”蛇麟笑了笑,先让张天元和铁中棠往屋里走。

  进屋的时候,张天元就注意到一个小孩蹲在地上哭,眼泪都把衣襟给打湿了,他是最见不得孩子哭的,一看就心疼,尤其这还是个小女孩,红扑扑的脸蛋上有厚厚的泪痕,这冬天的话,就容易把脸给哭花了。

  “孩子这是怎么了?”蛇麟问道。

  “叔叔,我饿,爸爸不给我做饭,我饿。”小丫头说着又抹起了眼泪,看得人是非常不忍心,尤其是张天元都有些火了。

  “你这人怎么做父亲的,孩子饿了也不知道给找点吃的去?”

  “妈妈把钱都拿走了,爸爸没钱买!”小丫头居然能把一句话的意思表达的非常清晰,虽说咬字不太准,可是四岁的孩子能这么会说话,那可真得是不错了。

  听到这话,张天元才消了火,可还是不太高兴,看了一眼展飞说道:“无论怎么样都不能把孩子给饿着了,我听蛇队一直夸你是个好兵,可你不是个好父亲。”

  说完话,张天元拉起了小丫头的手起身说道:“蛇队,你先把情况给他讲清楚,我带孩子出去买点吃的。”

  张天元也没想过自己是个陌生人,随便就把人家的孩子抱走,这也不是个事儿啊,他是真得觉得这孩子可怜,加之自己又没有小孩,就难免有点关心过度了。

  “展飞,没事儿,让我兄弟把孩子抱出去买吃的,你信得过我就行。”蛇麟看展飞有些担心,便说道。

  “信得过,当然信得过,如果连你都信不过,那我也就完蛋了。”展飞叹了口气,又坐了回去看着张天元离开了房间。

  张天元回来的时候,不仅给孩子买了很多零食,还给展飞买了方便面:“先泡面吃了吧,你估计也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吧,吃完了再继续说。”

  “这怎么好意思啊。”展飞顿时愣住了,这个素不相识的人对他的关切,让他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你就别客气了,几盒方便面而已,我以前给你说过的,我兄弟张天元,人特别仗义,我能有今天,也是托了他的福,而且你这个事儿的解决,也要落到他的肩膀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