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六九章 见义勇为
  “嗨,瞧张先生您说的,我们拿得就是这份工资,当然要先照顾好客人了,客人吃好了,我们才好安心吃饭嘛。你就放心吧,有我们在,你妈妈肯定不会孤单,现在大家聊得都挺开心的。”现在这社会,谁不是谁的仆人,像秦嫂这些人,虽然说做家政的,可以你们主家如果对她们不好,他们大不了不干了,这又不是旧社会,你不干还不行。

  也就是如此,秦嫂她们说话做事也都没有低人一等的意思,只不过是雇佣关系而已,压根就没有把张家人当成主子,而是当成了朋友来看待,张天元很喜欢这种态度,他也讨厌别人见到他之后总是吓呀吓得。

  张天元听秦嫂这么一说,顿时笑道:“那可真得是太谢谢你们了,我工作忙,有时候几天都不沾家,一定帮我照顾好母亲和奶奶,我爸将来肯定也要过来住的,都有劳了。对了,我那儿有些好酒好烟,还有些别人送的礼物,我们家人少,也吃不完,待会儿你们过去中院拿。”

  张天元现在事业成了,经常会有送烟送酒,送礼品和土特产的来,他不是从政的,所以也不怕别人说他受贿,这些东西你不收下,反而是瞧不起来人,都是一点小忙,比如鉴定件东西,给题个字什么的,他也就帮了,于是中院的仓库里可是堆积了很多东西,与其便宜处理了,还不如送给这几个人,让他们可以更加安心,更加全心全意地为自己家里人服务。

  “那怎么好意思啊。您的那些烟酒可都是高档货啊,我们不敢要。”

  几个人听了张天元的话。其实心中都很高兴,这找到一个有钱的主家不难。可是要找到一个有钱还大方的主家可不容易,这些日子里,主家可没少给他们买东西,别的不说,那冰箱里的水果就没断过,他们可以随便吃,还有饮料、茶叶,这可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啊,他们虽然说并不图这些小便宜。可是人心里头总是舒服的,这就叫遇到贵人了。

  不想打搅几个人吃饭,张天元打了声招呼之后就离开了,中院太乱,他也不想去,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泡了一杯茶,一边喝着,一边看起了书。这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种享受。

  不料这事情如果来了,那真得是挡都挡不住,电话铃急促的响声将他吓了一跳。无奈叹了口气,拿起电话一看,居然是蛇麟打过来的。蛇麟这刚回西凤才没几天啊,有什么着急的事情。都快晚上八点了竟然还把电话打了过来。

  “怎么了啊蛇队,澳门赌博网站:这大晚上的。还不让人安生啊。”

  因为关系很熟,所以张天元跟蛇麟说话就显得比较随便了,没有那么多的忌讳,可是这话说出去之后,那边却沉默了。

  张天元还以为蛇麟生气了,急忙补充道:“蛇队,不会吧,我开个玩笑,你怎么还当真了,有什么事情尽管说,咱们的关系谁跟谁啊。”

  对人下菜,张天元也是这么做的,跟自己关系好的,那就算是这大冷天半夜里出去也没事儿,可如果是关系不太好的人,就算他真得空闲着,也是懒得出去的。

  那边,蛇麟叹了口气道:“今天这么晚给你打电话,实在是事出无奈,我有个战友出事儿了,得你出面帮忙他,这事情有点棘手。”

  “你现在人在哪儿?”

  “我已经赶到帝都了,现在就在火车站,你觉得这个事情能帮吗,如果可以的话,我先去你家,之后咱们一起去找那小子。”蛇麟说道。

  “先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不然的话我怎么帮。”张天元说道。

  “哦,是这样的,我有个战友叫展飞,原本是我手下的狙击手,后来我出了事儿,他也跟我一起挨罚了,两个人都被部队给强行退役了。那小子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狙击手,他的军事素养,一点都不比我差,要不是我比他早入伍,那他恐怕就是我的领导了。”

  “真有这么厉害?”张天元是见过蛇麟的本事的,如果有一个人的本事与蛇麟不相上下,那可绝对不简单啊,他虽然不太明白蛇麟说这些的目的是什么,但还是愿意听下去。

  “我以前给你说过我的事儿吧,在边境执行任务的时候,又一次我下手狠了,杀了人,而当时展飞那小子也射下了好几个,只不过被我给扛下来了。但他不想让我一个人背锅,就主动承认了错误。直到现在,我也没有后悔过当初所做的事情,我的战友就因为对那些毒贩手下留情,所以被那帮狗日的杀了,我从来就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展飞也一样,所以他和我才最终没办法在部队待下去了,毕竟部队是有几率的。”

  “这个事情我知道了,只是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个叫展飞的人,你一直都没提起,是在保护他吧?”

  “没错,因为展飞在帝都的一个政府部门做保安,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情传出去导致他不得不辞职,所以就没说,展飞这个人虽然不太爱说话,可是人品却非常好,尤其重情义,当初他完全可以不用站出来承认错误的,那样的话,被赶走的就只是我一个人了,可是他没有那么做,他主动承认了所做的事情。这些年我们一直都有来往,他和我一样,也经常把钱寄给老战友们的家人,你说这样的人,人品不差吧?”

  “从你身上我能看出来。”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可他娘的,就是这样的人,却遇到了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他那天下班回家的时候,路上遇到了一个女孩子被人侮辱,你说能不管吗?于是就上去扯开了那歹徒,本来以为这事儿也就完了,可谁知道那歹徒是穷凶极恶啊。居然用刀子捅他,他是什么人啊?怎么会被这歹徒捅到。当时也是条件反射,一脚踢了出去。没想到那歹徒居然直接撞在了路边的水泥台子上摔死了。”

  “这应该算是正当防卫吧?”张天元对法律不是很了解,送一也不太确定。

  “是啊,可关键是那个女孩子打死不肯作证,不肯说自己被差点玷污,一直说从来没发生过那个事儿,这让展飞是百口莫辩啊。那歹徒的家里有点背景,居然是在帝都一个区做官的,现在展飞工作没了,还被起诉故意杀人。”说到这里。蛇麟就有些激动了,双目发红,全身都颤抖了起来,只可惜张天元此时看不到,毕竟这是电话里说的。

  “你怎么知道展飞说的就是真的?”张天元就算要帮人,那也是要把事情搞清楚了,不能稀里糊涂的帮个杀人犯,那自己可就被人涮了。

  “有录像的,我这战友展飞可不是笨蛋。他很聪明,以前作战的时候,就经常给我出主意呢。他那天不小心把人弄死之后,就去派出所把监控录像给拷贝下来了。因为那里他也有熟人,幸亏他动手早,不然的话。估计监控就被人给毁了。”

  “有监控录像就好办了,他为什么不拿出来呢?”

  “你也知道。这权力大于天,他也怕自己把监控录像拿出来之后。会出事情,所以想找一个真正能信任的人来帮忙打官司,或者私底下处理。”

  听完这番话,张天元就大概明白了,这个事情其实不难处理,只要有监控录像,那个女的不出面作证也没事儿,他可以帮忙从中斡旋一下,甚至这个事情都不用他亲自出面,给欧阳雷霆打个电话就行了,如果欧阳雷霆官太大也不好处理的话,那就给铁中棠打电话,铁中棠一准能把这事情处理好的。

  “好吧,这事儿交给我就成了,你过来吧,我跟你去见见展飞,先看看他手里的监控录像,如果说真得如你所说,我会帮他这个忙的,不仅帮他的忙,而且还会给他安排个妥当的工作,对了,他是哪里人?”

  “跟您是老乡。”蛇麟回答道。

  “那这就太好了,就让他替你管理西凤那一摊子事儿吧,你来帝都,这样方便跟徐玥相处,而且也方便发展帝都这边的业务,我正愁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替代你在西凤坐镇呢,这展飞倒是个不错的人选,你觉得行吗?”张天元问道。

  “行,那真是太行了,他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面打工,家里老娘都是弟弟妹妹帮忙照顾的,如果回到西凤去工作,那就方便多了。而且展飞的能力可不差,绝对能不辱使命的。”蛇麟兴奋地说道。

  “既然如此,你就快点吧,咱们先把他身上的屎给去掉,其余的事情,我来安排就行了。”

  张天元趁着等候蛇麟的这个机会,给铁中棠打了个电话,毕竟欧阳雷霆不好攀关系,而铁中棠相对要容易许多,上一次天瑞祥的事儿,他可是给足了铁中棠面子,相信铁中棠不会不帮他这个小忙的。

  至于说是不是真得要安排展飞去西凤工作,那得他见了展飞之后再做决定,现在就是提提而已,毕竟这个安保公司所负责的可是整个神罗集团的保安培养,如果派一个不知道底细,不知道人品如何的人去管理,那肯定会出问题的,所以即便蛇麟把展飞说得像一朵花似的,他也得当面见过之后才能做决定。

  蛇麟和铁中棠很快就都到了,铁中棠来的时候开着车,所以三个人都上了他的车,直奔展飞的住处而去。

  展飞住在南郊,那里有很多租住的房子,都是那种小四合院,环境可以说是脏乱差,不过就是租金便宜。

  在车上的时候,蛇麟已经把情况详细给铁中棠说了,铁中棠表示这个事情非常简单,根本不用上法庭,直接私底下就能解决,不过张天元的态度很明确,必须上法庭,而且要公开审判,既然这个事情没做错,而且是高大上的好事,为什么不能公开?

  如果这个事情私底下解决的话,那将后患无穷的,就算不是事儿,最后都成了事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