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六七章 无福消受
  洪泉正想着自己的事情,忽然间张天元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一刻,洪泉感到的是无奈,而张天元则是一阵狂喜,这下子应该可以解脱了,不管是谁打来的电话,总之来得可真是时候,这要是再晚一点,自己只怕真得就要节操不保了。

  张天元将手机拿出来一看,居然是叶玉兰打过来的,他就有些纳闷了,这叶玉兰不给聂震打电话,干嘛给他打啊,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摁了接听键,然后借机走出了房间,到了下面的客厅里,这房间的氛围实在太奇怪了,是个男人怕都按捺不住的,张天元能坚持到现在,可是不容易。

  客厅里,壁炉里的火海在燃烧着,张天元坐了下来,然后问道:“玉兰妹子,你怎么把电话打到我这儿来了?不给聂哥打,给我打可是会误会的哦!”

  因为关系已经很熟了,所以张天元说话也就随便了不少,开个玩笑,之前的欲火也就渐渐熄灭了,这对于张天元安全走出这里,还是很有帮助的。

  “调皮,你现在应该叫我嫂子好吧,我不是没给震震打,可是他关机了啊,我怕他出事儿,就问问你,他是不是跟你在一起啊?”

  叶玉兰此时也已经回到了帝都,到家之后看到聂震不在,那肯定担心了,毕竟还是新婚夫妻啊,结果给聂震打电话,聂震的手机关机。她心里头是胡思乱想,就想到了给张天元打,她知道张天元是个老实人。如果聂震跟张天元在一起,那就不会有什么事情。更不会胡来。

  “好好好,嫂子啊。你就别担心了,聂哥跟我在一起呢,喝了点酒,睡过去了,所以手机就关了,放心,我待会儿把他送回去。对了,你姐姐怎么样了,见到没?”

  张天元自然不敢露出任何马脚。不然的话,聂震回去了肯定得导致这小两口得吵架,一旦吵架,小事都会变成大事,搞不好离婚都有可能,正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门亲,张天元可不想因为自己不会说话而导致这新婚夫妇出现裂痕,导致聂家和叶家产生嫌隙。

  要真说起来。这政治联姻也挺危险的,如果两口子过得好还罢了,过不好的话,那好事都会变成坏事的。所以他回答的很干脆。一点都没有迟疑,女性可是很敏感的,你稍微有一点迟疑。就可能会被发现了。

  “喝酒啊,你们也不看看什么日子了。还喝酒呢。难道忘了明天就是聂老爷子的大寿吗?唉,你们啊。一个是干孙子,一个是亲孙子,都不知道在想什么,要不是聂老爷子的大寿,我还不会这么快赶回来呢,我姐姐没事儿了,睡了快五年了,终于醒过来了,我这心头的一颗石头也算落地了,明天终于能开开心心的给聂老爷子过寿了。”叶玉兰在电话里长吁了口气,听得出来,她现在的心情不错,毕竟憋了快五年的担心,终于是没有了,人肯定是会放松得嘛。

  “哎呀,你看看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呢,我就说嘛,今天我妈非让我去玉泉山看看,我还没想明白到底要干什么呢,现在回想起来,肯定是要让我去帮忙给收拾东西的。”张天元一拍脑门,才想起了明天的事情。

  “现在知道了啊,赶紧去把震震叫上,别在外面逛了,这要准备的事情多着呢,尤其是震震,他可是老爷子的亲孙子啊,这会儿本来就应该陪在老爷子身边的。”

  “行,那我挂了啊,我这就去把那小子揪出来。”张天宇啊急匆匆挂了电话,就赶紧冲向了楼上的房间,这真得是酒色害人啊,今天差点以为这破事儿,把要紧事给忘了,不管如何,聂老爷子可是自己的干爷爷,对自己那是真心不错的,聂老爷子过大寿,自己还要当中献礼的,那份礼物早就准备好了,甚至老爷子都看过了,不过这一次是要公开亮相,那是不一样的。

  叶玉兰这孩子比较单纯,知道聂震跟张天元在一起之后就没多想,她实在想不出张天元会干什么坏事,毕竟张天元在她的印象之中可是个乖孩子啊。

  到了楼上,张天元发现此前陪自己的那个女孩子如今也坐到了聂震的怀里,好家伙,这是要玩什么啊,三p?不,这应该是4p!

  “聂哥,玉兰妹子来电话了,刚从上浦回来,要你赶紧回去呢。对了,你真得是有了女人就忘了爷爷啊,老爷子明天大寿呢,你今天敢在这里玩,作死啊?”

  张天元看了一眼享受之中的聂震,说道。

  “啥玩意儿?她不是去上浦了嘛,怎么回来这么早!还有老爷子大寿怎么回事?”

  聂震真得是把这重要的日子给忘了,倒不是他对聂老爷子不伤心,主要还是刚结婚,心里头装的事儿太多了,所以就没意识到聂老爷子的大寿日子已经到了。

  “废话,你自己算算日子就知道了。玉兰妹子之所以赶回来,就是给老爷子祝寿的,你这个亲孙子居然不知道,还给忘了?”

  聂震闭着眼算了一下,猛地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乖乖,还真是啊,完啦完啦完啦,老爷子一定会揍死我的,洪泉啊洪泉,你坑我啊,不行,我得赶紧走了,我老婆从上浦回来了,那丫头脾气可不好,而且我也不想让他生气。”

  这位姓聂的是花花公子不假,可是他对叶玉兰那还是真心的,所以他们两个的结合,并不能完全算是政治联姻,毕竟两个人之间是有感情的,而且这感情也已经到了可以结婚的地步。玩归玩,外面的女人再好那都是别人的,只有家里那个,才是可以和自己相伴终生的。这些人对这个事儿还是拿捏很准的。

  “你刚刚是不是关机了,现在赶紧开机。就告诉玉兰妹子,说你快回去了。出来居然敢关机,你是诚心怕麻烦不多啊?”

  “这不是习惯了嘛。”

  聂震以前出来玩,就怕被别人打扰,所以第一件事情那肯定就是先关机,关机之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就不管外人了,就算是再重要的电话,也别想打进来。否则干那种事情的时候要是被打搅了,那可是要出问题的。

  “你现在可不一样了,是有了老婆的人,不开机的话,家里人是会担心的。”

  正说着呢,张天元手机又响了起来,这一次倒不是叶玉兰,而是柳梦寻打过来的,他还是到了客厅里接电话。柳梦寻打电话过来是告诉他说明天要赶过来,无论如何,聂老爷子的大寿是不能错过的,虽然她跟张天元还没有结婚。可是已经订婚了,这在民间,那也算是有了名分了。这么大的事儿,就算把工作扔下也得过来啊。人不能从扑在工作上嘛。

  柳梦寻是很在乎张天元感受的,所以就算现在他在香港那边很忙。可也要赶回来一趟,哪怕只是露个面也行,要不然老爷子大寿当天,别人都是成双入对的,张天元却没有人陪,那不是太孤单了吗?再说了,柳梦寻也是有自己的担心的,自己的男朋友如此优秀,要是聂老爷子大寿当天有人给介绍对象可怎么办。

  以前没在一起的时候还没觉得,可是一旦确立了关系,就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柳梦寻甚至想着自己能成天都守着张天元呢。

  张天元听到柳梦寻要回来,那自然是非常高兴,任何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人能够顾自己,而不是去顾事业,他张天元不缺钱,缺的是伴侣,如果说柳梦寻完全扑到事业上去,而对他的事情不理不问,那他真的是会见异思迁的,这是人之常情。

  挂了电话到楼上的时候,张天元并未说是柳梦寻打过来的,而是说叶玉兰又来电话催了。

  聂震此时赶紧将电话打给了叶玉兰,说了一下自己的情况,当然不敢把自己身边那娇滴滴的女孩子给暴露了,就说跟张天元在外面吃饭呢,马上就能回去。

  “唉呀妈呀,这可真悬啊,得亏是天元你跟我一块来了,不然的话,今天晚上你嫂子能把帝都城给翻个个。”聂震这可不是夸张的说法,叶玉兰是真有这个本事的,她现在可是叶老爷子最疼爱的孙女啊,只要一声令下,那估计过不了多长时间就能找到洪泉这了,到时候事情败露了,那聂震虽然不怕,可是却很难堪啊。

  “洪泉,我得走了,这四个妹子便宜你小子了,你电话里让我帮忙的事儿,放心吧,我会给你弄好的,咱们兄弟一场,就算不为别的,只是讲交情,那我也不会晾着你。”

  听到聂震这番话,洪泉也就放心了,他知道聂震向来是言而有信的,说了帮忙,那肯定就是会帮忙的。

  “那好吧,我送你们出去吧。”洪泉起身说道,他一晚上照顾四个女孩子,倒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他这身子骨还硬朗着呢。

  一直送两个人上了车,驶出了院子,洪泉才打了个哆嗦,返回了屋中。

  回去的时候,是张天元开的车,聂震喝酒了,有点迷迷糊糊的,虽然不能算是醉酒吧,但是酒驾可是会很麻烦的,张天元倒是不怕,他喝得什么酒都验不出酒驾的,就算有酒味,也可以说是聂震身上的,搪塞过去,反正他喝得是啤酒,不会像白酒那么难闻。

  车上了高速,张天元才笑着问聂震道:“聂哥,那几个女孩子你真敢玩啊,我倒不是什么卫道士,我只是觉得,电视里不是经常演嘛,有人用女人给下套,然后就套住了一个个的大官,你就不怕洪泉也是那样的人?”

  “洪泉不会,那小子对政治不感兴趣,我也对政治不感兴趣。”

  “可快别这么说,据我所知,聂家跟洪家的关系可不怎么好,你怎么就知道洪泉不会干那种事情?如果他拍下照片直接发到网上去,对聂家的影响可是巨大的啊。”张天元虽然也不懂政治,可是这种事情他在网络上看到过太多了,电视和电影里面也经常会有类似的剧情,他不可能不知道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