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六五章 贵公子的游戏
  其实这个事儿,洪泉早就已经暗中活动了,帝都城虽然大,可也挡不住洪泉朋友多啊,再加上洪家人暗中相助,不出两天,就已经有了老陈和小前的线索,只是洪泉并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给高老师,就是为了让这姓高的多受点教训,这一次是整丢了私人的钱,下一次搞不好就把公司的钱给弄丢了。

  之所以不开除姓高的,主要还是因为这个人的业务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又对公司忠心耿耿,传出去了也不好听,给点教训也就是了。

  洪泉并不打算通过警察来解决这个事情,主要是因为一旦警察来解决,高老师那些钱就打了水漂了,一没发票,二没证据,你到哪儿去证明你花钱买了别人的东西,还是花了十二万?所以他没有通知警察,而是打算私底下与这老陈、小前接触一下,反而是这种私底下的接触,还真能要回钱来,对方本来就是制假团伙,是万万不敢报警的,只要洪泉的要求不太过分,对方都会答应的,这样的事情,在整个帝都每天都会发生很多次的,白的办不了,那就来黑的,正所谓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对付什么样的人,那就得用什么样的手段。

  说和?

  那没必要,这些狗东西骗人的,不狠狠教训一顿是不知道疼的,他洪泉是做拍卖公司的,以前没少吃这些人的亏,所以对这种骗人的狗玩意人。那是恨之入骨的,如果不是怕闹出人命官司不好收拾,他真的想找几个人弄死这两王八蛋。现在就是把钱要回来也就是了,这种骗子也是看人下菜的,你只要吓住了他们,他们就不敢再对你下手了,否则那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当然了,记恨是肯定的,看洪泉怕什么。这个事情处理完了,老陈和小前都未必知道是他在幕后指使的。自然有人替他洪泉打前阵的。

  洪泉每天来到这里求洪泉。都没机会进这个门,今天能进来,他就知道事情肯定是有转机了,只是一开始还以为洪泉是找到了张天元。所以就把张天元当成了骗子一伙,于是就有了最开始的那一幕。现在这客厅里坐着的三个人,一个洪泉,一个聂震,一个张天元,那不是有钱就是有权,只要最后三个人任何一个肯帮忙,那就有希望了。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尽量挽回损失。然后去找回老婆来,小三跑了就跑了,那种爱慕虚荣的女人。不要也罢,以后大不了再找别的也就是了。再说了,他那些钱也是辛辛苦苦挣下来的,又不是凭空里得来的,别说是十二万,哪怕只是一两万。他也不想就这么打水漂啊。

  这位高老师之前的想法跟洪泉是一样的,他也打算走这条路。只要把钱要回来,他才不关心骗子是不是会被抓呢,只可惜他没那种手段,找了几天,也始终是没有任何线索,也只能腆着脸来求洪泉帮忙了。

  “洪老板、聂公子、张先生!你们三位都是大能人,这个事情你们可是一定要帮我啊,不然的话,我就只能去跳楼了,现在老婆跑了,儿子也不理我了,我一个人也没什么牵挂了,一死百了。”

  高老师讲完了自己的故事之后,又一次跪在了地上,双手作揖,朝坐在桌旁的三个人一一拜过,他这已经是被逼得没法子了,老婆说了,要回来只有两个条件,一个就是把钱追回来,另外一个就是跟小三说拜拜,第二个他自己就能解决,可是这第一件事儿,他还真得要靠在座的三个人了,尤其是洪泉。

  毕竟他跟聂震还张天元都不熟悉,人家也没理由帮他。

  洪泉冷冷地看了高老师一眼说道:“一死百了?那你怎么不去死呢?丢人现眼的,我这么多年亏待过你吗?你还想以死要挟我啊?”

  “不,不是!”高老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急切地看向了张天元和聂震,希望这两位帮忙说句好话。

  聂震根本就不关心这种破事儿,所以压根就没看,而是在那里自顾自地喝酒吃肉。张天元倒是把高老师讲得故事从头到尾听了一遍,他虽然没有兴趣帮高老师,可是说句话那还是没什么的,否则就让这厮一直跪在这里?那就是吃顿饭也不安宁啊。

  洪泉今天请张天元吃饭,一来自然是想拉拢关系,毕竟张天元和聂震那可是比亲兄弟还亲,二来也是想让张天元看看,自己为了给张天元帮忙,都把自己的一个鉴定师给赔进去了,让张天元觉得他这个人还是不错的。

  只是他不了解张天元,张天元一开始就挺感激他的,你说一个从来都没见过面的人那么热情地帮你的忙,你还不满足啊?

  张天元压根就没有把自己当过聂家人来看待,所以作为一个普通的商人,以洪泉的身份能开车将他送到东交民巷,之后又让高老师帮忙跟着,这绝对算是做得不错了,张天元得领这个情啊。

  “洪哥,你看高老师也蛮可怜的,你能帮就帮他一把吧,我是个外人,说这话可能不太合适,如果说得过了,洪哥见谅。”张天元这也算是借花献佛吧,他其实已经猜出来了,洪泉肯定是把事情都处理好了,自己这里就做个顺水人情,只是一句话而已,去能让高老师记住这个恩,以后说不定就能用上这个高老师呢,如果排除高老师包养小三以及这次的事儿,这人还真是个相当不错的专业人才呢。

  听张天元这么一说,洪泉也正好就坡下驴,看了看高老师说道:“高老师,你都听到了吧,今天要不是张老弟为你求情,你这破事儿我还真不管了。不过我可告诉你啊。这种事情只能有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的话,我无论如何都是不会再管了。你就自己自求多福吧。现在先回去,在家里等消息,我看嫂子人很不错的,长得又不差,以后别在外面瞎搞了。你怕是不知道吧,在你出事儿的这几天,嫂子可是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让我一定帮帮你,而那个小三呢?管你死活吗?”

  听洪泉这么说。高老师心中就有了底了,他知道,洪泉不是那种胡乱打包票的人,既然嘴上能这么手。那肯定就是事情有了眉目了,说不定连钱都已经要回来了,他自然可以安心等待。至于他老婆打电话的事儿,他还真没想到,心里头不免有些感动,自己这个老婆在家里的时候跟母老虎似的,其实心里头还是蛮关心自己的嘛。

  “洪老板,您看能要回来多少钱啊?”

  “怎么,你还怕我贪了你的钱吗?要回来多少我就会还给你多少。要不然的话,你自己去要?”洪泉脸色有些不好看了。

  洪泉其实真得已经把钱要回来了,十二万。一分不少,甚至那老陈和小前还倒贴进来几万块,主要是洪泉用来给那些帮忙的兄弟辛苦费的。这帮骗子不敢不给,他们不敢报警,那就只能给钱,不然这些人是真敢杀人的。他们是骗子,可不是悍匪。花钱消灾当然是最好的。

  但洪泉不可能把钱全都还给高老师的,自己虽然不缺钱,可请人是要花钱的,总不能让自己把钱贴进去吧。

  高老师见洪泉生气了,也就不敢再多说什么了,转身赶紧就走了出去。

  等高老师离开之后,这三位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涮羊肉也吃得可以了,张天元就琢磨着要回家了,虽说家里头冷冷清清的,也没有个女人,就算回去了,那也只是坐在床上看电影消磨时间,可那毕竟是自己家啊,老待在别人家里总不是个事儿。

  “别急啊张老弟,今天那姓高的来了,都打扰了大家的雅兴了,我这还有好玩的呢,两位都别急着走,吃好喝好,那还要玩好才行是吧。”

  “斗地主?”

  “斗什么地主啊。”

  “打麻将?”

  “不是,三缺一怎么打啊。”

  “不是斗地主,也不是打麻将,那能干什么,我们三个大男人一起去撸啊撸开黑?”

  “什么撸啊撸啊,我玩多塔!嗨,怎么被你给绕进去了,不是玩这个游戏,是玩别的,聂震肯定知道的。”

  聂震对之前的事情不感兴趣,但是对洪泉口中的游戏却特别感兴趣,因为他知道洪泉要玩什么游戏,毕竟在这个圈子里头,他跟洪泉可要熟悉多了,不像张天元,才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多长时间啊,连女明星都没睡过,都不好意思说是这个圈子里头的吧。

  “嘿嘿,洪泉,今天又有什么样的好节目啊,你小子每次都能想出新点子来,快给我说说,让我也听听。”说这话的时候,聂震竟不由得吞了口口水,显然是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那是极为感兴趣的。

  “瞧瞧你这德行,你小子才刚刚结婚,别胡来啊,今天就我跟张老弟两个光棍享受得了,你就赶紧回家去吧。”

  洪泉跟聂震关系本来就好,所以开开玩笑,说说俏皮话,甚至互相损两句都很正常。不过从这话里头,张天元却是听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今天这事儿,肯定跟女人有关,不然的话,洪泉不会那么说的。

  不等他趁机溜走,洪泉就一把将他给拽住了,然后直接把他拽上了二楼,进入了一个大房间里。

  这房间真得是很大啊,足足一白多平米,里面有一张大床,就算是躺着七八个人也不是问题,床大倒是没什么,关键问题是这床上有东西啊。

  “我靠,洪泉你真想得出来啊,制服诱.惑!”

  灯光打开之后,聂震脸上就洋溢起了惊愕而且兴奋的光彩,床上躺了四个女孩子,看起来年纪都不大,聂震有些担心地问了一句:“喂,洪泉,这些女孩子都成年了吧?”

  “放心吧,这是国内一个女子团体的,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绝对成年了。”

  “不是,我说洪哥,聂哥,你们这是要玩什么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