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六四章 竹篮打水一场空
  “你胡说八道什么,自己瞎了眼被骗,居然说张兄弟是骗子,我看你也是没救了!张兄弟身价上百亿,会稀罕你那点钱,你也真有意思,走走走,出去,别打搅了我们的雅兴。”洪泉没想到高老师一上来就骂张天元是骗子,明显有些尴尬,无论如何都是不想让高老师继续留着了,直接将高老师拽着胳膊往门外拉去。

  高老师不是蠢人,一听这话就明白了,原来自己想错了,那个套儿根本就跟张天元没有丝毫的关系。之前洪泉也怀疑过张天元,现在突然改口,肯定是调查过了,自己可不能随便再得罪人了,于是竟然甩开了洪泉的胳膊,直接跪下来抱住了张天元的腿。

  “张先生,您是高人,我后悔当初没听您的话啊,您神通广大,帮帮我吧,我现在是真得没办法了,否则也不可能不要这张老脸来跪下来求人啊,都怪我一时起了贪念,鬼迷心窍了,才会买了那两把假椅子。”

  有些人是到死也不愿意求人,而另外一些人则不同,他们的膝盖太软,动不动就要给别人下跪。为了自己,他们可以扔下所谓的自尊和脸面。毕竟对他们来说,自己的事情才是第一位的,什么面子和自尊,那又不能当饭吃。

  恰恰高老师就是不要自尊要实惠的人,对他来说,赶紧追回那十二万块钱才是正途啊。

  “你先说说什么情况吧,把我的腿放开,你也站起来。这么哭哭啼啼像怎么回事啊,还是不是男人?”

  张天元纵然是最艰难的时候。也没有向谁下跪求过饶,而今看到高老师这样。心中就不由鄙视了几分。不过他还是挺好奇自己走后到底是发生了个什么情况,至于帮不帮高老师,那有洪泉呢,自己跟这厮又没什么关系,才不愿意趟浑水呢。现在大概的情况他是有所了解了,估计自己走后,高老师就没回去,而是返回了那个院子,将两把官帽椅买了下来。这叫什么?

  这就叫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当初离开的时候,张天元可是提醒过这位高老师的,只是人家不愿意听,那也没办法了。

  “唉,一提起这个事情啊,我就后悔不已,简直就是做了一件一辈子也没做过的蠢事啊。完全就是财迷心窍了!”

  接下来,高老师就简要叙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

  原来他真得是返回去又买了那两把椅子,也没来得及鉴定。拿回去之后,也因为心情太过激动。就没仔细去看,当天晚上就没睡着。到了第二天,他还向洪泉告了病。说是身体不舒服请假两天,实际上却是去找买家了。他跟张天元不一样。张天元要拿官帽椅,是要自己留着用的。而高老师为的就是赚钱,那肯定是要找人来买的。

  他本来认识这方面的人就多,于是很快,就联系到了几个私人收藏家到家里来看货,这些人给的价虽说不如拍卖行那么高,但是一把椅子少说也得一百五十万左右,两把可就是三百万啊,他还是挺满意的。之所以不选拍卖行,主要还是怕走漏的风声,本来他就是拍卖公司的,还把东西拿到别家拍卖公司去拍卖,那不合适,他除了要钱,还想保住自己的工作啊。

  三百万,高老师这一辈子还都没真正拥有过呢,虽然在拍卖行工作的时候也经手过,可那些钱毕竟是别人的,而不是他的,现在就不一样了,自己有了这些钱,别的不敢说,最起码保养过小三还是够的,以后也不用总在牙缝里扣钱了,在老婆面前都低声下去的。

  虽说自己月薪两万,自己的老婆月薪也有七八千,可是在帝都生活,这开销实在是太大了,攒了这么多年了,攒下来的钱还不到三十万,自己不过就是从其中拿出来十二万而已,这一转手就直接变三百万了,那回家说话都硬气了,看那老婆还敢不敢在自己面前得瑟。

  他喜欢吃西餐,可是却不敢去高档餐厅消费,不过有了这些钱,以后吃牛排,吃一份扔一份,喝酒也要喝一瓶倒一瓶,那多爽啊。

  高老师是拍卖行里干活的,自然明白竞争之下,那东西的价格就会更高了,所以他约的那七八个人,都是一起到他家来看货的,倒是有点小拍卖会的感觉了,不同的就是这拍卖会上就只有两把椅子而已。早就熟悉拍卖流程的高老师很懂得忽悠人,抬价,所以这东西的价格,最后可能不止三百万,他当然是希望钱越多越好了。

  不过南柯一梦毕竟只是南柯一梦,一旦醒来了,那就什么都没有了,可怜的高老师,看到的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

  当天那几个私人买主都来了,而且还请了几个鉴定师,毕竟和东西价格贵了,他们是看不准的,需要有人来把把关,要是买到了假的回去,那就不光是损失钱财的事儿,还可能会在圈子里面丢尽颜面,这个时候就不要怕花钱请人帮忙了,找个熟悉一点的专家跟着,总是要比自己靠谱的。

  懂行的人,在看了那两把椅子之后,都没怎么说话,而是找了个借口离开了,毕竟行里的规矩,有些事情不能明说,你虽然看着不对,但也要给卖家留几分薄面的,毕竟都是混这一行的,大家都是熟人,以后还要相处不是,不买也就罢了。

  可是却也有那愣头青啊,想要在自己的雇主面前显摆一下,所以说话根本就是一点都不客气,开门见山地说道:“高老师,你好歹也是行里人,难道自己都不好好鉴定一下的吗?这两把官帽椅虽说做工不错,木料也还凑合,但绝对不是你说的宋代的官帽椅,更不是海南黄花梨。而是普通的越南黄花梨,这价格上要差很多的。这两把椅子,一把一万的话。倒还是有人买的,要不便宜卖了算了?”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买的时候开始看了的,绝对是真品不会错的。”高老师心里头其实已经在打鼓了,只是自己不愿意相信,所以就回敬了一句。

  “老高啊,咱们是老朋友了,我也知道你不会拿假东西来忽悠人,可是你这人就是有时候脾气太急躁了。怕不是上了别的人套儿了吧?”这位是高老师的老朋友,说话显然就客气了很多。

  高老师回想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自己从买来这两把四出头的官帽椅之后,就一直放在仓库里面,还是锁着的,因为生怕自己的老婆发现了。再加上要寻买主,根本就没时间去查看东西的好坏,不然的话,以他的眼力。早就看出来这东西不对劲了。

  也真得是财迷心窍了,根本就没有去想太多,最后落到这么个田地。

  高老师着急地拿来了放大镜仔细去看,他不相信别人的话。不,应该说这个时候他不愿意相信别人的话,他总觉得别人是在骗他。是在忽悠他,可是自己的眼睛总是不会骗自己的。在仔细看过了之后,他就感觉眼前一黑。竟站不住脚,往地上倒去,幸亏在场的有好几个都是他的老朋友,将他给扶住了,不然的话,他只怕会直接摔在水泥地上,那就要出问题了,万一摔出个好歹来,那又要花钱。

  当然,就算是老朋友,别人也不可能一直陪着他,所以就干脆叫来了他的老婆还儿子来陪他。结果这事儿脑袋就更乱了。老婆是哭天暗地,之后就转身离家回娘家去了,儿子也觉得自己这个父亲实在是败家,再加上又要上学,就干脆躲学校里去了只剩下高老师坐在冰冷的地上发呆,整个人竟好像已经完全呆住了。

  突然间,他猛地窜了起来,开着车去找小前和老陈,在他想来,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自己吃了这个暗亏,那绝对是不能这么罢休的,不然的话,那十二万就等于是打了水漂了,这都是小事,毕竟十二万还是赚得回来的,可问题是如果不拿回这些钱,自己就人财两空啊,老婆不回来,小三也养不起了,自己还剩下个屁啊。

  只可惜他这耽搁的时间也太久了,等他到了那东交民巷的时候,就发现那里早已经没有了院子,只有一堆堆的废墟,显然是已经拆迁开始了,这里往日里热热闹闹的样子已经全然没有了,剩下的,只是机器的轰鸣声,仿佛是在嘲笑他姓高的是这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他问了工地上的人,结果也是什么都没得到,不得已之下就报了警,虽说这一次买东西他没有拿到发票,可是这伙人造假销售是真事儿,只要警察能将这些人抓个现行就好了,不过这种机会,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他想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求助洪泉了,他知道自己这个老板人脉广,认识的人多,应该可以比较轻松地解决这样的事情。

  要知道洪泉背后那可是有洪家的,而且还跟聂震熟识,只要洪泉肯帮忙,那这四九城的黑.道白.道,都是要给些面子的,就算是警察,那也得更加卖力地去帮忙寻找。

  一开始给洪泉打电话的时候,洪泉就怀疑张天元也是这几个人的一伙人,就给高老师说了这个可能性,说是自己先调查一下张天元的底细,让高老师放心。不过之后就是一阵狠批啊,说高老师活该什么的,高老师也不敢顶嘴,虽然对方年纪比自己小,可是自己的幸福,还得靠这位老板呢,只能是装孙子了。

  奈何让高老师奇怪的是,洪泉给聂震打了电话之后,就不再联系高老师了,说是这个事儿他帮不了忙,让高老师另外找别人去。高老师虽然认识的人不少,可是真正有这个能力的,也就是洪泉一个人啊,不得已,这几天每天都来到洪泉的家门外守候,虽然天寒地冻的,可是他也算是豁出去了。

  直到今天,方才算是沾了张天元的光,进了洪泉的家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