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五九章 药到病除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

  张天元和柳梦寻仅仅也就是一个来月没见,白天办订婚仪式的时候,就一直想着能够单独在一起,结果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就在房间里是抵死缠绵,柳梦寻在外人眼里还是那么冷冰冰的,不过对张天元在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彻底放弃了矜持,这让张天元也不免有一种优越感,尤其是征服的欲.望得到了充分的满足,驰骋在那白皙柔嫩的皮肤之上,摸着那柔若无骨的娇躯,听着从嗓间发出的让人全身滚烫的呻吟声,张天元简直就要迷醉其中了。

  可惜就是一晚上的缠绵,到了第二天,张天元给柳梦寻调理了身体之后,就又离开了宝岛,直接飞往上浦去了,他答应过要去看萧峰锐的妻子,人无信不立嘛,这个事情,还是一定要去的,尤其马上就要去缅甸了,萧峰锐可是个好帮手,如果能够让萧家嫂子醒过来,那绝对是会让萧峰锐死心塌地的帮助他的,这样的好帮手是离不开的。

  离开的时候,柳梦寻就好像被仙水滋润了一般,容光焕发,而张天元也是精神奕奕,这也得亏是张天元的身体经过了地气的特殊改造,不然的话,估计这一晚上的抵死缠绵,他就要整虚脱了,这个女人床上的功夫实在是太厉害了,张天元不能不佩服自己的选择啊。

  喜欢一个女人,首先要有爱,张天元有了,其次当然如果有性福,那就更好了。对于张天元来说,如今算是二者兼得了。换了别人,只怕还无福消受呢。

  到了上浦之后。张天元先联系了萧峰锐,之后休息了一小会就就去找萧峰锐了,因为萧家嫂子叶灵非长期处在植物人状态,所以萧峰锐干脆把自己家当成私人医院了,毕竟长期这样,住在医院里头也不是个事儿,在家里,请个医生和护士专门照料,要好很多。而且萧峰锐也想让叶灵非在这种环境之下清醒过来啊。

  为了治疗方便,萧峰锐买的这个小别墅就在医院旁边,即使真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也可以及时送到医院里去。

  这别墅张天元以前可没来过,不然他早就知道叶灵非的事儿了,毕竟两个人过去只能算是萍水相逢,而且那个时候,属于张天元要求萧峰锐办事儿,时过境迁啊。现在好像什么都不一样了。

  “萧大哥,你这小别墅不错啊,虽然面积不大,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啊。倒是什么都有。嫂子现在情况怎么样,还是昏迷不醒吗?”

  萧峰锐完全显露了自己的诚意,虽说上浦现在没有帝都那么冷。但也绝对不暖和,毕竟已经进入十二月份了。都快到圣诞节了,这天气不冷才怪的。可就是如此。萧峰锐还是站在外面等着张天元,看张天元从车上下来,就急忙迎了过去。

  “就这小别墅也不便宜啊,你嫂子已经有四年多没醒过来了,吃不了东西,都是挂营养液的,人现在瘦得让我看了心疼,说真得啊张老弟,你这次要是真得能帮哥哥这个忙,哥哥我为你衔草结环,干什么都行。”

  萧峰锐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不由得就红了起来,他这人也算是有钱人了,虽说不及如今的张天元,可是十亿左右还是有的,原本他可以去另找一个女人,哪怕是包养一个,那都是很轻松的,可是这么多年,他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到了自己的妻子叶灵非身上,为此还被外国来的洋专家骗过,虽然最后那洋专家被抓了,可是钱却追不回来了。

  他倒是不在乎那些钱,如果用那些钱可以换来妻子的健康,他真得无所谓了。

  走到房间外,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个偌大的房间里,躺着一个女人,从其面容上来看,过去应该是个美女,但是如今实在太瘦了,颧骨高高突出,脸上几乎都快没有肉了,简直就像是个活骨头架子,没办法,四年多了,没有死其实已经是万幸了。

  “萧大哥,我治病的时候,你在旁边就行了,还是别让护士和医生看到了,现在的西医对中医意见很大啊,我怕别人心里头会不舒服,毕竟以后嫂子的调理和继续治疗,还得靠他们呢。”张天元压低了声音对萧峰锐说道。

  “明白。”

  萧峰锐很是理解地点了点头,然后就吩咐那医生和护士先在外面候着,自己进去和妻子说说话,如果有事情再喊他们。

  进入病房之后,可以看到里面的仪器还真是不少,有些甚至是国内很多医院都没有配备的高端仪器,叶灵非就那么躺着,很安详,呼吸也非常正常,唯一就是不能说话,也不能吃饭,完全跟外界隔绝开来了。

  植物人是与植物生存状态相似的特殊的人体状态。除保留一些本能性的神经反射和进行物质及能量的代谢能力外,认知能力,包括对自己存在的认知力已完全丧失,无任何主动活动。又称植质状态、不可逆昏迷。植物人的脑干仍具有功能,向其体内输送营养时,还能消化与吸收,并可利用这些能量维持身体的代谢,包括呼吸、心跳、血压等。对外界刺激也能产生一些本能的反射,如咳嗽、喷嚏、打哈欠等。但机体已没有意识、知觉、思维等人类特有的高级神经活动。脑电图呈杂散的波形。

  植物状态与脑死亡不同,脑死亡指包括脑干在内的全脑死亡。脑死亡者,无自主呼吸,脑电图呈一条直线。

  为了萧峰锐,张天元也是蛮拼了,在休息的那小会儿内,就把这植物人的简单概念给搞清楚了,他以前一直以为植物人跟脑死亡是一样你,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

  “你嫂子还好着的时候。是个很乐观开朗的人,因为自己家庭条件比较好。所以很早就开始资助那些上不起学的山村孩子了,和我结婚以前。她资助的人就有十多个,后来她出了事儿,我便替她一直资助着那些孩子,如今那些孩子都长大成材了,有些甚至还来看过她,只可惜她看不见,也听不到了。你说这么好端端一个人,为什么就要遭遇这样的不幸呢!我不恨叶玉兰,只是恨这苍天不公啊!”

  萧峰锐此时已经是老泪纵横。或许张天元现在还无法理解这种感情,但是他却能看出来,萧峰锐的感情是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就算自己不是需要萧峰锐帮忙,单单是遇到了这样难得的重情义的汉子,难道不帮忙吗?

  五年前,叶灵非才二十五岁,而如今。她已经三十岁了,可以说,女人的大好年华,有一半都浪费在了床上。真得是令人扼腕叹息啊,不过既然今天他张天元来了,就不会任由这种悲剧继续下去。

  岁月在这个女人脸上留下的。不应该只有泪水和遗憾,她应该也有自己的幸福。有这么好的丈夫,她就应该好好享福的。

  当然。疾病无情,像叶灵非这样的女人也不少,青葱时代就已经离世的更是大有人在,不过那些人张天元管不着,也管不到,叶灵非是叶玉兰的堂姐,又是萧峰锐的妻子,自己既然遇上了,那就该将这个女人从魔爪之中解救出来,自己能救柳老爷子、聂老爷子,甚至叶老爷子,起初或许是有所图谋,不过今天,真得单纯只是因为情义,因为感动。

  张天元看了一眼萧峰锐,此时的萧峰锐似乎正处在悲痛之中,回想着过去的事情,而这房间里的监控根本无法看出他做了什么,所以他知道这是个机会,于是轻轻将手搭在了叶灵非的脉搏之上,输入了一股地气,开始以补字诀来修复叶灵非受损严重的脑神经。

  因为已经知道叶灵非的具体问题了,那对症下药就好了,现代科技解决不了的事情,六字真诀去可以解决,补字诀的神奇,绝对不在鉴字诀之下,就算是碎裂成片的瓷器,也能重新弥合,人体内的神经血管也是一样,澳门赌博网站:不仅能够弥合如初,还可以让体内的器官得到滋润,变得更加健康。

  可惜张天元食种还是没有掌握造字诀,不然的话,别说是弥合了,恐怕是造出新的细胞来都是有可能的。他毕竟不是真正医生,更不是生物学家,之所以替人看病,还特意弄了个行医资格证,那完全是想照顾好自己亲人朋友的身体而已,靠这个去赚钱,他从来就没想过,这玩意儿毕竟是太离奇了,与鉴宝还不一样,万一真闹大了,搞不好他连自己悠闲自在的生活都要彻底失去了。

  或许是因为叶灵非的情况实在太严重了,张天元最后都搞到自己头晕目眩,才终于是有了效果,然后给萧峰锐开了几味用来滋补的药,就要离去,因为他要休息啊,以后这种事情,绝对不主动干了,这比鉴定古董古玩可辛苦太多了,简直就是折磨人啊。

  “张老弟,这就行了?你嫂子,也就是我媳妇叶灵非真得能醒过来吗?”

  萧峰锐手里拿着药,有些怀疑地问道。他会这样其实并不奇怪,毕竟四年多了,他找过的医生不下数百个,国内国外的专家都有,甚至还找过神汉神婆,找过中医,只可惜都没什么效果,折腾到现在,他真得是没什么信心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如果今天之内无法清醒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如果可以醒过来,那恭喜萧大哥,以后就不用担心了,吃了我开的这些药,将身体调理好了,接下去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甚至不会出现长期躺在床上肌肉萎缩的情况。只是这个事情,你不要声张出去,对谁也不能说,被逼急了,你就说是找野郎中要的药,什么谎都可以撒,但是唯独不要说是我看好的,我现在可不想卷进麻烦里去,给你的这些药,有很多药材都非常珍贵,但只要有钱,还是买得到的,可是我单独给你的,却是我祖传的秘药,任何人都是没有的,而且我也所剩不多了,你明白吗?”张天元最担心的就是萧峰锐把事情四处乱说,最后搞得他很不自在,所以这个预防针是一定要打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