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五八章 敌敌畏的故事
  “对了萧大哥,这么久了,从来就没见过嫂子,今天玉兰妹子这婚礼,你没来,嫂子总该来吧?”反正是闲聊,张天元就随口问了一句,却不想这话,直接戳到了萧峰锐的痛处了。

  萧峰锐沉默了一段时间,才叹了口气道:“张老弟,我也不瞒你,你嫂子很早就因为车祸而成了植物人了,而且引起这个事儿的,就是叶玉兰!虽说家丑不可外扬,但我也不怕告诉你,今天我就在帝都,也闲着没事儿干,可我不能去参加叶玉兰的婚礼,你明白吗?”

  听到这话,张天元知道自己问错话了,像这种事情,一般人都不愿意说出来的,萧峰锐能把这个事儿告诉他,那就是对他的信任啊,不得不说,自己运气也是挺好的,生意之初遇到的这几个人,为人都是不错,也帮了他不少的忙,而他呢,却是没帮过别人什么忙啊。

  “对不起了萧大哥,我不该提这个事儿。”

  “没事儿,过去那么久了!我现在唯一就是希望你嫂子能够早点醒过来,我拼命赚钱,一方面是为了筹集医药费,另外一方面,也是想麻木自己啊,不让自己去想那些事情。”萧峰锐嘴上说没事儿,可心里头却依旧怀念是在意。

  张天元很想问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此时问这个,显然是不太合适的,他也就闭上嘴没有说话,想找个别的话题说说吧,又不知道该提什么。现在好像说什么都不太对劲似的,真实头疼啊。

  没想到的是,萧峰锐反而先开口了:“张老弟。我听说聂老爷子多年的痼疾突然痊愈了,说是请了个什么神医啊,你帮我去问问聂老爷子,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萧峰锐提起这个事儿,张天元心头微微叹了口气道:“萧大哥,不瞒你,我过去学过中医。是跟我爷爷学的,聂老爷子的痼疾,我尽了一点力。不过主要还是动手术的医生水平好。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找个时间,我去看看嫂子,看看能不能想办法让嫂子醒过来。咱中医有很多偏方。听着好像没什么道理,但却很有用的。”

  “真得?”

  “萧大哥,你可别抱太大希望啊,我只是说可以试试。”张天元不愿意让萧峰锐抱太大的希望,主要还是因为他现在不了解萧家嫂子到底是个什么问题。

  “一定行的,一定行的!我相信你,你张天元办事,若是没有把握。是不会轻易开口的。”萧峰锐还是信心十足。

  “那嫂子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张天元现在身份变了,不再是朋友。而是医生,所以这样的话题就可以问了。

  “也就是五年多前的事儿吧,叶玉兰调皮,将一瓶敌敌畏灌进了饮料瓶子里,你嫂子不小心喝了,虽说保住了性命,可是从此就成了植物人,我跟你嫂子本来说要孩子呢,后来都没能要。”萧峰锐对叶玉兰,明显是游戏恨意的,而且这恨除非是萧家嫂子清醒过来,否则恐怕是很难消去的。

  张天元作为萧峰锐的朋友,又是叶玉兰信任的人,就算平日里不喜欢多管闲事,也不想看到这两个人关系如此尴尬,如果可以的话,他一定要尽自己的力量把萧家嫂子给唤醒。

  “冒昧问一句啊萧大哥,这么多年了,你一直陪着嫂子,就没有动过歪心思吗?”张天元话里头的意思,萧峰锐自然明白,他有些生气,不过却没有发火,而是叹了口气。

  “张兄弟啊,我跟你嫂子是自由恋爱的,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你嫂子为了我,曾经被叶家赶出了家门,那个时候他们说我配不上你嫂子,而你嫂子去能够为了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那温暖的家还富庶的生活,你说我能辜负她吗?我要是辜负了她,那就当真是禽兽不如了!”

  这样的故事,张天元本以为自己只会在小说之中看到,没想到的是,现实中居然也有这样的事情,萧峰锐的话,他是信的,绝对相信,因为叶荣叶老爷子在一次与他聊天的时候,隐晦地提到过这个事情,当时叶荣老爷子那叫一个后悔啊。

  “对了,别光说我的事情啊,你什么时候结婚?我可是听说老弟你跟柳家的姑娘谈得很好啊,想起你们当初在上浦的那次见面,我就觉得,你们真得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能走到一起不容易,千万要好好的,赶紧把事情办了,也让哥哥我喝口喜酒啊,到时候不管怎么忙,我都要去的,只要你欢迎。”萧峰锐似乎是觉得现在的话题有点太沉重了,就刻意将话题引到了张天元的婚礼之上。

  “这话说的,我当然欢迎了,欢迎之至!你放心吧萧大哥,我之后会回老家参加一个哥们的婚礼,然后就去上浦,去给嫂子看看,你尽管放心,如果只是脑神经受损导致的休眠,我一定有办法让嫂子醒过来的,不过之后怎么调理,你就得花钱喽。”张天元对自己的婚礼那是有计划的,先订婚之后再结婚,当然是越早越好,像柳梦寻那样的女人,就要尽早搂在怀里的,万一被别人抢去了,那真得是连后悔药都找不到的。

  “只要你能把你嫂子弄醒了,哥哥我给你跪着,不,给你做牛做马都没问题,以后咱们就是亲兄弟!”萧峰锐明显有点口不择言了,关键是太激动了吧,听到张天元问清楚情况之后的这番话,他就特别激动。

  “没那么严重。”张天元心想,做牛做马就算了,能有个好兄弟,这就足够了,他朋友不少,但真正能交心的朋友,如今却不会超过三个,一个徐刚,一个徐胥,一个是牟莹。还有他大学宿舍的三个,聂震是亲戚,那不能算。聂青岚也不能算,那是姐姐,赵神罗虽然是结拜大哥,但关系真没那么亲,交心更谈不上,毕竟相处的日子实在太短了,王思远顶多算是朋友。但还不能说是交心的好朋友。

  “你放心,不管你嫂子最后如何,明年一月份缅甸的翡翠公盘我都会陪你去的。不然你对那里不熟悉,就算有人保护,也是弄不到真正的好材料的。对了,我一开始的问题你好像还没回答你。去不去缅甸。你决定了没有?”萧峰锐显然是心情好了很多,所以提起了缅甸翡翠公盘的事情,那是当初在闫城的时候就说好的事儿,就算张天元忘了,他也是不会忘得。

  “去,我当然要去了,萧大哥你是不知道啊,我现在帝都的珠宝生意做得正好呢。神罗珠宝店已经开了第三家分店了,还收购了天瑞祥珠宝行。软玉我倒是不缺,可是这翡翠,缺得却不少啊,必须得赶紧寻个好的进货渠道,所以这一次去缅甸,不仅是为了赌石,还要找到一个可靠的进货渠道,或者干脆就买个翡翠矿坑也行。就是您不先联系我,我也会联系您的。”

  对于张天元来说,翡翠必须得有常规的进货渠道,不能每次没有了翡翠,自己就跑去缅甸赌石,自己这个大老板也总有歇手或者忙着的时候啊,只有像软玉那样,有了可靠的进货渠道,哪怕不是买矿坑,只要跟那边的翡翠商人联系好了,那也是可以的,他并不打算把价格压到多低,毕竟神罗珠宝从一开始走的就是中高档,不能自己砸了自己的牌子。

  这一次缅甸翡翠公盘开始的时间是十二月底,准去来说就是十二月三十号,一直到一月十号,这连续好些天呢,而张天元考研的时间在是在一月底,这两者并不冲突,再加上他压根就不需要复习,回来之后哪怕直接考试都没有任何问题。

  萧峰锐在电话里告诉张天元:“你只管放心吧,那边我有熟人,到时候帮你联系就是了,据对不会耽搁了你别的事情的,不过啊兄弟,人逢喜事精神爽,如果在离开之前能够看到你嫂子从病床上坐起来的话,我会更加卖力地帮你的忙的,哪怕这一次去缅甸,就纯粹为你的事情也行啊。”

  其实说到底,萧峰锐之所以会跟叶家关系看起来那么淡,主要还是萧家嫂子昏迷着,以至于在叶家完全没有话语权,这个社会是很难现实的,你没有了话语权,很多事情上别人都会将你给忘记的,就算是叶家也不例外,尽管叶老爷子是个有人情味的人,可是他总有撒手人寰的一天,假使他走的那个时候萧家嫂子还没醒过来的话,那估计萧峰锐以后跟叶家的关系就更淡了。

  “好了萧大哥,咱就说到这儿吧,您就把一颗心放在肚子里,到时候咱们上浦再见。”

  ……

  这两个好兄弟的婚事凑到一块儿,对张天元来说还真得是个痛苦的事情,当初张天元劝过徐刚,干脆把婚礼放到上浦或者帝都办就行了,可是这小子执意不肯啊,说是三个地方都要办,一个是老家,一个是工作地,一个是丈母娘家,缺了哪个地都不行。

  帝都的婚礼是最简单的,牟莹和徐刚就请了自己的几个朋友各自吃了一顿,就算了事了,至于柳梦寻,最终还是赶过来了,不过就待了不到两个小时,便又离开了,跟张天元连缠绵悱恻的机会都没有。

  结束了帝都的婚礼之后,回到家乡那才是真正的大操大办啊,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的全都到了,还有张天元、徐刚过去小学、初中的同学,终于是一个个都露面了,有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一个个倒是狠狠把张天元给说了一顿啊。

  张天元过去就是他们这些人里面的头儿,现在混得也是最好的,偏偏就他没结婚,也难怪会被说了。

  闹洞房的时候那才叫一个疯狂,最后把牟莹都给闹哭了,徐刚发了飙,一群人才吹着口哨离开了婚礼现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而张天元则也乘上了前往帝都的飞机,然后从帝都转机往宝岛去了,在去缅甸之前,他真得是非常想要见柳梦寻一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