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五七章 缅甸翡翠公盘的消息
  据说蓝带1844是国内唯一一款橡木桶酿造的啤酒,口感超好,张天元到现在都没喝过,但给客人倒酒的时候闻过,确实不一样,而且客人都是拿这当高级红酒似的品,都说口感好。

  “这是中.国首支橡木桶酿制的啤酒”;“美国雅基玛山谷出产的稀有名贵的cascade酒花”;“德国dmalt深色麦芽和澳大利亚palemalt浅色麦芽”;“全麦芽酿造,麦汁浓度达到15.7°p”;“橡木桶醅香298天”;“美国酿酒大师亲自品鉴”……,反正这种酒在打广告的时候,可是把张天元给震撼住了,发誓今天来到这婚礼现场,他突然就想到了这个事儿,发誓以后有空一定要喝一喝,这种酒到底好在什么地方。

  当然,在现在看来,这样的婚礼张天元都有点瞧不上眼了,毕竟他现在要办这样的一场婚礼,那是轻而易举的,反而是聂震今天的婚礼,他是有些羡慕的,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吧,虽然不多,可是那些身影都是经常上新闻联播的,除了聂老爷子这个级别的高官,谁能有这样的面子啊。

  不过这个是羡慕不来的,更是用钱也买不到的。

  尽管这里面有前任的第一首长,还有前任的总理等高官,他们都已经退休了,不在工作岗位上了,可是要明白一点。退休并不代表就没有影响了,只是影响可能稍微低一点而已,多少年在那个位置上养成的威势。也不是说没就没得。

  当然也有例外,这里面有几个人就特别平易近人,感觉就跟平常家庭里的叔叔阿姨似的,甚至比聂老爷子还好说话,比如叶荣老爷子,也就是叶玉兰的爷爷,这位就就没什么架子。也没有什么不怒自威,就是很平常的样子。你完全把他跟国家领导人无法对等起来,可是听聂老爷子说,这老叶啊,平时一个样子。打仗工作的时候又是另外一个样子。

  这个张天元是信的,很多人都是这样,认真起来就好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

  叶玉兰的朋友圈子其实跟聂震的朋友圈子都没什么太大的分别,两个人都是大院里长大的孩子,都去国外留过学,所以请的朋友互相之间都认识,反而是张天元这个伴郎好像跟谁都不怎么熟悉似的。不过还得硬着头皮去攀谈,因为他的公司还有很多事情要广交好友呢,俗话说的好。蛇有蛇道,龙有龙道,你龙未必走得了蛇道。

  古时候有个大人物叫孟尝君。连鸡鸣狗盗之徒都能结交。

  战国末期,各诸侯国贵族为了维护岌岌可危的统治地位,竭力网罗人才,以扩大自己的势力,而社会上的“士”,包括学士、策士、方士或术士以及食客。也企图依靠权贵获得锦衣玉食。因此养“士”之风盛行。当时,以养“士”著称的有齐国的孟尝君、赵国的平原君、魏国的信陵君和楚国的春申君。后人称为“战国四公子”。

  孟尝君即田文,是齐国宰相田婴的庶子,以其机警锋利的言谈博得田婴的赏识,取得太子地位后承袭了田婴的封爵。他认为“相门必有相”,为了出人头地,广泛招揽“宾客及亡人有罪者”并“舍业厚遇之”,得食客三千人。湣王派他入秦为相,被扣押,终赖食客鸡鸣狗盗之徒的帮助,逃出秦国。

  还记得当时学那篇课文的时候,老师就说过一番话“也许你身边的朋友有的习惯不好,有的脾性不佳,有的太轻浮,甚至有的虚伪又张狂,可是,他们必然都有自己独有的个性与才能。如果你能把他们都团结在你的周围,对其小毛病视而不见,装装糊涂,为我所用,所用得法,他们就会派上大用场。”

  张天元从来不认为自己比得上孟尝君,但是作为一个商人,结交朋友却是必须的,就算他厌恶像羊易俊、母仪那样的人,可还是尽力去结交的,毕竟有些事情上面,这些人是帮得了大忙的。

  以前张天元结交一些普通朋友,而如今有钱了,好像也有了些社会地位了,可他依然没有忘记初衷,有些人你别看他没钱没本事,可偏偏有些事情还就他能替你办好,交到这样的朋友,那绝对是有利无害的。

  今天这场婚礼,他作为伴郎,就没敢去抢聂震的风头,但毕竟经过地气改造过的身体,那总是会有一种很独特的气质,反倒是吸引了不少的名媛佳丽前来攀谈和询问。张天元正好顺水推舟了,虽然他这人比较好安静,有些内向,但其实做个外向的人也没什么不好的,别人好心好意来跟你聊天攀谈,那是看得上你,要是给人家摆臭脸色,那终究不是待客之道,就是有些话题让张天元不太喜欢,怎么都喜欢问他有没有男朋友,结没结婚呢,这样的问题,简直令人是困扰不已。

  “张公子好有意思,好有学识哦,这些故事你都是从什么地方听来的啊,我们怎么都不知道啊。”

  “什么!你还懂古玩珠宝,那赶紧给我看看嘛,这个是不是真的,花了好几万呢。真得啊,太好了!张公子你还有珠宝公司?神罗珠宝?以后一定去光顾,一定去光顾!什么?天瑞祥也是你的?太厉害了啊!”

  “张公子给签个名好吧,我看过你跟那些赌王赌船上大战的录像了,简直帅呆了,什么时候也教教们嘛,珠宝店?小意思了,只要你们的珠宝质量好,我们肯定是会去光顾的啊!”

  好家伙,张天元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小鲜肉,被一堆三四十岁的姐姐阿姨围在那里问这个问那个。好不容易才摆脱了,最后干脆自己找了僻静的地方,跟王思远聊起了天。王思远是聂震的好朋友,自然有资格来,这些人里面,张天元认识的人不多,跟他很能谈得来。

  “哈哈哈,红粉佳丽,趋之若鹜!你这是招蜂引蝶的小白脸啊!”王思远哈哈笑道。

  “严肃点!我正在苦恼呢。你说我这人吧,长的也不帅。个子也不算高,就有几个臭钱,也没拿出来显摆啊,他们找我干什么。难道就因为我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张天元虽然说了要交朋友,不过这架势确实是把他给吓住了,这些个女人,涂脂抹粉,身上飘着各种香气,能够让每个男人都心旌荡漾,张天元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他心有佳人,想到的当然也是柳梦寻。纵然是如今天各一方,不过感情却不会因此而淡掉,反而是越看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张天元的心里头就越是想念柳梦寻。

  好在帝都距离宝岛并不远,上次两人订婚是在帝都举办的,柳老爷子回宝岛之后打过电话了,说是一定要在宝岛也宴请宾客,结婚不着急,但这订婚仪式却必须得赶紧办了。帝都的只能算是帝都的,这宝岛的也得办。柳梦寻人在香港,那也是得回去的,幸好距离都不远。

  虽然这样的相聚可能只是短暂的,但也能够减轻一些相思之苦啊,省得张天元总是对着柳梦寻的照片傻笑。

  当然了,感情上的相互依靠只是一方面,还得解决生理上的问题啊,张天元也是凡人,总是靠着地气把**给压制下去,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啊,搞不好是要出大问题的。

  伴郎的事情并不多,张天元很快就闲了下来,就是聂震和叶玉兰端着杯子挨个敬酒的时候,张天元又站了起来,还给聂震塞了一万块的红包,然后就坐下来继续跟王思远边吃边聊了,刚刚为了应付那些名媛佳丽,也是费了不少劲呢,这会儿可得好好休息一下,不然身体可是吃不消的。

  “我说张老弟,你还是赶紧把那破手机关了吧,吃个饭都不安宁。”光是吃饭这会儿,张天元的手机就响了不下五次,虽然他最后调了震动了,可是靠近张天元坐的王思远还是听得很清楚。

  “我还是接吧,说不定有什么要紧事情呢,都是过去的老朋友。”张天元看了看电话,是萧峰锐,这位萧峰锐萧老板生意做得也是相当大了,张天元当初在上浦第一批认识的人,就是他,还有慕容老板、李老以及董老,后来又在闫城赌石大会上有过合作。

  “你小子喝喜酒,就不接我这老哥哥电话了?”萧峰锐在电话里笑道。

  “萧大哥,您也是知道的,聂家公子的婚礼啊,那来的都是有头面的人,我接电话不太合适。”张天元只是吃饭的时候不喜欢接电话而已,他这不过就是说辞罢了,谁让萧峰锐打电话不是时候呢。

  “怎么,现在接电话也不方便吗?”萧峰锐问道。

  “那倒不会了,我出来了,反正酒足饭饱,正准备回家呢,今天我可是快被那些莺莺燕燕给烦死了,对了萧大哥,你人在哪儿呢?帝都吗?”

  “来帝都走趟差,主要就是商量一下缅甸翡翠公盘的事儿,上次闫城给你提过呢,你不是说也想去吗,怎么,现在还想不想?”萧峰锐在电话里问道。

  “怎么?萧大哥你在上头也有人?”

  “废话,我上头要没人,也不敢走缅甸这一趟啊,那边乱的很,哪里有国内安全。今天我那小姨子的婚礼,我本该去的,但是太忙了,没赶上趟,要不然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你在喝喜酒啊?”

  “小姨子?你是说叶玉兰吗?这么说萧大哥你是叶家的女婿了?”张天元有些震惊,这世界还真是够小的,怎么绕来绕去,居然绕成了亲人了。

  “没错啊,我没告诉过你吗?”萧峰锐问道。

  “没啊,萧大哥你可不够意思啊,我要知道你是叶家的女婿,那可得从您身上多捞点好处,嘿嘿。”张天元嘿嘿笑道。

  “你小子啊,你的脾气我还是了解的,虽然咱们接触不多,但自从闫城那次之后,我就知道了,你小子绝对不是那种为了攀龙附凤而拍别人马屁的人,难道不是吗?”萧峰锐笑道。

  “知我者,萧大哥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