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五六章 奢华婚礼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在和李明光教授一番促膝之谈后,张天元心满意足地回了家,第二天就将那设计图交给了铁瑞生,这图纸是弄好了,接下来要忙活的,自然就是铁瑞生这个“包工头”了,张天元终于可以清闲下来做做自己的事儿了。

  在十二月接下来的日子里,张天元就踏踏实实地待在四合院里面看书学习,东交民巷的经历让他明白,他现在还差得远呢,就算有六字真诀,如果社会阅历不行的话,那照样得受骗。而今社会阅历的积攒不可能那么快,这样的话,看看书,看别人是怎么做的,也给自己提个醒,那就好办一些了。

  聂震聂大公子一边张罗着自己的婚事,一边张罗着中式园林的事情,连电话都不给张天元打一个了,这倒是让张天元觉得清闲了不少,自从玩上古董之后,就很少有这么清闲自得的日子喽,不抓紧时间好好调整一下,以后怕是没机会了。

  随着寒冷空气的袭来,帝都终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场雪,起初的时候还是雨夹雪,以为下不大呢,没想到晚上的时候,却是变成了鹅毛大雪。

  一个人坐在一帘雪雾的背后,听雪落的声音。飘坠的枯叶很快被积雪掩盖,如同一粒微尘瞬间消失,随同张天元的记忆,一起陷入了沉思之中。

  似乎很久没有过过这样的冬天了。大学那几年,在南都从来就没见过雪,而今回到了北方。这还是自己经历的第一个冬季。蜷缩在自己温暖的房间之中,亮着柔和的日光灯,听着音乐,啜着热气腾腾的茶,读着喜欢的书,看着窗外滑过的风霜雨雪。如果能够一年一年,周而复始。张天元真得愿就这样栖息在自己的城堡中,静静地看岁月年华。如水流逝。

  这种安逸的日子,的确令人向往啊,只可惜张天元知道,自己不能够这么做。自己还有更多的事情没完成呢。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雪就已经将整个四合院变成了银装素裹。整个四合院就仿佛化作了冬宫一般,所有的墙壁和砖瓦都披上了银色的蓑衣,院内的花草树木、亭台楼阁也都是银白一片,整个就好像是成了童话里的世界一般。

  张天元干脆就没出屋子,天气太冷,他吩咐刘妈他们把饭菜送到了屋里吃。

  两天之后,雪停了,张天元早上踏出房门之外。看着着银装素裹的世界,真得感觉自己好像也神清气爽了。

  院子里的积雪很厚,踩在上面。已经没到了脚踝的位置,而厚的地方,甚至把小腿都快要淹没了。孟大哥、张龙、赵虎正在院子里铲雪,这么厚的雪,光扫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铲。不然的话,一旦结了冰。人走起来可就不安全了。

  看到树头有一只鸟飞过,张天元免不了就想起百里夜啼了,上次聂青岚离开帝都的时候,带走了百里夜啼,这一段时间不见,还真得有点想那小家伙了,不知道那小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这么好的雪景,要是有人一起来欣赏那就好了,打雪仗,堆雪人,都是不错的娱乐,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是怀念身在香港的柳梦寻,大概柳梦寻是看不到这样的雪景吧。

  想到这里,他便取出了手机,将这雪景拍了下来,然后发给了远在香港的柳梦寻,这样美的景色,不能只是自己看,要和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分享嘛。

  “好美!希望以后可以每一年都跟你一起过这样的冬季!”

  “圣诞节快到了,我给你买了份礼物,一定要收到哦。”

  看到柳梦寻在照片下面的留言,张天元忽然才想起来,自己不习惯过圣诞,但柳梦寻可是宝岛人啊,很长时间又在香港工作生活,那边应该对圣诞节非常重视的。

  于是,张天元火急火燎地就跑了出去,买了一份圣诞节的礼物给柳梦寻也寄了过去,这份礼物并不贵重,但却有他亲笔手写的情诗,也算是这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的一点独特的地方了吧。

  安安生生享受了几天舒适的单身生活之后,张天元不得不又忙活了起来,因为接下来会有两场婚礼等着他,一场是聂震和叶玉兰的婚礼,他应邀成为了伴郎,这是聂震和叶玉兰商量的结果,虽然排着队给他们做伴郎的人,可是得此殊荣者,却唯有张天元一人耳。

  张天元就从未干过这样的事情,给人做伴郎还是头一次,他以前上学的时候虽说朋友不少,可那个时候上学呢,也没有人举办婚礼,所以提到做伴郎,他怕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心里头怯着呢。

  作为伴郎,那化妆这个阶段肯定是少不了的,只是张天元天生讨厌任何化妆品,甚至对香水的气味都不太喜欢,除非淡香,要知道他平日里可是从来不往自己脸上和身上涂抹什么东西的,靠着地气的改造,他的身体比任何人都要好。

  可这化妆师非得给他整得像是小白脸似的,光是脸上的粉就涂了很多,明明健康的肤色,最后变得跟僵尸似的,煞白煞白的,头发也输得油光锃亮,完全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不过为了自己的好兄弟聂震,张天元也就忍了,好在之后徐刚的婚礼是要在农村举行的,是传统的中式婚礼,所以不存在伴郎这个说法,张天元也是松了口气,就忍这么一次吧。

  婚礼是在钓鱼台国宾馆芳菲厅举办的,并没有张天元想象之中的那么奢华,这大概也是因为最近国家倡导节俭,不允许大肆宴请宾客的缘故吧,所以这场婚礼不仅不奢华。而且到场的,那都是跟聂老爷子关系非常好的,还有聂家的亲戚。至于那些想要趁这个机会送礼的人,就免了,因为进都进不去,聂老爷子可不想自己老了老了来个身败名裂,更何况他作为国家领导人之一,那也是要带头节俭的。

  张天元毕业之后曾经在酒店里做过几天服务员,也遇到过一次高官子弟的婚礼。当然,那所谓的高官跟聂家没法比的。可是奢侈程度,却比这一次聂震的婚礼大了太多了。

  那一年张天元也就刚刚大学毕业,由于就业形势不好,自己的专业也不好找工作。没办法就在南都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做服务员。那个时候的月薪只有2000。虽然工资低,而且每天从早站到晚非常辛苦,但想想怎么也比老家乡亲父老脸朝黄土背朝天要强。

  而且那个时候张天元心中还是存有希望的,如果节衣缩食,我每月可以留出1500元钱,这样一年下来也有一笔积蓄了,一年后再用这个钱考个证书,估计几年后就能做个领班或大堂经理啥的,月薪估计能翻两三番。

  为了这一目标。张天元真得是够节俭了,住的是100元一个月的4人宿舍,吃的是泡面。上下班坐挤死人的公车,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心想努力奋斗的话,也能活的有意义。

  然而,在他工作之后的第三天,酒店举办的一场婚礼彻底让他感受到了一股苦涩的味道。那个时候甚至都有一种厌世的想法了。

  这人结婚,点菜时根本不看也不问价格。说了句按最高标准办,把定金付了就走。这一桌的酒席就够我节衣缩食两年的了,最要命的是一请就是36桌。不仅如此,还包下了我们酒店整个一、二楼,再加六个vip贵宾室,让酒店当天预留出最少50个停车位,尤其是酬宾和回礼都竟然用超高档的啤酒,看得我触目惊心!

  后来才得知,人家是某高官的公子结婚,父母都远道而来也就请了请圈子里的朋友,这家人就是帝都的,据说回到帝都之后还要举办一场比这更盛大的婚礼。这一场婚礼的费用是张天元这些做服务员恐怕几辈子也赚不来。

  那个时候年轻,就不免会发些牢骚话,晚上钻到被窝里对着床大喊:“我这么吃苦耐劳、苦心经营自己的所谓的美好明天,还有啥意义?这个世界真的太不公平了!”

  这场婚礼的每张餐桌上都有蓝带1844,一共有几十桌酒席,而且一桌一瓶肯定不够,吃饭过程中要不断加新的。

  张天元那个时候总算亲眼目睹九五至尊了,那么大名气的烟可惜在南都、帝都都没的卖,听同事说现在差不多2000元一条的吧,客人自己带了两箱,就算他不抽烟,也知道自己身边的人那个时候抽的都是五块钱的烟。

  还有给参加婚礼的宾客的礼盒,这个礼盒有两瓶蓝带1844,好几百号人,每人一个礼盒,费用多少自己算吧,张天元那个时候根本都不敢想了,这人比人真得是要气死人的。而且当时客人说准备这个礼盒时,酒店还好心好意说这么大的量还不如直接找厂家,会便宜很多,人家直接说“算了,省的麻烦”。

  没办法,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搞得酒店经理赶紧调运,你想哪个酒店会攒这么多高级酒啊。

  在五星级酒店工作,虽然也见识了不少有钱人,但以张天元的感觉来说,都还算靠谱,顶多也就是小小年纪住个总统套房什么的。像这位高官公子这么奢华的婚礼,就跟不要钱似的,让张天元真有一种恶向胆边生的感觉,想要打劫了这家,也幸亏他当时没那么干,不然的话,也不会有今天的幸福日子了。

  当时婚礼仪式是在二楼举行,一楼是普通宾客的休息闲聊的地方,周围会放很多糕点和茶水,彩绸一路从一楼扎到二楼,张灯结彩,挂满了灯笼。

  六个vip贵宾室之一,一楼一层都是休息用的,这个给谁用,服务员都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一般人物。

  满桌都是国外的啤酒,光啤酒就这排场了!仔细看看,太震撼了,为首的蓝带1844,是当时五星级酒店里最高级的啤酒,市场售价好像是接近四百一瓶,而你们都知道的,酒店里的酒,价格肯定是要比外面贵很多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