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五一章 狸猫换太子
  林科部门要想把海南黄花梨和越南黄花梨之间的事情研究明白,澳门赌博网站:也需要大量的人力和物力的投入,不是简单的几百万块钱经费就能够搞定的。

  相对而言,海南黄花梨纹理细,越南黄花梨纹理粗一 些。海南黄花梨味道大一些,即所说的降香,而越南黄花梨香味略小。海南黄花梨纹理好,鬼脸多,即所谓的虎皮纹,越南黄花梨相对差一些。从材料上看,越南黄花梨树材粗大,海南黄花梨直径普遍较小。现在见到的越南黄花梨心材直径大多在20-40厘米。而海南黄花梨,张天元以前见过的,心材直径最大的也不过30厘米。

  颜色上二者也有区别,海南黄花梨颜色深一些,越南黄花梨浅一些。

  另外,海南黄花梨中的油梨和糠梨的味道也是有出入的,油梨和油梨,糠梨和糠梨,新料和老料,料尾和料头也是有出入的。有些新料的味道就比较冲一些,有些放了几十上百年的料子就不一样,甘甜醇厚。有些微微的醇香,有些浓郁的香味。而且料子的不同,体现的形状和感觉也是不一样,就好像檀香有奶香味,有玫瑰香味一样,只是产地和时间上都有分别。所以真正的主要是亲自实际的上手真实的材料才是最确保的。

  当然了,这些事针对普通人而言,对张天元来说,有鉴字诀相助,只需一眼,便能看出其中的分别了。

  他知道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两把椅子肯定是真的。这才出去了不过片刻而已,椅子就被调了包了,这简直就是狸猫换太子啊,自己刚才肯定是不会看错的,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屋内的三个人——床上的年轻人、小孩、老陈,甚至高老师都可能是合谋!

  那两把真椅子,肯定是在这个房间里头的,不在外屋,那就在里屋!

  张天元不甘心。使用了鉴字诀之中的透视功能。朝着里屋看去,刚刚老陈就是从那里面把椅子拿出来的,如果说完狸猫换太子的话,那真东西应该还放在那个里屋之中。这对他来说。只不过是眨眨眼的事情。那自然是要看个一清二楚的。

  “果然!我靠。这里面真得有真货!”

  不过除了那两把四出头的官帽椅之外,还有其它不同的椅子,也是真假都有。而且作假的方法大都差不多,用了便宜的材料去替代贵重的材料,而且还设法做旧了,前文曾提到过椅子做旧的方法,这里就不赘述了,反正这里屋虽小,可是里面的东西却挺让人心寒的,亏得张天元之前还同情过这一家人,同情过床上的那个年轻人,同情过这个老陈,也替孩子担心过,可是现在,他感觉自己的好心被糟蹋了。

  以前张天元就看过很多新闻,说是有人利用别人的同情心来乞讨,他也见过,甚至还给过钱,那个时候他不过就是个学生,虽然给的都是一两块钱,可是被骗了都非常不爽了,今天幸亏他多了个心眼,不然的话,他要是好心给点钱,那整个就成了冤大头了,王八蛋,这帮孙子真得不是东西,可那年轻人的病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啊,唉,这年头演技这么好,不去当演员实在可惜了。

  “看起来我还是社会阅历太少了啊,虽然少年老成,可是阅历却不会变,阅历少那就是少,这没法弥补的,就算你听说了别人的经历,可是不亲眼看到,那也是模棱两可。”

  他仔细观察过那些便宜料子的椅子了,不得不说,从用料和做工上来说,那都是相当考究的,可假的就是假的,为了仿造出古家具的样子,外面那层漆都是通过特殊的手段弄上去的,一般人怕是看不出来,但是这种漆毕竟只是漆而已,时间久了,自然就会掉落的,不管它漆有多好都是一样。

  等你买回去之后,就算明知道受骗,也没法换的,更没法告,关键是你买这东西,他不可能给你开发票啊,你没有正规发票,连将这个事儿诉诸于法律的资格都没有。

  想到这些,张天元竟有一种丧气的感觉,自己遇到的离奇的事儿也不少了,可是今天又一次算是大开眼界了,这帝都不愧是鱼龙混杂的地方,牛逼的什么人都有,如果说这一屋子的三个人都是在同台演一出戏的话,那张天元可真得是要直接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啥也别说了,干脆给人跪下,膜拜一下都行。

  真应了那一句网络语了,为了钱,也是蛮拼的!

  “张先生?张先生您别愣着啊,您是付现金还是直接把钱打到卡里头?”

  张天元正在考虑着如何把那些真货搞到手的时候,老陈却将手在他的眼前晃了晃,用非常老实巴交的口吻问了一句话。

  老实巴交?

  不,此时的老陈在张天元的眼里那就是一只老狐狸,彻头彻尾的老狐狸,吃人不吐骨头的老狐狸啊。

  “哦,老陈啊,这椅子一把十万是不是贵了些啊,咱们再商量商量吧,如果价格给的合适的话,我马上就买下来的。”

  张天元现在要找借口了假东西他怎么会买,可是又不能撕破了脸皮,那就只能尽量压价了,压到对方不肯卖为止,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顺理成章的离开了,毕竟这里现在可是名符其实的贼窝啊,什么老房子拆迁挖出来的宝贝,纯粹就是坑人的。

  “嫌贵啊,你看张先生,我女婿好不容易下决心才肯卖的,你这么这两张椅子,怎么着也得八万一张吧,两张十六万,您要是想要,就这价了。”

  老陈还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好像很是不情愿。如果是之前的张天元一定会信以为真了,可是现在,他根本就全当是看猴戏了,有时候他真不愿意知道真相,知道真相的时候,让人感到有些恶心。

  高老师好像并没有看出来那两把椅子换了,听到张天元嫌贵,激动得搓了搓手,好像恨不得一下子就扑上去把椅子给买下来呢,他的这种表情也被张天元看在了眼里。现在基本可以断定。高老师跟这次的事情没有关系。

  “不能低点吗?”

  张天元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老陈,咱们这是做生意,只准你开价,不准我还价。这好像不合规矩吧。这东西时小前的。让小前自己说说看吧,到底愿不愿意便宜点。”

  床上的年轻人似乎很犹豫,想了半天之后。才一咬牙道:“一张椅子九万,一共十八万,不能再便宜了,再便宜我可就不卖了。”

  张天元听到这话,心中不由暗笑,你不卖了正好,我还不要了呢,这种椅子,虽说也值几个钱,但是往我十八万买下来,你当我是傻逼啊?

  不过他并没有再在价格上争论,反正也没意思了,看对方这架势,摆明了就是想要坑他的钱呢,既然如此,倒不如索性找个借口离开算了。

  “这样,十八万的价格还是远远高于我的心理价位,这两把椅子,我一把最多只能出两万,如果卖的话,我就回去取钱,你们想想吧。”张天元说着话,就要转身往门外走去,高老师一看心中窃喜,这简直就是给自己机会啊。

  老陈见着到嘴的肥肉就要飞走,想拦,可是却没办法,他不是笨人,听到张天元把价格压到了一把椅子两万,就知道张天元看定是看出什么来了。这种行当,看出什么不说出来,那是给你面子,老陈也不好再强迫人张天元,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脸上却还保持着笑容说道:“咱生意不成仁义在嘛,张先生,以后再来,肯定给您看更好的东西,不过这一把椅子两万实在太低了,没得谈的。”

  张天元暗暗笑了笑,老陈这是在给自己释放信号呢,让自己下次一个人来,来的时候,一定给他好东西看,他自然是要来的,不过这话不能挑明了,毕竟高老师还在这人,对方既然不是明说,那就是不想让高老师知道,张天元也就别多管闲事了。

  “那只能这样了,正好今天还有点事情回去忙呢,你看,刚说来着,这电话就到了。”

  张天元本来只是找个借口想要离开,就说别人给自己打电话了,没想到真得有人把电话打了过来,所以急忙接了电话,家里头有点事情,真得赶回去了,今天来这里也是没算白来,毕竟是见识到了一些好玩意儿的,虽然说没买到手,可也不能说就白来了。

  挂了电话之后,张天元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把自己的发现告诉高老师,因为他现在也有点搞不清楚了,这个高老师到底是跟这些人一伙儿的,还是也跟他一样什么都不知道。毕竟当时高老师让他离开了房间,然后老陈就把东西换了,这之间也未免太巧合了一点吧,让张天元相信没有任何事情,他还真得是不敢,所以既然不想戳破,那就干脆全部别戳破吧。

  再说了,自己说的话,高老师会听吗?自己在这位老师眼里那可是不懂古玩的人啊。

  干脆,拍拍屁股走人算了,待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说不定人家还想好好商量一下,怎么去对付下一个买主呢,自己何必在这里给别人添堵,也给自己添麻烦呢。

  “张先生,我那东西还有,您要是有空就过来看看吧,我既然下定决心要卖这些东西了,那就不会再后悔了,高老师说得对,为了娃,为了我自己,也得好好把这些东西给卖了,然后换成钱,干啥也都方便啊。”那年轻人的演技一点都不比老陈差,从他的一举一动来看,压根就不想是装病,可是张天元临出门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用眼睛看了一下,这才发现,这年轻人根本就没毛病,那苍白的脸色和有气无力的样子,估计是吸了某种不好的东西了。

  真佩服这一老一少,要是咱们的大导演们能够来民间发掘人才,那么他们两个绝对会成为最演技派的。至于那小孩,张天元不想评论,也不想认为他是跟这两个人一伙的,他最愿意相信的,其实还是那小孩被这两个人哄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