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四九章 官帽椅
  然而前进其实比他们想象中的更加疯狂,家里所有值钱的古董家具,但凡是祖上留下来的,他全部都搬了出来,准备编造一个弥天大谎。

  那天,人山人海,基本上所有的人都聚集到了前进的院子内外,等着前进撒银元。

  然而到了那天,前进却请来了一些古董商人,当着全街道的人,把自己家凡是眼睛能看到的那些古董家具全都给卖了,要价都不高,真要说的话,那就是便宜处理了,不过即使如此,也赚了十多万,他还告诉前来看热闹的人说那些东西全部都是在自己家里挖出来的,说什么这里的街道以前是用来做仓库的,每家每户的家里都有类似的地下室。

  他这么一说,很多人就信了,也不肯卖房子了,就这么折腾了足足一个月,大部分人根本是什么都没挖出来,最后白白浪费时间,还是把房子给卖了。

  这一个月时间里,前进却是用自己卖了东西的钱出去胡吃海喝,今天请这个,明天请那个,十多万就那么报销了。

  因为这个事情,前进的老婆直接气死了,而前进也因为一天晚上喝酒太多,直接掉进了下水道里面摔死了,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偷了井盖。

  那个时候,床上这位也不过才十多岁而已。

  说到这里,张天元倒还挺感兴趣的,因为他这个人就爱听别人讲故事,不过高老师却有点不耐烦了,他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听故事的。而是来买东西的啊,尤其是洪泉交待过他了。一定要陪好张天元,让张天元买到满意的东西。

  “我说老陈啊。我们今天来可不是听你讲这些故事的,你这里面有多少真实内容暂且不谈,跟咱们今天要说的事情也没关系嘛,我还是问这东西的主人吧。”

  高老师见老陈越讲越起劲,实在是忍不住了,所以干脆就打断了他的话,这样的故事,他在外面听得多了,真真假假。谁知道究竟是不是事实,实际上他跟前进那还是认识的,虽然前进真有过那种疯狂的举动,不过好像也没有老陈说的那么夸张。再说了,人都死了,现在还这么说,也有点不地道。

  “哈哈,你看我怎么给忘了,你们今天是来找小前买东西的。买古董对吧?”

  老陈很是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揉了揉,这才想到了今天高老师和张天元来这里的真正目的,可不是来给他送烟。或者听他在这儿絮絮叨叨来了,人家为的还是前进家里的那些个古董古玩啊。

  听老陈这么一说,高老师才安心了下来。回头看向了床上的年轻人说道:“小前,你父亲名声不好。那是因为他卖古董的时候,卖便宜了。而且卖了钱之后也没用到正途上。你跟他不一样,你这是为了过得好一点,以后有了钱,只要不乱花也就是了,再说了,我么给的价也一定不会亏待了你的,你最好再想想吧,这也不是什么坏事,你现在身体不好,孩子上学都缺钱,难道就忍心让他也过这样的日子吗?”

  “高老师,您什么也别说了,卖!我卖!只要价格合适,我就卖!为了孩子,我也无所谓了,反正这房子也快要拆迁了,那些东西我这样子指定是带不走的,万一被别人弄走了,我追都追不上。”

  床上的小前仿佛是被高老师的一番话给说动了,脸上露出了决然的表情,狠狠点了点头,看起来这个决定对他来说还真得是非常困难啊。

  “老陈,听到了吧,小前都说了可以卖的,这大冷的天,我们来一趟不容易,赶紧把东西拿出来吧。”

  张天元看了看小前,又看了看老陈,再看看那个小孩儿,心中产生了一些困惑。听高老师说这个小前非常不愿意卖的,他好话说尽了都不行,怎么现在一下子就答应了?这里面是不是有猫腻啊!可这实在有点不太像啊,如果这一切都是假的,那这些人真得可以去那奥斯卡了。

  老陈站起身子,从里面的房间里翻出来了两张椅子,这椅子保护得很好,上面还用稻草包着,拿出来的时候,老陈才小心翼翼地将上面的稻草拿开,说道:“两位其实不用着急的,东西又不会长着翅膀飞了,你们都来看看吧。”

  听到老陈的话,张天元立即就站了起来,等稻草全部被去掉之后,张天元就认出了这两把椅子的种类了,我国古家具中椅子的种类很多,有宝椅、交椅、圈椅、官帽椅、靠背椅、玫瑰椅等等,其中官帽椅还分为南官帽椅和四出头式官帽椅两种。

  而老陈拿出来的这两把椅子,就是四出头官帽椅,而且还是正宗黄花梨的椅子,这种椅子现在可是非常值钱的啊。

  官帽椅以其造型酷似古代官员的官帽而得其名。官帽椅分南官帽椅和四出头式官帽椅两种。所谓四出头,实质就是靠背椅子的搭脑两端、左右扶手的前端出头,背板多为“s”型,而且多用一块整版制成。南官帽椅的特点是在椅背立柱和搭脑相接处作出软圆角,由立柱作榫头,横梁作榫窝的烟袋锅式做法。

  椅背有使用一整版做成”s”形,也有采用边框镶板做法,雕有图案,美观大方。古代冠帽式样很多,但为一般人所熟悉的是在书中和舞台上常见的,亦即明王圻《三才图会》中附有图饰的幞头。幞头有展脚、交角之分,但不问哪一种,都是前低后高,显然分成两部。倘拿所谓官帽椅和它相比,尤其是从椅子的侧面来看,那么扶手略如帽子的前部,椅背略如帽子的后部,二者有几分相似。也有人认为椅子的搭脑两端出头,像官帽的展脚,俗称“纱帽翅”。故有此名。

  其说似难成立。

  因官帽椅的进一步区分即有“四出头”,也就是搭脑和扶手都出头和“南官帽”之别。

  而所谓“南官帽椅”是四处无一处出头的。可见名为官帽。并不在搭脑出头还是不出头。

  所谓“四出头”,是指椅子搭脑两端出头。左右扶手前端出头,即民间木工传统的称谓。从大俗到大雅,后来已成为该类椅具的标准称呼。也有称扶手出头,搭脑不出头的为“两出头”的,也是民间叫法。四出头官帽椅是一种搭脑和扶手都探出头的椅子,该种形式的椅具形成于宋元时期。在大同华严寺藏金代阎德源墓所出土的家具中有四出头扶手椅,虽尚不能称为官帽椅,但其造型朴拙可爱,与四出头应属一类。四出头是典型明式椅具。当年是身份的象征,现代亦然。正如前面所说,同样是四出头,其格**趣也有高下之分。

  如果没有看错,这两把椅子应该都是明朝的椅子,当然了,这仅仅只是张天元的初步判断而已,并没有利用六字真诀进行详细地鉴定。

  明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出自我国明朝时期。属于典型明式家具,其造型简练,却法度严谨,比例适度。该件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看似平淡。却尽含机巧,工无巨细,都用尽心机。其特点不在装饰。而在构件细、弯度大。

  这两把椅子看起来是一模一样的,应该是一对。上面雕刻的花纹都是没有丝毫的区别,尽管这上面的雕刻简单而且没有太多复杂的。但是看起来却很自然。

  该款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极少装饰。在靠板浮雕花纹一朵,由朵云双螭围合而成。另一处细微雕饰在壶门式卷口牙子上浅雕一小朵云。该件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特点不在装饰,而在构件细、弯度大。弯而细的构件必须用粗大的木材才能挖缺而成。

  两椅原本可做得相当粗硕,但在大型不变的基础上,当时却不惜耗费工料,把它削成纤细、柔婉的特殊效果。该款结构特点还在于它前后腿一木连做,后腿直接延伸连在搭脑上,前腿支撑着鹅脖。

  这两件明黄花梨四出头官帽椅属于典型明式家具,造型简练,却法度严谨,比例适度。看似平淡,却尽含机巧,工无巨细,都用尽心机。其充分地运用造型语言,线条曲直相间,方中带圆。例如搭脑的处理,委婉柔和,不露线角,却体面分明;四出头的处理,干净利索,尽显其刚柔相济。

  同时,该两把椅子充分运用了黄花梨材质的优点,木质硬润,颜色不静不喧,纹理或隐或现,生动而多变。明式家具的该种设计构思体现了我国美学中动静相益、刚柔并济,无胜于有的审美概念。

  人们用黄花梨做家具,大多采用通体光素,不加雕饰的方法,充分突出其自然肌理,阴天时更散发出淡淡清香。有传说明清时期的龙辇即用花梨木做成,历代达官贵人也大多首选为家具用材,因此现在花梨木古家具为收藏家所青睐也是情理中事。

  “啧啧,这两把椅子看起来还真是有点意思,看来这一次是没有白来啊!”

  张天元仔细看过两把椅子之后,对这样的家具还真得有点意思。于是一边说着,一边使用了鉴字诀去鉴定,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肯定是要买的,钱多倒不是问题,关键只要东西是真的,价格也不要太过分就行了。

  一般来说,年代越久的家具,越是难以保存,如今市面上民国的家具比较多,连清朝的也不多见的,如果是明朝的额古董家具,那就更难得了。

  而这两把椅子都是明朝的四出头官帽椅,而且还是真的,又保存得这么好,更妙的是拿出来的这两把椅子正好是一对。之前也说过,这瓷器、字画都是如此,往往越是成双成对,就越是值钱,如果是一整套的话,那价值往往要比一件单独的东西贵上好几倍。

  “怎么会白来呢,早就说过了,我们家这些东西,那都是真货,早劝他卖了的,有了钱,做什么都行,放到那里还得好生保存着,也得花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