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四八章 败家子
  走进房间,张天元就不由皱了皱眉,这房间里有着一股很浓的烧炭的气味,房子中间摆着个炭炉子,上面还煮着饭,旁边放着一个碗,碗里面是炒熟了的白菜,里面零星可以看到几块碎肉渣滓,还有几根粉条,这样的菜,张天元小时候经常吃,不过大部分时候是没有肉的,那个时候家里太穷了。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帝都这样的大都市里竟然也能见到这样的穷人,他以前一直以为这样的大城市里就算不都是有钱人,可是生活也不至于如此拮据吧,但今天,他却见到了这样的人。

  房间里很暖和,就是这气味实在是不怎么样,张天元小时候就不太喜欢炭炉子的气味,他宁愿在自己的房间里用蜂窝煤炉子,虽然不暖和,可是气味却要好很多,炭炉子就算有烟囱,你不习惯那个气味,也会感觉像是要哦煤气中毒似的。

  往上看去,屋顶上有好几处已经破了,上面只是简单得盖了一层石棉瓦,都没有修葺。看看这个家里,也没什么劳动力吧,就那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能做饭已经令人感到惊奇了,修房子估计还是别人帮忙的,可这里大部分都是租住户,谁跟谁也不熟,人家帮忙怎么能尽心尽力呢,随便给你遮住窟窿也就是了,反正下雨的话,只要床上不漏雨就行了,其余的地方,用盆子什么的接着。

  “两位,随便坐吧,我这腿脚不方便。就不能下地了。”

  床上坐着的是个年轻人,大概也就是三十五六岁的样子。可是面色很差,靠墙坐着。眼神没什么精神。

  “陈叔,麻烦你给两个客人泡杯茶。”年轻人冲里面连着的一个小屋里喊了一声。

  一个五十多岁左右的老人走了出来,身体倒是比这年轻人好,不过腿也是一瘸一拐的,明显也不灵便。

  “这个是老陈。”高老师介绍了一下,然后在张天元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老陈就是那跑了的女人的亲爹,因为实在觉得亏欠这年轻人,所以经常会过来照顾一下,但他身体也不好。一些重活没法干,做做饭扫扫地还是做得到的。”

  张天元觉得这家人还真是神奇,这样的事情,他以前只在小说里看到过,不曾想居然今天在现实中也遇到了,这个老陈在他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就高大了起来,其实就算他女儿跑了,那也不是他的错,他本没有义务这么做的。能过来,这就说明这个人最起码品质不错。

  老陈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杯茶,用的还是那种陶瓷杯子,因为不卫生。所以现在很多人一般都选择用一次性的杯子来招待客人了,这样的话,客人喝着也放心。张天元扭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年轻人。不由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今天如果真得挑到好东西的话,哪怕价格给的稍微高一点也好。就算是帮帮这家人了,他能在慈善拍卖会上花那么多钱,所以也不在乎多做一次慈善,而且这还是面对面的,能够切身感受到的一种贫穷和辛苦。

  他以前也过过穷日子,所以对于这样的人,总有一种很自然的同情。

  张天元掏出三支烟,一支递给了高老师,一支递给了老陈,还有一支递给了床上的年轻人。靠近床边的时候,可以嗅到一股非常难闻的中药味夹杂着西药的酒精气味,搞得张天元差点没扔掉手中的烟跑出去。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人家已经够可怜了,就不要当众这么做了,实在是不好。

  他将烟递给了年轻人之后,就靠着门口坐着,虽然盖着窗帘,不过这里有窗户,是烟囱出去的地方,倒是可以透透气。

  “嘿嘿,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是最好的中华烟啊,对了,小兄弟你怎么不给自己点上啊?”老陈将手中的烟翻来覆去看了看,才很舍不得地放到鼻子出使劲嗅了嗅,然后慢悠悠地点燃了,看到张天元没抽烟,就纳闷地问道。

  “我不吸烟。”张天元笑了笑,随手便将一盒中华递给了老陈说道:“您拿着抽吧。”

  一盒烟而已,张天元还真是不在乎,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谢谢,谢谢啊!”对张天元来说或许仅仅只是一包烟而已,可是对老陈来说,这却是一份厚礼啊,他以前只敢看这种烟,从来就不敢去买的,倒也不是买不起,关键还是消费不起,为了那么一包烟就花那么多钱,多心疼啊。

  张天元心中感慨,这还只是一包中华烟而已,要是特供烟的话,不知道这位老陈要激动到什么程度了,想想过去的自己,再看看眼前的老人、孩子和年轻人,只要心是肉长的,就不会不动情的。

  “咳咳,咳咳咳!”老陈因为抽烟太着急,所以连续咳了好几声,咳嗽声非常急促。

  “老陈,这烟还是少抽点吧,你身体不好。”高老师劝道,大概是因为跟老陈认识,所以他说话的时候,就显得很是亲近。

  老陈喝了口茶水,才平复了下来,苦笑道:“这就是报应啊,女儿不孝,跟人跑了,现在连个音讯都没有,我和女婿是可怜人,却过着苦命的日子,我这点苦又算得了什么呢。”

  “爷爷,我长大了一定让你过好日子。”那个小孩一对圆溜溜的眼睛瞅瞅这个,瞅瞅那个,最后听到老陈说话,便急忙说道。

  床上那年轻人父母去世比较早,所以这收养的小孩就一直把外公叫爷爷,看到这一幕,张天元也是再度被感动了,他原来还觉得这家里的情况是装出来的,可这小孩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在装样子啊。

  张天元之所以怀疑,那是因为老陈这人还算体面。虽说身上穿得很是陈旧老土,可是身体却不像苦命人那么瘦。反而是有点发福,脖子上露出来的一截皮肤。甚至看起来还有些白皙。

  说到阅历,张天元肯定不行。所以他也只是怀疑,并不敢确认,这不是古董,而是人啊。

  见张天元看着自己,老陈就将话题转移到了床上那年轻人的身上了。

  “我这女婿跟高老师一个姓,当年他祖上是给洋人办差的,生活非常富裕,出了租借,那都是被称作大老板的。当然了。也有人叫二鬼子。那个时候这一片都是属于他祖上的,也淘弄了不少的古董宝贝,后来洋人不是被赶跑了嘛,又经历了很多事情,大部分的东西不是归功了,就是被这孩子的父亲给败了,本以为家贫如洗,就剩下这么个小院子了,可谁知道一场暴雨之后。院子塌陷,却发现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地下室,里面封存的东西都非常完好,我就多次劝这孩子卖掉了。给自己治病,然后也可以再娶媳妇,他不乐意啊。”

  老陈似乎对这个家的历史非常了解。说起来那就打不住了,甚至还讲了这家上一代的败家故事。

  这年轻人的父亲叫前进。整天只知道玩乐,做父亲的虽然也请了很多有名的老师前来辅导前进。无奈,这孩子天生就是扶不起的阿斗,不管哪个先生来,总会给他作弄到不敢再来。对付先生的手段村里人没有多少故事,但其他的一些可以说明一切。

  以前的季节,到了中秋过后就寒风凛凛,冬天的时候更不得了。那时候的小院子外面,常常可以看到天冷的时候,很多人都坐在门口晒太阳,打麻将、打牌聊天。

  那一年,瑟瑟萧抖的寒风正一阵阵的袭来,跟往常一样,很多人坐在小院子外取暖。前进不知去哪里赌完回来经过这里,看到这里人因为寒冷而哆嗦的样子,他哈哈大笑说:“等一下你们就不会冷了!”

  没有人明白他在说什么,村里人也知道此人不是个好货。

  不久,却见前进拿着一个用竹条做得叉斗过来,叉斗中全部是那种民国时期的银元,那可是真正的银元,白银打造的,融了之后可是很值钱的。他走到那些取暖的人们面前显示一下,然后径直往前面的池塘走去,并把银元全部散倒进池塘里。

  那些在院子门口晒太阳的人,不管穷富,看到银元之后,居然都一个个好像成了飞毛腿似的。个个飞跑着跳进池塘里,什么寒冷也抛到云霄里去了。

  前进在池塘边“欣赏”着这一刻在他来说是美妙乐章的画面,他在池塘边高兴得手舞足蹈。

  这件事让前进得到了无穷的快感,他整天想的就是如何来取乐。刚好有一天,前进经过一林笼时衣服不慎给刺勾破了,他马上回家拿了一斗银元倒在那里,并招呼村里人快去捡钱。不用一根烟的时间,那些什么荆刺丛木一下子被人们夷为平地。前进很开心,他狠狠地对着林笼骂:“下次敢惹爷,就是这样的下场!”

  虽然前进是一种取乐方式,但人们却喜欢起前进来了,因为他们从前进的身上也得到不少好处。

  后来这里要拆迁了,很多住户那都是欢天喜地啊,因为政府会给钱,而且这钱还不少,一个个成天嘴上都挂着笑,乐呵呵地就好像庙里的弥勒佛似的。很多人在街道上商量着卖了房子之后要去哪里买房,还要买车,那叫一个兴奋。也有人忙着个自己家的儿子说媳妇,请了媒人在家里谈天,偏偏就被前进给听到了,他心里头不爽啊,他是不想卖房子的,家里还有很多东西没卖呢,卖房子干什么,自己的儿子也没娶媳妇呢,凭什么别人家的儿子就要娶媳妇,他这人就是想吸引人眼球,就是有些虚荣心,于是便想了个好主意。

  第二天,他就在街道最显眼的地方有一则告示,告示的内容是某天某时,他要当街把家里祖上传下来的银元全部都拿出来,谁愿意来就给谁。

  奇闻怪事,前所未闻!这一则告示引来了全街道人的关注,也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很多人都觉得前进这家伙真得是脑子有病没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