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四五章 人微言轻
  洪泉虽然经历过很多,但因为性格上的关系,所以人看起来比较浮躁,并没有张天元那样沉稳,但是这人的性格还是蛮讨喜的,跟谁都能几句话说到一块儿,这就是他的生意能够成功的原因吧。

  当然了,在专业角度上来讲,他是不如张天元的,毕竟张天元有六字真诀可以帮忙,洪泉因为给人送礼,还闹出过不少笑话,比如聂震家里的古董椅子,那就是仿制的,而不是真的,这倒不是洪泉故意欺骗聂家人,关键还是他自己都看走眼了。

  当然了,洪泉待人处事方面那真没问题,听说那古董是假的时候,就派人又另外送了一套真正的老玩意儿,黄花梨家具,那可是值不少钱呢,尽管为了避免闲言碎语,聂震以市价把钱给了洪泉,但别忘了,洪泉的拍卖公司还有聂震的股份呢,洪泉想要把这钱还给聂震实在太容易了。

  “洪哥,这东郊我是去过,不过最近还真没得到有关老宅子拆迁的消息,您还真是神通广大啊,这一次要能挑到好东西,我请洪哥你喝酒。”因为洪泉和聂震是同龄人,而张天元比他们都小,所以叫一声哥,那是很正常的。

  张天元并不知道洪泉是干什么的,更不知道洪泉和聂震的关系,但看两个人说话那样子,估计应该是好哥们,所以就这么叫了,相信对方也不会反对。而且洪泉这人很是外向,这种称呼,怕是才更加能让他产生亲近感吧。

  “你不知道很正常。我听聂震那小子说你前一段时间去了香港,还参加了一场什么赌侠大战赌王的的赌博大赛。可惜了,我平时不太爱上网。就没看到。你叫我一声洪哥,哥哥我也劝你一句,离赌博远点,哥哥我以前也干过那种事儿,不过赔的很惨。”

  因为洪泉的拍卖公司在全国都很有名气,所以但凡有人想要拍卖古董珠宝等东西,那基本上都是要联系洪泉的,所以这个事儿,他肯定知道的比张天元早。而且还更加详细。这些人都是主动打电话联络他,然后他有时间了才会陪这些人的,现在生意方面的事情,他都不太过问了,跟张天元一样,更喜欢搞些收藏玩玩,年纪轻轻就已经过上了逍遥王的生活。

  “多谢洪哥劝诫,我不会再去赌了。”张天元自然不会去赌了,因为他对赌博实在没多大兴趣。上次赢了钱之后,现在心里头还不能安宁下来呢,这简直就是折磨人啊。

  不过洪泉听这话,却显得很高兴。认为张天元很给他面子,对张天元也是越发的亲近了。

  车刚开到半路,洪泉的电话响了起来。两个人就换了座位,张天元去驾驶汽车了。而洪泉则在一旁接电话,打完电话之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

  “张老弟,今天实在对不住了,本来是打算陪你好好逛逛的,也给你掌掌眼,看看东西是真是假,可惜公司里刚刚来了电话,是急事儿,我估摸着把你送到那儿之后就该离开了,唉,你说这事情,无奈啊。”

  洪泉对张天元的印象非常好,觉得张天元这人不仅有礼貌,而且也不咋呼,又对他非常尊敬,他是打心眼里希望多帮张天元一点忙的,再说了,就算是不给张天元面子,他也要给聂震面子的。奈何刚刚那个电话里的事儿,确实是火烧眉毛的急事儿,他必须得过去一趟,要不然的话,他自己也想去那拆迁的老宅子里转转呢,他和张天元一样喜好收藏,最近弄到好玩意儿都不卖了,而是自己留着收藏,一方面是经常去欣赏,一方面当然也是想给后人留点好东西,只可惜今天这事情太紧急了,他连自己的这份爱好也要割舍了,公司里的事情,太重要了。

  “洪哥,您把我送到地方就赶紧去忙吧,公司的事情还是头等重要的,放心吧,我在古董鉴赏方面是有些心得的,不会有事儿。”张天元压根就没指望洪泉帮自己去看东西,他甚至巴不得洪泉早点离开呢,当然这有点不太好,可他的确这么想的,毕竟洪泉也是懂这个的,要是到了那儿,肯定要跟自己争好东西的,那反倒不美了,现在洪泉有事情要离开,对他来说,反而是个好事儿,他可以安安心心地一个人去淘宝了。

  洪泉虽然从聂震口中知道了张天元,但是对张天元并不了解,他所知道的张天元,赌术比较厉害,也懂一些古董,喜欢古董收藏,可是并不知道张天元在这方面是行家,所以听了张天元的话之后,还是不太放心,毕竟是聂震托付自己的事情,而这个年轻人对自己又这么尊敬,自己如果不把忙帮到底,那说不过去啊,要是万一张天元花了冤枉钱,自己也没法去给聂震交代啊。

  想来想去,洪泉还是觉得自己就算没空,也要找个懂古董的人帮忙才行,于是他一边在手机里面找号码,一边对张天元说道:“我帝都拍卖行里有好些个专家,今天没有事情,可以找个人来陪你,就这么定了。”

  不等张天元出言反对,洪泉就已经打通了电话,跟电话那头的人说道:“高老师,来一下东郊,让我的司机带你过来,对对,正好我要去开个重要会议,我另外一辆车停在聂公子的别墅了,好,那就这样。”

  挂断了电话,洪泉也明显松了口气,正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他不是什么好人,可是却很讲义气,答应了别人的事儿,那就是帮到底,尤其这个事儿还是聂震拜托他的,他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离不开聂震的帮忙,就算是现在,他跟聂震那也是铁哥们,你说能不这么尽心尽力嘛。

  真要是因为这件小事儿而把聂震给得罪了,不仅他洪泉脸面上过不去。以后怕是想再找聂震帮忙都很难了。他尽管也是大院里出来的孩子,可是他实在不想去找洪家帮忙。再说了,洪家的势力跟聂家那还是没法子比的。

  当然了。洪泉今天这事情做得其实并不算好,澳门赌博网站:他今天要是陪着聂震的话,就算公司里有天大的事儿,那也会直接一口推掉的,毕竟现在他的公司是有职业经理人的,并不需要他全盘负责。只不过他觉得张天元只是聂震的普通朋友而已,就算聂震介绍的时候说是干弟弟,洪泉也没有多想,他一天忙得跟鬼似的。大部分事情都用在逍遥快活上了,怎么会关心这些小事,这又不是创业时期了,要是创业时期的话,他一定会将这里头的事情搞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就因为他不知道张天元其实在聂老爷子眼里跟亲孙子也没什么分别,所以他才会权衡之下,选择了去忙公司的事情,而把张天元扔给自己的属下照顾。在他看来,这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也不算是冷落了张天元,他现在什么身份?那可是集团老总啊。又是洪家的子弟,实在没必要陪着张天元瞎逛。

  “聂震那小子平时挺喜欢这辆车的,怎么会借给你呢?”因为不用开车了。洪泉的话就变得更多了起来,他问这句话。就表明了他实在不清楚聂震和张天元之间的关系,其实这都不是借车了。聂震已经把车送给张天元了,他自己的车多得是,也不在乎这一辆,张天元也是图方便,这车手续都齐全,要是买新车的话,那还得去摇号,太麻烦了。

  “聂哥人很慷慨的。”张天元心思不在这上面,一直想着老宅子的事儿呢,所以也就随口回答了一句,不过这话说的,误会更大了,让洪泉认定了张天元跟聂震的关系只能算是普通朋友,叫一声兄弟,那是给张天元面子。

  “对,没错,聂震那小子就是慷慨,我当年困难的时候,也是他帮了我的大忙的。”洪泉颇为感慨地点了点头道:“对了张老弟,我可是看在你是聂震的朋友的份上,才会提醒你的,别以为老宅子里面的东西就一定是真的,很多人都喜欢趁着拆迁老宅子的机会,从外面进一些假货,高仿货,说是老宅子里发现的,然后拿出来卖,你要是不识货,那就亏了。高老师是我们拍卖行里的鉴定好手,等到了那儿之后,你就多让他给你掌掌眼,把把关,自己轻易不要乱买,否则会吃亏的。”

  洪泉一边说话,一边给张天元指路,今天路上的车还是多,所以走走停停,车窗前面早就已经雾蒙蒙一片了,坐在里面,还得经常用抹布去擦玻璃,不然的话,室内外温度不一样的时候,就得靠雨刷来清除雾气了。

  说到吃亏,洪泉这一路走来,也吃过不少亏,他的拍卖行里面出现过好几次的假货,后来都是他给别人赔偿的,这里面赔进去不少钱,当然,也为他赚来的信誉,可这信誉是用白花花的银子换来的啊。

  现在的古玩做假,简直无所不用其极,洪泉自己亲自去,都未必能够确保不打眼呢,他可不相信张天元能够看出真假来,之所以提醒张天元,说到底,还是怕被聂震怪罪,不想让张天元买到假货。

  “洪哥,你就放心吧,我会虚心求教那位高老师的,咱们快到了吧?”

  张天元很感激洪泉的这番话,虽然这一点他自己也很清楚。老宅子里的真货多不假,但前提是人家不会故意骗人,如果故意骗你的话,就像洪泉说的那样,里面的门道可就多了,说不定你看到的那些家具和古董,全部都是现代仿品,没有一件是真货。

  “快到了,就前面路口,嚯,这高老师比咱们还来得早。高老师人不错,鉴定技术也好,但是你还是要注意的,没有哪个鉴定师父是神,所以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东西太贵的话就先记下来别买,等之后我去看看,再请几个专家商量过后再买也不迟,你也不急于一时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