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四四章 洪泉的古董经
  “张兄弟,我来开车,你坐着!”洪泉直接就坐到了驾驶位上,张天元倒是没意见,反正这车是聂震的,再说了,洪泉又不是没驾照的人,也不怕他开坏了。

  上了车之后,洪泉嘿嘿一笑,占了这么点小便宜,就跟占了多么大的便宜似的,大概损友就是如此吧,就像张天元跟徐刚一样,大钱上反而很慷慨,有时候去对方家里吃顿饭,那就跟占了多大便宜一样,高兴得不行。

  洪泉这个人张天元并不了解,但是聂震却很熟悉。这人原本跟聂震也是一样的大院子弟,只是后来跟家里闹得不愉快了,所以就干脆离家出走了,这小子也是行啊,一个人在外面打拼这么多年,不仅没有死,反而还赚回了属于自己的一份家业,现在跟自己家里的人也不太对付,但他毕竟是洪家亲生的,所以在四九城里,也没有人敢轻易招惹。

  聂震认识洪泉的时候,两个人还都是穿开裆裤的小子呢,后来聂震在帝都上学,又去国外留学,洪泉则在上了初中之后就辍学回家,并且去了南方,赤手空拳打造属于自己的事业。

  只是洪泉到现在也不知道,他的事业起步,跟洪家还是分不开关系的,当初他家里人没找他,而是任由他在那里搞,那就是因为他家里人知道他在干什么,只要没有学坏,他家里人就放心了。

  在南方,洪家也是有些人脉的,也正是因为如此,洪泉的事业也是蒸蒸日上,才赢得了现在这份家业。他还以为是靠自己的能力呢,实际上如果没有洪家的帮助。就他这样的底子,还真难发展到现在的规模。

  当然了,洪泉自己也有能力。否则他要是烂泥扶不上墙,也不可能有成就。

  聂震跟洪泉在初中分开来之后。还一直都有联系,两个人经常通电话,所以这关系那是非常好的,说是铁哥们那绝对没问题,就跟张天元和徐刚差不都。

  说起洪泉做的生意,那还真跟张天元是有关系的,因为洪泉也是做古董生意的,这也是为什么聂震会介绍洪泉跟张天元认识的缘故。

  在南浔的时候。洪泉一开始不知道干什么,卖过彩票、卖过服装,还跟人一起合伙办过公司,但是都不算太成功,只是没赔钱,好歹是背后有贵人相助的,要是赔钱那就太丢人了。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洪泉认识了几个古玩界的朋友,他那会儿是不懂这些的,就是陪朋友去。可是就在那次宴会上,他亲眼看到一个平时被他当成烂东西的瓷瓶,居然当场交易了三十多万。

  尽管这钱并不算太多。可是却让洪泉的心思活泛了起来。他并没有着急进入这一行,而是选择去跟着那几个古玩界的人学习鉴赏古董,了解如果进入这个圈子。还真别说,这个人办事儿啊,向来就有一股子狠劲,不达目的不肯罢休的狠劲。

  靠着自己的努力,他从一个初中毕业,文化水平不高的小商人,一跃成为了古董圈子里的行家。不过一开始也就只是说说而已,他的那些知识毕竟只是书上的。现实中未必好用,所以他还是没有着急。只是偶尔去给电视台做做嘉宾,以他的能力,做嘉宾那是绝对没问题了,只要按照学到的东西去说话,那就不会有错,即便是真错了,那也是学术界整个都错了,别人不会把屎盆子扣在他头上。

  这一来二去吧,他也就对这一行渐渐熟悉了,这尝试着做起了古玩生意,不过这小子很谨慎啊,一开始绝对不买贵的,而且自己看不准的也绝对不买,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买,就算最后后悔,那也保持这个原则,也就是因为如此,他尽管没有赚什么大钱,但也没有赔钱,而且还学了很多真正能够用到的实用的知识。

  他的人脉再加上后台洪家的帮助,还有他自己在生意上的天分和韧劲,这生意渐渐就做起来了,只是这古董店容易开,不过进货却是个问题,还好有洪家人背后相助啊,有一段时间我们国家可是盗墓猖獗的,那个时候这还不算犯法,因为法律不够健全,国家没人管这一块儿,于是洪泉便借着这股东风,收了很多好东西,只是他觉得这种来路不明的东西很危险,所以没敢着急卖,而是一直储存在自己的私人仓库里,如果东西真得值钱,那也不用急于一时,就算是要找买家,那也得花一些时间的。

  后来过了几年,国家虽然对盗墓开始严打了,并且不允许一些像青铜器等这类东西的交易。洪泉这小子还将这些东西主动上交给了国家,不仅博得了好名声,而且也使得他的古董店名气变得大了起来。

  再后来从香港和宝岛那边来了些商人,请一些古董商吃饭,这顿饭的含义非常明确,那就是要想买一些古董,这个时候,洪泉已经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的那些东西放在仓库里久了,如今就算拿出来,也没人敢说那是盗墓弄来的,这种东西,一旦流入市场,就很难界定,更何况洪泉早就将那些比较明显的有盗墓痕迹的东西上交国家了,剩下的东西尽管少了很多,可是却都是能够直接交易的,就算光明正大去拍卖会上拍卖也没问题。

  那一晚的饭局,其实是个小型的拍卖会,尽管很不正规,有点像黑市的拍卖会,但是却让洪泉见识到了古董的值钱。

  那场饭局里面有一个客人,就是聂震,聂震当时带了个朋友,是来自香港的阔少,家里很喜欢古董收藏,就是特地来参加这个小型拍卖会的。

  聂震跟洪泉关系很好,所以当时就互相兄弟长兄弟短地叫上了,不过那个香港的阔少却似乎瞧不起洪泉,总是冷言冷语,甚至有时候根本就不跟洪泉废话。洪泉是个有骨气的人,出来这么多年。都没跟家里开过口,因此他就懒得去伺候着阔少了,自己坐在角落里看拍卖会。那还是他头一次参加古董拍卖会,所以感觉很新奇。

  至于说来的客人是什么身份。他就没去在意了,对他来说,赚钱才是要紧的,他手里头可是有一座宝库啊。

  那个聂震带来的香港阔少在拍卖会上拍得了一本书,至于书名字是什么,当时洪泉都没怎么留意,因为他完全被那个价格给吓住了,居然是一百二十万!要知道他那古董店。一年也就能赚个十来万而已,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这一本破书就一百多万,简直打击到他了,但与此同时,也让他联想到了自己私人仓库里的那些东西,里面有字画、有古书,还有瓷器、玉器等等,不知道能拍个什么价儿呢?

  聂震那个时候怕冷落了洪泉,所以就过去坐在了洪泉身旁。而那个香港的阔少则讲起了拍卖的一些事情,还有古董的事儿。本来以为洪泉不会喜欢这样的话题,可是却没想打。洪泉听得非常仔细,遇到了这样的机会,如果能够把握住的话,澳门赌博网站:他那一仓库的东西,就足够让他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富豪了。

  从拍卖会上回去之后,洪泉就开始活动了,他并没有继续留在南方,而是关闭了自己苦心经营的古董店,带着大量的古董文玩回到了帝都。并且在帝都,委托聂震帮自己弄了个拍卖会。他私人的拍卖会。

  那场拍卖会,他邀请了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在南浔的时候认识的古董收藏家,那场拍卖会当时可以说是惊动了整个帝都的,很多不认识的人在第三天第四天,甚至有些最后一天听到,就急忙赶了过去。

  拍卖会结束之后,洪泉盘算了一下,自己最少赚了有三十个亿!

  这些钱,他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但是现在,却是切切实实到了他的手里,从那儿之后,他就做起了拍卖行,毕竟他赚这些钱那基本算是投机了,趁着当时的特殊情况,又有洪家人暗中帮忙,想要继续那样赚钱也不太现实,但拍卖行就不一样了,这是可以赚钱的行当。

  如今洪泉的拍卖公司不仅在上浦、帝都和香港有拍卖行,甚至在国外都有,最近几年国内很多有名的拍品,那都是通过他的拍卖公司拍出去的,因为信誉好,又有后台,他的拍卖公司压根就没缺过生意。

  按理说,洪泉这样的身份,根本就没必要大冷天跑出来给别人帮忙,尤其还是张天元这个他根本不认识的人。

  他为什么会出来呢?其实说到底那还是看在了聂震的面子上,因为当初要不是聂震帮他,他在帝都的拍卖会就没办法开起来,也就不会有那一次的一夜暴富了,他这个人是很感恩的,别看他跟聂震说话的时候没大没小,嬉皮笑脸的,但从内心深处来说,他觉得聂震比他家人还要亲,只是这话他没有给任何人说过,或许是觉得太矫情了吧。

  说句老实话,洪泉的拍卖公司拍品里面也有假的,没有哪个拍卖公司敢说自己拍的东西都是真的,但因为他信誉好,如果客人再他的拍卖公司拍到了假东西,他不仅把钱如数奉还,而且还会有一倍的赔偿款,所以就算是买过假东西的,也愿意再来他的拍卖行买东西。

  再说了,洪泉尽管不承认自己是洪家人,可洪家却不能不认洪泉啊,我国历史上不是还有一段时间非常盛行雅贿吗,就有很多人来他的拍卖公司洗钱,这一段时间,他也赚了不少钱。他这人没什么正义感,但特别有义气,混蛋事儿没少干,甚至也干过走私古董的事情,可就是对聂震特别够意思,对帮过他的人特别够意思,从来就没有说亏欠过那些帮过他的人,以至于他在这个圈子里的名声还特别好,想恨都恨不起来。

  现在的洪泉,倒是没有再走私了,而且开始极力洗白自己,毕竟钱赚够了,他还真不想给后代留下什么坏印象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