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四一章 婚前幸福症
  聂震点了点头道:“没错,就是两千平米多一点,面积不算小了,当然跟你那院子没法比,当初我买的时候,老爷子还说我搞腐.败呢,不过我又没花他的钱,我的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今天就不去了,我这脑袋不太清醒,明天明天吧,你把你那铁大哥约出来,咱们一起去看看,还有你说的那个设计专家,看看人家有空没,要是没空,咱们可以拍下照片和录像给他看。还有还有,今天就别去东郊那地方看东西了,你不熟悉情况,就算看中了,也未必买的走,我给你找个熟人吧,放心,晚一天宝贝不会飞了的,那几家人精明的很,要等高价才卖呢。”

  聂震倒是不贪图院子那么大,两千平米那是绝对够了,像张天元那院子就有点太大了,他虽然羡慕,但是却并不是特别喜欢。当然了,他也找不到那么大的院子。开什么玩笑啊,两千平米的四合院他想找都找不到呢,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才生出了推了别墅的打算,别看他爷爷权力他,他也有钱,但是老爷子最不爽的就是儿孙用自己的权力来搞特殊了,熟悉聂老爷子这个脾气的人,就算是想要巴结聂震,也都不敢了,否则巴结了聂震,那就得罪了聂老爷子了,孰轻孰重,他们还是分得清的。

  另外,那么大的面积,也太贵了,尽管今年以来,房地产好像并不是很景气,很多炒房团都已经退出了房地产,跑去炒股票了。但是四合院这种特殊的建筑,却依旧是有升无降,而且升起来还升个没完,就说张天元那四合院吧。现在估计也能涨个几百万了,尽管这涨幅比不起以前,可上十亿的钱。聂震轻易还真不敢拿出来,否则的话。估计是要被骂死的。

  他和张天元不一样,张天元毕竟和聂家只是干亲,而他却是聂家人,他的一举一动都被盯着呢,如果真得一口气花那么多钱买房,肯定是要被查的,万一谁在这里面搞点事情,他就等于是害了聂家了。所以在这种事情上,他都特别小心,尤其最近一两年,他花钱那是收敛很多了,那别墅也是几年前买的,而不是现在。

  聂震是一边说话,一边还喝着小酒,这越喝越糊涂了,没几下,直接就钻桌子底下去了。张天元拽都拽不起,最后聂震是躺在酒店的地上呼呼大睡,本来是他请客。这会儿倒成了张天元来付账了。这倒没什么,就是把喝醉酒的人弄上车,可是很费劲的,如果不是张天元力气够大,今儿只怕得打电话报警了,这把人整得,还真是够郁闷的。

  说起来,男人似乎都有个毛病,没有结婚的时候。看到别人小两口恩恩爱爱的,就一个劲儿想着结婚。等真得结婚了,却又有点害怕了。害怕自己被管着,害怕婚后生活不幸福,反正一堆烦心事儿。尤其是现在的女人,那地位实在太高了,过去是男尊女卑,现在倒成了女尊男卑了。

  张天元驾车把聂震送回了家,叶玉兰听到聂震喝醉了,就急着赶了出来。

  “我说玉兰妹子,还是别给他太大压力了,聂哥看着坚强,其实心里头也挺脆弱的,他以前野惯了总怕别人管着他,你以后多让着他点,把他当孩子看。不用,玉兰妹子你不用帮忙,我一个人抬得动!”

  张天元就像是扛麻袋一样,把聂震直接扛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看到叶玉兰出来了,就笑着说了几句,他倒不是护着聂震,只是有那么一点体会而已,他自己一提到结婚也头疼呢,因为要想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女人就不一样了,现在女人结婚还想个啥啊,不用考虑婚后的生活,只要自己高兴就行了,男人这肩膀上,则要扛起整个家庭,又要赚钱又要想办法去疼爱妻子,估计婚后脑细胞的损失数量,是绝对要大于婚前的。

  叶玉兰出来的时候,脸上虽然焦急,但是却红光满面,因为她高兴,她不用想那么多的事情,只要自己的老公疼爱自己就行了。别管她是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一旦到了快结婚的时候,只要自己愿意,那一定是会非常高兴的,这一天,人跟人之间的区别还就真得没那么大了,上到高官女强人,下到普通老百姓,都是如此。

  “震震,震震你怎么了?怎么又喝酒了啊?”叶玉兰急得都快哭了,这个女人还不成熟,幸亏不成熟,不然的话就改胡思乱想了。

  “没事没事,这叫婚前幸福症!结婚了就不怕了,主要还是太高兴了。”张天元瞎说道。

  “啥叫婚前幸福症啊,为什么我没听说过啊?”叶玉兰看着张天元将聂震放到了房间里,还在考虑这个问题。

  “别胡想了,赶紧给他脱衣服吧,你们小两口该怎么着怎么着,我可是累坏了,出去逛逛。”张天元一看表,这明明是早上九点左右出去的,这就喝了一顿酒啊,居然都下午三点了,时间全浪费在这上面了。

  离开了聂震家之后,张天元顺便就去了一趟铁瑞生家,商量了一下让铁大嫂帮忙再找个靠谱的保姆的事儿,还有怎么给聂震弄个像样的中式古建筑的事儿。奈何铁瑞生今天居然不在家,铁大嫂也不再,张天元只能打电话说明了一下,铁瑞生说后天才能赶回来,这会儿在上浦陪朋友呢,不过铁大嫂倒是很爽快,表示只要是他张天元提出来的事儿,那准给办好了,毕竟这也是双方都有利的事情嘛。

  张天元回到家里,再也不想出去了,外面冷得简直不行,又没有人陪着逛街,太无聊了。干脆钻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了电脑,跟远在香港的柳梦寻聊起了天,两个人现在可都是被相思之苦折磨得很惨啊,不过没办法,这种相隔那是必须的。毕竟两个人还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别看张天元跟别人说话的时候,那是正儿八经得很,但是跟柳梦寻聊天。那是时不时就会蹦出几句俏皮话的,搞得柳梦寻脸红得不行。

  “梦梦。你看你都瘦了,以后多补补,我喜欢丰腴一点的女人。”张天元嘻嘻笑道。

  “去你的,赶紧趴窝睡觉吧,我明天还要飞一趟英国,也得早点睡了,想我就给我打电话,除了飞机上。其余时候我随时为你开机。哪怕是开会也可以打过来,我绝对不会挂的,晚安了,亲爱的。”

  “嗯,晚安,宝贝。”

  跟柳梦寻聊过天之后,张天元发现天已经黑了,不知不觉间,都已经晚上八点了,再洗个澡。看了一会儿电影,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第二天,张天元气得特别早。因为他一直想着要去东郊搞点古董家具呢,那里好像有很多老宅子,估计家具也不会少的,张天元现在四合院那些,虽说从样式上和制作上,那并不比古家具差,材料也是上乘,但不是古家具就不是古家具,你还真就缺少那种底蕴。

  上浦那几位老先生因为涂寿过来了。非说要过来看看,当然参观张天元的私人博物馆是肯定的。除了私人博物馆之外,这家里的摆设等也肯定都会看的。这些东西可拿不出手的。再说了,等暖和一点之后柳老爷子还有宝岛那几位也都要过来,到时候家里连几件像样的古董家具都没有,那也太寒碜了,真就是那驴粪蛋蛋外面光了,会被别人看笑话的。

  张天元起来之后就开车直奔聂震家里去了,他估计聂震这小子应该也会起早,毕竟今天早先是要去看他那个别墅的,之后才是去东郊看老宅子,可没想到的是,到聂震家里之后,这厮居然还在被窝里面梦呓呢,倒是叶玉兰起来早,已经开始吃早点了。

  叶玉兰给张天元开了门,那因为是熟人,换了别的男人,叶玉兰肯定不敢乱开门的,毕竟自己男人现在还喝醉酒呢。

  张天元直接过去就把聂震的被子给揭开了,反正房间里有空调,温度三十度呢,也不怕把这厮弄感冒了。

  “靠,你好意思啊,喊了我说去看你那别墅呢,你这倒好,居然还没穿衣服呢,你睡觉都喜欢裸睡吗?”

  张天元掀开被子才发现聂震这厮赤条条地躺在床上,居然是一丝不挂,急忙又把被子给盖了回去。

  “我靠,你想死啊,有这么喊人起床的吗?再说了,你哥哥我晚上睡觉是穿睡衣的,咦,我衣服呢?我衣服怎么没了?天元,你哥我家里遭劫了,赶紧报警,报警啊。”

  “报你个大头鬼啊,你的衣服我给你脱了洗了,一股子酒味,都不嫌难受。”叶玉兰从门外走了进来,瞪了聂震一眼说道。然后将一套洗好的衣服扔给了聂震。

  张天元看到这一对,又不由得想起了柳梦寻,虽然有时候也吵吵嘴,可是吵过之后,却又那么甜蜜。

  “我去外面等你。”张天元是睹物思情啊,不想再这个时候想起柳梦寻,干脆就坐到楼下的客厅里等去了。

  “嚯,真是好冷啊,亏你今天能起这么早。”

  到了门外,聂震不由得朝手上哈了口气,虽然说因为没下雨,所以看不到冰溜子,但是街上洒水车洒下的水却已经都冻成冰了,人走在上面,能直接滑倒,刚刚在客厅里坐着无聊的时候,张天元还看新闻来着,说是因此还出了车祸。

  要知道这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让人感觉是不管穿什么,风都会从衣服缝里面渗进来,冷得人浑身颤抖。

  叶玉兰是跟聂震一起到门外的,说是也要一起去看看,她毕竟也是未来的女主人嘛,给这未来的院子出出主意,那也是必须的。

  让张天元高兴的事儿,铁瑞生说了明天才能赶回来,可是刚刚就给他打电话,说是一早就到了聂震那个别墅了,正在勘察地形呢,这给张天元感动得稀里哗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