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四零章 别墅改造
  “谢谢你啊聂哥,这个事儿对别人来说怕是不算什么,不过对我来说那却是大事。等弄到了好东西,我请你喝酒。”

  “别,喝酒就算了,我只求你搞到了好玩意儿,能匀给我几件,当然了,钱上面绝对不会让你吃亏的,你聂哥我不是缺钱的人儿。”

  说实在的,请聂震喝酒的人,那一天没有几百,也有几十了,他真不愁没酒喝,还要慢慢挑呢。他现在更想要的并不是一桌酒席,而是他给张天元所说的,希望可以得到几件好东西啊。当然了,如果能够跟张天元一起一边喝酒,一边谈论古玩,那就更好了,毕竟张天元这个人没什么坏心眼,聂震在他面前放心,而出去喝酒,那基本上都是找他办事的,还要提防着会被人给陷害了,千万别以为这事儿不可能,这种事情如今可是非常常见的,很多高官,那就是在酒桌上被人给坑了,然后才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啊。

  挂了电话之后,张天元刷了牙洗了脸,然后就出去跑步了,这一边跑,一边就寻思着自己最近的事情,应该是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儿了,倒是真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去一趟东郊,淘汰几件好玩意儿。这个不像是古玩街,古玩街上有很多东西那都是假的,但这种老房子里的东西,估计得有七八成都是真的,假东西肯定有,但是比较少,去了绝对是能有收获的。

  回家之后,清洗过,张天元便去看微博了,还真有人把那些老房子的照片都拍到了网上,不过这些东西只看照片是很难确定真伪的,毕竟有些东西。你不摸一摸,实在难说,现在这照片是越来越不能相信了。你看了照片是一回事,之后见了真人。却又完全不一样了,就跟两个人差不多。

  他想了想,便起身要出去,正好碰到了刘妈。

  “张先生,你这大清早不吃饭就出去啊?”

  张天元一听这话,才感觉到肚子饿了,这想事情的时候想得太入神了,居然把这茬子给忘记了。刚要点头吃点,电话就又来了。

  “小子,你还没吃早饭吧,来我们之前去那饭店,我请你喝酒,顺便跟你详细讲讲这个事儿。”电话还是聂震打过来的。

  聂震给张天元打了电话之后,还是觉得不放心,这电话里说的事儿,肯定没有当面说清楚,万一张天元搞错了什么。那自己岂不是白忙活了,于是便又给张天元打了个电话,幸好这一次张天元接电话非常及时。

  “不是。这个事情你又不懂,你能给我说什么?那地方我也去过几次,路认得,也不会迷路,这酒就不喝了吧,我还急着去看看呢。”张天元苦笑道。

  “小子,你懂什么,这会儿那里还没开门呢,那几家人很懂得挣钱的。摆了个桌子收钱,谁进去。那都得收十块钱,这回门关着。你去了也没用,得十点整才开门的。而且我就说实话吧,还有事情让你帮忙,赶紧来吧。”

  “那行,有事儿你就直说嘛,我这就来了。”张天元挂了电话,吩咐刘妈不用给自己弄吃的了,要出去吃,然后开了车就到饭店去了。

  聂震是一个人来的,菜已经都点好了,那一桌子菜,也不怕把人给撑死了,这有钱人就是任性,不过这浪费可就不好了。

  ……

  酒过三巡,张天元倒是啥事儿没有,他自己的地气就能解酒,说是千杯不醉那一点都不假,不过聂震明显有点醉意了。

  看着聂震晃晃悠悠,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张天元一把将酒杯夺了过来,苦笑道:“你这是借酒浇愁啊,还是借酒壮胆啊?按理说你这都快结婚的人了,不应该有什么愁啊,难不成是酒壮怂人胆?想要干点什么大事儿,却没胆子干?”

  聂震看看站在那里的服务员说道:“你,你出去,不要进来打扰,我们兄弟有正事说。”

  看服务员出去了,聂震才哭丧着脸说道:“兄弟,你还真说对了,哥是胆怯了,恐婚啊!你说这该怎么治?一想到结婚之后要处处被那丫头管着,我就心里头不是个滋味啊,这以后要去会所,要去外地,那不是都没自由了吗?”

  “哈哈哈,你这话可千万别让玉兰妹子听到了,否则她非得拧断你的嘴巴不可。你老实说,这些日子你跟玉兰妹子在一起,她妨碍过你什么事儿吗?”

  “那倒没有,那丫头看着挺凶的,但相处久了就会发现,其实很疼人的,而且对我也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严。”聂震想了想道。

  “这就对了嘛,现在这社会,谁还没有自己的交际圈啊,玉兰妹子是出国留学过的人,哪能不懂这些,看把你吓得,堂堂聂公子,居然怕结婚,这要传出去了,还不把人给笑死啊。”张天元虽然也没有成过婚,但是说起这些来,倒也是头头是道,反正人都是这样,给别人讲道理那绝对能行,一到自己身上,那就直接傻眼了,好像什么都不对了。

  “哈哈,让你见笑了,见笑了,你可别出去给别人说啊,尤其是你嫂子,万万不能让她知道。我倒不是怕她,主要还是不想让她伤心。以前我都不知道,我居然这么喜欢她。”聂震苦笑了一声说道。

  “理解,能理解,我也一样啊,其实很多人都说女人是感性动物,殊不知男人一旦动了真感情,那可是比女人更加感性的。”张天元拍了拍聂震的肩膀说道:“不过聂哥,你今天找我来不会就是为了说这个事儿吧,这事儿你找阿姨,找聂姐姐谈,都比找我这个爷们谈合适啊。”

  “不是,当然不是,我怎么可能找你谈这个事儿呢,是这样的。我以前不是给你提过嘛,说我也想整个四合院,但问题是现在这四合院实在太难买了。于是我就跟玉兰商量过了,澳门赌博网站:把我们那别墅给推倒重建,就按照你这四合院的风格来。虽然不可能像你这里这么奢华,但是两千平米左右的大院子。也是不错了,你再给我淘汰点好东西往里面一方,那就齐活了。你跟铁瑞生熟悉,帮我说说,让他这个忙务必要给我帮,多少钱都没问题,只要工程完工了,我立马给现款。一分钱都不会拖欠。”聂震终于谈到了正题上了。

  “别逗了啊哥,你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把婚房推了重建?别说叶家不答应,估计老爷子也不会答应的,你这不是胡闹吗?”张天元给聂震这想法吓住了,完全搞不懂这家伙心里头在想些什么,怎么会有这么不着四六的想法。

  聂震摆了摆手,说话有点大舌头,因为酒喝多了:“你不懂,谁告诉你我就那一个别墅了?你去问问。在帝都的有钱人,哪个不是有三五套房子的,有些是几十套、几百套房子都有。你真以为房地产那么火啊,大部分那都是被炒起来的,你哥哥我也有几套房产呢,对了,不说我,你小子不也有好几套房产吗?”

  “哦,那这个就没问题,只是你的别墅推了就不可惜吗?”张天元问道。

  “那可惜什么,都是一样的别墅也没意思。我弄两个不一样的,在这边住的腻了。就换过去住,在那边住的腻了。就换过来住,不行啊?”

  “行行行,没问题,没任何问题。有钱人就是任性啊。”张天元苦笑。

  其实聂震倒也不是任性,他自从见了张天元那四合院建成之后的样子之后,就一直是心里头很想要一个一模一样的,不过找了很多人,都找不到合适的,就算是权力大又如何,那还得运气好啊,谁让张天元恰恰就碰上了那好运气,而自己没有呢。

  辛辛苦苦找了一圈子,最终也没找到合适的,于是跟叶玉兰商量了之后,他就下了决心,把盖起来才没两年的别墅给推了,重新建个像张天元这样的宅子,也显得个性不是,关键周围都是小洋楼,洋别墅,清一色都那样,看得人都审美疲劳了,聂震也是个喜欢享受生活品质的人,有这样的想法其实不奇怪。

  “那就说定了啊,你帮我联系铁瑞生,需要什么设计图的话,我帮你找,这方面我路子更广。”聂震虽然喝得有点大,不过好歹思维仍旧是清晰的。

  “没问题,铁大哥那人很热心的,这一次不仅帮我弄好了四合院,还帮我请了几个能干的帮佣,人都不错,用着放心,你家里要请保姆的话,也让他帮忙吧,铁大嫂就是家政服务公司的,一准能帮上你的。”

  张天元因为四合院的事儿,一直就对铁瑞生是感恩戴德,如果有个机会可以报答一下铁瑞生,那他是绝对乐意之至的,聂震他知道底细,所以这只要干了工程,那赚钱肯定是没问题的,铁瑞生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工程,这是互惠互利的事儿。

  “哦,要是这样那就更好了,我家那保姆不行,手脚不干净,偷了东西还不承认,都换了好几个了。也没找到合适的,这个事儿你也给铁瑞生说说,我不会亏待他的。”聂震眼前一亮,醉眼朦胧的样子略微清醒了一些,看起来保姆的事情,真得是搞得他头疼不已了。

  “行啊,这是小事情,我可以马上就给铁大哥和铁大嫂打电话,你要是有空的话,咱立马就能去看你那块地,到时候怎么设计,怎么装修,要求是什么,都由你来定,反正铁大哥那水平你也是看到了的,绝对没错。对了,你那块地是两千平米吧?你要是真没什么好主意,我再给你介绍个专门研究古建筑的顶尖设计师,帮你好好谋划谋划,也省得你瞎琢磨了。”

  张天元口中的顶尖设计师,自然指的就是在他四合院改造之中出了大力气的林春娥,以及李明光的妻子了,李教授的妻子,张天元经常叫阿姨的,那可是这方面的绝对专家啊。正好张天元还得抽空去一趟李教授家里,商量考研的事儿,顺便可以谈谈这个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