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三九章 拆迁之“喜”
  正好几天之后就是聂震的新婚大喜之日,到时候各方面来的人也会很多,张天元趁机认识几个这方面的专家,也给自己的网上商城铺好路。

  张天元如果下决心要去做一件事儿,那就会尽力去做,或许中途会有放弃的想法,但终究还是会坚持下去的,这就是他的做事风格,好不好,他不知道,但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

  如今已经是十一月了,凛冽的寒风早就刮遍了帝都,路边的树叶子已经是掉落了一堆,但还没有完全光秃,倔强的秋冬树木还在为这个大都市增添几分绿色,只是这种绿,显得有些沉闷了。不过在张天元的四合院里,却有大量的植物泛着绿色,甚至还有五颜六色的花朵,园丁孟大哥对这些花花草草照料得非常好,就是清理干枯的树叶会比较难办,不过这也不用园丁孟大哥操心,张天元请了专门的清洁公司来处理了,不至于让院子里到处都是落叶和杂草,当然,有些地方为了保持自然的美感,张天元并没有让清扫树叶。

  都说这些树叶“化作春泥更护花”,这叶子经过一冬之后,肯定是可以当成肥料的,能够化作养料,让树木和花草都更加茁壮地成长。

  当然,冬季了,人都换上了冬装,这些树木和花草也需要一些特殊的保护,以防止虫害和冻伤,四合院里一年四季的植物都有,所以从春天到第二年的春天,就永远不会断掉绿色。肯定会有绿意盎然的时候,也是每个季节都有装扮庭院的花儿。

  冬天树木也要休息。懒得生长了,很多动物都要冬眠。或者迁徙到暖和的地方去。而作为人,在这个季节也是总想睡懒觉,人人都说春困秋乏,其实冬天也是容易累的,尤其是早上的时候,待在温暖的被窝里,明明已经醒过来了,却不愿意起床,就算是明明听到闹钟想了。还是要将被子盖在头上,想要多睡一会儿,张天元也有这样的毛病,以前上学就有,为了让自己能够醒来,他一般设闹钟那都是连续设几个的,而且是基本几分钟一次,不信吵得你不起来。

  不过今天,吵醒张天元的倒不是闹钟。而是一通电话。

  看着手机因为震动在桌上跳舞,张天元却不想去接,手伸出被窝的时候,就又缩了回去。其实房间里并不冷,他这不过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许久,手机不响了。可是过了一会儿之后,又一次响了起来。而且这一次时间比上一次更长,张天元叹了口气。终于是坐了起来,先穿上了上衣,然后才拿起电话,一看是聂震打过来的,刚刚那个电话也是聂震,这会儿才不过八点,这位公子哥不好好在被窝里给叶玉兰上课,怎么有兴趣给自己打电话啊。

  心里头这么想着,他还是按了接听键,如果是不太重要的电话,他可能就挂了,不过聂震毕竟不是一般人,是他的干哥哥,而且一直对他不错,办不成别的事儿,电话总是要接的啊。

  “靠,你小子干嘛呢?晚上撸管撸出血了啊,这会儿才接电话,我都打两遍了!”

  谁说文化人就不会骂人,聂震好歹也是个大学生,而且是正儿八经考上的,这话说的,完全就是被网络语给教坏了。也难怪聂震生气啊,其实他这已经不是打第二通电话了,今早上一共打了五次,前几次估计张天元压根就没听见,闹钟搞混了。如果不是外面太冷,聂震真得是要来四合院把张天元从床上拽起来了。

  “聂哥,才八点啊,你不陪玉兰妹子在床上玩游戏,给我打什么电话啊,我告诉你,我可不搞基哦,没有那种习惯。你说你,玉兰妹子就不狠狠拧你两下吗?”

  张天元打了个哈欠,戴上了蓝牙耳机,一边接电话,一边穿衣服,眼睛都闭着呢,好不容易睁开眼看看窗外,居然还在吹风呢,竟然是一点太阳都没有,这种鬼天气出去干嘛啊,还不如待在家里看电视呢,所以说啊,冬天压根就不是出去的日子,忒冷了,尤其是北方。

  聂震骂道:“你小子,我说了多少次了,以后要叫玉兰嫂子懂吗?还玉兰妹子玉兰妹子的叫,不懂礼数。你这小子这几天都在忙什么呢,给哥哥我的结婚礼物到底弄好没有啊?”

  “聂哥,你这不是还没结婚嘛,要是结婚了,我指定叫玉兰妹子为嫂子。至于你的结婚礼物,操个屁心啊,我在陕州那会儿都准备好了,就是没来得及让你们看呢,等婚宴上摆在那儿,保证羡煞各路来宾,那翡翠,那雕工,你要是能找到第二家,就算我白送你的了。”

  张天元衣服已经穿好了,可是却在地上来回走着,就是不想出去,一看外面那灰蒙蒙的天色,就没那心情了。而是夸起了自己给聂震和叶玉兰准备的结婚礼物,那可是他亲手雕刻而成的,开玩笑,这世上还真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像他的雕工那么出色的,他就是有那样的自信。那可是汇聚了古代经营玉雕专家以及书法名家、雕刻名家的风格,再加上张天元的特殊能力打造出来的,再说了,材料用的也是极品的彩色翡翠,别人或许能实现其中一样,但要是想将这几样都凑齐了,他觉得反正是不太现实。

  “好好好,辛苦你了,辛苦你了,不过结婚礼物难道不是白送,你小子还想要我钱啊?”

  “那可不,我结婚的时候你得还礼啊,所以这就不叫白送了,嘿嘿,到时候你这做哥哥的,可别拿出来的东西不符合你的身份哦,那样的话,我可是不会要的。”

  “你小子跟我得瑟是吧,我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你赶紧结婚。结婚的时候,看看我给你送的礼物怎么样。”聂震最怕别人说他不大方。其实他真的很大方,他这个人啊。对于关系好的人,那一向都是很慷慨的,就更别说张天元还是他弟弟呢。

  “好了好了,跟你开个玩笑,你还急了,说了这么多,我说哥哥你给我打电话到底是为了什么啊?没正事的话我去洗脸刷牙,准备吃早饭了。”张天元又打了个哈欠,说道。

  虽然有晨练的习惯。可是一到了冬天,张天元还是个起床拖延症患者啊,这要是放在平时,他七点多就起来跑步去了,哪里会现在还在被窝里缩着啊,这根本就不正常嘛,今天到现在还才刚刚起床,秦嫂等人也没敢来叫他,因为他吩咐过的。如果睡懒觉,就不要吵他。

  这会儿张天元真得是想出去跑一圈的,不跑步他浑身难受。还有就是聂震跟他关系熟了之后,也不像过去那样只有正经事儿才给他打电话。现在这厮真得是以为电话不要钱呢,有事没事儿就打个电话过来闲扯淡,一聊就是几个小时。一问他,还真他娘的打电话不要钱。说是他的卡都是别人送的,澳门赌博网站:属于特殊号码。打多长时间,那都是一分钱不要,这给张天元羡慕的啊。

  “你要是不耐烦我可就不说了,这可不是什么闲扯淡的事儿,今天这事儿跟你是有关系的,你听不听?不听我可就把手机摁了啊,到时候有你小子后悔的。”聂震倒是得瑟起来了。

  “好好好,是我做弟弟的错了,快说说看,有什么事儿让我上心啊?”张天元问道。

  “这还差不多,我本来应该在床上搂着老婆睡觉的,却来给你打电话,你小子得感恩懂吗?要有一颗感恩的心!是这样的,帝都这几年不是搞拆扩建工程吗?弄出好玩意儿来了,不过那是别人家里的,所以不属于政府,我知道你小子喜欢那东西,你那个私人博物馆里面东西应该是不多吧,赶紧凑齐了,也让咱们都参观参观。就是这事儿,我这做哥哥的还够意思吧?你小子不去,那好东西就没了,帝都玩古董的人可不少呢。”

  聂震嘿嘿笑了笑,继续道:“你小子眼光好,如果真瞧见了什么好玩意儿,也给哥哥我弄几件,以后我们往婚房里面摆啊。”

  “那很多都是死人的东西,你敢要啊?别人用过的,你也不想要吧?”张天元说道。

  “我自己不用,那摆在客厅里做装饰总行吧,再说了,死人的东西怎么了,唐伯虎的画你小子还不是奉若珍宝来着?”

  “得,只要你不在意,我倒是没什么,具体在什么位置,我过去看看,有合适的就买了,我这四合院还真得添点家具了,之前一直说买的,可是也都没找到合适的,最后都是现做的,不过这做出来的太新了,实在不美。”

  “哦,这个好找,你去看看微博,已经上微博头条了,直接去就在东郊那边,好几个老宅子呢,据说东西都是藏在墙壁里的,还有很多老家具,都很好地保存在地下室,估计是以前藏下来的。”聂震回答道,他就知道张天元肯定对这个会感兴趣的。

  张天元确实对这个感兴趣,而且是非常感兴趣,一方面当然是为了给他的私人博物馆里面多增添些物件,不至于使里面的那些东西太孤独了,另外一方面,如果真得有好的古家具,他也想要弄几件回来的,否则这宅子就优点那名不副实了,毕竟这里面一件前清的家具都没有,这也太寒酸了,别人不知道,可是懂这方面的人来了,那还不笑话他张天元啊,最起码也得整个专门招待这方面朋友的会客室啊。

  他以前也去潘家园和琉璃厂逛过,不过也不知道是没有好东西呢,还是他没遇到好东西,反正是没弄到一样合适的。有些好东西还凑合,可是张嘴却要价太贵,你比七八万的东西给你要七八十万,一百万的东西给你要四五百万,张天元有钱也不会这么乱花的,这就是彻头彻尾的冤大头了。

  聂震听张天元提起过这个事情,所以一直帮忙留意着,而且聂震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他也想要依靠一下张天元的本事,来给他自己物色点好东西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