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三六章 去缅甸
  进入玉泉山之后,聂老爷子可是非常热情地招待了翁红和柳生平,令这两位那是受宠若惊。而柳生平则将礼物送给了聂老爷子,那是一张聂老爷子曾经去宝岛的时候拍的照片,看完之后,老爷子不由感慨道:“当时谈判,就是为了两地能够统一,如今也有二十多年过去了啊,却是步步维艰,不过我头子相信,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咱们这一代人能做到的事情,就不能拖到下一代去,给下一代人扔下一个烂摊子。

  聊了一会儿,喝了老爷子哪儿的特供好茶之后,翁红和柳生平才跟着张天元一起离开了玉泉山,虽然进入这里的时候有那么一点点不快,可是出来之后,两个人却很高兴。

  “你这干爷爷不错啊,没有架子,很平易近人,一点不像现在有些领导,反正有没有事儿,先给你一点脸色看,真是受不了。”翁红非常高兴地冲张天元赞许道。

  张天元心道,我就是因为这一点,才敢让你们来玉泉山的,不然岂不是自讨没趣吗?你们不高兴,聂老爷子也不高兴,大家伙儿都不高兴,到头来岂不是要不欢而散了吗?

  带着愉悦的心情,翁虹和柳生平来到了张天元的四合院,他们这一次来帝都除了是看看未来的女婿到底过得怎么样之外,更重要的那就是要瞧瞧这四合院,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儿的。

  结果两个人刚到门口,那就忍不住目瞪口呆了,这哪里是院子嘛。简直就是艺术品。

  对于这栋包括设计图,甚至还有大量的材料都用自过去王爷府的四合院的大型宅子。翁红和柳生平的观点那就是太赞了,两个人挖空了心思称赞了一番。最后是说得都没词儿了。这院子不仅是大,面积一万多平米,而且还处于帝都的核心地带,这个地方的房价那是贵得不得了,澳门赌博网站:关键是你有钱也未必买得到啊,进入这院子之后,两个人顿时感觉好像空气一下子都变得新鲜了起来,要不是他们还有柳氏珠宝的一堆事情要处理的话,真得想要好好在这院子里多住上些时间。也享受一下王爷王妃级别的生活啊。

  张天元带着翁红和柳生平参观完了四合院之后,翁红就跟张天元的母亲李兰香,还有柳梦寻一起进中院絮叨去了,女人永远有说不完的话,绝对是不愁没有话题的。

  而张天元则到了后院的茶秀之中,让擅长茶艺的刘妈给沏了茶,这里外面的阳光可以投射进来,此时刚好是正午,帝都的十月。也就是这个时间段比较暖和了。趁着这个时间,听着溪水的流淌声,跟柳生平谈一谈生活和生意上的事儿,倒也惬意。

  “伯父。这一次柳爷爷把天瑞祥送给我,也让我感到非常意外。我一直都不知道天瑞祥居然是柳氏珠宝的产业。以后还得要仰仗伯父,天瑞祥的大部分珠宝。还得从柳氏珠宝进货,没有问题吧?”张天元这么问是有道理的。他主要是担心这天瑞祥是柳老爷子背着柳生平给他的,如果他这未来的丈人爹不高兴了。他真得宁愿把天瑞祥还回去,他多一个店不多,少一个店不少,但要是得罪了未来的丈人爹,那可就没什么好日子过了啊。

  “嗨,你这说的什么话,别说这事儿之前你柳爷爷与我通过气,就算是没有,我也不会有任何想法的。你是我未来的女婿啊,我就那么一个女儿,别说天瑞祥了,就连柳氏珠宝,未来都是你的,你要这么说话,那就是瞧不起你伯父我了。再说了,要不是你从中帮忙,让柳氏珠宝的软玉原料问题得以解决,柳氏珠宝现在还在头疼呢,就这一次这些原料,就让柳氏珠宝走在了别的珠宝公司前头了。还有就是,天瑞祥的事儿我以前就不知道,这个事情只有老爷子和南宫秀南两个人知道,要不是老爷子给我打电话说了下,我还真不知道呢。反正我们柳氏珠宝是不打算入主帝都了,天瑞祥也打算搬走了,刚好你来接手,反而是解了燃眉之急了,对我们柳氏珠宝来说,那也是一件好事啊。”

  听柳生平这么说,张天元就放心了,他这个未来的丈人爹还是蛮好说话的嘛,看起来这进了一家门那就是不一样,想问题有时候都会换个思路了。

  于是他急忙说道:“伯父,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这天瑞祥也算是柳氏珠宝的亲生子,我们神罗如今接过手了,那也是神罗的儿子,无论如何,都会让它茁壮成长起来的。”

  “哈哈,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不过你刚刚提到了材料的事儿,我听南宫说过了,你的意思是翡翠和软玉不用从柳氏珠宝进,软玉我还能理解,你在和疆有玉矿,这是小事儿。可是翡翠你好像也不多了吧?你可是没有固定的渠道啊,虽然你之前赌石弄到了一些翡翠,可是能支持多长时间呢?这东西可是消耗品,用完了之后,总得有个计划吧。”

  “现在做生意,那就是做渠道,不过很多人把渠道这个词儿给误解了,只看到了出货的渠道,觉得出货渠道好,那自己的生意就能做得好。其实进货渠道有时候比出货渠道更重要,特别是在原料匮乏的这个年代,就更是如此了,一旦你没有了原料,拿不出产品,那么你的生意自然就会被别人抢走了,这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你们神罗珠宝在软玉上的进货渠道很广,但其余宝石,包括翡翠的进货渠道却不够稳定,知道吗?”

  柳生平这番话,自然是在劝诫张天元,让张天元暂时不要好高骛远,还是把进货渠道搞定了,然后再在出货渠道上下功夫,不然别人认准了你的牌子。你却拿不出来货品,那牌子也就砸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这个事儿比什么都要麻烦的。

  他毕竟是更有经验的人。而在他看来,张天元就属于那种有斗志,有勇气,也有魄力,但是却缺乏经验的经营者,别看现在神罗集团做得这么好,但是稍有不慎的话,还是会将一切付之东流的。如果张天元不是自己的未来女婿,柳生平据对不会说这种事儿的。正因为张天元跟他有这层关系,所以他不想看到张天元倒霉。

  刘妈站在比较远的地方,并没有过来,她知道张天元在跟柳生平谈生意,所以一定是要避开的。张天元吩咐刘妈先下去准备饭菜,至于茶水,他自己来也就是了,他以前看过聂青岚的茶艺,多少学到了一些。而这会儿又不用表演,仅仅只是倒茶而已,那就更简单了。

  他给柳生平又添了一杯茶,笑了笑道:“伯父。您说的非常对,我也很赞同。所以我现在正在寻求翡翠的进货渠道,至于别的珠宝。那还得仰赖柳氏珠宝了,不过我们不需要成型后的珠宝。我们只要原料,既然天瑞祥已经归属神罗了。那么就应该有一种新的风格,而不是跟柳氏珠宝一样,您说是吧?钻石、珍珠这些,我是真没办法,不过翡翠暂时还不成问题,我有很多翡翠存货,而且都是高档货,在天瑞祥里面,翡翠珠宝本身所占比率就不高,而高档翡翠珠宝所占的比例就更小了。但是其价格却非常昂贵,一般人买不起,但是如果卖出去了,那可能是比其它很多珠宝加起来都要利润高。我的意思就是,这种高档珠宝卖的慢,对材料的需求量也就小,其实就算一年只有一块大小合适的高档翡翠,那就基本上可以维持运营了。”

  “嗯,没错,是这个意思,你手里头的高档翡翠还够用?”

  “不瞒伯父,我手上的玻璃种、高冰种翡翠有不少,另外还有极品的五色翡翠、红翡、紫眼睛若干,如果全部制成珠宝的话,那绝对是能够撑很长时间的,这个完全不必担心,抵挡的翡翠也不是问题,几十块一百块那种翡翠,进货渠道很多,去一趟南疆就能全部搞定了。反倒是中档的翡翠,这是一个比较大的缺口,就是那种几千块,一万块左右的,现在的人都有钱,这点钱买珠宝还舍得。”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神罗珠宝走的是中高档的路线,里面没有一千块以下的珠宝,高档珠宝的利润最大,也是珠宝店赖以生存的关键。现在高档翡翠张天元还真不缺,就算是帝都的几家店都同时出售也不缺,但问题就是他的生意规模还要扩大呢,再加上中档的翡翠有很大的缺口,这一块缺口不堵上,生意也没法做,毕竟这也是珠宝店的重要组成部分啊。

  “说得很好,也看得很准,我原以为你年纪轻轻,对这些不是很熟悉呢,不过现在看起来,你倒是已经做足了功课了。但光是找到了问题还不行,找到了问题,还得能解决问题,你自己想想吧,要怎么办?”

  柳生平一直都觉得自己这个未来的女婿是神通广大,可是到如今,他才觉得其实自己还是有点小瞧了。他还真没想到,别人都渴望的高档翡翠,都稀缺的高档翡翠,他的这个女婿却居然有存货,而且听这口气,存货还不少呢。

  张天元笑了笑,将手放进了茶杯里,然后蘸了点茶水,在桌上写了两个字“缅甸”。

  “你要去缅甸?”柳生平惊讶地看着张天元,随后便摇了摇头道:“不行,那地方你不能去,那边很不安全,虽然我知道,缅甸阳光在每年很多时候都会有翡翠公盘,最近的一次应该就是明年的一月份了,但是我还是劝你不要去,太危险了,那地方真得不像国内这么安宁祥和的

  “伯父,别人去也许危险,可我去肯定是不会有危险的,您明知道我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我要去缅甸的话,您觉得他会不派人保护我吗?缅甸是必须得去的,只要打开了这条通道,那么以后的翡翠进货渠道就畅通了,不仅是神罗珠宝,柳氏珠宝也可以沾光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