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三五章 岳父岳母驾到
  对于这几个人来说,要是真能拿到这么多钱,那以后不光是有收入了,家里人也能过上好日子的,张龙和赵虎还没娶老婆,而王朝跟马汉则需要照顾家人,那都是得要钱的。

  毕竟这年头,大学生辛苦念书十几年,出来的工资也未必有五千块以上。就说张天元的很多同学吧,现在工资也不过才四千多一点而已,如果只是出去打工赚钱,一个月也就两三千,还不包吃不包住,早出晚归,累死累活的,哪有在这里舒服啊,吃饭不花钱,住也不花钱,除了买几件衣服,大部分钱都可以存着,这还仅仅只是工资而已,按照张天元的说法,逢年过节那都是有红包的,而且红包这数量还不少呢。综合下来,这一年就能攒下**万了,别说给家里人寄钱了,就是自己想要出去吃点好的,那都是完全没问题的。

  所以说这世上,你有本事,真不如摊上一个好运气。

  此时王朝、马汉、张龙、赵虎四个人心中都已经打定了主意,肯定是要留在这里的,卖命什么的虽然不至于,但是只要张家有个什么事情,他们一定会尽全力帮忙的。他们都是军队里出来的,都非常讲义气,张天元对他们好,他们对张天元自然也会非常尽职尽责。

  古代有一句话叫“士为知己者死”,这可不仅仅是说说而已,现实中是真有这样的人存在的,否则的话,也不会创造出这样的话了。

  宋江那样子为什么能够得到梁山兄弟们的用户。说到底,还是够大方啊。还是归根结底到钱上面了。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不管是谁。都不会拒绝钱的诱惑,只是有些人完全钻钱眼里去了,另外一些人则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通过第一次的接触,张天元对四个保安以及保姆、园丁的印象都不错,当然了,这只是初步的印象,以后这些人能不能继续留用,就看他们的表现了。人情归人情,可是张天元也要为自己的家人负责。如果这些人只是一开始还不错,之后便原形毕露的话,那他肯定是要结账让他们走人的,不能花了大价钱,最后还换来不靠谱的服务。

  毕竟张天元以后是要经常外出的,这院子里可是有很多值钱的玩意儿的,如果弄来不靠谱的人,把家里给洗劫了。那就郁闷了。损失一点财务对张天元来说不算什么,可是要是家人因为这个事情而受伤,自己那些宝贝古董因为这个被打碎,那就太可惜了。

  所以一定是要放心的。要不是蛇麟和铁瑞生担保,自己还真未必敢贸然请这么多人进入家门呢。

  “天元,今天奶奶缠着我给她讲故事。这人老了,跟小孩子似的。你就一个人先睡吧,不要等我了。反正咱们在一起的时间长得很,而奶奶年纪大了,让她老人家高高兴兴的度完后半生吧。”

  回到后院房间里的时候,正赶上柳梦寻要出去,张天元就纳闷了,这都这么晚了,还出去干啥。一问才知道,柳梦寻今天白天的时候给自己的奶奶讲了个故事,只是没讲完就吃饭了,这会儿倒好,老太太又惦记上了,非要让柳梦寻把故事讲完了才肯睡觉。

  柳梦寻作为张天元未过门的妻子,这个要求可不能不答应啊,所以说,受委屈地就只能是张天元了,只能一个人睡了。

  “别呀,老太太那边有我妈陪着,没事儿的,咱们还是睡觉吧,以后都要奔事业的,肯定不能经常待在一起了。咱们还不好好亲热亲热啊?”张天元说着话,就将柳梦寻往房间里推。

  “不行不行,你酒气好大,今天还是算了。”柳梦寻皱了皱眉说道。

  “这怕什么啊,刷个牙,洗个澡就没味了。”其实张天元身上之所以有酒味,主要还是被铁瑞生和蛇麟强迫喝了几杯茅台,如果仅仅只是喝猴儿酒的话,是不会有这种味道的。

  柳梦寻犹豫了一下,站在门口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就在这个时候,张天元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张天元的母亲李兰香打来了,说是老太太实在是劝不住,非要柳梦寻过去给讲故事。张天元虽然是极不情愿,可是总不能跟自己的奶奶争风吃醋吧,无奈只能屈服,送柳梦寻过去之后,就回来洗了个澡,刷了个牙,安然入睡了。

  第二天清晨,神清气爽,张天元有一件大事要办,那就是去机场接自己未来的丈母娘和丈人爹。这可是关系到他一辈子幸福得大事,马虎不得,所以便早早起来把自己精心收拾了一下,虽然不用像女人化妆那样,可是好歹把头发梳理一下,把衣服穿戴精神一点,澳门赌博网站:不能在两位长辈面前失了礼数是把。

  据说翁红回香港之后,没多长时间,丈夫柳生平就从和疆那边回来了,那是对张天元的办事能力赞不绝口啊,夸得张天元这个未来女婿仿佛就是天上地下无出其右似的。主要还是柳生平在和疆那边听很多人谈起了张天元,都说这小伙子好啊,这小伙子能干,再加上他也见了张天元在和疆的生意,那可绝地不小啊,连和疆玉皇库尔班都对这个未来的女婿是连连夸奖。

  正因为这事儿翁红就急急忙忙收拾着要到帝都见女婿,见亲家,本来柳老爷子也是要一起来的,只可惜天实在太冷了,再加上柳老爷子受邀去参加宝岛的竞选,虽然他不愿意这么老了还去搞政治,不过却很想支持一个他看得起并且培养起来的无党派人士,就回宝岛去了,与他一起回去的,当然还有胡六一、胡七一兄弟,以及吴起灵老先生,他们四个是共同支持了一个参选人竞争宝岛北方市市长。

  到机场的来接机的不仅是张天元和柳梦寻,还有张天元的母亲李兰香,毕竟未来的亲家从香港大老远地过来。如果李兰香不出面的话,实在说不过去。

  “伯母!伯母!你们来了啊。还挺早的,这是我母亲!我爸因为村里有点事情。所以回老家去了,以后再安排你们见见。”

  也就是中午十一点多的时候,看到翁红和柳生平从机场出口出来,张天元急忙就迎了上去,拿过对方手中的行李,并且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母亲,说了自己父亲的近况。

  “哎呀,张妈妈,你这儿子不错哦。人长得帅气,还有本事,真得是了不起哦。”翁红上前一把抓住了李兰香的手,显得是非常亲热,搞得李兰香倒有点不太适应了。

  李兰香毕竟是农民,虽然做过民办教师,可是跟翁红这样的阔太太真得是没法子比啊,说白了,就是有那么一点点自卑。不过还好。自己的儿子出息,跟着自己脸上也有面子,想到这些,她就挺起了腰杆。觉得不能给自己的儿子丢脸。

  做母亲的,永远考虑的都是自己的孩子,很少为自己想的。张天元的母亲自然也是一样。

  “梦梦她妈,你看你穿得有点薄了哦。帝都这天气可跟香港不一样,你这段时间在香港还感觉很暖和吧。帝都都已经非常冷了,赶紧穿点厚一些的衣服,别着凉了。”

  听李兰香这么一说,翁红和柳生平还真得是感觉有点冷,幸好他们随身行李之中就带了厚衣服,为的就是防止这点,穿上之后,到底是暖和了不少的。

  “对了梦梦她妈,你们要不要去玉泉山见见聂老爷子,他是天元的干爷爷,现在天元父亲不在这边,这见见聂老爷子也是应该的。”李兰香问翁红道,因为她觉得这很正常,不过她却忽视了一个问题,玉泉山那是什么地方?别人能随便去吗?翁红和柳生平可是宝岛人啊,宝岛跟内地的关系那是很微妙的,一般情况下,都不太可能让翁红和柳生平去的。

  “我们去合适吗?”柳生平却深谙其中之道,明白这里头的意味。

  “你们先去车上,我给干爷爷打个电话,只要他说同意,那就没任何问题。”张天元当然不会责备自己的母亲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要想办法解决问题,实在不行的话,让聂老爷子出来到四合院逛一趟也行。

  张天元打电话之后,聂老爷子是非常重视啊,因为不管张天元怎么想,在他心里,都把这个干孙子当亲孙子一样看待的,既然是孙子的未来丈母娘和丈人爹来了,哪有躲着不见的道理啊,就算是国家领导人,那也不能总躲在碉堡里边吧。

  再说了,柳氏珠宝那是国际知名的珠宝公司,尤其在两岸三地名气最大,现在当代的柳氏珠宝掌舵人来帝都了,见一见面,似乎也不为过啊,对聂老爷子来说,那也是个很好的借口。

  “伯父、伯母,待会儿去玉泉山可能会接受检查,如果你们不高兴的话,咱就不去了,先去我的四合院,等我干爷爷过来,那样反而更方便一点。”张天元回到了车里之后,对翁红和柳生平说道,他现在进去已经不用接受检查了,可是翁红和柳生平不行啊,他就是怕这两位自尊心太强,到时候闹出不快来,那还不如不去呢。

  “那怕啥,国家领导人住的地方检查严格一点很正常。我们以前去国外的时候,也接受过类似的检查,没事儿。正好你柳爷爷让我托了点东西送给聂老爷子,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而是一张旧照片。不过这照片对我们来说不算什么,可是对聂老爷子来说,或许是一段很值得记住的回忆啊。”柳生平倒是很看得开,翁红也表示同意。

  既然同意了,张天元也就没什么好犹豫的,离开机场之后,汽车就直奔玉泉山而去,果然是在那里接受了一番比较严格的检查,还好提前说了,柳生平和翁红都没什么不满的,虽然检查严格,但是都属于正常检查,并没有过分的地方,并没有把翁红和柳生平当成间谍那么看待,就是纯粹的例行检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