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二五章 滚刀肉
  “没让你做什么,睁只眼闭只眼就行。”张天元看了铁中棠一眼,然后指了指那个派出所的公子说道:“你不是要道歉吗?过来过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真正道歉的意思。”

  那派出所的公子一听张天元这话,就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觉得自己总算有机会道歉了,既然能道歉,那就说明对方有饶恕自己的可能,这么好的机会可得抓住啊。

  跑过来之后,这货为了显示自己的诚意,当时就跪在了地上,一脸的苦瓜样,刚要开口,却被张天元给拦住了。

  “你不用说什么,也不用跑到小丫头跟前去道歉,我还怕你这张脸把小丫头吓到了呢。”

  “那,那我要做什么啊?”派出所公子愣住了,一脸困惑地看着张天元问道。

  “简单,过去抽那厮一嘴把子,要么踹一脚也行!”张天元指了指鸡冠头冷冷说道,鸡冠头是关氏珠宝的人,既然已经得罪透了,那也没必要留什么情面了,只要打不死人,那怎么都行。

  “张兄弟,这样不好吧,你这不是打兄弟的脸吗?”铁中棠苦笑着说道。

  “兄弟?我可不敢认你这个兄弟啊。刚刚我被明晃晃的片刀砍的时候,你却躲在一旁看热闹。丢脸?丢点脸就受不了了?”张天眼有时候很好说话,那是因为那些事情对他无关紧要,可是这一次的事儿,他实在是火了,自己帮了铁中棠好几次了。这狗东西看着这帮玩意儿提着砍刀过来,居然还准备看热闹。让他怎么能忍受,他没有针对这厮。就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那派出所的公子却比铁中棠干脆多了,听了张天元的话之后,根本就没怎么想,直接走到了鸡冠头的面前说了一句:“关哥,对不住了,那姓张的小弟惹不起,委屈你了!”说完话,不等鸡冠头说话,就一巴掌抽了上去。这一巴掌抽得那叫一个响啊,如果不响的话,他也知道是过不了关的。

  鸡冠头的脸已经被打肿了,此时更是疼上加疼,骂了一句:“狗东西,你敢打我,你敢打我关家的人!你小子死定了!”

  那派出所的公子好像豁出去了,居然有踢了鸡冠头一脚骂道:“妈的,你还有脸说。不告诉我们对付谁,搞得我现在这么难堪,抽你一巴掌怎么了,有张公子在。我不怕。”

  这人其实倒有些聪明劲了,他知道张天元肯定跟关氏珠宝有仇,这会儿算是选择站队了。这一脚下去,他就等于是张天元这边的人了。跟关家绝对是势不两立了。

  复杂的事儿他不懂,不过他却能看清楚情况。他知道关氏珠宝背后有人罩着,但一直不知道是谁,所以也没有那种直观的恐惧感,但是张天元这边就不一样了,他知道张天元的身后是聂家,甚至还有聂家,这是绝对惹不起的,一想到他都惊恐不已,他不认为在帝都,甚至这个国家还有谁能够跟聂家以及叶家对抗。

  “打得好,骂得更好,你可以走了,今天的事情我不予追究。”张天元摆了摆手道。

  “张大爷,谢谢您张大爷。”

  这位公子哥看了一眼铁中棠,见铁中棠冲他摆了摆手,就急忙屁颠屁颠地跑了,他现在一点都不敢想着去报复张天元了,回去跟家里人说一下之后,就先去外地躲躲,这当然是怕关家报复,毕竟关氏珠宝背后也是有人的,他不能不小心一些,所以出去躲些日子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关氏珠宝的势力范围也就在帝都而已。

  鸡冠头被派出所的那位扇了一巴掌,可是心里头却突然间亮堂起来了,他此时心中充满了恐惧,如果想得不错的话,接下来张天元只怕是要让那些混小子没人过来打自己一巴掌的,那帮孙子为了避免和张天元起冲突,一定会那么做的,到时候自己就死定了,这可不行,真得不行。

  他眼中闪过了一抹狠色,突然捡起了身旁的一把片刀。

  “干什么!放下,再乱来我们可就开枪了。”警察们见鸡冠头捡起了片刀,都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之前不知道张天元的身份也就罢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哪个还敢让张天元出事儿啊,估计张天元要是少一根手指头,他们的饭碗就没了,聂老爷子是什么人,他们最清楚的。

  “你疯了,赶紧把刀放下!”铁中棠也急了,冲着鸡冠头喊道,如果这小子真不识趣的话,他倒是不在乎给这小子一枪,先撂倒再说,那样的话,也算是给张天元一个交待了。

  “铁警官,你别管,让他过来,我倒要看看他想干什么。”张天元冷冷地看着那鸡冠头说了一句话。

  听张天元这么说,那些警察也不好再拦着,不过每个人都用枪对准了鸡冠头,只要鸡冠头稍微有一点不对劲,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开枪的。

  鸡冠头走到了张天元身前,惨然一笑,突然就用片刀朝自己的手上砍了下去,铁中棠想要拦都拦不住。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了起来,鸡冠头左手五根手指有四根都直接被砍断了,那一瞬间,柳梦寻倒是反应很快,急忙捂住了赵丹枫的眼睛,这种画面还是不要让小孩子看的好。

  要知道十指连心啊,就算被砸一下,那都能疼死人,这小子真是个滚刀肉啊,居然把自己四根手指就给剁了,也是真够狠的。

  “姓张的,今天这事情是我不对,是我手贱,我现在把自己四根手指剁了,总该行了吧,如果你觉得还不够的话,我把这条胳膊都卸了!”鸡冠头恶狠狠地看着张天元,完全就是豁出去了。

  “好!够胆色!”

  张天元其实也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来这么一出,不管如何。自己现在如果继续较真的话,那就落了下乘了。传出去的话,名声也不好。反正自己真正的对手是关家,这样的小菜,吃不吃都不会妨碍什么,既然对方已经付出了代价,那么正好做个顺水人情也就是了。

  “我不行,张老大你一个人对付十几个人仍旧面不改色,才是真正的够胆色。您看这样够不够?要是不够,您再说砍哪儿!”

  鸡冠头的手上流着血,额头上豆粒大的汗珠子滴滴滚落。握着片刀的手也是颤颤巍巍的,不过竟然没有扔掉,不得不说,这小子还真是够硬气的。但是再硬气,疼痛却还是让他有一种想要去死的感觉。过去电影里的黑.社会之中就有这样的情结,双方比狠,看谁最后能承受得住那就算是赢了。

  “嘿嘿,难怪你们关家能够在帝都立足,果然是有些狠人的。佩服!”张天元嘿嘿一阵冷笑,今天这事儿只能就这么了了,毕竟那么多人看着呢,又有警察在一旁。自己要是再逼迫那些年轻人揍这厮,估计明天新闻上可不好看。

  而且看热闹的那些人都已经议论开了。

  “这年轻人我认得啊,前两天还看直播来着。在赌船上跟外国人对赌,澳门赌博网站:赢了好多钱。我就说嘛。这家伙绝对是黑.社会老大,你们还不信!”

  “狠人啊。这才二十多岁吧,又是赌侠,优势黑.社会老大,这真得太厉害了。”

  “不要命了啊,小心他找来小弟做了你。”

  “不是,咱们帝都也有黑.社会吗?”

  “有,怎么没有,不过我以前见过的都是小混混,这一次算是见识到大的了。可这小伙子面相很和善啊,完全不像是那样的人啊。”

  “你真以为是电影啊,就算是电影,你看现在那些黑.社会老大,哪个不是文质彬彬,西装革履的,看起来一个比一个帅气啊,这小伙子隐藏得真深啊。”

  “现在这社会啊,唉,你还是赶紧把微博删了吧,不然今天晚上小心被摸到家里头割了脑袋,我给你说,我认识一个人……”

  人群里面有几个准备发微博的,听到这些议论之后,都急忙把微博给删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还是性命要紧啊。

  这些看热闹的都是私底下胡乱猜测,毕竟很多人看到自断手臂或者自断手指的事儿,那都是在电影里看到的,所以自然也联想到了张天元的身份可能是某某黑.社会老大,今天被对方给围了,但是因为实在太厉害,对方不敢轻易得罪,就只能自残了,就是这个事情,甚至连警察都不敢管。

  “铁警官,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你来处理了,我就不干涉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咱们国家可是法治社会,我是个守法的好公民,一切走程序。”张天元也听到了那些路人的议论,所以急忙大声说了起来,算是解释一下误会,这些人啊,真得是被电影误导太严重了,黑.社会?开什么玩笑啊,偏远的地方也许还真有,可是这是帝都啊,天子脚下,谁敢这么弄,那不是作死嘛。

  可他没想到的是,他的这番话,却让那些人更加确信了他黑.社会老大的身份了,因为电影里那些老大也都一直表示自己是守法的好公民,在没被查出来之前,那一个个都是做正当生意的人啊,哪个人也没在脑门子上写着“我是坏蛋!”的字样。

  其实如果今天警察来迟一点的话,张天元会让那姓关的更惨,现在警察在这里,很多事情都不能去做,一方面他不能把事情闹得太大了,免得给聂家带去麻烦,他虽然不是聂家人,但很多人都知道他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另外一方面,他还真得给欧阳雷霆一点面子,毕竟欧阳雷霆是欧阳晓丹的父亲,而欧阳晓丹帮过他不少忙的。

  “行,没问题,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们就好了。”铁中棠松了口气,事情的发展还不算太糟糕,如果今天张天元真得让那帮小子一人抽那个鸡冠头一巴掌的话,他也没办法拦着,如果拦着,那真得就跟张天元彻底决裂了,现在还有和好的机会,在他想来,这其实是张天元给他面子,但实际上张天元根本就没把他当回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