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二三章 天子脚下没小事
  铁中棠现在头疼得很,虽然自己与张天元交情也不算浅了,可那都是自己欠张天元的,而张天元欠自己的却没有,现在让张天元不把今天的事情当回事,那本身就不现实。可恨他偏偏今天被派过来出来这破事儿了,上头说是参与的人里面有不少官员子弟和富商子弟,一般的派出所解决不了问题,他真是头疼啊。来的时候欧阳雷霆也说了,要让那些小子别闹腾了,让他们满意,也不能让对方太委屈了,不然这事情闹起来对谁都没好事。

  可欧阳雷霆他不知道今天另一方是张天元啊,头疼,真得是头疼,自己来帝都是为了办大案要案的,怎么就整天干上这种事儿了,这不等于给那些小流.氓做保姆吗?处理轻了,群众不满意,处理重了吧,对方家长肯定不满意,这事情真没办法搞了,除非张天元不追究了,不然他一个小小的刑侦大队长,还真劝不住。

  因为心里头想这些破事儿,所以有人询问他张天元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压根就没有搭理,他现在就一个心思,希望这个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然今天他就惨了,不得罪那边,就得得罪这边,不得罪这边,就得得罪那边。

  他对那帮孙子还有办法,可是对张天元,那是真得一点办法都没有。他都搞不懂了,一个农民的孩子,怎么就能够跟聂家,跟欧阳雷霆这样的人搭上关系,而且这关系好像还不浅呢,自己虽然是刑侦队长。可是在人家张天元眼里,什么都不算。人家放个屁,就能把自己轰死了。

  以前在西凤的时候。铁中棠还觉得自己挺厉害的,面子也挺大的,可是到了帝都,真得觉得自己就是个屁,到很多人跟前,那都只能装孙子。这也是他性格变化这么大的缘由,在这里你不装孙子,你就混不下去啊。

  “大哥,这位大哥。不关我的事情啊,我跟您无怨无仇的,都是别人拉我来帮忙的。我对不住您,给您跪下来,求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

  派出所那位公子见到情况不对劲,澳门赌博网站:连堂堂刑侦大队长都要给眼前这位面子,自己的父亲还去给这位刑侦队长送过礼呢,可惜人家根本没收。一个刑侦队长都这么牛气了。这个人比刑侦队长还牛,自己要是再继续这么闹下去,最后搞不好连自己的父亲都给坑了,他是糊涂。但脑子并不蠢啊,电视上那些坑爹货他很多都认识,一想到就害怕。

  这会儿他是什么面子也不要了。就算是跪下道歉,也无所谓了。面子重要?重要个屁。对他来说小命才是最重要的,接下来就是自己的家庭不能毁了啊。如果他老爹被查了,那他就别想过好日子了,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真不知道一旦自己的家就这么毁了,以后的日子还怎么过,难道跟那些打工的一样冒着严寒去外面发传单?或者去工地上干活?

  做不到,他真的做不到,如果到了那个地步,他宁愿一头撞死算了。

  旁边那些看热闹的人看到这情况,都忍不住议论了起来,刚刚还以为张天元会被揍得很惨呢,这会儿都一个个有点糊涂了。

  “呵呵,看起来这小伙子身份不一般啊,连警察都对他那么客气,今天这热闹有意思了,幸亏我刚刚没走啊。”这位真得是不嫌事多。

  “哈哈哈,有意思啊,你看刚刚那个派出所的儿子,多嚣张啊,这会儿居然跪着道歉了。这位肯定身份更牛啊,在帝都这种热闹最多啊。”

  “靠,还打不打啊,老子在这儿站了半天,饭都没吃呢,还这么冷,简直浪费时间!”一个正在那里跺着脚的人很是不爽的骂了一句,好像是张天元和这些人不让他去吃饭似的。

  “废物,真他妈废物,十几个人打那么多人,居然被吓成这德行了,老子当年,哼哼!”一个头发已经秃顶的男人,搂着一个身穿羊毛大衣的女人,很是牛气地吹着牛逼,好像自己当年真得有多厉害似的。旁边的女人眼睛里冒着星星,居然也非常感兴趣。

  “天元,天元,没事儿了吧?”

  柳梦寻看到警察来了之后,就冲了下来,刚刚把张天元一个人扔在这儿,她就已经够心疼了,这会儿要不是怕给张天元添麻烦,变成张天元的累赘,她是绝对不会离开张天元半步的。这会儿一看到没事了,她就冲了下来,上下查看着张天元,看看张天元到底有没有受伤。

  此时的柳梦寻,眼睛里面已经噙满了泪水,尽管并没有看到张天元被打,可是她还是生气又伤心,冲着铁中棠就吼了起来:“你们警察怎么来这么慢,那些人都拿着明晃晃的刀子呢,要是天元有个三长两短,我让你们都混不下去。”

  柳梦寻也是急了,平日里一个很温柔地女孩子,这会儿也开始撒泼了,不管别人觉得柳梦寻现在的样子怎么样。张天元都感觉到这个时候的柳梦寻很美,是最美的,能够为了自己不顾形象,这难道还不够体现她的爱吗?

  铁中棠只能苦笑,他是心里头有愧的,刚刚其实早就到了,就在一旁待着看情况呢,所以柳梦寻这么吼,他也没一点委屈,只能陪着苦笑。

  “没事了,梦梦,我没事。”张天元将柳梦寻搂在了怀里,轻声安慰着,此时的他,气已经消了大半了,心中更多的反而是温柔和感动,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不过柳梦寻的话倒是提醒了他,他有些冷漠地看了铁中棠一眼道:“恭喜铁警官高升啊,你来的倒是时候。”

  被张天元这么一说,铁中棠就更不是个滋味了,叹了口气道:“张兄弟。咱们是自己人,我也不怕告诉你实话。那些孙子干这种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是我来收拾烂摊子。头疼得厉害。之前也不知道是张兄弟你,看到了之后就赶紧出来了,唉,你说这个事情,你放心,今天这事情我已经会处理好的,一定让张兄弟你满意。”

  虽然那群人里面有几个人的身份还是让铁中棠有些忌惮的,可是毕竟只是忌惮,对于张天元。他却是有些惧怕,是绝对不愿意得罪的,所以赶紧就赔话。

  “别,谁跟您是自家人啊,您可是高高在上的警官,别让别人误会。你怎么处理,那得秉公执法啊,不是我张天元说了算的。”张天元冷笑着说道。

  铁中棠知道,自己这一次是真把张天元给得罪了。如果不做点事情出来,那真得是不好办的。张天元这样子,就是在逼迫他呢,让他站队呢。他想继续保持中立,那是没门的,如果他选择帮张天元。那就得得罪关氏珠宝,如果他选择不帮张天元。关氏珠宝未必会接受他的好,反而会得罪张天元。

  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对于铁中棠来说,就是个简单的选择而已。

  张天元没有再理会铁中棠,而是看向了柳梦寻,不住地安抚着,柳梦寻此时哭得太伤心了,这让他有些愧疚,又有些生气,这帮孙子,居然敢惹哭自己的女朋友,如果自己不做点什么,真得是说不过去了。

  “梦梦,真得别担心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没事的,这帮孙子就是瞎了狗眼了,敢得罪咱,如果你不开心的话,就上去抽他们两嘴巴子,解解气。”张天元指了指那被打成猪头的鸡冠头,还有那派出所的公子说道。

  那派出所的公子已经被铁中棠揪了过去,正在跟那些人一起训话呢。

  “铁警官,铁大哥,铁爷爷,那,那人到底是谁啊,什么来头啊,那么对你说话,你都一点不生气?”派出所的公子虽然已经给张天元下过跪了,可还是很想知道张天元到底是干什么的,不然的话他始终都不安心啊。

  周围那些年轻人也都纷纷竖起了耳朵,就连看热闹的那些路人,也有人凑过来偷听,结果被警察给拦住了。不过这些铁中棠手下的警察也对张天元的身份非常感兴趣,很想知道张天元到底是什么人物,自己的刑侦队长一向都很牛气的,为啥被人骂了,都不敢还口,只会傻笑?

  其实在帝都打人斗殴,那真得是要小心的,这什么地方?这可是天子脚下,国都之地啊。这里街道上随便遇到个人都可能身份不简单,得罪了一般人还好,要是真得惹到了那不能惹的人,那你就等着哭吧。其实这种事情不是没有过的,就比如说这个派出所家的公子吧,他就见到过,自己父亲的几个同事就因为自己坑爹的儿子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结果把个家都给搞垮了,最后父亲进了监狱,儿子也进了监狱,出来之后都不知道要干什么,那才叫真正的凄惨啊。

  也正因为如此,这位公子哥已经不是道说什么话了,连“铁爷爷”这种称呼都叫出来了,就是想搞清楚张天元到底是干什么的,以后就算是赔罪,也能找对了门路啊。

  铁中棠见这帮孙子被吓到了,嘿嘿冷笑了一声,其实今天这事情,张天元那边并没有人受伤,就是赵丹枫被打了一巴掌。张天元要的无非就是一个道歉,一个面子。只要他能让这帮孙子以及其家人都去给张天元道歉,那么这事儿就算解决完满了,其实这个事情还算简单,只要他说出了张天元的身份,估计这里头没有一个人敢不去赔罪的。

  “你们成天喊着要去维多利亚的梦幻之都玩,可你们知道,那地方是谁的吗?”

  “聂公子的啊。”

  “我就告诉你们把,聂公子就是这位的哥哥,聂老爷子是这位的爷爷,不仅如此,这位还跟叶家、欧阳家都关系匪浅,甚至还见过第一首长,你们惹到他,真得是在太岁头上冻土了,不知道死活啊。就你们这里面家境最好的,了不得是个区长,千万富翁?在这位面前,那算个屁啊,居然就这么得瑟,死字知道怎么写的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