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二一章 捅了马蜂窝了
  “天元,算了吧,看外面!”柳梦寻指了指门外,此时或许是因为这边的惨叫声吸引了周围逛街的人,毕竟这里可是非常繁华的街道,来来往往的人非常多的。

  天瑞祥以后还是要继续干的,万一张天元真在这里打死了人,无论如何都不好,尤其是一旦传出去,天瑞祥只怕就该改成天凶霉了,这也是柳梦寻劝阻鸡冠头的缘故。

  “反正你让他们道歉,他们也不会真心道歉,今天就这样吧。”柳梦寻当然也看出来了,这两个小子心里头是绝对不甘心的,不服气的,就算现在道歉又如何,回过头来就会再咬你一口,没用。

  南宫秀南亲自到外面给路过看热闹的人解释,既然已经有人看到了,那就得把这个事情说清楚了,不能不明不白的蒙冤。而且这里面也有过去天瑞祥的老顾客,早就看到那几辆车这几天堵路了,所以一个个都仗义执言,只是都躲在人群里,害怕被那两个小子看到了。

  张天元觉得柳梦寻的话很有道理,道歉要是有用的话,也不需要警察了。反正他是想好了,如果这两孙子要是还不收敛的话,他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不过要做那种事情,就得偷偷的来,不要给对方留下任何找茬的线索,也不要让聂家为难。

  “滚!以后再敢来天瑞祥捣乱,我就不是揍人这么简单了。赶紧滚!”张天元想通了之后,也就表现了一下自己的大度,让那些看热闹的人也都明白,不是他张天元要故意找茬呢。

  “大哥,谢谢大哥,您真是个好人。鸡冠哥。赶紧走吧,等着干什么?真想死啊?”

  那个京郊派出所所长的儿子倒是个机灵的人,听张天元让他们滚。赶紧就拽了鸡冠头一把,一边朝外面走去。一边给张天元赔话,这小子倒是聪明,不像那个鸡冠头,也不知道硬气个啥,你要是当初抗战的时候在日本人面前硬气,那叫英雄,你现在硬气,那就是傻逼。

  鸡冠头有心想要说几句狠话。但是嘴巴都肿了起来,一张嘴就感觉到疼痛无比,根本就喊不出声来。而且他也算是看出来了,张天元是真敢杀人的,他刚刚硬气,不过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现在不用跪着道歉了,他还不赶紧逃跑啊?

  “妈拉个巴子,真他妈晦气!怎么遇到个这狠角色。鸡冠哥,你那些朋友都是吃屎的吗?老子平日里请他们吃饭玩女人。他们倒是积极,这关键时候,怎么一个都不见了。你不是说打电话了吗?靠,什么玩意儿啊!”

  到外面之后,派出所的公子见张天元并没有跟出来,一下子就来劲了,对着鸡冠头一阵埋怨。他老爹虽然不算什么大官,可是毕竟掌握着一片天地呢,他在京郊生活过日子,还真没受过什么委屈,他家里人也把他当成宝贝疙瘩呢。这一次倒好,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货揍了一顿不说。还被那么多的人看在眼里,这要传出去。真得脸都没了。

  靠,回去一定告诉老爹,查查这王八蛋是干什么的,然后教训一顿!

  他之所以能够跟京城的高官富商子弟搭上关系,澳门赌博网站:纯粹就是因为他够大方,而且也能办事,这种小事儿,向来都是他来办的,擦屁股的事情那些高官的子弟是绝对不会亲自动手的,他就是靠着这个才又了一席之地,可是现在却郁闷了,这窝囊事要是传出去了,估计自己会被笑死的,连一席之地可能都没有了,晦气,他妈的真是晦气啊。

  就在派出所公子喋喋不休,搞得鸡冠头烦躁不已的时候,几辆高档跑车却突然停在了路边,然后从车上下来了十多个小青年,有的留着非主流的头发,有的则是西装笔挺,里面居然还有穿着皮裤皮衣,嘴里嚼着口香糖,头发梳得流里流气的女人,有几个女的年纪不大,看起来明明还挺漂亮的,却是不学好啊,手里头竟然还提着明晃晃的片刀。

  “鸡冠哥,你怎么被人打成猪头了啊,以后干脆改叫猪头哥吧,嘿嘿?”

  “我说派出所的,你有病啊,老子正在嘿咻呢,你一个电话打过来,老子差点阳.痿了。这事儿结束了之后,最少五万,少了不行。”

  “鸡冠头,你傻逼啊,被人打成这样了还说没事儿,早知道对方敢这样,老子再多叫点人,把这劳什子的天瑞祥给砸了,王八蛋!”

  派出所公子一见救兵来了,也顾不上对方狮子大开口,大叫了一声道:“哥几个来得正好,五万就五万,先替弟弟报仇啊。”

  鸡冠头的口齿已经不清晰了,咬了咬牙道:“兄弟们,这家天瑞祥的老板居然请了保镖,还有几天,咱们的时间就快到了,完不成任务,钱是拿不到的,老板也不会饶了咱们。哥哥我被打不算什么,可是你们要去喝酒玩女人,少不了钱吧,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尽管口齿不清晰,可是大概是相处久了,所以那些个狐朋狗友们倒是听得懂鸡冠头的话。要命行,可是要咱花不了钱,那就不行。

  现在的年轻人,在网吧能为了一句话而捅死人,今天这种事情之下打死人那太正常了,他们根本就不怕,疯起来谁也别想拦得住。

  这些人里面,最小的看起来也就十四五岁,还没成年呢,还受到未成年人保护法保护呢,真要杀了人,法律不保护你,反而还保护他,你找谁说理去?

  张天元看到这情况,知道今天这事情是不能善了了,于是让牟莹赶紧打电话报警,然后吩咐所有的店员和柳梦寻她们都退到里面去,东西被砸了不怕,要是人出了事情,那就麻烦了。毕竟东西坏了,也就损失些钱而已,可是一旦人出事儿了。那就不能复生了。

  如果是成年人,下手或许还有那么一点轻重,可就是这帮十四五岁的小青年。反正杀了人也不会被判死刑,他们怕个鸟。张天元真怕这些人打不过他去对付其余人,所以就急忙让别的人躲到了二楼去,就那么一个楼梯,他只要站在楼梯上,当真可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了。

  “天元,你别逞强了,他们人太多了,一起躲躲吧。刚刚莹子就报了警了,警察很快就到了。”柳梦寻替张天元担心,毕竟张天元在她眼睛里就是个稍微能打点的普通人而已,又不是天神下凡,怎么可能一个人打那么多人啊。

  “对啊小张老板,珠宝损失不怕,您可不能有事啊,你要是有事了,我可是会一辈子不安的。”南宫秀南也急了。

  他万万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本以为几个臭小子教训了之后。也就老实了。就算真得有竞争对手要找自己的麻烦,也不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干吧,毕竟谁都是不想把名声搞臭了。关氏珠宝也一样。以前的事儿那都是背地里干的,哪里有这么大白天做的,他来到帝都也五年了,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事情,不由有些着急。

  “大哥哥,赶紧上来吧,我们把门一关,他们进不来的。”赵丹枫也冲着张天元喊了起来,她虽然是个小孩子。可是情况还是分得清的。

  “老同学,别做意气之争。古代的皇子都有被小流.氓打死的,就算事后杀了那小流.氓也没意义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等过后了在报仇也不迟。”牟莹知道张天元现在路子宽得很。绝对能找到帮忙的人,就是千万别在这里吃亏了,否则就算是想要找人报复,那都没机会了。

  “没事儿。”张天元倒是不怕这些人,他担心的是自己一旦也退到了二楼,就算躲进办公室里又如何,这里面可是玻璃门啊,被砸开的可能性是很高的,到时候不仅自己不会安全,反而还会害了柳梦寻他们,根本就不合适,所以就算是硬着头皮,他也不能退。

  大不了玩一场现实版的“兽人必须死”吧。

  “不过这势头不对啊,今天要是不挂点彩,只怕会惹人怀疑的,要不然给欧阳晓丹打个电话?要么干脆联系一下聂震那小子?不行不行,还是算了吧,已经报警了,在光天化日之下,只要自己稍微坚持一下,警察很快就到了!”

  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打搅欧阳晓丹或者聂震,那实在不合适,再说了,现在还真没到那个时候呢,南宫秀南从自己的办公室里取了一个金属的棒球棒,给了张天元道:“用着防身吧,这是我在宝岛的时候得到的纪念品,一定可以带给你幸运的。”

  张天元看到那棒球棒上刻着名字,但是他不认识,那应该是个棒球球员,只可惜张天元对棒球是知道不多的,他也就是在大学的时候看过几部棒球动画而已。

  围在外面的那些看热闹的都不想被这场打斗给波及到了,看到一帮子年轻人提着片刀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他们自然是要赶紧溜走的,都躲得很远,生怕被误会跟这家店有关系。当然也有人偷偷打电话报了警。

  “谁去帮帮忙啊,这小伙子一个人会被砍死的。”

  “你怎么不去帮忙?”

  “都别去,那帮人惹不起的,这小伙子也是倒霉。不会做人啊,我听说那里面好像有个年轻人就是京郊派出所所长的儿子啊,当官的儿子,惹不起啊。”

  “是啊是啊,不管官大官小,那都是官啊。”

  “赶紧躲远点吧,别把咱们也给牵扯进去了,这事情咱们管不了的。”

  “大婶,发生什么事儿了?这家店打折吗?还是遭小偷了?”

  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是真正热心的群众怕也不敢随便过来帮忙的,可能连句公道话都是不敢说的,毕竟对方手里头可都是有明晃晃的家伙的,稍不留心,可能就是一场必死之局啊。

  看到这些小伙子冲向了张天元,他们也只能在一旁议论,看热闹这是人类的共性,不管哪个国家都差不多。这里面有些人根本就是刚到的,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就往里面挤着,还以为是珠宝店打折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