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二零章 好大的官!
  赵丹枫被一个女店员带到了二楼去了,柳梦寻不放心,怕张天元下手太重打死了人,那就不好办了。她当然关心的是张天元,而不是那些被打的人,毕竟虽然张天元跟聂家有关系,打死了人说不定能找人摆平,可是内地形势现在可是非常微妙啊,搞不好就因为这个引子,导致聂家垮台了,这都是有可能的。

  这些位高权重的人,一夜之间被解决的,那也是非常多的。

  张天元此时的心情好像也挺暴躁的,走过去之后,抓住那个鸡冠头还有另外一个细皮嫩肉的臭小子,提着衣领子就揪了起来,他一手一个,竟然完全没有压力。

  “嚯,几年没见,老同学你这力气见长啊。”牟莹见张天元为自己出了气,心里头也好受了很多,刚刚她都有一股冲动,想要给徐刚打电话了,要是徐刚来了,估计这烂摊子更没法收拾了。张天元有时候还会忍,可徐刚不会。

  “哥!大哥!别,别啊,快死了,没呼吸了。好难受啊,哥,您松松手,咱们有话好好说,好好说嘛,别这样,我们道歉,我们给您跪下道歉。”

  因为张天元的个子比较高,而那两个人个子相对较矮,再加上张天元是举着胳膊的,所以这衣领子勒住了那两个家伙的脖子,明显难受得厉害。那两个人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喊着,眼睛里透着惊恐和哀求。

  他们刚刚已经见识了张天元的可怕了,这会儿是真心觉得张天元敢弄死他们的,所以这会儿不求饶。那待会儿等没气儿了再求饶可就来不及了。他们这也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不能钱还没拿到。却把小命丢了吧,那就是纯属傻逼了。

  这两个小子也是很懂得看眼色的人。他们看到张天元听到他们说叫了人之后居然还一点都不害怕,就知道事情可能不太妙了,而且张天元这个名字怎么越听越熟啊,但是一时半会儿却想不到是在哪儿听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张天元估计不是一般人。

  “天元,没必要为了两条狗弄脏了自己的手,咱们要关心的,还是他们背后的人。你就算把这两条狗杀了。也没意义。”

  柳梦寻绝不会做烂好人,刚刚发生的事情她是从头到尾看着的,对方已经动刀子了,要不是自己的男朋友能打,这会儿估计就是一具死尸了。她自然不会同情对方,可她不想自己的男朋友因为这件事情落人口实,毕竟之前那是正当防卫,可现在这就不是了。看到对方脸色已经变青了,嘴里头甚至开始有了白沫。柳梦寻就走过来劝道。

  佛也有怒呢,而且佛一旦动怒,那将一发不可收拾。

  无论是谁,身体里总有黑暗的一面。有些人轻易不会暴露出来,而是将其埋藏在心底,或许一辈子都不会拿出来示人。可是如果遇到一些事情。这样的负面情绪,却可以让这个人化身恶魔。张天元是一个善于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尤其是在得到了地气和六字真诀之后,他更是很注意不让自己发怒。因为他一旦发怒,造成的的破坏可能是惊人的。

  但是如果有人敢伤害他的亲人,他在乎的人,那对不起,就算是与整个世界为敌,就算是被当成恶魔,他也不会在乎的,他绝对不会放过那个人的。

  无论是谁!

  柳梦寻的话,仿佛清泉一般洗涤了张天元的内心,让他从暴怒之中清醒了过来,冷冷将两个人扔在了地上。

  张天元的手松开之后,那两个年轻人就开始拼命地咳嗽,然后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眼睛里和脸上的恐怖久久都无法退去。他们眼睛里的颜色都有点变了,如果张天元再多勒这两个家伙一会儿,估计真得是能够将对方给勒死的。

  这不是开玩笑的,这两个人都能感觉到,刚刚那个状态下的张天元,已经被恶魔附体了,如果不是柳梦寻说话,他们真得是会被勒死的,一想到这点,他们都完全嚣张不起来了,眼睛里只剩下痛苦和恐惧。

  “狗东西,要不是我女朋友说话,我弄死你们!现在赶紧道歉,跪下给莹子,还有丹枫道歉。”

  张天元蹲在地上给这两个人一人送了一巴掌,打得两个人呢嘴里和脸上都是血,脸都肿了起来了。

  冷静下来的张天元,自然下手不是特别重,不然的话,就照着肚子上去踢了,不过正如柳梦寻所说的话,为了这两条狗给自己惹麻烦不值得。自己要对付的,是这两条狗背后的人,这个社会毕竟是有法律的,自己可以逾越法律之外,但自己的家人怎么办,张天元不得不考虑这些事情,所以就算要杀人,那也得偷着来,这光天化日肯定不行。

  赵丹枫又被带了下来,看着张天元抽那两个人的巴掌,拍着手喊道:“大哥哥打得好!哼,丹枫到现在脸还疼呢。”

  刚刚那个店员大概是给赵丹枫的脸上涂了些什么药膏,虽然红印子变浅了,可是估计还疼得很呢,小丫头细皮嫩肉的,从小到大估计都没挨过人抽,这可怜的。

  张天元上去轻轻摸了摸赵丹枫的脸,一股地气不经意间输入了进去,让赵丹枫的脸蛋明显就不疼了,脸上的印子也愈发变得轻了。

  “丹枫啊,以后可别学你大哥哥啊,别动不动就打架,知道吗?”牟莹突然笑着对赵丹枫说道。

  “为哈啊?”赵丹枫歪着脑袋问道。

  “你没你大哥哥厉害吧?你要是打了人,反而会给自己惹上麻烦的。你大哥哥比你厉害,所以他不怕啊。遇到了麻烦,就给你大哥哥告状,让他帮你收拾。”牟莹说道。

  张天元听到牟莹这番话。顿时感到一阵头疼,这个莹子啊。自己今天之所以动手,那是一时没忍住。一般的情况下,自己还是轻易不会动手打人的,尤其像今天这样凶狠,就更不可能了。不过仔细想想这样也好,自己说过要保护赵丹枫的,让赵丹枫找自己告状,总比让这小丫头自己去打架好吧,看这小丫头的样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哦。万一打架吃了亏,对女孩子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想到这里,张天元摸了摸赵丹枫的脑袋说道:“听到莹子阿姨的话了吧,以后遇到麻烦了,就给大哥哥打电话,别自己冒险,你可是你爹爹的宝贝疙瘩,万一出点什么事情,你爹爹会受不了的。”

  “喂喂。什么叫莹子阿姨,叫你大哥哥,叫我阿姨,我不是被叫老了吗?”牟莹不乐意了。

  “哈哈。那就叫莹子大姐姐。”赵丹枫笑道,然后又看向了张天元问道:“大哥哥,丹枫是爹爹的宝贝疙瘩。那是大哥哥的什么呢?”

  这话问出来,倒是把张天元给难住了。毕竟赵丹枫年纪也不小了。自己说的一些话可能会造成误会的。

  还是柳梦寻替他解了围,笑了笑道:“你当然也是大哥哥和嫂嫂的宝贝疙瘩了。知道吗?”

  赵丹枫点了点头,不过却不是很高兴,但是张天元并没有说什么,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思想太丰富了,还是少说话为好,他相信赵丹枫能够找到真正喜欢的另一半的,而不是他这样的大哥哥。

  “小张老板,那个细皮嫩肉的年轻人好像是京郊派出所所长的公子,咱们在郊外的那五十亩地,正好在他老爹的管辖区内。”

  南宫秀南看了那两个年轻人半天,终于是分辨出了其中一个的身份,走到张天元身边低声说了起来。南宫秀南的话里意思非常简单,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就算聂家家大业大,但这个派出所的所长却能够管道那五十亩地,如果折腾点事情的话,对神罗珠宝以后怕是不会太好了。他毕竟是普通人,所以对内地这些警察系统、法院系统、行政系统的人都是当作官来看待的,能不招惹的话,实在不愿意招惹。

  毕竟南宫秀南以前就在帝都这块打拼过,阎王好惹,小鬼难缠的事情遇得多了,他倒不是一定要让张天元放弃这次事情的结局,只是给张天元提个醒,让张天元明白刚才打的人到底是干什么的。

  “京郊派出所所长?好大的官啊!”

  张天元看了那小子一眼,不由嘿嘿冷笑了一声,在帝都这块,派出所所长算个屁啊。他真要拿下这货的父亲,那简直易如反掌,澳门赌博网站:甚至都不用惊动聂家,凭他自己别的关系就可以解决问题了。不说别的,就单纯这小子出来跟别人瞎混,还动了刀子这个事儿,他就能找出无数的方法把这一家子都送法办了。

  华夏是个人情社会,这种小官还是很懂人情世故的,只可惜生了个坑爹的儿子,这向谁说理去啊。

  “你爹是派出所所长?”张天元笑眯眯地问道。

  “是,是,是京郊派出所所长,大哥您别打我了,我不会告状的。以后遇到什么事情,您还可以来找我,我保证让我爹给您办。”这小子是被真打怕了,急忙就说起了好话,生怕张天元一个不满意,真把他给弄死了。

  不过嘴上这么说,可这厮心中却歹毒地想着“臭小子你等着瞧,只要我今天回去了,就立即找我爹来收拾你,王八蛋,敢对我下手,等死吧你就!”

  张天元笑眯眯看着这小伙子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头恨我的很,不过可千万别做傻事,不然连你爹都保不住。现在你还能吃香的喝辣的,不过是仗着你爹的关系而已,如果没了你爹,我看你小子什么都不算,赶紧跪下来道个歉,然后麻溜滚蛋。”

  “是,是,我们道歉,我们道歉!鸡冠哥,赶紧道歉啊!”

  “我道你妈的歉,有本事你就杀了老子算了。”那鸡冠头倒是得瑟的很,好像一点都不惧怕张天元似的。

  张天元上去就又是一嘴把子:“小子,你硬气,不过我看你还能硬气多久。”

  说着话,他就又抽了那人一嘴巴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