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一九章 蔫蔫驴踢死人
  那鸡冠头被张天元一巴掌打得晕头转向,连话都说不明白了,张天元这才问柳梦寻道:“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大哥哥,这几个人进来就问是谁挪走了他们的车,嫂嫂说是她挪走的,他们就色迷迷地,哼,我说了他们一句,他们就抽了我耳光。”赵丹枫毕竟已经不小了,再加上这段时间在学校上学,懂得东西更是多了很多,什么叫色迷迷的眼神,她一看就知道了,毕竟现在的电视剧里这些东西讲得最多。

  赵丹枫见张天元撑腰,顿时也有胆气了,那个鸡冠头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呢,就被小丫头上去踢了一脚,刚好踢到了要命的地方,疼得那鸡冠头是惨叫了一声,简直比张天元那一耳光还解气。

  张天元看得是目瞪口呆,小丫头告诉张天元说:“大哥哥你别怕,我不会打你的,这是电视里教的防狼术,哼哼。”

  据说赵神罗原本是不允许自己的住宅里出现电话、电视之类的东西的,后来赵丹枫去了之后,他这例也就破了,关键是心结解开了,有时候还跟赵丹枫这小丫头一起看电视呢。

  “小婊子你找死!”那鸡冠头被打了之后,其余几个人明显是火了,已经亮出了明晃晃的刀子,挥舞着,很了不起的样子,好像那几把破刀一下子就让他们的地位提高了似的。

  赵丹枫看到对方拿刀子了,就急忙躲到了张天元的身后,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委屈的表情,虽然这小丫头来到神罗谷外也有一段时间了,但是如此凶恶的人,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自然是会害怕的。

  “有本事就往这儿砍,砍啊,一帮王八羔子。毛都没长齐呢,就在这里学别人做黑.社会?我草泥马!”

  张天元此时真得是火了。上前指着自己的脖子让对方砍。那边还真有个小子不怕事儿大,抡起刀子就砍向了张天元的脖子上,吓得牟莹和柳梦寻都惊叫了起来,却没想到张天元动作更快,在对方刀子还没落下来之前,就一脚踹了上去,那刀子落下来的时候还真是神准,直接插进了那人的小腿上。疼得那家伙撕心裂肺的惨叫了起来。

  其余人都被这一幕给吓住了,犹豫着不敢上前,毕竟张天元两下出手,实在是太强悍了,不得不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当兵的或者是习武的。现在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一个个都僵在了当场。

  几个闹事的年轻人眼光交流了一下,大概是觉得自己这边人多,不怕事儿,于是一咬牙剩下的三个人一起扑向了张天元。他们觉得张天元是首要的,只要把张天元干倒了,其余的女人和小孩那就不是个事儿。

  “还想打?好。老子奉陪你们!”

  张天元是懂法律的,澳门赌博网站:如果对方没有攻击,自己把对方打伤,这可能就是故意伤害,最多给你减免上防卫过当。可是如果在对方攻击过程中将对方打伤,那就是正当防卫了,不需要负任何法律责任。在这个社会,就算是正当防卫那也要讲究方法的。

  动手肯定是要动手的,虽然说张天元亲戚不少。可是真正亲的就那几个,赵丹枫不算他的亲戚。只是他从神罗谷带出来的小女孩,可他既然将赵丹枫带出来了。那就必须要保护这儿丫头不会受到伤害。这是他最起码的责任心,刚刚看到赵丹枫脸上的红印子,还有牟莹被扯烂的衣襟,他真想直接做掉这几个混蛋。

  牟莹是谁?那可是自己最好个哥们的媳妇啊。还是帮助自己走向成功的领路人!不管是哪一重身份,都容不得别人欺负的,而且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这以后怎么给自己的好哥们交代!

  张天元的狠劲小时候就有,所以千万别惹他,他有了特殊能力之后,那是绝对有可能成为这世上最可怕的犯罪恶魔的,如果真有人逼他,那他也未必不会做出那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陕州有句老话叫蔫蔫驴踢死人,也就是说,平日里不爱发火的人,一旦发火,那将会一发不可收拾,凶残之极的。

  三个持刀男子都还没搞明白怎么回事呢,脚下一绊,居然一个跌倒在了另外一个身上,像是叠罗汉似的,最让他们痛不欲生的,就是他们自己手中的刀子都扎进了自己人的胳膊上或者腿上。张天元算是手下留情了,没有弄死这几个孙子,毕竟他还不是那种把人命当儿戏的人,而且一旦杀了人,这事情的兴致可就不一样了,珠宝店门口死了人?肯定是不吉利嘛。

  “我不管你们谁派来捣乱的,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了,这家天瑞祥以后就是神罗珠宝的资产了,你们要是敢再把车停在门口,那后果自负!”

  张天元一边冷冷看着地上的几个人,一边说道。

  “小子,你有种,可是你知不知道你打了我们是什么后果?我可告诉你,我们是有后台的,你这小子玩不起。你一个人能打又如何,我们还有人。”那个之前被踢出门外的家伙已经走了回来,站在门口战战兢兢地说道。

  “有种你就进来说话,站在门口干什么,怕我揍你啊?放心,我不会揍你的,你过来,没事儿的。”张天元做了个请的手势,但那人却吓得往后退了好几步。

  这个时候,南宫秀南从二楼走下来了,他向张天元解释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事情非常简单,起因是一对夫妻来到天瑞祥里购买珠宝,说是喜欢翡翠类的珠宝,后来就在那儿看了,可是没过多长时间,忽然响起了一声脆响,那对夫妻硬说我们的店员打碎了她的帝王绿翡翠项链,要让天瑞祥赔。

  南宫秀南干了那么多年的珠宝生意了,翡翠是不是帝王绿他还是清楚的,虽然或许真得没有张天元那么在行,可也绝对是个专家了,那是一块翡翠不假。但却是最烂的绿翡翠,街边货,值不了几个钱的。但那对夫妻是不依不饶。还请了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人帮忙鉴定。

  “鉴定结果怎样?”张天元问道。

  “明明是最差的绿翡翠,可是那个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理事却好像中了邪了。非说那就是帝王绿翡翠,执意让我们赔,不赔的话,就要将我们告上法庭。”一旁的副店长替南宫秀南解释道。

  “那个人叫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关震霆,我们看过那人的证件,没错,就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理事。网上也能查到,可他为什么胡说八道?为什么跟我们天瑞祥过不去啊。”南宫秀南苦笑着无奈地说道。

  “蛇鼠一窝呗。这个关震霆既然姓关,那么多半都应该是关家的人。而这场闹剧,只怕也是关家挑起的。”张天元眸子里闪过了一抹厉色,当初他惹不起关家,还去上浦躲了一阵子,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的羽翼已经丰满,而且朋友也多,该是到了将关家连根拔起的时候了。

  其实南宫秀南所说的事儿还有后话呢,据说因为一件帝王绿翡翠项链的事情。天瑞祥却多次被城管、税务骚扰,甚至还有警察来他们店里查毒.品和其余违禁品,闹到最后。就是一群小流.氓直接把车开到他们店门口堵了起来。

  当然了,这期间,关家可是多次派人来到天瑞祥找南宫秀南,要盘下这个店面,给出的价格一开始还算合理,可是第二次就降低了,第三次更低,每来一次,都降低很多。最后已经不是要买了,简直就是要明抢了。这也是为什么柳三生最终决定让天瑞祥关门大吉,盘给别人。让南宫秀南回宝岛的原因。

  不过这个事儿因为张天元的横空出现而发生了一些变化,柳三生将这个店面转赠给张天元,其实也有考验张天元的意思,看看张天元到底有没有资格接替自己,成为柳氏珠宝的真正掌舵人。

  当然了,张天元并不知道这里面的猫腻,他只是单纯为了解决事情而解决事情,如果关氏珠宝与他和平共处的话,那他对对方的那些做法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是如果对方非要来招惹他的话,那他就对不住了。毕竟关氏珠宝可不干净,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足够关门十次了。

  听南宫秀南在那儿讲事情的这个当口,几个受伤的小流氓纷纷爬出了珠宝店,开着车去了医院,只留下那个鸡冠头和门口那货两个人悄悄联系了自己所谓的后台,然后站到门口死死盯着张天元,好像要将张天元一口吞了似的。

  “看什么看,小心老子戳下你们的狗眼。”张天元此时心情已经渐渐平复了下来,开始考虑要怎么处理这个事儿了,不过这说话的口气,还是凶巴巴的,毕竟他是真得生气了啊。

  门口那两个年轻人接了个电话之后,好像一下子就变得得瑟了起来,电话里的人也不知道给了他们几个胆子让他们可以在张天元的面前小张。那鸡冠头现在已经回过神来了,用手指着张天元大声骂道:“小子,有种你就别走,你不是厉害嘛,那就在这儿待着,看待会儿你他妈还能这么横!”

  “怎么?以为叫了一群狐朋狗友就了不起了吗?行,爷爷我今天就在这里陪你们玩。梦梦,你和莹子把丹枫带进去,待会儿发生的事情,我可不想让她看到。南宫叔叔,你也上去吧,今天这事情交给我处理就行了。”张天元很久都没有动手跟人打过架了,这打上一架还真是挺爽的,听说对方还有更多的帮手要来,他不仅没有惧怕的意思,反而感觉到有些兴奋:“娘的,喜欢玩是吧,我就看看今天咱们谁能把谁玩死!”

  张天元一看到赵丹枫脸上的红印子,这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这事儿就算对方要这么善罢甘休,他还不情愿呢,这一肚子的邪火,都不知道要往哪儿发泄呢,既然有人故意送上门来,那还不接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