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一七章 有钱就是任性
  听了南宫秀南的话,张天元也就不再多说了。现在将天瑞祥完全接收过来,也免得日后因为股份的事情闹得不可开交,那个时候就更伤感情了。

  “好吧,我听你们的。不过南宫叔叔,你可得帮我和梦梦啊。”张天元笑着说道。

  其实他现在给南宫秀南提供工作,也算是让南宫秀南安顿了下来。毕竟南宫秀南都出来五年了,能不能回到柳氏珠宝还是个未知数呢,张天元的神罗珠宝却是蒸蒸日上,如今因为张天元在香港赌船的事情,也是大为出名,就现在来说,名气已经盖过了天瑞祥了,如果天瑞祥成为神罗珠宝的一个品牌,必然只会做的更大,南宫秀南宝刀未老,必然也能够干出一番新的事业。

  可以说,这就叫互惠互利吧,大家都高兴,都愿意让事情这么发展下去。。

  不过让南宫秀南安心的是,张天元这人并非一个钻到钱眼里面的人,有些人有了钱,那就完全钻钱眼里面去了,甚至为了钱可以六亲不认,但是张天元却很明显把钱看的很淡。当然了,张天元也爱钱,不过在钱之外,却更注重感情。

  南宫秀南很喜欢给重感情的人做事,而张天元就是这样的人,柳三生也是这样的人,他觉得自己能够在柳三生手底下办成事儿,那必然也能在张天元手底下办成事儿,而且现在的情况比过去更好,因为现在他更加自由,可以发挥出更多属于自己的想法。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

  柳梦寻见张天元答应了她的那点小任性,又听南宫秀南答应继续留在天瑞祥。心中顿时大喜,兴奋地说道:“南宫叔叔。我爷爷估计天稍微暖和点就会来帝都了,到时候你们再好好坐坐,至于这边的事儿,如果遇到无法解决的烂事,就直接找天元吧,他认识的人多,您解决不了的问题,他就能解决。”

  “对对对,没错。我在经营管理方面肯定不是内行,不过别的事儿好办。”张天元这个董事长还是要做点事儿的,毕竟整个集团基本都是属于他个人的,他要是不出面解决这些难题,恐怕就没有人能解决了。

  “也好,小张董事长有电话给留一个,我以后也好联系你。”南宫秀南也大概从柳三生口中得知了一些有关张天元的事儿,知道张天元身份不一般,一些比较棘手的事儿。交给张天元,还真得有可能做得更好。

  “这是我的名片,南宫叔叔你收好了,上面有我的固定电话和手机号码。还有q.q号跟微.信号,您要么加我,聊起来也方便。”张天元随手就把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南宫秀南。现在很多人通过这种社交工具来聊天,那也是一件很方便的工具。拒绝这种便利,那是跟自己过不去啊。

  “哦。早就听说小张董事长这身份不简单。看了这名片我就明白了,您居然还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这以后珠宝生意好做了,有您在,我看他谁还敢怠慢咱。”南宫秀南心中还有一些过去所郁积下的气闷,当初刚到帝都,创立天瑞祥的时候,他没少求人,尤其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门槛,他都快踩破了,但却因为没有熟人,办一件很简单的事情都能麻烦死人。如今见张天元居然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心中自然是畅快了,那股子郁气,也是顿时烟消云散了,以后在这帝都珠宝界,天瑞祥那也是有后台的了,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被别人欺负了。

  南宫秀南之前还只是以为张天元就是个做生意的,另外跟聂家有些关系,却不知道张天元跟国家玉石珠宝协会还有关系,此时看到,自然是喜不自胜。

  “嘿嘿,我也不瞒你南宫叔叔,我虽然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不过都没管过什么事儿。当然了,我这面子还是有的,毕竟认识协会的会长嘛,我办不成的事儿,他也能给你办成了,这个事情简单得很。行了南宫叔叔,今天咱们就先聊到这儿,外面那几辆破车,我会想办法给你解决掉的。”

  张天元一般是不会轻易去走后门,找关系的,但是为了自己的事业,必要的时候,走一走也无妨。人与人之间,那不就是靠关系维系的嘛,有了关系,才有了社会,做生意的人才能发财嘛。再说了,现在就是要给南宫秀南一些信心,让南宫秀南可以安心地干下去,否则南宫秀南估计心里头都没什么底。

  见张天元要走,南宫秀南示意他不要着急,然后说道:“小张老板,你看,这个月眼看就要到底了,现在天瑞祥已经成为了神罗珠宝下辖的品牌,不可能再让柳氏珠宝发薪水了,所以关于薪水、福利、奖金方面的事儿都得跟老板您谈谈呢,另外,虽然天瑞祥这几天生意不好,但之前生意还是相当不错的,所以现在天瑞祥的存货也是个问题,要进货的话,余货就必须得清点一下,好在老东家已经把店里的东西都转赠给你们了,所以里面的这些余货是继续卖,还是另外处理,都得由两位来拿主意呢。”

  “梦梦,你和莹子带着丹枫下去看看吧,既然天瑞祥要重新开张了,我们不妨用余货来一次降价大促销,顺便告诉客户们,我们未来的发展计划,让他们不至于对天瑞祥失去信心。只是要怎么打折,打多少折,就有劳你们两个帮我去看看了,我在这儿跟南宫叔叔谈谈薪水方面的事情。”张天元其实对天瑞祥店里的那些珠宝并不看好,虽然那都是很不错的东西,可是并不符合神罗珠宝的风格,所以当作降价促销的货物还行,顺便也是做个宣传了。

  “你这家伙啊,真会指挥人。好吧,谁让我今天跟你来了呢。”牟莹来这里本来是要谈收购的事儿呢。谁知道竟遇到了这离奇的事儿,她倒是白来一趟了。还被张天元抓了苦力,无奈啊无奈。

  柳梦寻倒是没什么怨言,既然决定了要嫁给张天元,这点小忙肯定还是要帮的,不然的话难道看着张天元焦头烂额自己却在一旁不管不问吗?反正他柳梦寻肯定办不到。

  “天元哥哥,丹枫也会帮忙的。”赵丹枫坐在那里已经很无聊了,这个时候听说可以出去了,便欣喜地跳了起来说道。

  “好,哥哥就拜托你了。”别以为赵丹枫是个小女孩就不懂珠宝。千万别忘了赵丹枫是神罗谷出来的,那里的人对玉石翡翠真得是非常了解的,赵丹枫或许不懂设计,但是珠宝所用材料的高低,她大概还是能看出来的,帮点忙不成问题。

  送柳梦寻、牟莹和赵丹枫出去之后,张天元就回到了南宫秀南的办公室里,这个时候南宫秀南的助理已经将一堆材料拿了出来,放到了桌上。张天元心里头想得很洒脱。不管这个珠宝店本月是赚了还是赔了都无所谓,薪水肯定是要自己发的,毕竟光是这个店面在帝都市就值很多钱了,还不说另外五十亩的地皮。自己仅仅就是发点薪水而已,实在不算什么。

  但是当他拿起那些资料仔细翻看的时候,却发现南宫秀南之前说的那番话真不是吹的。尽管天瑞祥最近几天因为关氏珠宝的干扰,生意并不好。可是以前的生意却可以说是好到爆了。

  天瑞祥在过去的日子里,尤其是走上正轨之后。每个月的销售额已经达到额一千三百万!如果除去销售成本、人工费等等所有的花销,一个月的纯利润也能达到百分之六十左右,毕竟天瑞祥卖的东西都算是中高档的货,利润是比较高的。这样一来,一个月光是纯利润就有七百多万,一年的利润也能达到七八千万之多了,这可是纯利润啊!

  张天元的惊讶,实在是没道理的,这家伙自己就有珠宝店,只要哪怕去看一看珠宝店的账目,就会珠宝行业的暴利有多么恐怖了,只可惜这家伙根本就没怎么关心自己的珠宝店,之前去总店才是头一次,估计要是看了的话,这会儿就不会如此惊讶了。

  而且珠宝行业良莠不齐,有很多不太讲良心的珠宝店往往会利用不太好的材料冒充高档材料,这样的话,珠宝店的利润甚至可以达到百分之四五百还多,甚至有的百分之一千都有,不过这些珠宝店也就坑一坑那些不识货和一波走的人,销售额肯定是不如周大福、周大生等珠宝连锁店的,反正他们赚够了钱,然后又换个马甲继续骗,缺德得很。

  柳三生柳老爷子能够把盈利如此好的店面让给送给张天元和柳梦寻作为订婚礼物,一方面实在是对关氏珠宝的骚扰不厌其烦,不想让自己的老朋友老部下受到伤害。另外一方面,当然也的确是想给自己的孙女撑撑门面,订婚礼物尚且如此了,那么结婚时候的嫁妆会怎么样呢?

  有钱人就是这么任性啊。。

  这不算不知道,一算还真是吓一跳的,库存的余货根据南宫秀南所说,按照平价来出售,估计也得有三千万左右了,而这家店面,如今如果想要卖的话,两三亿那都挡不住,现在帝都的店铺多值钱啊,这是但凡来到帝都的人都有的感觉,帝都就是人太多,地皮太贵了。

  这儿计算一下的话,零零散散的,就是这家天瑞祥珠宝店的固定价值,也得有将近四亿了,这还只是店而已,还没算那五十亩的地皮呢,这订婚礼物,确实是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且关键还实用。如果只是维持商店的正常运营的话,张天元根本不用给商店投入一分钱,就可以让天瑞祥正常运转了。

  当然了,张天元的野心并不仅仅如此,他要将天瑞祥的生意做得更大,投入资金那是必须的,但那也是钱赚钱,利滚利,并不是为了弥补运营亏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