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一六章 大小姐的嫁妆
  “南宫叔叔,您告诉我们这些不要紧吧?”柳梦寻担心地问道,虽然南宫秀南与她没有血缘关系,但她却是把南宫秀南当成了亲叔叔看待的。

  “没事儿,大小姐你只怕还不知道吧,昨天老东家就给我打电话了,决定重新处理这家天瑞祥珠宝店。”南宫秀南笑着说道:“我还琢磨着等挂完吊针之后,就去寻你呢,没想到你倒是过来了,正好,我就可以把这里好端端地交给你了,虽然这些天生意不太好,但这地段绝对是好地段,以后生意必然红火。”

  “交给我,什么意思?”柳梦寻愣住了。

  “怎么,老东家没告诉你吗?他思量许久,决定把这家天瑞祥珠宝店,还有在城郊的五十亩地皮作为嫁妆。从今以后,柳氏珠宝就彻底退出帝都了!”南宫秀南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无奈,但又有些欣喜。

  无奈的是,他努力了五年,这个珠宝店如今生意非常好,只是最近才被关氏珠宝盯上,出了点问题。他不忍心就这么离开啊,而欣喜的是,自己关心的那个小丫头终于要结婚了,似乎这个未来的丈夫还不错。

  南宫秀南今年已经快五十了,可是却没有娶妻生子,他这些年一直都在替柳家打理生意,可以说是兢兢业业,把一切都奉献在里头了,没有他的话,就没有今日的柳氏珠宝,更别提天瑞祥了。

  “这!这怎么行!”柳梦寻愣住了,不行,我给爷爷打个电话。

  柳梦寻急忙走出们去。过了一会儿才走了回来,脸上没有了之前的失魂落魄。却多了一份坚决和毅然。

  “南宫叔叔,我刚刚跟爷爷商量过了。天瑞祥可以并入神罗珠宝。不过我有个提议,就看南宫叔叔您是不是答应了。我知道您对这家店付出了很多心血,甚至将天瑞祥打造成了帝都小有名气的珠宝品牌,最起码在帝都,还是有很多忠实客户的。所以我的意思是,保留天瑞祥这个商标,以后还由南宫叔叔您继续管理,只不过供货渠道改为从神罗珠宝供货,与柳氏珠宝就断开了。当然了,员工的薪水也都有神罗集团提供。以后天瑞祥就算是神罗珠宝名下的一个独立品牌,可以单独来做,一切由您牵头!”

  说完这番话,柳梦寻又看向了张天元,问道:“天元,我任性了一点,对不起。你能答应我这些请求吗?”

  “这算什么请求啊,这是柳爷爷给你的嫁妆。你自然可以随便处理。而且我也觉得保留天瑞星这个品牌不错,毕竟要打造一个品牌并不容易,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天瑞祥的认知度可比神罗珠宝高多了。现在一些国际大公司。名下品牌都不止一个,子公司之间也有竞争关系嘛。”张天元倒是无所谓,白得一家店面不说。还白得一个品牌,他乐意还来不及呢。

  柳梦寻的诚意和张天元的洒脱。都让南宫秀南有些感动。他原本就是帝都人,后来跟柳三生一起逃难去了宝岛。如今又回到帝都,对这里的感情是非常深的,不管别人说帝都的空气有多差,路有多挤,但是对他来说,这里就是家。

  华夏传统中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很多人越是上了年纪,越是希望落叶归根,南宫秀南现在虽然还没娶妻,但是已经有了恋人,就是在帝都认识的,一个三十八岁的女人,是个护士,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是人很温柔,很懂得过日子,最重要的是,这个女人跟他谈得来,而且完全不知道他是珠宝店的老板,并不是图他的钱。

  南宫秀南以前也很风流的,和他上过床的女人不少,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人老了,身体也没有以前好了,就只想找个靠谱的女人,然后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辈子平平安安的。

  昨天接到老东家柳三生的电话之后,他还担心呢,张天元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会不会很刻薄?会不会赶他走?会不会自己以后在帝都就一无所有了?

  房子他还是有的,五年前的房价可没这么贵,而且他也不缺那点钱,但只有房子没有工作,那对他来说也是一种折磨,他这个人忙惯了,是闲不下来的。再说了,五年啊,他是看着这家店从小变大,然后变得盈利,并且越来越好的,让他就这么走,他实在不甘心地。

  也正是如此,听到张天元和柳梦寻的话之后,他心里头一热,忍不住就老泪纵横了,多少年了,没儿没女的他,还真得是有点孤单,今天柳梦寻能依旧这么对他,他很感动。

  “南宫叔叔,你尽管放心,过去您拿多少薪水,以后照旧!该怎么干就怎么干,我给你所有的自由。遇到什么事儿,还可以找我,比如这门前摆车的事儿,您解决不了,交给我就是了。俗话说龙有龙道,蛇有蛇道,这对付什么人,就该那什么招,小事儿。”张天元也跟着柳梦寻一起称呼南宫秀南为叔叔了,现在天瑞祥最大的问题就是有人找事儿,这个事情南宫秀南怕是解决不了的,但他张天元却可以,就算不利用聂家的关系,他也能搞定。

  “对啊南宫叔叔,这家店还得靠您啊。当然了,如果您实在想要回宝岛的话,我也不会勉强的,需要什么帮助,我一定尽量办到,对我来说,您就跟我的亲人一样。”柳梦寻也说道。

  柳梦寻是有点急了,看到南宫秀南低头不语,她以为南宫秀南被折腾得累了,不想继续在这里生活了,想要离开这里去宝岛,她虽然很希望南宫秀南能留下来帮忙,但毕竟强扭的瓜不甜,她也不想强迫别人是吧。

  其实这年头,要找到一个珠宝店的店长不难。可是想要找到一个珠宝公司的掌舵人,那就非常困难了。天瑞祥可不是就打算这么停滞不前的,以后加入神罗珠宝之后。那肯定是要跟神罗珠宝一样向全国,甚至全世界开拓的,这个品牌是一定要打响的,那就必须得有南宫秀南这样的人撑场面了。

  而且南宫秀南对宝岛和香港的情况更加熟悉,那边的人也多,想要占领那边的市场,他来做,绝对比牟莹来做更加容易。

  或许以后还可以形成神罗珠宝针对国内市场,天瑞祥品牌针对国外市场的情况啊。这都是有可能的,关键就是要先把人才留下来。

  老将出马,一个顶两啊。更何况有南宫秀南在,还可以培养出更多优秀的店长,这是完全的一举多得的大好事啊。

  “大小姐,我想问问,这个事情你跟老东家商量过了吗?我毕竟是柳氏珠宝的人。”南宫秀南虽然很愿意接受柳梦寻和张天元的提议,但是有些事儿,他不得不考虑。

  “南宫叔叔。您要是担心这个就没必要了。柳氏珠宝现在已经有一半股份在我手里了,以后迟早是要跟神罗珠宝合并的,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爷爷也说过了,让你来帮我。打江山可不容易啊。”柳梦寻刚刚在电话里就已经跟柳三生商量好了。

  柳三生虽然有些不舍,但毕竟这五年时间都把南宫秀南扔在帝都,心里头着实过意不去。再加上柳氏珠宝如今属于股份制企业,南宫秀南就算回来。怕也是很难再找到位置了,与其那样伤感情。还不如正好做个顺水人情。

  “好,既然如此,我就豁出去这把老骨头了,再干个几年,一定要弄出个名堂来。”南宫秀南听了这番话,终于是放下心来了。

  柳梦寻也笑道:“南宫叔叔,天瑞祥的管理和运营,我和天元都不会干涉的,不过财务方面您是知道的,因为进货以后就要从神罗珠宝进货了,这个必须得弄清楚,一码是一码。”

  “那不是问题,一直以来都是这么弄的,只不过把柳氏珠宝换成了神罗珠宝而已。”南宫秀南点头道。

  “梦梦,这样吧,天瑞祥以后还是改上市公司吧,股份你占一半,我占一半,毕竟到了国外,上市之后也便于融资,可以有神罗珠宝供货,而且是内部价格,只需要提供货款就行了,另外天瑞祥的财务也是另外一摊,不要混在一起了。”张天元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这天瑞祥毕竟是柳梦寻的嫁妆,自己要是一口吞了,那实在说不过去,显得他也太没品了,反正他都不在乎那些钱。

  “不要!除非你打算以后跟我离婚,不喜欢我了,否则我绝对不要。”柳梦寻真不稀罕那一半股份,她有柳氏珠宝,如果张天元真得跟她离婚,她可能会伤心,但却不会稀罕张天元的一分钱。

  “好好好,不说这个了,不说这个了,天瑞祥就算是神罗珠宝的一个单独品牌吧,澳门赌博网站:自主运营,就跟华.为旗下的荣耀品牌一样,这总行了吧?”张天元急忙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

  虽然张天元真得不想把手伸到柳氏珠宝,他不缺那点钱,原想的就是让天瑞祥成为柳梦寻的一个依靠,就跟古代那些小姐出嫁之后带的嫁妆一样,可以自主支用,自己要是用了女方的嫁妆,那真说不过去啊,传出去了,名声不好。

  但柳梦寻的一番话却把张天元给吓住了,没想到这个精明的女孩子在感情的事情上却如此单纯天真,自己要是欺骗这样的女人呢,那真得是活该天打雷劈的。

  “小张,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

  “当然可以了。”

  “听我说一句,小张啊。老东家的原意就是把这家店送给你的,嫁妆不过是一句玩笑话,真正的嫁妆,搞不好是整个柳氏珠宝,这一家店算什么啊。你就安心接受了吧,更何况这就一家店而已,你以后干得好了,它可能会变成一个大品牌,干得不好,它垮了也就垮了,就是这个意思。另外郊外的五十亩地皮,是准备用来建珠宝加工厂的,你也可以看着用。其实我也觉得大小姐说得有道理,你如果真得喜欢她,那就不要分得太清了,伤感情。”南宫秀南还是比较传统的人,总觉得两夫妻把什么东西分得太清了,容易伤感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