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一三章 赶紧弄个孙子出来!
  看到柳梦寻很快就融入了自己的家庭之中,张天元心中放下了心,毕竟柳梦寻是宝岛出生的女孩子,能不能适应陕州人的那种热情,真得难说。即便是柳梦寻在帝都待过几年,可那也只是读书啊,再说了,帝都和陕州的很多生活习惯还是不一样的。

  现在看起来,他的担心或许真有些多余了。

  张天元走向了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笑了笑道:“两位老爷子,身体都健康吧,要不要我来给你们把把脉?”

  “哈哈,把脉倒是不用了,我们这身体健康着呢。”聂老爷子哈哈笑了起来。自从得到了张天元的地气治疗之后,聂老爷子现在是一天比一天好,后来因为实在是觉得这事儿不好瞒着叶老爷子,便在征求了张天元的意见之后,透了点风,就只说了张天元懂一些中医理疗的方法。

  于是张天元也给叶老爷子梳理了一下身体,将叶老爷子的高血压都给弄好了,要不然,叶老爷子怎么会对张天元如此的亲近呢,这老一辈的人就是如此,知恩图报,特别讲义气,尤其是当过兵的,更是如此。

  “天元,你们那天的赌局我们老哥俩都看过了,真心是不错啊,赌侠大战赌王,我看电影都没觉得那么刺激过。尤其是最后赢那两个老外,实在是让我们大呼过瘾啊。不错不错,真是不错,那些文物很多都是被抢出去的,现在我们往回要,那还得花费大量的金钱。不给钱,别人还说你无耻。这年头跪舔洋鬼子的人太多了。”叶老爷子笑着说道,并且放下了手中的棋子。

  “嘿嘿。叶老爷子,还行吧,我其实都是瞎蒙的,当时紧张得要命,故意装着什么都不在乎的。幸亏有梦梦在旁边陪着,聂哥他们还去给我壮胆去了,我才没露出破绽。对了爷爷,那些军舰和战机是您派出去的吧,太谢谢了。真壮胆啊。”张天元嘿嘿笑着,不知道为什么,即便是在叶老爷子和聂老爷子面前,他也从来都不会紧张,在帝都,能够跟着两个人谈笑风生的人可不多了。

  “瞧瞧你,还得意呢。老叶你可别夸他,赌.博不是什么好事儿,还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赌。这传出去名声不好。至于那些军舰和战机,跟我可没关系,那叫正常演习。”聂老爷子这还傲娇上了,明明他心里头就很高兴。明明那些就是他下命令以演习为目的,实际上却是保护张天元的军舰和战机,现在居然不承认啊。

  聂老爷子其实也怕张天元万一因为赌赢了就上瘾了。那他真对不起张天元死去的爷爷了,所以就算高兴。也不敢表露出来的。聂震那小子大概是知道聂老爷子是这么个人,所以干脆就没过来。不然他肯定被训得最惨。

  “爷爷,您是怕我上瘾吧?放心吧,我去赌船上本来就是有正事的。如今帕洛玛.毕加索女士已经回到了香港,过些日子我手底下的设计师也会去香港,她们将联手打造一款出色的珠宝去参加在法国举办的国际珠宝博览会,我就是为了那个事儿而去的。这正好又看到了梁发那小子拿出的古玩,就忍不住赌了几把,谁知道那些东西居然都是‘赃物’啊,都是从咱们国家抢去的。正所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您说我能给您丢脸吗?自然不行,所以就干脆上演了一场赌侠大战赌王的大电影,结果还算不错,既赢了钱,长了我们国家的威风,又追回了几件国家的文物。”张天元因为有叶老爷子在场,所以就把聂老爷子称呼为爷爷了,本来只是为了区分,但是看到聂老爷子那高兴的样子,他心中也是颇为感慨,以后还是这么叫吧,总叫老爷子,也太生分了,自己并不奢望从这个干爷爷手里得到些什么,不过既然已经认了这个干爷爷,那总不能一直这么生分下去吧?

  聂老爷子听张天元在那里说话,理由一大堆,不过他就认准了一句“以后不会再赌”了,就这句那就足够了。他笑了笑道:“天元,你赢了那么多钱,全国很多人可都知道了,如果你会做生意的话,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吗?”

  “怎么做?”

  聂老爷子从来就不跟张天元谈生意上的事儿,今天突然间说这么一句,反而是把张天元给问得愣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竟也没想到究竟如何回答。

  “刚还夸你聪明来着,怎么这会儿又糊涂了啊?你赚那些钱,拿出来一部分,不管是支援自己家乡也好,支援希望小学也罢,还是怎么着,既是做慈善,又能搏个好名声,关键是这样一来,你的公司自然就更出名了,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张天元这一想还真是,之前他就有过类似的想法了,因为赌.博赢来的钱用着也不踏实,不可能全捐出去,但一定是要捐些的,这样也算是求个心安理得吧,同样还有现实意义,对自己的集团公司发展很有利,比花钱打广告那可划算多了。

  叶老爷子也在一旁说道:“我们老哥俩虽然都不是做生意的。不过你这聂爷爷曾经可是跟着邓首长一起改变华夏的人啊,他对经济门道比较清楚,听他的,肯定不会错的。”

  “那二老给个主意啊,我一时半会儿还没想到要怎么捐,要是直接给红会,我不踏实啊。”张天元也被网络整的,对红会一点信任感都没有,如果要捐的话,那也要确保自己的钱能到那些需要捐赠的人的手里。

  一般赌.博的人,赚了钱那都喜欢做慈善,不管是叶汉还是何燊,那都是做过很多慈善的。求的不过就是一个心安理得。他们一把可能就能输赢好几千万呢,给灾区捐点钱真不算什么。张天元这一次光筹码钱就赢了二十多个亿,这可是绝对的天文数字啊。还不说那些古董,也值这样的价了。就算拿出来一亿去捐助,那也一点不会心疼的。毕竟有钱人就是任性嘛。只是到底要怎么捐,捐给谁,他还不太清楚。

  “这有什么难的,最近西南那边又发生了地震,那边急需要的资助,你就自己成立个基金会,让专人管理你这些钱的用度,每一笔钱都用在明处,就不怕钱被人给贪墨了。你以前在南都上过学。待了好些年吧,那里也算是你的第二个家乡了。”聂老爷子建议道。

  “怎么又地震了!”

  “这一次没有以前那么严重,不过唉。捐钱的事儿你就自己看着捐点吧,几百万、几千万都行,看你自由,这钱是你的,我就是个建议,捐不捐,那也是你说了算。”

  “行。我知道了爷爷。这事儿我一定办好喽。”张天元现在认识的人也多了,找几个人组建个慈善基金会还是没问题的,反正又不对外募资,就是管理自己的慈善资金而已。这以后有了钱,捐出去的钱多了,没这么个组织。还真不好弄。

  “得,你赶紧去陪女娃娃聊天吧。我们两个老头子继续下会棋,明天。最多后天我就要回玉泉山了,那里也方便点,更是理疗的好地方。”聂老爷子见张天元听了自己的建议,也是十分高兴,便顺便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了。

  聂老爷子其实心里头很明白,自己待在这儿,那真得就是鸠占鹊巢的,更严重的是,人家主人回来还得受气,他这也是为了张天元着想。其实住在这四合院绝对比住在玉泉山好多了,玉泉山那地方清静不错,就是太偏僻了。

  “爷爷,您不是生气了吧?怪我刚才对您的手下当兵的脸色看了?”张天元问道。

  “你小子就别胡思乱想了,澳门赌博网站:那种事儿,别说是你,换了我也会给他脸色看的,哪有进自己家门还要接受检查的道理,说破天他那事儿也做得不对。”聂老爷子摇头解释道。

  “那既然如此,您就多住几天吧。还有叶老爷子,您要是没事儿,也在这儿住着吧,这里什么都有,又安静敞亮。”张天元其实不嫌麻烦,他主要是怕柳梦寻受委屈,不过如果聂老爷子真要在这儿住,他大不了以后和柳梦寻从车库走嘛。

  “别,我知道你孝顺。有这个心就行了,但在这里办公着实不方便,你有空过去玉泉山那边多看看我这老头子也就是了,知道吗?”聂老爷子笑道。

  “那是自然的,只要您不嫌弃我这人脾气冲,那我就把您当亲爷爷看。”张天元点头道。

  “那就好了,天色也不晚了,老叶啊,你该回家了吧?”聂老爷子看着对面的叶老爷子说道。

  “是啊,我还要回玉泉山呢,晚了不安全。今天就到这儿吧。那边的,回家了,你们还真想赖在别人家不走了啊。”叶老爷子起身看了看叶玉兰的父母,喊道。

  “这么急干什么啊,再待待吧。”李兰香和张如海都起身客气。

  “不了,晚了真不安全。”

  张天元等人送叶老爷子一家人到了车库,然后看着车离开了巷子,这才回了屋。聂老爷子就说话了:“天元,你别冷落了人家姑娘,这帝都天冷的,赶紧带回去,把暖气打开。我还要看点文件,咱们爷孙就不聊了。”

  “对对对天元,我跟你爸送聂老爷子回屋就是了,你陪着梦梦。”

  张天元推脱了一下,最终还是将聂老爷子和父母送到了中院,这才带着柳梦寻去后院了。临走的时候,张天元的奶奶突然走了出来,在张天元耳边低语了一句:“我刚刚看过那女娃的面相了,能生孩子。而且有旺夫运,你得好生爱护着,赶紧把孙子给奶奶弄出来来,知道吗?”

  什么叫弄啊。

  张天元听得是尴尬不已,自己这奶奶说话也忒直接了一点吧,得亏不是给柳梦寻说的,不然不知道柳梦寻会怎么瞎想呢。

  回到后院之后,张天元先让柳梦寻待在房间里洗澡,自己却把那些古玩弄到了地下的收藏室里,和别的东西摆放到了一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