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零八章 神运
  看到张天元竟然真得跟了,虽然这好像不太合乎规则,不过既然对家都没说不行,这作为私人赌局,叶清和于海也就不说什么了,反正只是增加一些筹码而已。今天这场赌局已经出现了很多意外,这意外再多一个也不算什么,其实叶清和于海也想这赌局赶紧结束呢,他们站那儿还真有点累了,都好几个小时了,能不累吗。

  “靠,还真敢跟啊,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啊!”

  “对有钱来说,面子自然是比钱更重要了,我觉得他既然说了要跟,那就得跟,不然丢的不是他一个人的面子啊,整个国家的面子都让他给丢了。要怪的话,也只能怪他之前一时冲动了。”

  “我看未必,张天元之前可是玩过坏心眼的,连何伯都给坑了,这把你就知道他的底牌不是个红桃a?嘿嘿,这小子贼着呢。”支持张天元的人听了那番话既有点不乐意了。

  “反正啊,我是绝对不相信的,同花大顺就那么好拿?再说了,两大赌王商量之后的结果,我估摸着他们已经猜到张天元的那张底牌不是红桃a了,所以才会一把押的。”

  “那依您看,这两位赌王的底牌是什么?”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黑桃9,或者黑桃a,如果是黑桃a,那纵然张天元也是同花大顺,那照样是死定了,所以不管怎么看,这场赌局最终赢的都会是英日两国的赌王,张天元赢面不大,当然还是有的。不过几率太小了,除非是出现了奇迹!”这一位说话的。是站在澳门赌王身旁的人,大概对赌术也是颇为了解。所以就说了这么一番话。

  此时不光是赌厅里面一轮得非常热烈,就连电脑前看直播的那些不太懂梭哈和赌.博的人,在听了主持人的解释之后,也都知道了目前这微妙的情况,纷纷紧张不已,真有点当年国足出现之战的晚上,有无数的人牵挂着。

  很多人都没想到啊,这早上的赌局,居然来了两次让人兴奋的高.潮。第一次是张天元全梭,赢了何伯所有的筹码,而这第二次,就是伊达信玉选择押完了自己桌面上的所有筹码了。这样的赌局可是好看啊,甚至比电影里面的赌局都要精彩,如果这场就能决出胜负,那么这一次赌侠大战赌王的大赛,也就估计结束了。搞不好不久的将来,一部类似的电影也会在香港上映吧。

  “天元!”柳梦寻紧紧抓住了情郎的手。不管这一局是输还是赢,她都要跟自己的情郎一起承受,是输钱,还是丢面子。都不会改变他是张天元女朋友,或者直接可以说是未婚妻的事实。

  “贤弟,跟得好。像个男人!不管这一局是输还是赢,大哥都跟你在一起!”赵神罗也站了起来。将手一挥,铿锵有力的说道。过去那个瘦小枯干,几乎快要油尽灯枯的男人,如今已经变得非常健康了,这都要归功于张天元啊,他是个讲义气,讲恩德的人,所以张天元的事儿,就是他的事儿。

  “我们也支持你,还就不信了。”胡七一也大声喊道。

  柳三生、吴起灵和胡六一都冲张天元点了点头,不管这一局是输还是赢,最起码张天元这后盾是够强的了。

  “别忘了我们啊。”聂震、聂青岚、叶玉兰、王思远,以及一众从内地特地来到赌船上支持张天元的人,都纷纷冲他示意。

  不管输赢,都是英雄!

  张天元虽然明知道自己不会输的,可是看到如此多的人支持自己,也是有些感动,他站起身来,冲着众人拱了拱手道:“我张天元何德何能,能得到诸位如此抬爱。不过诸位尽管放心,我出生于八百里秦川,人杰地灵之地,又在天府之国读书,吸收了南北两地的灵秀之气,老天爷会保佑我的,祖宗也会保佑我的,这一把我赢定了。”

  他在说话的时候,筹码已经兑换过来了,然后张天元也没有让荷官帮忙,而是最后潇洒了一把,直接一把将那些筹码全部都推了出去,大喝道:“这下子行了吧,都是两亿多筹码,一局定胜负!我还就不相信了,你的底牌真得就是黑桃!”

  “现在这些年轻人也这么迷信吗?居然还相信风水这种事儿?”

  “可别不信,陕州是皇帝们的葬身之所,汇聚了皇帝们的天运,这年轻人出生在秦陵附近的村子,保不准还真得得到老天爷庇佑了。这年头做不了皇帝了,但是大富大贵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吧。”

  “是啊是啊,天府之国那也是灵秀之地,这孩子居然在两地都有特殊际遇,那是真正的不简单啊,我相信奇迹会诞生的。”

  “我好像以前也听人说过这种话,陕州那边出皇帝太多了,估计这孩子还真得搞不好是哪条真龙转世呢,这要放在过去,那搞不好就是天子,可惜现在是民主社会,不兴皇帝那一套了。”

  “一条黄河,一条长江,这孩子把两条母亲河的灵气都给占了,我看啊,还真是有点气运的。”

  “你们这说的也太玄乎了吧,在陕州出生,去天府之国读书的人多了去了,怎么就他张天元有这份气运啊?”梁子通听了这些人的话就不乐意了。

  “嘿嘿,我说梁总你还真别不信,这孩子出生的时候刚好是晚上,可是当晚却突然间阳光璀璨,仿佛到了白天似的,等他出生之后,才又恢复了黑夜。还有,他在南都出事之后,就屡屡有奇事发生,别人有吗?没有吧,我这可是有根据的,不是乱说的。”

  一提到人杰地灵的八百里秦川还有天府之国,这些富豪们居然还越聊越带劲了,有人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张天元出生时候的故事。居然就在这儿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了,听得张天元都有点不好意思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出生的时候是个什么情况,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番话是他编出来的,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到这些人的耳朵里了。

  毕竟越有钱的人越迷信啊,内地还好点,经历了扫除四害的大事件之后,迷信明显少了很多。但是在香港和宝岛,那迷信简直盛行,不管做什么都要跟风水扯上关系。结婚、丧葬、盖房子等等等等,甚至连外出吃顿饭也要查查黄历,也正因为如此。他们对风水之事的感兴趣程度,简直快要高过这场赌局了。

  关于张天元出生的那段故事,如果是内地的学生听了,只怕会嗤之以鼻吧,觉得纯属胡编乱造。可是让这些富豪听了,那却有很多都是信以为真的,不是他们笨,而是因为他们就相信这个。以前还有皇帝迷信宗教呢,秦始皇都想要长生不老。而后面的朝代里还有个道君皇帝呢,唐朝的时候也是佛教盛行。有些人并不认为这是迷信,而是深信不疑。

  当然了,这种事情。自然是有人相信,也就有人不相信了。毕竟今天来的人里面,还有不少来自内地呢。伊达信玉也不信鬼神。不过斯特林倒是信奉上帝的。作为赌王,他们两个人对于赌.博中的运道也是十分迷信的。不然的话,之前也就不会更换赌桌了。但是要说张天元因为出生就交上了好运。他们真得是难以相信的,这把牌如此之好,如果再输了,那就说不过去了。

  “张公子,看好了,这就是我的底牌,黑桃9!9、10、j、q、k!全部都是黑桃花色,同花顺!该你开底牌了,让我们看看,你们那里埋葬的死人皇帝,能不能保佑你赢下这场赌局了!”

  伊达信玉亮出了自己的底牌之后,所有人的注意力又都被吸引了过来,真得是同花顺啊,这样的大牌,真得是很难出现的,但伊达信玉居然就抽到了,之前他抽到了同花大顺,只可惜张天元弃牌了,所以那一把赢得很郁闷。这一把在下注之前,他就和斯特林商量着故意气张天元一下,让张天元因为冲动而做出承诺,反正他们要的就是张天元丢脸,只要张天元承诺了,是不是要跟,那都会非常丢脸的。跟了那就输了,输给了他们,而如果不跟,那就是孙子,是自己承认自己没脸没皮了。

  “张公子?张公子你没事吧?”叶清紧张地冲着张天元喊道,因为他发现张天元那一瞬间居然愣住了,就好像是看傻了眼似的。

  “哦哦!”张天元像是被叶清的话从震惊之中惊醒,十分不情愿地将手伸向了自己的底牌,翻开了一点,然后又扣了回去,看起来是犹豫不决,仿佛那张牌有几千几万斤重似的,怎么都翻不开。

  “我说你就别在那儿磨蹭了,像个男人一点,赶紧开牌。”伊达信玉站起来指着张天元喝道。

  张天元为难地说道:“我刚刚看错底牌了怎么办?我能不翻盘吗?居然看错了,真是丢人,我怕会输。”

  这话一出,倒是把现场的那些人都给惹笑了。

  有人大声喊道:“张公子,您刚才不是说输了也无所谓吗?怎么这会害怕了?难道连顺子都不是?又是跟之前一样差一张牌?”

  “唉!”张天元叹了口气道:“我不是怕我会输,而是怕他会输!”

  话说完的同时,张天元干脆利落地将自己的底牌翻了起来,似乎是故意的,那张底牌居然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来了好几个自由转体,周围所有的人都看到了。

  红桃a!

  “真是对不住了啊两位赌王,我真看错了,还以为是个红桃九呢,谁知道居然是个红桃a!”

  “日了!我没看错吧?”

  “居然是同花大顺!a、k、q、j、10!”

  “我不是在做梦吗?这还能玩吗?”

  “果然不愧是人杰地灵之地诞生的气运加身之人啊,服了,真得是服了,这运气不是好,简直就是神了!”

  “不行不行,我也得找个时间去陕州和南都逛逛去,听说那里的庙宇多了,我得去烧几柱香,尤其是秦陵,得好好去转转啊。”

  一时间,赌厅里从死一般的寂静变成了菜市场一般的热闹,所有的人都在议论,所有的人都在惊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