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零五章 妖刀和翠玉白菜
  张天元的话说得是铿锵有力,句句在理,不管是谁都挑不出半个不合理的字儿。就连何伯自己都觉得自己看错了,看花眼了,有点不太自信了。

  “得,你们这安排了监督,又有摄像头在,自己不会去查啊,看看我张天元到底有没有出老千,当着全国人民的面,这事情必须得搞清楚,绝对不能马马虎虎,不然传出去我可丢不起这个人。”

  “弟弟,你放心,我去跟他们一块儿看监控录像,他们要是敢作假,我弄死他们。”聂震跟张天元说了一声之后,就去跟着赌场的人,以及梁子通派的人一起去看监控了。

  过了没多久之后,众人回来,都纷纷摇头。

  李南亭说道:“经过仔细反复地观察,张公子的确没有出老千的可能性,何伯,您输了,虽然您是赌王不假,但是我们赌船上向来都是有信誉的,既然没出老千,这一局就应该是张公子赢。”

  为了避免别人误会,李南亭也将“张兄”的称呼改成了“张公子”。

  何伯此时的表情课诶丰富之极,原本红润的老脸之上,居然变得苍白了起来,仿佛一张惨白的白纸,失去了所有的血液。什么老江湖,什么赌王,什么绅士风度,什么大佬风采,此时反倒都成为了累赘,成为了将何伯的身体彻底压弯的重物。

  这三局,第一局牌不如张天元大,也就罢了,第二局却是被偷鸡了,已经让他是愤怒不已,可是这第三局,那简直就是一种羞辱,他自信满满地押上了所有的赌注,可是到头来却输得一塌糊涂,更重要的是。他引以为傲的记牌技巧,此时也失灵了,这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啊。

  最丢人的只怕还是说别人出老千这事儿,你们自己检查了监控。没有发现丝毫出老千的迹象,虽然何伯自己并不是想要耍赖,他就是人为张天元出老千,事实上张天元也的确作弊了,有点欺负人的感觉,但看在别人眼里,何伯却是有点耍无赖了,输不起了。

  一想到这些,何伯顿觉头晕目眩,浑身手脚冰凉。

  他一张老脸惨白。呼吸急促,竟然因为这个事情,昏倒了过去,幸亏这里有直升机,他很快就被送去医院了。张天元也没想到会这样,他跟何伯没什么丑,只不过想气气梁子通而已,谁知道这老人竟如此不经事啊。

  罢了,反正赌局也结束了,该回家了。

  可是当张天元站起身子来的时候,却被梁子通给拦住了:“你不能走。赢了钱就想走,哪里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哈哈,我要走就走,你管得着吗?别说你梁子通就是一做生意的,就算你是英国大使,英国总统。我张天元可是华夏公民,你管得着我吗?可笑!”张天元不愿与梁子通说废话,看了聂震一眼,示意聂震让人先把东西带走,免得这帮人狗急跳墙。把那些古玩给毁了。

  梁子通看着张天元离开,却没有任何办法,外面就是军舰和战斗机,只要他敢胡来,那他今天就别想回香港了。

  “张先生,不如我们赌一局如何?”忽然间,跟着梁子通来到现场的英国人站了起来,用很拗口的普通话说道。

  “还有我!你可敢与我一赌!”那个从日本来的人也站了起来。

  “你们筹码都输光了,还赌什么,行了行了,今天我没什么兴致了,这局就结束吧。”张天元虽然想要教训教训这英国人和日本人,但是没有报酬的东西他是不会做的,毕竟他又不是真正的民族英雄,他只是个普通人而已。

  “你不敢吗?”

  “得,我就是不敢,你们厉害行了吧,真是可笑啊,我连梭哈赌王都不怕,会怕你们两只鸟吗?激将法对我没用的。”张天元不屑地说道。

  “这个!我跟你赌这个,如果你赢了,这把刀就是你的了!”那日本人取出了一把刀说道。

  “日本刀虽然好,不过我不稀罕。”张天元虽然嘴上这么说,可还是用鉴字诀随意看了一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却吃了一惊,这刀不简单啊。

  “张先生,这可是失传的宝刀——妖刀村雨!”那日本人用非常重的口气再说了一遍。

  张天元因为是学考古的,所以对一些刀剑的历史还是知道的,妖刀村雨他听说过,村雨又名村雨丸,相传此刀拔出杀人的时候,带着杀气的刀锋便会凝结有露水。斩杀人之后,从刀锋会有水流出来清洗血迹。这种情景就如同村雨清洗叶子一样,因此此刀被称为“村雨”。又因此刀杀气太重,所以亦被称为“妖刀村雨”。

  在故事中,这把名刀被称作是关东统治者的象征。信乃的父亲作为足利家的家臣保管这把刀,他的使命就是等到足利家东山再起的那一天,把村雨归还给足利将军。但是在信乃晋见将军的路上,村雨被纲乾左母次郎掉包换走了,这样才有了后面的流芳阁大战,三犬集合等一系列剧情。

  验证真假村雨的方法就是拔刀出鞘,凌空挥刀。如果挥刀的过程中有水滴渗出那么就是真刀。

  关于此刀的最终结局,有传言为信乃将村雨失手掉入大海中,从此去向不明,为世人留下无比的遗憾。

  现在张天元不用拔出村雨来看,也知道这刀绝对是真的,他喜欢收藏,并不在乎是哪个国家的,既然外国人可以买华夏的古董,那他为什么不能得到对方的东西?

  这把刀究竟值多少钱他不知道,但是作为收藏品的话,那绝对算是相当不错的,关键他感兴趣。

  “看起来张先生是答应了,好,我自己兑换一亿筹码,我们继续来赌吧,如果输光了筹码,这把刀就归张先生了,如果张先生输了,我不要你的东西,如何?”

  “那你是为了什么?”张天元疑惑地问道。

  “为了大和民族的荣耀!”

  “呵呵。你怎么称呼来着?”

  “伊达信玉!”

  “哈哈哈,有意思,那就拿一亿筹码来赌吧,不过我时间有限。这一把之后,绝对不再赌了,其余人也不要再来纠缠我,否则的话,你们知道外面的军舰可不是泥捏的吧。”张天元笑了笑,这把妖刀村雨实在是太让他想要得到了,既然这个伊达信玉想要丢脸,那自己就让他丢这个脸!还为大和民族的荣耀?你小子大概知道这场赌局是全国直播吧,所以想要让哥们我丢脸?

  “不行不行,我也要赌。我也要赌!”那个英国佬也急了。

  “这样吧,你们两个一起来吧,我同时与你们赌,不过英国佬,你的赌注是什么。要是不值钱的东西,我可不赌啊。”张天元想了想,反正已经惹下这麻烦事儿了,就干脆一并收拾得了,省得再麻烦。

  于海却在一旁提醒道:“张公子,这两个人也是国际梭哈赌王,他们比何伯年轻。但技术却不比何伯差,如果你以一敌二的话,恐怕不妥啊。”

  “哦?赌王是吧?我这人就喜欢赢赌王。”实际上,梭哈赌王基本每年都会产生一个,毕竟这样的大赛也是每年举行一次的,这些人赌术都很厉害。也都被称作梭哈赌王,实际能力上还是有些差别的。

  这日本人伊达信玉,还有那个英国佬的水平大概比何伯要差一些,不过也就是差在经验上而已,毕竟他们更年轻嘛。只有四十多岁而已,但是年轻也有年轻的好处,如果两个人联手,张天元还真有点麻烦的。

  “我这赌注怎么样?”英国佬听张天元如此嚣张,也拿出了自己的赌注,那是一颗和真白菜几乎一模一样的翠玉白菜。

  不过这东西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对了,这翠玉白菜不是宝岛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吗?怎么到了这鬼佬手里了?

  管他呢,只要是真得就行,以前听说这颗翠玉白菜被毁坏了,现在看起来应该不是,而是被人弄出来了,并不是毁坏了,反正现在宝岛和内地的关系很微妙,把这东西弄到手,也不怕他们来追要。

  这颗翠玉白菜长:18.7公分,宽:9.1公分,厚:5.07公分。

  这件与真实白菜相似度几乎百分百的作品,是由翠玉所琢碾而成,亲切的题材、洁白的菜身与翠绿的叶子,都让人感觉十分熟悉而亲近,别忘了看看菜叶上停留的两只昆虫,它们可是寓意多子多孙的螽斯和蝗虫。

  此件作品原置于紫禁城的永和宫,永和宫为光绪皇帝妃子瑾妃的寝宫,因此有人推测此器为瑾妃的嫁妆象征其清白,并企求多子多孙。

  虽说翠玉这个材质与白菜造型始风行于清中晚期,白菜与草虫的题材在元到明初的职业草虫画中,屡见不鲜,一直是受民间欢迎的吉祥题材。除此之外,包心叶类的蔬菜也曾被唐代的诗人杜甫用来作为政治环境恶劣、怀才不遇的隐喻,在文人画的传统中,亦被引用来作为绘画的主题,以表述类似的心情,暗谏为政者的昏庸。

  在乾隆四十年的一首名为《题和阗玉镂霜松花插》的御制诗中,作为帝王的清高宗,从以包心叶菜为造型的花插,联想到以杜甫诗中园吏不识嘉蔬之隐喻为艺谏的传统,而有所警惕;诗云:“和阗产玉来既夥,吴匠相材制器妥。仿古熟乃出新奇,风气增华若何可,菜叶离披菜根卷,心其中空口其侈。插花雅合是菜花,绯桃雪梨羞婀娜,民无此色庶云佳,艺谏或斯默喻我。”

  不过相信无论是此位宫廷作坊中的工匠,或是制作翠玉白菜的玉匠,都只是发挥创意、巧艺,为顺应赞助者喜好而创作,但是由于并未留下相关的资料记载,也留给观者更多想像的空间。

  自然色泽、人为形制、象征意念,三者搭配和谐,遂成就出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

  因为没有进行过拍卖,所以这东西究竟值多少钱很难说,英国佬给出了一亿的估价,说自己也会拿一亿筹码与张天元对赌,一旦输了,这东西就归张天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