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零四章 出老千?
  以目前的情况来说,其实何伯的牌更好的,张天元这把却未必了,这也是张天元之所以选择诈牌的缘故,不能稳赢的牌局,那自然要吓唬吓唬对方了,而且他就是要让何伯的心态变得更乱,让何伯无法静下心来思考。

  正因为如此,张天元在何伯弃牌之后就翻开了自己的底牌,还一边摸着脑袋困惑地说道:“咦?我刚刚明明看到这张牌是个a来着,怎么变成9了,哎呀,对不住啊对不住了,刚刚说错了。”

  听到这话,看到那牌,何伯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自己居然被偷鸡成功了!这臭小子刚刚居然是故意的!我丢雷楼谋!

  “哈哈哈哈,我靠,弟弟你太牛了,我差点都给你忽悠住了啊,你这臭小子,笑死我了,堂堂赌王被你诈牌,哈哈哈哈。”聂震实在忍不住了,他可不管何伯什么身份,关他屁事啊,想笑那就笑了。

  何伯此时一脸的铁青,牙齿咬得是咯吱作响,真恨不得一巴掌抽死张天元,但看到张天元那一脸无辜的样子,他又糊涂了,真是看错了?不是偷鸡诈牌?

  散牌是是有心理战教学的,一般来说第三张或者第四张的时候你只要起a或者是k,只要比对家牌面大的时候你就加到最大,让对家误认为你是一对,对家丢牌的可能性为80%,如果对家跟的话,说明他可能有一小对,这时,你就梭。如果对家拿牌。说明你就失败了。

  而张天元再拿到第二张牌的时候就敢玩这种心理战,这是源自于他前面的基础。因为他已经赢了两把了,何伯必然会怯战。丢牌的概率可以达到90%以上。

  当然了,就算何伯跟了的话,张天元也与其它办法来应对的,基本上如果他想要作弊,都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就看他怎么作弊了。

  何伯最终将气压了下去,但此时的他却已经犯了大忌了,在梭哈牌场之上,最忌讳的就是心理波动太大了。何伯这连输三局,最郁闷的是第三局虽然输得少,可是却被对方诈牌了,这种感觉太窝火了。

  有一种机会叫心浮气躁!

  不该加注的时候盲目加注。总以为自己的牌好,别人都不堪一击。以为多加注就能不战而屈人之兵。一旦遇到不怕的人或者寻找机会的人往往就一败涂地。心浮气躁的原因往往是筹码多,或者输红了眼。筹码多想仗势欺人,输红眼就满腔愤恨。这都是梭哈大忌。

  恰恰何伯现在就是这个状况,就算他再稳,毕竟已经输了三局了。不着急那才叫奇怪呢。

  何伯其实还犯了一个忌讳,而且是绝对不应该的忌讳,那就是不知天时,强行逆命!

  运气对于梭哈来说非常关键。赶上某天运气不好的时候千万要忍住。有人曾经有一天连续大对梭小对输了关键的十次。也曾经让对方连续作了四个顺子。有人说黑的象乌鸦。这人最后只气得想永远不玩梭哈。如果忍不住就会提出筹码或者借钱来翻本。那样的结果往往是输光了本钱甚至债台高筑。

  虽然运气这东西很玄乎,但何伯是相信的,他选在今天。就因为今天是他的吉日。可问题是,显然张天元的运气比他要更好一些。他现在是骑虎难下,没办法放弃了。如果现在放弃,就等于承认自己输了,输给了一个赌界的菜鸟。

  无奈,他只能赌下去。

  第四局的牌很快就洗好了,张天元依旧没有叫切牌,任凭何伯去记牌,而何伯也没有叫切牌,他已经知道了张天元没有记牌,就没必要切牌了,反而对自己不利。

  “五千万!”张天元这一次没有叫太大,是怕吓住了何伯,导致何伯又弃牌,那一把赢得就太少了。

  当然,对他来说五千万不大,可是在旁人看来,这简直就是疯了,要知道底注才是一百万啊,哪有这么玩的。

  “跟了!”何伯面无表情地说道,而一旁的荷官则把五千万筹码推了出去,这一把何伯信心十足,原本心浮气躁,此时也变得冷静了起来,因为牌来得实在是太顺了。

  “嗯,一亿吧。”

  拿到第二张牌的时候,从牌面上来看,依旧是张i安元比较大,所以还是张天元说话,他见何伯似乎信心十足,想到何伯不太可能会弃牌逃走,所以便加注了。

  “继续跟!”何伯面无表情,但心中却越来越喜了,虽然从牌面上来看他的牌比较小,可是他这一把感觉运气非常好,搞不好真就是个同花顺,所以他还是跟了,不能总是输吧,无论如何都要赢一把的,否则他这赌王真得是太惨了。

  ……

  “目前张公子的牌面是两个老k,两个老a,依然牌面大,请您下注吧。”

  到第五张牌发下来的时候,张天元有两个对子,但这也只能算成对子,不过是双对而已,当然了,此时他的牌面还是比较大的。因为何伯的牌面是2345,底牌没有掀起来,但是张天元却是知道的,何伯的底牌是一张黑桃a,其余牌都是方片,只能构成顺子,但却不是同花顺,知道双方底牌的张天元,已经确定自己可以赢下这一局,所以他一点都不怯战。

  “嘿嘿,何伯牌面虽然小,不过这牌序和花色倒是不错啊,居然是都是方片,我真怕你是同花顺啊,不过我这人向来喜欢冒险,还真就不信这个邪了,您桌面上还有四亿多筹码,不如一起押了吧,我这一把就押与你桌上筹码相当的钱,四亿多筹码,你敢跟吗?”

  张天元说话的时候,已经吩咐荷官帮自己点清了何伯最后剩下的筹码,然后从自己的筹码里面取出了同样的筹码放到了投注区。他的这个举动。让看热闹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啊,澳门赌博网站:这是够厉害啊。虽然你有双对,但别人有可能是同花顺啊。你能赢吗?

  可是张天元这一局却不是诈牌,他是知道双方的牌大小的,他的牌虽然看起来很乱,但却是同花,也就是五张同一花色的牌,并不是要靠对来赢的,何伯的牌则是顺子,而偏偏同花是压了顺子刚好一头的,这一局只要何伯不出老千。那也是输定了。

  最重要的是,张天元知道何伯刚刚记牌了,何伯也知道他的底牌,但问题是,这张底牌已经不是何伯记得那张了,张天元利用地气搞了鬼,在叶清洗牌的时候,将两张牌的位置调换了一下,所以何伯现在脑海中记住的那张本该属于张天元的底牌。并不在牌桌上,而是在牌堆里的。

  何伯自以为知道对手的牌,所以他觉得张天元这一把还想偷鸡诈牌,而且这么咋呼。想要一把就结束赌局。

  “小伙子,玩牌还是要老实一点的,跟我玩诈术。你还嫩了点,我跟了。亮出你的底牌吧!”何伯冷冷一笑,这一局他觉得自己赢定了。

  而偏偏张天元在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还故意做出了一个脸色非常难看的表情,就好像是真得被吓到了似的。

  “哈哈哈,看到那小子的表情没有,居然还想诈牌,刚刚那一局是侥幸,别以为能诈牌赢了一次就把自己当赌神了,这下死了吧,好不容易赢了几亿,这一把差不多都要输回去了,何苦呢。”

  “活该,赌王就是赌王,输了不要紧,关键就是能逮住机会,一口咬死对手,谁笑到最后那笑得才最好啊。”

  “赌侠?狗屁!刚刚谁说那小子厉害来着,再站出来啊,怎么不说话了啊?”

  张天元此时本来想要直接亮底牌的,可是听到这些话,就生出了逗你玩的想法,可怜兮兮地问叶清道:“叶经理,我下注的那些可以拿回来了吗?”

  “张公子,这样是不行的,一旦下注,就不能再反悔了,输赢就是这么回事。”

  “孙女婿,你这样一点都没男子汉的样儿,赶紧亮底牌,输了就输了,你的筹码还多着呢,怕个鸟。”柳三生也急了。

  张天元无奈叹了口气,随手翻开了自己的底牌。

  “咦?这不是同花吗?何伯的牌是顺子,同花比顺子正好大了一头啊,这小子赢了我去!”

  “你小子是故意的!”梁子通扯着喉咙大骂了起来。

  张天元懒洋洋地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胆子都没有,让别人代赌的人就别说废话了,我就是故意逗你们玩的,那又怎么样?哈哈哈哈,赢了哦,那几个古董是我的了。”

  说着话,张天元就要将筹码往自己这边抱,已经等不及让荷官帮忙了,却不想被何伯摁住了手冷喝道:“慢着,你小子出老千!你牌面上的牌都是红桃不假,但那张底牌却是一张黑桃,你到底怎么作弊的!”

  “呦呦呦,老赌王生气了啊?您怎么知道我的底牌是什么?难道您有透视眼不成?再说了,纵然你真得有透视眼,也老眼昏花看错了吧,我知道这赌厅里可是有监控的,您说我出老千,请技术部和保安部的人都过来问问,或者干脆去看看监控,看看我到底有没有作弊啊。”张天元笑了笑,一幅完全不紧张的样子。

  “哼,何伯善于记牌,他既然说那张不是红桃是黑桃,那就一定不会错的,你小子出老千!”梁子通冷哼一声说道。

  他这么一喊,那些来给何伯助威的人都一起喊了起来:“出老千按照规矩要剁了手的,这大陆仔敢在咱们的赌船上作弊,弄死他。”

  “哈哈哈,好大的威风,欺负我们人少是吧?我告诉你们,说我出老千,要是给不出个合理的解释的话,今天一个都别想安然离开,都得给我磕头赔罪!你们睁开狗眼看看窗外是什么。”张天元哈哈大笑了起来,反而将那些人给镇住了。

  众人朝窗外看去,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在附近海域居然多了几艘军舰,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军舰啊,不是海巡,而且天空中居然还有呼啸的战斗机飞过,在附近天空盘旋飞舞。

  这些人或多或少知道张天元的身份,自然明白那些军舰和战斗机是为什么而来的。

  “不是威胁你们,这可是直播的赌局,别他妈输不起就赖别人出老千,最瞧不起这样的玩意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