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零三章 诈赌王的牌
  王思远不知道赌王有多厉害,但是他却知道张天元不是个好惹的主儿,谁要是真把张天元当白痴看,那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白痴。

  果不其然,何伯输了,因为他弃牌了,他就是虚张声势,跟王思远说得一模一样。

  “小张先生今天果然是鸿运当头、财神附体啊,老夫弃牌了!”

  尽管这一局何伯无奈之极,但他必须弃牌了,因为他也知道张天元的底牌是什么,只要张天元手里头是炸弹,他之前记牌记住了。如果他敢跟注的话,那输得会更惨,所以他自然是要选择弃牌的,原本还打算诈牌来着,只可惜张天元似乎完全不吃这一套啊。

  这小子莫非也是个赌术高手?只是扮猪吃虎而已?

  何伯现在也有点糊涂了,一个人光凭运气是不可能赢得这么轻松的,他并不是一个相信运气的人,就算一个人运气再好,也不可能连续两把都这么好,难道对方出老千了?或者也记牌了?

  原本稳坐钓鱼台的何伯,此时却因为张天元而有点失去冷静了,这不怪他,连输两局,而且输给的是一个菜鸟,如果是普通人也就罢了,可他是赌王啊,这面子丢大发了。

  “何伯弃牌,张公子这一局赢。”于海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声,不过心头却是惊讶而又高兴,惊讶地势,张天元居然能赢了何伯两把,这太不可思议了,连他都做不到,喜的自然是何伯输了。因为于海跟何伯的关系可不怎么样。

  于是这一把,何伯输惨了。输了将近四亿的筹码,这么一算的话。他剩下的筹码就只有五亿多一点了,这才两局而已,输得太惨了一点。

  “看来张天元的牌真得很大啊,何伯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弃牌的,估计是知道张天元的底牌了,他老人家会记牌啊。”

  “嘿嘿,记牌?我看赌王不过徒有虚名而已,你们没听张天元都把自己的牌说出来了吗,炸弹。四条,四个a啊。”

  “赌侠大战赌王,原来以为这只是一个笑话,一场毫无意义的屠杀,现在看起来的确是屠杀,不过却跟我想的不太一样,不被看好的赌侠反而连赢了两把,转眼间就把赌王将近五亿的筹码给赢走了,这也太狠了吧。”

  如果说电脑前的很多人还看不懂何伯为什么弃牌。那么现场的这些人就不会这么想了。他们知道,赌王何伯是不会无缘无故弃牌的,弃牌肯定是有理由的,只是他们心里头也是非常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理由,很多人一开始对这位赌王那可是信心十足的,但是两局过去之后。很多人心里头都没底了。反而是原本对张天元不抱什么希望的聂震、柳三生等人,心里头就跟大夏天吃了甜西瓜一样。那叫一个舒畅啊,原本的担心。现在完全没有必要了。

  “有意思,这何伯肯定是知道我的底牌是什么了,所以才会弃牌的,否则他一套顺子,绝对会拼一下的,嘿嘿,会记牌是吧?很好,那我就让你好好记,然后坑死你!”

  张天元之前就有点怀疑何伯记牌了,这会儿基本上是可以肯定了,毕竟他是能看到何伯的底牌的,合起来那就是一套顺子,这也算不小了,没理由弃牌的,毕竟他为了不让何伯弃牌,都没选择全梭,可对方还是弃牌了,理由那就只有一个,对方也知道自己的牌是什么。

  当然,自己随口说出去的,那不做数,没有人会相信的,何伯是只老狐狸,更不会相信的。而何伯也不太可能有自己一样的本事,否则第一局就不会输了,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何伯真得记牌了,而且很巧对方记住的牌里面偏偏就有一张是自己的底牌!

  在叶清重新取了一副新牌洗牌的时候,张天元看似无意地瞟了何伯一眼,实际上却是在观察何伯到底在干什么,他发现何伯眯着眼睛,偶尔之间,眼睛里会迸射出奇异的光彩,不用问,这肯定就是在记牌了。赌王不愧是赌王,还真得是有些本事的,只可惜啊,你千不该,万不该替梁子通出头,更不该遇到我张天元啊,对不住了!

  “请二位下底注,第三局就要开始了。”

  “稍等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对张公子说。”叶清洗完了牌,正准备要开始让两人下注的时候,于海却说话了,而且脸色非常严肃。

  “有什么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吗,还鬼鬼祟祟的,哼,想代赌就直说便是了,你作为监督,可是不能与张天元随便耳语的。”梁子通看不下去了,张天元已经赢了两局了,眨眼间他的十亿筹码就已经少了快五亿了,所以于海有这种话的时候,他就不满意了。

  张天元笑道:“于大哥,不妨事,你只管当着大家的面说,咱们明人不做暗事!”

  于海点了点头道:“我只是想建议你在下注之前要求切牌!这只是为了防止出老千而备下的规则,所以你可以这么做的。”

  话是这么说,不过于海实际的用意却是为了防止何伯记牌,因为他是明白人,上一局什么情况他也看出来了,何伯知道了张天元的底牌,所以才选择了弃牌,这就是因为何伯记牌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切牌就是最好的选择了,所谓切牌,其实就是打乱牌原来的位置,这样的话,原本记下的牌就会被打乱了,这对善于记牌的人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何伯在听到于海的话之后,猛地盯向了于海,一眼的愤怒,他平时的确和于海的关系不怎么样,可没想到这个时候于海偏偏来落井下石了,关键这种落井下石的方法还不违反规则,因为这切牌的规矩那就是为了避免出老千而设置的。作为监督的于海,完全有理由。也有权力这么做,如果何伯自己不答应切牌。那是不行的。

  尽管何伯很厉害,但是他记牌的能力也是有限度地,他能固定记住几张牌,但如果这几张牌让一个切牌高手去切的话,很可能就会被切乱了,使得他前功尽弃了。这样的话,他就无法得知张天元的底牌是什么了,究竟是跟注还是放弃,就会变得很难以抉择。若对方真是个一般的菜鸟,他都不在乎,甚至懒得用记牌这个能力,可谁能想到张天元一上来就赢了自己两局啊,而且还赢得那么干脆。

  最关键的是,何伯看不透张天元这个人。他以前玩牌,最拿手的那就是观察对手,然后根据对手的表情、眼神、动作甚至话语来判断对方的牌大还是小,然后通过诈牌来赢对方。就算明明牌小,偷鸡成功的可能性也是非常高的,但是遇到了张天元,他简直有些无语了。这个年轻人好像完全就是个深坑,怎么都看不透,这最大的武器没用了。如果连记牌都不能用,那何伯这个赌王其实也只能降下自己的水平。纯粹跟张天元玩运气了。

  可是遇到鸿运当头的张天元,这能赢吗?简直就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啊。

  何伯深深吸了口气。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轻视这个年轻人,所以从第一局就开始记牌了,但两局过后,他还是输了,输得很惨。张天元那谈笑风生的样子,反而更像是一个赌王,给他这个老江湖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让他有一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他之前以为对面坐着的只是一头未成年的老虎,但是现在他忽然发现,对面坐着的,是一只狡猾的狐狸!如果按照对付一般年轻人的方法去对付这个人,那真得就玩不下去了。

  紧张的何伯想了一大堆,最后却听到张天元摆了摆手道:“不用不用了,切什么牌啊,浪费时间,再说了,何伯会出老千吗?当然不会了,澳门赌博网站:于海大哥你就放心吧,叶经理,赶紧发牌吧,我们底注都下了啊。”

  听到这话,何伯猛然看向了张天元,他越发看不懂这年轻人了,难道这小子居然也懂得记牌?不可能吧!

  要不然再试试?

  何伯咬了咬牙道:“既然说了切牌,那就切吧。”

  这一次,反倒是他主动要求切牌了,因为他想看看,张天元是不是也跟他一样能记牌,虽然按照常理这是不太可能的,但他还是愿意试试。

  “好吧,何伯这么说了,那就切吧切吧。”张天元一幅无所谓的样子,他自然是无所谓了,因为他真得没有记牌,也不需要记牌,他就能看穿那些牌到底是什么,就这么简单。

  切牌之后,叶清便发牌了。

  “哎呦呦喂,居然又是两个a,哈哈哈,一开始就来这样的牌,接下来不会又是炸弹吧,哈哈哈。我牌面大,这样吧,我押两亿!”

  这一局的牌面,张天元是一个黑桃a,而何伯则是一个红桃4,从牌面上来说,张天元自然更大,所以由他先下注,不过这小子张嘴就来啊,又一次说了一句本不应该说的话。而且很是大大咧咧地冲荷官打了个响指,让荷官把两亿筹码推向了投注区。

  “日,这小子是真蠢还是玩心理战啊?看不懂了。”这不是一个人的心思,而是大多数人的心思,因为有了前两局,现在不管张天元做什么,都会被认为是有特殊意义的,其实他这一把还真有特殊意义,因为他的牌不是两个a,名牌是黑桃a,底牌只是一张方块9,这就是诈牌了,反正梭哈赌局里也没规定不许说话。

  “张公子,有什么牌不要说出来的,这是赌局。”叶清提醒道。

  “赌局有规定不允许说话吗?既然没有,我说什么都无所谓了吧,反正我运气好得很,就算把底牌亮给何伯看,那也应该输不了吧。”张天元很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说道,这话让叶清也没办法说不对。

  “我选择弃牌!”

  何伯揉了揉太阳穴,最终选择了弃牌,他现在真有点糊涂了。这一把他的明牌是个4,而底牌也是个4,最差那也是对子,而张天元却是一个9,一个a。(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