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零二章 炸弹
  “娘的,我要是也像这小子这么有钱,也一定去摆摆谱,太痛快了啊。”电脑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存着这种心思。

  张天元抓起柳梦寻的手,然后一人拿住了那张底牌的一个角,将牌翻了起来。

  这种浪漫和情调,是很多法国人看了之后都羡慕不已的,不过能够在这种场合这么轻松,这小子还真得是无忧无虑啊。

  柳梦寻微微含笑,作为见过大场面的女人,她不会动不动就脸红,也只有在跟张天元做那种事情的时候,才会表现出那样的娇羞,但是现在没那个必要啊,自己的男朋友都那么淡定,作为一个相称的女人,就算心里头再紧张,最起码表面上也是要淡定的。

  她知道这场赌局有直播,张天元也知道,所以张天元在这种场合做出这样的事情,那无异于向全国的人宣布喜欢她,这是多么甜蜜的爱啊。

  感受着从张天元手上传来的温度,柳梦寻彻底陷入到了甜蜜的迷失之中,直到听见有人大喊了起来。

  “七!真得是七啊!”

  “还是个方块七,可惜了啊,差一点就真得同花顺了!”

  “知足吧,顺子已经能干翻三条了!”

  “不是吧,这都能赢,我的个去,这小子赌运也太好了吧,赌石牛,怎么赌牌也这么牛啊!”胡七一直接就蹦了起来,大声喊道,也不知道他那老头子的身体是怎么那么敏捷的,居然一点都不迟钝。

  这一时间。赌厅里面是完全陷入了吵杂之中了,尽管之前张天元口口声声说自己一定能弄到顺子。也有人那么猜,那么想了。但底牌没有翻开之前,谁也说不准啊。不过这会儿不一样了,双方都已经翻开了底牌,结果是什么,那就是清清白白了。这也使得赌厅里面的人在经历了最初的目瞪口呆之后,轰然吵闹了起来,这议论声,让偌大的赌厅就好像菜市场似的。

  “何伯是三条k,张公子是6789,10。顺子!这一局张公子赢!”

  于海很是高兴地大声念出了这一局的结果,而与此同时,属于何伯的那些筹码,也都被划到了张天元这边,以为比较多的缘故,所以两个荷官一起将筹码整齐地排列了起来,那动作真得一点不逊色于叶清洗牌时候的动作啊,那才叫一个潇洒啊。

  不过再潇洒,如今成为主角的却是张天元。尽管张天元不会那种洗牌技巧,也没有荷官的动作潇洒,但是他能赢赌王,这就足够让他出名了。

  “哇啊。太帅了,我怎么就没遇到这么好的男人啊。唉,你看看人家多疼爱女朋友。啧啧,太幸福了。能嫁给这种人,此生无憾了啊。”电脑前。又有无数的花痴出现了,毕竟像张天元这样又有钱,人也长得帅气,而且还特别温柔的男人,实在是打着灯笼没处找啊。

  “快别花痴了,踏踏实实找个对你好的就嫁了吧,帅也不能当饭吃。”这位还算是比较冷静地,不过看她眼睛里的眼神,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平静。

  先不去说观众席上的热闹以及电脑观众的激动,就单说此时赌王何伯的心里想法吧,实在是郁闷不已啊。自己原本以为三条不算小了,就算对方也是三条,但自己是三张老k啊,除非对方是三个a,否则赢不了自己的,可谁知道对方居然是顺子,偏偏就压他一头,这叫个郁闷啊。

  不过他毕竟是老江湖了,经过了最初的郁闷和不爽之后,心态已经完全调整好了,他又不是常胜将军,虽然老来还没输过,可是以前年轻的时候,输得多了去了,如果没有这么点心理承受能力,那他也未免太没用了些。

  他相信张天元这一局靠得是鸿运当头,刚好能压住他的三条,不过梭哈靠得可不仅仅是运气,他有很多方法可以收拾张天元,并不着急。

  旁边自然有荷官将用过的废牌收走,叶清重新取出一副扑克,何伯还是检查了一番,然后于海也检查了一下,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就交给叶清洗牌了,这一次叶清洗牌的手法与之前有所不同,换了个花样,不过却同样精彩,让张天元看得是连连称赞,他不会这个,自然就觉得这个很神奇了。叶清见识了张天元的运气,本来都觉得自己有点自惭形秽了,好在这洗牌方面,还是不错的,最起码张天元很欣赏,他心里头也略微得意了起来。

  何伯这一次状态明显受到了上一局的影响,只记住了五张牌,不过这记牌还是要看运气的,如果对方的底牌不是你记住的那张,那么就算你记住了八张那都没用,关键就是那张底牌,可以让你搞清楚对方的牌究竟是什么。

  而这一次,何伯记住的五张牌,正好有两张被放在了最上面,这两张牌是底牌,一张是何伯自己的,而另外一张则是张天元的,所以这一局一开始,其实何伯就已经占了先机了。

  发牌之后,张天元的底牌是一个黑桃a,而名牌则是一个方片a,何伯手中的牌则是q和k,牌面上为k,没有张天元大,所以张天元先下注。

  “请张公子下注吧。”

  “一次一百万太没意思了,我下注一亿!”

  听到张天元的下注,观众席上的人都惊呼了一声,虽然说赌注还有九亿多呢,可是底注才一百万,这位却直接就下注一亿,这是要吓唬人吗?不过何伯好像并没有被吓住,而是吩咐荷官跟了一亿的筹码,表情也很淡定,毕竟才两张牌,接下来的情况谁也说不准的。

  “一亿跟了。”

  何伯一边观察着张天元的一举一动,一边跟了注,他发现张天元这一次看了筹码。而且脸上还露出了喜色,心道这小子果然还是太嫩了。赢了一局之后就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怎么样。装不下去了吧,上次靠运气还能瞎蒙赢,这一次你看了底牌,我看你还能那么淡定吗?

  何伯当然不知道,张天元看不看底牌都一样,之所以看,无非是故意显示出自己的无知罢了,就是要让何伯掉以轻心呢。这一局一开始他就拿到了两个a,而何伯则是单牌。虽然有顺子的趋势,但现在毕竟说不准,自己或许可以稳稳吃了他。

  “五千万!”

  “我跟五千万!”

  ……

  “这是最后一张牌,张公子拿到了一张a,那么请张公子下注吧。”

  全部五张牌发完之后,张天元牌面上是三张a,还有一张2,而何伯的牌面则比较有意思,全部都是红桃。牌序则是9,10,j,k,他的牌面比张天元小,所以这一次就是张天元先下注。看何伯跟不跟了。其实张天元底牌也是个a,所以他这一把就是炸弹,也就是四条。而何伯的底牌则是一张q,可惜的是。这张q却不是红桃,否则他这一把就是同花顺了。张天元必输无疑,然而运气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何伯的底牌偏偏是一张黑桃q,所以他也就是一把顺子,而顺子是敌不过炸弹的。

  所以如果这一把开牌,仍然会是张天元赢,四条吃了顺子。

  既然如此,张天元很干脆地就下注了,依旧是一亿,这一把下来,双方放在投注区的筹码一共得有好几亿了,算是赌得非常大的一把了,何伯运气不错,所以敢赌,只可惜张天元运气更好,就更敢赌了。

  “小张先生下注一亿,这么看起来牌是不错了对吧?我刚刚看你已经看了底牌,难不成是一副大牌?”何伯并没有跟注,而是笑眯眯地看着张天元,问道。

  张天元笑眯眯地说道:“哈哈,何伯你真厉害,你怎么知道我这牌是四条啊?哎呀呀,真是厉害,居然看出来了,佩服,太佩服了,我以前在电影上看赌片的时候,以为那是吹牛呢,没想到居然真见到了!”

  这番话,其实就叫心理战,赌牌之中常用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张天元好像是说漏嘴了,这样产生的效果会有两种,一种就是何伯因为害怕而放弃,那么这一把张天元也就少赢一亿而已,另外一种就是何伯不相信张天元的话,再跟一亿,张天元就多赢一亿,不管怎么看,最后的结果对张天元都是好的。但是按照何伯的性格,放弃的可能性不大,除非他知道张天元的底牌是什么,毕竟他之前是记牌了的。

  何伯眯着眼睛说道:“小张先生,我的牌面你也看到了,清一色都是红桃,而且只差一张牌那就是顺子,同花顺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我这把全梭的话,你敢跟吗?”

  何伯此时也是在诈牌,他知道自己的底牌虽然能凑成顺子,但却并不是同花顺,但是如果张天元因为相信而放弃的话,那这把他就可以吃下桌上的好几亿筹码了,这就算是偷鸡了,张天元不仅赔钱,而且还会被人笑话。

  可问题在于,张天元知道何伯的底牌是什么,他怎么可能会上当呢?

  “跟,怎么不敢跟,如果何伯你的牌真是同花顺,那我输了也就认了,没什么好说的,可要不是,如果我放弃了,那就丢人丢大发了。何伯干脆全梭吧,赢了这赌局也就结束了,您也可以给梁子通梁总交差了啊。”

  张天元知道双方的牌是什么,也知道自己赢定了,除非何伯出老千,否则的话,这把他是稳赢的,如果对方敢全梭,那好啊,他跟也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之前没有全梭,其实是怕吓跑了何伯,何伯不跟的话那全梭就没意义了。

  “嚯嚯,这小子行啊,居然跟赌王玩起了心理战,很明显那小子的底牌就不可能是a,四条哪有那么好拿的,估计在虚张声势呢。”

  “我看不一定,澳门赌博网站:说不定那小子就是说漏嘴了。”

  “不管怎么样,看何伯怎么处理吧,是跟还是弃牌,然后我们就知道结果了。”

  “反正我觉得姓张这小子肯定就是瞎诈唬呢,何伯可千万别上当啊。再说了,何伯的话没说错啊,这把真的是同花顺吧?”

  “嘿嘿。”王思远嘿嘿冷笑了一声,对旁边嘀咕的人说道:“你们懂个屁,我看何伯才是虚张声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