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零一章 就是故意的,又如何?
  因为还是何伯的牌面大,所以依旧是他下注,这一次,他直接就推出去了两千万筹码,如今放在他投注区的筹码,已经达到了两千六百万了。因为到了这里,其实何伯还是想直接结束赌局的,因为在这里结束了,他是三条,而张天元只有四张牌是不可能构成顺子的,所以他就赢定了,这也是为什么他一下子下注两千万的缘故,也是为了保险嘛。

  看到何伯一下子下注两千万筹码,柳梦寻也看傻眼了,她虽然不懂赌.博,可是却知道何伯在赌术方面的厉害,何伯敢这么下注,说明牌是非常好的。

  “天元,先看看底牌再下注吧,你这牌面上是689,如果底牌是7的话才有可能组成顺子啊。”不懂赌.博归不懂赌.博,但是为了张天元,柳梦寻可是看过梭哈的规则的,当然知道什么是顺子,于是着急地说道,她也不理解张天元为什么不愿意去翻看底牌。

  “乖了丫头,这个跟许愿一样,翻开了就不灵了,如果连财神爷都不站在我这边,那输了也只能怨天了,没法尤人的,还是继续跟吧。”说着话,张天元也示意一旁的荷官帮他跟注两千万,荷官还没来记得把筹码推出去呢,他又喊了一声:“等一等。”

  “要放弃了吗?”叶清问道。

  “放弃?我有病啊放弃,这说不定就是个顺子呢,虽然我想要同花顺没来,但谁敢说我就不能赢呢。我加注,一共四千万。押上去。”

  荷官愣了一下,不过职业素养还是让他将四千万的筹码推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不光是观众席上的那些人傻眼了,电脑前收看直播的人也傻眼了。这真是赌侠?怎么感觉就是一疯子二货啊,不看底牌,完全凭运气,这样的梭哈玩法还真是没见过啊,有这么拼的吗?

  “哼,人家有钱,输了也不怕,钱多了,烧得发慌呗。”

  “狗屁赌侠。我看就是个二货。”

  一些支持梁子通的人在底下嘿嘿暗笑,甚至说话声也很大,周围的人都听得到了,就算你小子最后真得是顺子,人何伯还有可能是富尓豪斯,甚至是四条呢,你不是照样输?能大过富尓豪斯的也只有同花顺了,可惜你小子已经不可能了。

  何伯心中不由冷笑,暗道你小子居然也想诈牌吗?想跟我玩心理战?你还太嫩了点啊。好,既然你如此不知死活,那我就奉陪到底,四千万是吧?好啊。那我跟你了!你小子连底牌都不看居然也敢跟老夫这样玩心理战,小心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小聪明可不是大智慧!

  最后一张牌发出来之后,张天元的牌是一张方块十。只可惜九不是方块,不然这还真有可能是同花顺呢。现在张天元的牌面是689,10。而何伯的最后一张牌黑桃j,也就是说,何伯的牌面上就是一个对k,然乎分别是a和j,这样就排除了炸弹和富尓豪斯的可能性了,最大也就是三条了,也就是三张老k。这就使得何伯心中一紧,有点犹豫了,毕竟一旦张天元是顺子,那他就输了这一局了,可问题是张天元压根就没有看那张底牌,也可能是一个小对,或者干脆都是单牌,这样的话,还是能赢的,问题就在于那张底牌到底是不是7了。

  不过现在牌面上还是何伯大,所以由何伯下注的,他这赢面已经不如张天元大了,因为他最多就是三条,而张天元则可能是顺子。

  这一次何伯没有之前下注那么痛快了,犹豫了一会儿,却始终没有提出下注,不得已之下,叶清催促了起来:“请何伯下注吧。”

  何伯无奈,就先吩咐荷官推出去了一千万,他本以为张天元最起码会犹豫一下,可谁知道这小子竟然还是没有看底牌,直接就加注为两千万,只是并没有再加注。其实以现在的情况,张天元是可以选择全梭的,但他没有那么做,就是怕把何伯惊到了,一旦对方放弃继续跟注,这一局就结束了,整了个顺子,可不能轻易放走对方啊。

  跟还是不跟,究竟跟多少?

  之前都是何伯给张天元出难题,张天元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而这一次,张天元却给何伯出了个难题了。他完全没想到张天元居然还是不看底牌,就敢直接加注到两千万,这小子是想干什么?故意吓唬我吗?不过现在的牌面对自己不利啊,如果对方真是顺子的话,自己就输了。但如果对方只是单牌或者对子的话,他都赢定了。

  何伯犹豫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张天元,作为一个久经沙场的老赌王,通过对方的表情、眼神和动作来判断对方的心理,是他的拿手好戏,只可惜抬头的那一瞬间,他差点气得没吐血,张天元那厮居然在跟柳梦寻打情骂俏,好像赌局根本事不关己似的。

  这算什么?意思你赢定了?还是说根本不在乎输赢?我爱跟就跟,不爱跟就别跟?

  梭哈里面有放弃这个选项的,一旦你选择放弃,那么你的筹码就别想拿回来了,在两个人对赌的情况下,你的筹码就直接是别人的了。

  不能放弃,反正已经是最后一张牌了,自己跟也就是两千万而已,不算什么!

  “两千万,我跟了!”

  何伯最终选择跟牌,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如果张天元的那张底牌不是七的话,那他如果放弃,那就闹出笑话了,在梭哈里面,这就叫被偷鸡了,这人作为老赌王可是丢不起的,所以他宁愿最后在跟两千万,反正钱还多着呢,不打紧。

  再说了,张天元的牌就未必是顺子,如果就这样放弃。一旦最后自己的牌反而还大,那这张老脸真不知道往哪儿放了。对于这些老江湖来说,面子明显是比钱更加重要的。

  吩咐荷官推出了筹码。何伯随手翻开了自己的底牌,现在五张牌就是三张老k,一张a,一张j,这就是三条,其实不算小了,不过在两个人的赌局里面,还真算不上大。可以看到何伯的手很不自然地去整理了一下衣襟,这就是紧张的表现。只是他表情上依然很淡定,那张脸是不喜不悲。

  这两千万跟了之后,投注区里的钱差不多就快一亿了,即使比起十亿的筹码还只是十分之一,但这绝对不是个小数目了,尤其是电脑前的那些人,有几个能赚到一亿港币的?自然一个个呼吸都加重了,眼睛纷纷盯着电脑屏幕,手中拿着的茶杯都忘记放下了。

  究竟是瞎蒙还是真得胸有成竹?

  马上结果就可以见分晓了。

  不过或许运气的成分更大一些吧。毕竟张天元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那张底牌。

  可是等了半天,张天元居然都没有翻牌的迹象,而是跟柳梦寻笑得浑身颤抖。

  “混小子,你故意的是吧?”何伯也是怒了。一拍桌子吼道。

  张天元扭过头来用迷茫的眼神问道:“怎么了怎么了,什么事儿让您老动这么大的火气啊,您年纪大了。可经受不住啊。不用生气,不用生气。您说什么我照办就是了嘛,不就是赌局嘛。输了就输了,赢了就赢了,这筹码还有九亿多呢,慢慢输,不着急的。”

  他这番话好像是在关心何伯,可是这语气却是能把人气死,很多在电脑上看直播的香港大学生一边骂着“扑街的大陆仔”,一边真恨不得到现场去揍张天元一顿,只可惜他们连赌船都上不了,也只能在嘴上过过嘴瘾了。

  “那家伙好像之前就在中环打过学生,是个流.氓啊!”忽然有人想起了当初张天元在中环的事儿,认出了张天元。

  “专.制下的奴才,狗!没有自由和人权的傻帽,丢雷楼谋!”这些人骂得很凶残,可是他们就没想过,人家张天元能上赌船,而他们连赌船都上不了,到底谁的自由更多些呢?

  现场的人虽然没有这些大学生这么激动,不过也是恨得牙痒痒啊,你这臭小子赶紧翻牌让大家看看结果啊,急死个人了。

  于海心中暗笑,都想给张天元竖起大拇指了,不过他毕竟是这场赌局的监督,所以有些场面话那肯定还是要说的,所以他看了看张天元说道:“张公子,该开底牌了,要看看究竟谁赢了这局。”

  “哦,开牌啊,你早说嘛,我还以为是七张呢,原来是五张牌啊。”张天元一拍脑袋,仿佛是恍然大悟,不过还是纯属故意气人。

  于海也是故意气人呢,还给张天元解释起了七张牌和五张牌的一些区别:“七张牌的游戏也是有的,七张牌梭哈是五张牌梭哈的变体,大约诞生于20世纪初,因为上述其四明一暗的方式暴露过多信息,同时由于不易成牌,容易作弊等缘故,七张牌梭哈更为流行,并且在美国德州扑克诞生前是最为流行的玩法,而至今该玩法还有众多玩家,在wsop等世界级大赛中也有其项目。我国一直到1999年澳.门的和记娱乐城才引进了这一欧洲流行游戏。

  “七张牌梭哈通常以有限注的形式游戏(当然无限注也可以了),它没有公共牌并可供2-9人游戏。开始时每人发两张面朝下和一张面朝上的牌;两张底牌和一张门牌。在游戏的过程中,每个游戏的玩家再发3张面朝上的牌和最后1张面朝下的牌,他们必须在摊牌时用其中的5张牌组成一手牌。拿到最大一手牌的玩家赢得本轮和底池。”

  “行了于海小子,咱们今天玩的是五张牌,不是七张牌,如果这小子有兴趣的话,我以后再陪他玩,现在还是让他开牌吧。”何伯听得烦躁,对于海说道。

  张天元不想让于海为难,而且也觉得玩得差不多了,于是轻轻抓过来柳梦寻那白皙的玉手说道:“梦梦,咱们两个一起开吧,这两个人的运气加起来,一定比一个人强。”

  “我靠,没听说过运气还能叠加的,你们两个他妈的能别腻歪了吗?这是直播,直播啊!”徐刚也在学校的宿舍里跟室友一起看直播呢,看到这里,忍不住骂道,当然了,他这样骂,并没有恶意,反而是损友之间无拘无束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