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五百章 同花顺?
  张天元完全不在意何伯去记牌,就算是何伯能把所有的牌都记住又如何?张天元玩得可是作弊,而不是赌技。就爱上乐文。lw0。再说了,一个人想要在别人洗牌的过程当中,记住全部五十二张牌的位置,那就是纯属扯淡了,如果只是五六张,甚至七八张的话,那还是有可能的,而何伯基本上就算是这样的人了。

  千万别小瞧他记住的这几张牌,看似无关紧要,但何伯就是靠着这本事,才拿到了世界梭哈赌王大赛的冠军的。关键就在于一旦记住的这几张牌被对方抽去了,成为了对方的底牌,那就有意思了,甚至能够成为决定一场赌局胜负的关键。

  当然了,那仅仅只是针对一般人而言,张天元可不是一般人啊,何伯也真是可怜,在一个作弊的家伙面前玩这个,简直就像是普通人跟超人比力气。

  何伯本来不会轻易出山的,更何况对手还是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他之所以这一次出山,一来因为他也喜欢古玩,梁子通答应了,只要能赢了张天元,便将那幅八大山人的画送给他,并且支付他一亿港币的酬劳;二来何伯与梁老爷子关系匪浅,梁子通都来求他了,他也不好不答应;其实还有第三个原因,那就是何伯觉得这个大陆仔太猖狂了,想要出山来收拾这大陆仔,让张天元知道,大陆仔来了香港的赌船上就不要再猖狂了。他哪里会想到,这样子最后可能会导致他晚节不保啊。

  正因为存了这些心思。再加上梁子通给的报酬甚多,所以何伯一上来那就是全力施为了,本来的话,对付一个小毛孩子,他根本都不用记牌的,但是今天他还真就用了。甚至今天的状态还特别好。刚刚那副牌,他居然记住了八张之多,这已经是破了他以前的记录了,当初在拉斯维加斯赌王大赛上的时候,他也才记住了七张而已。

  何伯充满了信心,自认为这一局他赢定了。

  而且,何伯今天要展示给张天元的,还不仅仅只是记牌这个小能力,他玩了这么多年的梭哈。对于赌牌的心理那简直了若指掌,对方一个表情,一个动作,甚至一个眼神。他就能判断出对方大概拿到了什么牌,是真得拿到了大牌,还是拿到了一般的牌,却打算诈牌,这些从对方的表情、眼神和动作之中都可以清楚地判断出来,就算是犯罪心理学里的专家来了,也是绝对比不上他的。毕竟赌.博的心理和犯罪的心理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叶清开始发牌,于海在一旁死死盯着,在发牌过程中,发牌员也是可以作弊的,所以这一点监督就变得特别重要。而与此同时,张天元和何伯也同时推出了一百万的筹码放在了中间作为这一局的底注。

  第一张牌为暗牌,双方都没有去看,第二张牌则是明牌,张天元到手的牌是方块六,而何伯到手的那张明牌却是黑桃k,比较之下,何伯的这张明牌牌面大,所以由他来决定是否加注,梭哈的规则就是这样定的,其实很容易理解。

  何伯将手轻轻碰触那张暗牌,只翻起了一个角,看清楚那张牌之后,心中略喜,不过他脸上却是毫无表情,就好像什么也没有看到似的,这也是为了防止对手通过自己的表情或者眼神看出了自己的牌。其实他之所以高兴,那是因为这张底牌也是一张k,红桃k,这已经算是凑成了单对了,就算张天元拿到的也是单对,这牌也是不如他大的,毕竟张天元的名牌只是个方块六啊。

  随手扔出了两百万筹码,何伯淡淡说道:“加注一百万。”游戏要慢慢玩嘛,何伯不想一下子就把张天元给吓到了,否则他真敢直接把桌面上的一亿筹码全都推出去。

  “张公子,何伯加注一百万,一共是二百万赌注,请问您是否跟注?”叶清看向了张天元,很和气地问道,如果张天元这里弃权的话,那这赌局就不用继续下去了,下一局他将拆一副新牌,重新洗牌发牌。这也是为了防止有人在牌上做记号,这个电影中经常有演到的,现实中还真有人用过。

  “跟,为什么不跟?赌.博嘛,玩得就是心跳!我也加注!跟注,两百万就两百万!不就是钱嘛,反正都是赢来的。”张天元压根就没去看底牌,就如何伯想的那样,在两张牌的情况下,对方可是大对,他那一张无论是什么都赢不了,那就是因为这梭哈牌越多,不确定性也就越多,两张牌肯定大不过对方,但三张、四张、五张就未必了。

  旁边看热闹的人都想去看张天元看了底牌之后的反应,可谁知道这货压根就不看底牌,直接就跟注了,那可是二百万啊,他扔出去就像是扔了一堆垃圾似的,果然是财大气粗,不过即便是财大气粗,也不能这么玩啊,这也太二了点吧。

  就连一直都了解张天元的柳梦寻,此时也给搞糊涂了,按理说,张天元是个很稳重的人啊,不会这么冒冒失失就跟注的,尤其是在牌面那么小的情况下,跟注非常不明智,毕竟这只是两个人对赌,不像三四个人,这两个人因为牌比较齐全,所以最后出现大牌的可能性会非常高,牌面小的时候,放弃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老柳啊,你知道你这未来孙女婿想要干什么吗?”一旁的吴起灵问柳三生道。

  “搞不懂,搞不懂啊,梭哈老夫也喜欢玩,不过还真不是这么个玩法,再看看吧,这小子常常能出人意料之举,或许他有别的想法吧。”柳三生也是一脸的困惑。

  而此时无数在电脑前面看直播的内地支持者。脸上都露出了惊愕和不解神色,当然也有浓浓的担心。毕竟对方可是真正的梭哈赌王啊,这一局能赢吗?

  “天元,你不再考虑考虑吗?”

  别人干着急,但是没法提醒张天元,不过柳梦寻可以,因为她就靠着张天元坐着。

  “梦梦。别担心了。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反正你也不懂梭哈是吧?”

  “说的也是。”柳梦寻确实不知道梭哈怎么玩,她主要是看到别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张天元,澳门赌博网站:而且窃窃私语的话她也听到了,反正就是不看好他的男朋友,她这才会出言询问的,不过看到张天元那自信的表情,她还是点了点头,她相信自己的男朋友。还是要多过别人的。

  张天元就更不在乎别人的眼光和说法了,示意叶清继续发牌,两张牌他肯定斗不过对方,所以必须得牌多点才有可能。他那张底牌其实是个方块七,如果运气好的话,很可能连成顺子或者是同花,甚至有可能是同花顺呢!而对方已经出现了对子,而且两张牌花色不一样,反而是不可能组成同花或者顺子了,看起来好像对方有利。实际上却也未必,毕竟张天元自己是可以记住所有牌的,而且甚至还可以利用地气去改变叶清洗牌的顺序,给他强行做出一个同花顺了,这就是他为什么自信满满的原因了。

  不过还真别说,这何伯的手气也是好的不行,第三张牌发出来之后,居然是一张梅花k,这直接就是三条啊,这在多人赌局里面,绝对算是很大的牌了,而且基本不太可能会出现的,也正因为如此,何伯心中又是一喜。不过他不知道,张天元的第三张牌是一张方块八,这直接是奔着顺子和同花去的,至于最后是否能组成同花顺,那还得看运气,张天元也不想完全靠能力,因为那有点太明显了,怕被察觉了,第一局的话,凑合弄个同花或者顺子也就是了。

  牌面上,依然是何伯大,所以由他来决定下注额,现在两个人的牌面有点意思啊,牌面上的两张牌,张天元是六和八,都是方块,而何伯则是一对老k,这看起来还真是有些玄机的。

  “下注六百万!”

  何伯开始加大了下注数目了,一来是要吓唬吓唬张天元,二来也是对自己的牌颇为自信!而很快,旁边站着的荷官就将六百万的筹码放在了投注区之中。

  “呦吼!我这牌不错啊你们看,六和八啊,还是同一花色呢,你们说会不会最后是个同花顺呢?嘿嘿,何伯,这一次你只怕要输给我了啊,我继续跟,六百万啊,这是昨天赢梁发的呢!”

  张天元现在每一句话都显示出了他的外行特色,不熟悉张天元的人,会觉得张天元真外行,可是真正熟悉张天元的人就会知道,这个人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这跟赌石一样,这小子有时候看起来漫无目的地胡乱买毛料,可是最后往往都能赚,这赌局跟赌石虽然有诸多不同,但也有相似之处啊。所以他们开始觉得这场赌局有点意思了。

  荷官将六百万筹码放入了投注区,看得那些不了解张天元的人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这小子是不是二啊,还同花顺?你以为有六和八就能组成同花顺啊?我说小子,你那底牌到底是什么还没看呢,就不看一看吗?再这么跟下去,你小子可就死定了啊。

  “完了完了,对方不愧是赌王啊,太厉害了,张天元完全不是对手啊。”

  在看网络直播的很多人,都替张天元捏了一把汗,可是让人生气地势,张天元一点自觉性都没有,居然还悠闲地跟一旁的柳梦寻说起了悄悄话,连叶清发牌他都没有在意,反正有于海在一旁盯着,他也不怕叶清动什么手脚。

  第四张牌发下来之后,何伯拿到的是一张黑桃a,在牌面上,这是最大的牌了,不过却让何伯稍微有点失望,他原本还想要个四条呢,不过现在看起来不行了,但是他倒也不失望,三张k都已经到手了,四条还有希望,就算不行,也可以追求一下富尓豪斯,也就是香港人俗称的满堂红,三条加一对!

  张天元的第四张牌是一张九,不过很可惜,并不是方块,也就是说,同花顺没希望了,即使他这牌是顺子,也大不过四条或者富尓豪斯的,这使得何伯信心大增。(未完待续。(lw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