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九八章 盗宝之徒
  这件东西曾经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四千多万港币的价格交易达成,不过当时只有一件,如今却是一对,这也打破了当时所说的这东西存世仅仅一件的说法,不过一对之后,这东西价值不仅没有下降,反而还大幅度提升,如果这两件东西现在拿去拍卖的话,估计两三亿的价格那都是有的。

  根据专家推测,这对稀世珍品有可能是当年八国联军从我国抢走的文物。多年来这件珍品一直被视为普通的摆设品而已,没有人知道它存在的价值。后来,这家人打算把祖父及父亲留下来的一批古董出售时,拍卖行的专家无意中发现了这个沾满尘埃的稀世珍宝。

  然后这才又了那四千多万港币的拍卖价,过了这么多年,这东西的价格只可能更高,而且还是一对,那就更是价值连城了,不说其余的东西,就算只是这对瓷器,张天元就愿意跟梁子通好好赌一赌了。

  粉彩始创于康熙,极盛于雍正。康熙晚期在珐琅彩瓷制作的基础上,景德镇窑开始烧制粉彩瓷,但制作较粗,仅在红花的花朵中运用粉 彩点染,其他纹饰仍沿用五彩的制作。目前主要发现有两个品种:一是白地粉彩器;一是绿、黄、紫三彩瓷上加有胭脂红彩。到了雍正朝,无论在造型、怡釉和彩绘方面,粉彩瓷均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粉彩是雍正彩瓷中最著名的品种之一,彩料比康熙朝的要精细,色彩柔和。皴染层次多。大多数在白地上、少量在色地上绘纹饰。以花蝶图为最多,牡丹、月季、海棠、四季花也极为普遍。人物故事图。在粉彩中也比较多。此外,粉彩瓷中谐音的“蝠”(福)、“鹿”(禄)图案十分多见。当时突出的是所谓“过枝”技法。

  雍正早期有康熙五彩风格。粉彩纹饰多绘团花、团蝶、八桃蝙蝠(喻意多福多寿)、过枝花卉、水仙灵芝、仕女、麻姑献寿、婴戏等。纹饰明显疏朗、规整。如粉彩过枝桃蝠盘,从盘外壁开始绘桃枝叶及桃,通过盘口过到盘心接绘桃枝叶及蝙蝠,雍正时期一般绘8个桃,乾隆时多绘9个,有“雍八乾九”之说。雍正朝画的蝙蝠翅膀顶端下弯有钩,钩中有一点,嘴上有毛(但不绝对)。仕女幼童人物较小,面目清秀。或有疏简的山石树木等背景,或留较多的空白。这时和康熙朝一样,较多地使用“金红彩”,精细之作还在纹饰上方用墨彩行书题相应的诗词歌赋,并绘红色迎首或压角章,显露出当时社会文人的儒雅之风。一般民窑多在碗、盘、炉、罐、盘口瓶、小瓶上绘粉彩纹饰。

  雍正粉彩官窑器多数有“大清雍正年制”两行六字楷书款。民窑精品有私家堂名款,也有图案标记,以器底绘青花笔、锭和如意,谐音“必定如意”等为突出。

  张天元仔细观察过了。这一对粉彩橄榄瓶都是真品,通过鉴字诀看过之后,也没有任何问题,他心中不由得就想骂娘了。

  “搞什么鬼啊。国内见到一件这东西,都觉得是世上唯一了,这劳什子英国佬梁子通居然一拿出来就是一对。真得是气煞个人了。”

  尤其一想到这东西其实是八国联军那群强盗从帝都盗走的东西,张天元心里头就不是个滋味。凭什么你们盗去的东西,我们就得高价买回来啊?娘的。哥们我原来还对赌.博赢来的东西心里头不太舒服呢,现在我也是安心了,这真得就是把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的东西再拿回来而已,作弊就作弊了,也不知道这些狗日的强盗手里还有多少类似的好东西,亏得那些后人也有脸拿出来到处卖,还说是自己的祖传物品,更恬不知耻的是早就忘记了自己祖宗的强盗行为了。

  看了这对瓷器之后,张天元觉得不用再看其余的东西,这场赌局就可以定了,不过人家既然拿出来了,那肯定是要看看的,毕竟这价值还不对等嘛。

  待看到第二对瓷器的时候,张天元不由冷笑了一声,对梁子通说道:“这东西还是收起来吧,梁总也真是挺有意思的,这种高仿货也敢拿出来充数,莫不是欺负我张天元不识货吗?”

  梁子通顿时满脸怒色,可是却又有些尴尬,他其实知道这是高仿货,只是不太相信张天元能看出来,所以就拿出来了,毕竟这对瓷器连几个专家都差点难住了。

  “张公子好眼光,东西撤走!”梁子通咬了咬牙,并未争辩,如果这个时候还去争辩的话,那他就更丢人了,毕竟东西本身真得是赝品,这万一要是有专家来鉴定的话,丢脸就丢大发了,要知道这可是一场直播的赌局啊。

  “嘿嘿嘿,我说梁子通,你也忒不把我们这晚辈当回事了。张天元什么人?你还是仔细打听打听吧,在他面前玩假古董,那跟班门弄斧差不多!”胡七一向来都是直来直去的,所以别人不敢说的话,他就敢直接说出来,他可不怕掉了梁子通的面子。

  “梁总,你莫不是觉得我这未来的女婿好欺负?”柳三生也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喝问道。

  此时他不得不这么做,就算不想得罪梁子通,可是如果自家的未来女婿受了委屈,自己还跟乌龟王八蛋一样连个屁都不敢放,那丢脸更大了,别忘了这可是直播的赌局啊。

  在上浦的茶秀之中,董老、李老和涂老三个人也在看直播,他们虽然也不好赌,但是梭哈还是懂得,此时见到这一幕,涂寿不由哈哈大笑道:“这小子可以啊,哈哈哈哈,愣是让梁子通这厮连屁都不敢放一下。”

  “哼,论鉴定古玩,老夫觉得小张老弟的水平怕是已经与你我齐平了。我虽看不到梁子通的表情,但此时应该很难看吧。简直活该!”李老冷哼了一声说道。

  在帝都的四合院里,聂老爷子更是排着桌子大叫了一声“好”。

  “这个英国佬。香蕉人!拿着强盗们抢来的东西出来显摆,居然还瞧不起我这干孙子,诚心找骂呢!干得好,小兔崽子!”

  赌船之上,何伯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对梁子通说道:“梁总,除了这对瓷器之外,还有哪个是赝品,赶紧拿下去。”

  梁子通面色尴尬地又将一幅画给取走了。如今赌台之上,梁子通拿来的东西就剩下三件了,一对就是康熙款的粉彩橄榄瓶,价值两三亿左右,另外一件,却是一幅画,只是还没打开而已。

  张天元此时倒没说什么,而是缓缓打开了那幅仅仅幸存下来的画卷,这只是一看。直接就愣住了,甚至可以说有点目瞪口呆,先不去管这幅画本身的内容,就单单是这幅画的作者。就足够张天元震撼不已了。这个名字别说是懂古玩字画的人,就算是一点都不懂,大概也是听过的。

  唐寅!

  字伯虎。又字子畏,以字行。号六如居士、桃花庵主、鲁国唐生、逃禅仙吏等,苏.州吴县人。明朝著名的画家、诗人。据说他于明宪宗成化六年庚寅年寅月寅日寅时生,故取名为寅。

  唐寅玩世不恭而又才华横溢,诗文擅名,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并称“吴中四才子”,即民间所说“江南四大才子”,画名更著,与沈周、文征明、仇英并称“吴门四家”,又称为“明四家”。

  这幅画张天元是听说过的,而且在网上也看到过,原本应该是存放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属于唐伯虎的《梦仙草堂图》。

  闲来隐几枕书眠,梦入壶中别有天。仿佛希夷亲面目,大还真诀得亲传。

  大概就是这幅画的真谛所在了。

  这幅画横图右实左虚,实处写崇山峻岭,苍松、修竹、瀑布、幽径,优美的环境中草堂坐落其中,视觉中心。堂中有一高士伏案作“枕书眠”状。虚处约略作连绵山头,空蒙处置一宽袍大袖的士大夫,衣饰整洁,大袖随风飘动似有飘然于仙境之感。图中将“枕书眠”的真实表现引伸到“梦入壶中”的幻想境界,将真与幻,现实与想象相结合来构成富有幻想色彩的画意,使观赏者产生梦幻境界的联想,在一定的时空中创造可视的审美形式。

  唐伯虎擅山水、人物、花鸟,其山水早年随周臣学画,后师法李唐、刘松年,加以变化,画中山重岭复,以小斧劈皴为之,雄伟险峻,而笔墨细秀,布局疏朗,风格秀逸清俊。人物画多为仕女及历史故事,师承唐代传统,线条清细,色彩艳丽清雅,体态优美,造型准确;亦工写意人物,笔简意赅,饶有意趣。其花鸟画,长于水墨写意,洒脱随意,格调秀逸。

  至于说这幅画原本应该是在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存放,如何到了梁子通手里,张天元根本一点都不关心,如果是在国内的话,他还要担心这个是赃物,不敢要呢,既然是国外的,他就不在乎了。这东西本就是老祖宗的,到了自己手里,也算是回乡了。反正他已经用鉴字诀看过了,这幅画绝对是真品,一点都不会差的。

  唐伯虎的画历来拍卖价格都非常高,曾经有一幅《庐山观瀑图》居然拍到了高达5.9亿美元的价格,那个时候相当于三十五亿多rmb啊。这一幅《梦仙草堂图》也许无法达到这个水平,但是估计一亿美金还是有的,换算成rmb也有六七亿了,再加上那对雍正粉彩,与他那几件东西基本算是价值对等了,看起来对方的鉴定专家也不是吃素的,正因为如此,才会拿出两件赝品充数吧。

  既然如此,张天元也就不自作聪明让对方再多拿几件东西了,否则就是自己出丑了,看完了东西之后,他便笑了笑道:“其实梁总大可不必用赝品充数的,这三件东西与我那四件东西价值相当了,我非常满意,现在就可以开始赌局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