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九七章 命途多舛的宝瓶
  澳门赌王何燊少年时由于父亲经营不善,导致家境败落,小小的何燊似乎一瞬间从天堂掉进了地狱,尝遍人间辛酸、世态炎凉。不过也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他少小老成,养成了非常好的吃亏能力以及习惯。青年的时候趁着战乱去了澳门,当时他身上只有十块钱港币,就是靠着这十块钱,他生生是为自己打下了一片赌场江山,成为了赫赫威名的澳门赌王。

  已经故去的赌圣叶汉当初之所以会开创出赌船这项业务,为的就是对付澳门赌王何燊,据说叶汉赌.博技术非常高超,很难遇到敌手,但是与何燊一场赌马却输得很惨,这位澳门赌王的名气已经遍及港澳台三地,就算是内地,估计也有不少人知道他的名字,提起他的名字,那当真是如雷贯耳。

  即便是到了今天,赌坛新人辈出,可是何燊的霸业依旧是屹立不倒,令人不得不钦佩和惊讶。

  到了澳门,提起赌王,那必然说的就是何燊,这也是为什么何伯不愿意别人称呼他赌王的原因之二了,何伯曾经说过,何家就一个赌王,那就是何燊,他不行。这倒也是,何伯虽然也很传奇,但是与这位澳门赌王相比,那还是要相形见绌的,毕竟这位澳门赌王可是澳门赌.博传奇之中权势最大、盈利最多、名气也最为震撼,活得时间最长的。如果用皇帝来打比方的话,这个澳门赌王就像是清朝的康熙皇帝,在位时间那当真是十分之长了。

  不过如此传奇人物。赌.博外行的张天元却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人。来赌船上之前,他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在他的眼里,这人如今就是个老的已经走不动路的老头子了,完全没什么可怕的。

  陪在何燊身旁的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地产建筑大王梁子通,此时梁子通也看到了张天元,不过脸色并不是很好。而另外一个人应该就是何伯了,何伯的年纪相对何燊来说那就年轻多了,不过年过花甲而已,须发皆白。竟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举手投足之间,也是很有气质,如果这位不是何伯,那张天元实在想不到还有谁是了。

  何伯似乎也感应到了张天元的眼神,抬头看了张天元一眼,眼中精芒一闪,继而却又化作了微笑,看起来非常和蔼。但是却绝对不容小视。

  赌王驾到,那自然是要与老朋友们叙叙旧的,不过在座的基本上都算他的晚辈了,与他同一个时代的人都已经走的差不多了。何燊与叶汉斗了一辈子,然而最终等叶汉故去,却发现自己其实最佩服。也最想交朋友的偏偏就是叶汉,在座的这些小辈有的虽然比他更有钱。可是他的辈分在那里摆着,当他到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站了起来。

  梁子通也是跟几个熟人拥抱了一下,然后目光就死死地盯住了张天元,脸上布满了自信的笑容。他能不自信吗?澳门赌王来给他坐镇,何伯给他撑腰,这么多好友给他捧场,他又有什么害怕的呢?

  “张公子,你要的赌注我已经带来了,不妨先看看如何?若是不满意,也好及时调整!”

  说实在的,这次的事儿之所以会影响这么大,与梁子通不是没有关系的。几家小报的报纸报道之后,他还特意打了个匿名电话,把这个事情更详细地说了一番,又给自己的老朋友们去了电话,希望老朋友们到时候能够捧场。他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必然能够赢了,就是要让张天元好好丢丢面子,让自己的儿子如今成为了整个香港的笑话,他心里头可是极为不舒服的,如果不报复一下,他心中实在难以释怀。

  因为担心张天元会借故拒绝这场赌局,所以梁子通今天带了足够多的古玩过来,如果张天元对他拿出来赌的好东西不满意的话,那也简单,他愿意再把别的东西也拿出来,绝对不让张天元有后悔拒绝的机会。

  “好吧,那就看看吧,还是那句话,希望梁总拿来的东西可以令我满意,否则的话,就算是有这么多人看着,我依旧是会放弃赌局的,千万别忘记了我们昨天所说的话。”

  对于物件是不是等值,张天元要求不高,但是一定要是他看中的东西,否则他是绝对不会去赌的,因为纯粹浪费时间,就算是这么多人看着又如何?道理大于天!他有足够的理由中止赌局!总不能你那个赝品来,我也要拿价值十好几亿的东西与你对赌吧,那我是不是傻啊?

  听张天元这么说,梁子通冷哼了一声道:“张公子放心,不过这东西还是一块摆出来吧,不是不相信张公子,但是偷梁换柱,瞒天过海的事情多了,我不得不小心提防一点,还请张公子也将东西摆到赌台之上吧,在光天化日之下,确定一下真伪,若是原来的东西,自然无事,若不是,那这就是张公子不信守承诺了。”

  “哼哼,说老子给你玩狸猫换太子就直说吧,还这么多废话。”张天元心中冷哼了一声,拿过了自己的泡沫塑料箱子,将那三样东西小心翼翼地摆在了赌台之上:“请吧梁总,我的东西已经拿出来了,你的呢?”

  梁子通见张天元如此干脆,也不好继续拖延,便朝后面几个人摆了摆手,于是很快便有人将几件东西用托盘端着,或者小心翼翼抱着放到了赌台之上,所有人都看得见,在这里偷梁换柱,玩狸猫换太子是不可能的事情。

  “张公子可以慢慢看,不用着急,如果有什么不懂得地方也可以求教我带来的专家,他们都是古董方面的行家。”梁子通不屑地看了张天元一眼,然后还颇为讽刺地说了一番话。好像张天元就是个猪鼻子装大葱的大象似的。

  尽管已经调查清楚了张天元的身世资料,可是梁子通却不怎么相信。张天元年纪轻轻,或许经商靠着聂老爷子的帮忙还行。但鉴定古玩可是要真本事的,肯定不行,搞不好那什么电视里的鉴宝节目就是作假。

  张天元淡淡笑了一下,懒得与梁子通继续斗嘴,他此时已经被梁子通手下放在赌台上的东西给吸引住了,因为这的确是几件好东西啊,虽说价值上与自己的三样东西相差不少,不过也算是凑合了,而且也是张天元所喜欢的。

  梁子通见张天元竟然没有回应他的话。不由憋得难受,这就好像一拳砸在了淤泥里面,没有打疼对方,反而还把自己给陷进去了,难受劲儿啊。

  看到张天元去看他放的几样东西了,他便吩咐身后的三位老者去鉴定张天元摆在赌台上的三样东西。他这分明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害怕张天元用赝品替换了真品。不过倒也不算什么过分,毕竟小心为上嘛,换了张天元。跟一个陌生对赌,东西肯定是要鉴定一下的,万一被换了,那也可以及时更换嘛。免得事后扯皮。

  虽说张天元没有离船,可是到船上来的人却不少,谁知道那些人没有带来偷梁换柱的东西呢?也正是如此。他才高价请了三个分别在字画、瓷器方面有特长的鉴定大师来帮忙。

  光天化日之下,张天元也不怕他们做什么。所以就没有在意那三个鉴定师,而是走向了梁子通带过来的几样东西。要好好看看,这一次梁子通带了什么宝贝给他送来了。今天梁子通带来的一共是六件东西,比昨天的东西多了两件,不过其中四件却是配套的两套瓷器,剩下的两件事两幅卷轴,就是不知道里面是画还是字了。

  东西多未必价就多,这一点看起来梁子通还是明白的,就不算赝品,全部是真品的话,之间也是有很大的价格差的,就说八大山人的画吧,可能其余的四五幅还不如昨天张天元赢来的那一幅价格高呢,这种事儿就说不清了。

  那两套瓷器,其中一对应该是清雍正粉彩蝠桃纹橄榄瓶,胎质细腻,釉面光滑,色彩鲜艳精美,整个器物层次多、画面丰满可人,绘制的是蟠桃图案,几乎是娇艳欲滴,主次分明,浑然一体,并不给人以琐碎和堆砌的感觉。

  撇口,长颈,溜肩,鼓腹,圈足。形似撒揽,故此又称‘橄揽瓶‘。此粉彩蝠桃纹橄榄瓶产于雍正景德镇官窑,代表了整个清代粉彩的制作水平。粉彩也称“软彩”,是釉上彩的一个品种,摸起来有种粗糙感,看上去也呈现一种哑光的感觉,但图案更为立体。

  官窑匠师在康熙五彩瓷的基础上,发明了粉彩。据说雍正皇帝对粉彩情有独钟,因此当时的工匠对粉彩瓷的造型、色彩、线条的制作都非常讲究,从而成就了“雍正粉彩”的辉煌。该宝瓶的瓶体绘制了粉彩八桃两蝠,因桃子象征“长寿”,蝠是“福”的谐音,寓意福寿双全。据考证,这种瓷器乃帝王后妃做寿之用。

  百年前,我国经历了清王朝覆灭、外敌入侵的战争岁月。在风雨飘摇的岁月中,有的珍宝瓷器葬身战火,有的则散落民间或流落海外。这其中,雍正官窑粉彩瓷器传世极少,瓶类的作品更是极为罕见。所以,在2002年之前,被称为雍正时期“登峰造极”的粉彩官窑瓶类器物,成为了我国陶瓷史上缺失的一环。据史书记载,景德镇曾经生产过“粉彩橄榄瓶”,可是人们都没亲眼见过。

  人们所不知道的是,早在20世纪上半叶,这两件东西就已飘洋过海、流落海外,几十年来,“宝瓶”一直在没有任何保护设置的条件下,作为一只台灯的灯座在使用。它能毫无破损地完整保存下来,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说到这里不由又要感慨一下了,很多人都说被盗到国外的东西保存更好,几千万港币的古董就被当成了台灯灯座,这也叫保存好?幸亏是没有坏,否则的话真得是损失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