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九六章 亲友团和敌友团
  叶清此时正在招待那些香港、宝岛、英国、日本、内地来的身份无比尊贵的大佬们,按理说这个时候李南亭应该过来招呼一下张天元和聂震,不过这小子大概是觉得那边的人更多,更重要吧,就只派了个手下在电梯口等着,而此时的王思远也兴冲冲地站在那里呢,这货是今天早上才听人说聂青岚也来了,于是屁颠屁颠地过来献殷勤。..

  “李南亭那小子真不是个东西,居然不过来招待咱们,派个小厮过来算怎么回事,瞧不起人啊?”张天元对这种事情倒是不怎么在意,但是聂震却不高兴了,这是明显的区别对待,不过还好,于海过来了,聂震心里头才稍微舒服了一点,于海将那小厮打发走了,而王思远则已经粘上了聂青岚,嘘寒问暖,别提多亲热了。

  于海把众人带到了餐厅里面,早上聂震和张天元对西餐都不感兴趣,所以这一次吃的是中餐,尽管早餐很简单,只是包子、油条、豆浆、稀饭、小咸菜之类的,但是人却真得不少。昨天的时候张天元还没发现有这么多人啊,这哪里是赌船,感觉都快成了宴会的餐厅了。

  当张天元抵达餐厅的时候,很多正在吃东西的人都停下了手中和口中的动作,盯着张天元看,有些人是直接站了起来,脸上透着兴奋和崇拜,而有些人则依旧坐着,脸上充满了不屑和冷漠。这些人都知道张天元今天要和世界级的梭哈赌王何伯一较高下,那些佩服张天元的,也只是佩服张天元的勇气和胆识。而另外一些人,则轻蔑地认为张天元是不知死活。居然要跟赌王对赌,这不是吃错药了吗?

  反正不管是支持张天元的还是蔑视张天元的。这些人里面,还真就没有一个相信张天元能赢的,他们今天之所以来观战,自然都有自己的目的。

  张天元一点都不关心这些人这些人的心思,不管是支持他的还是瞧不起他的,他都不在意,本身他对于赌.博这个事儿就不感兴趣,今天不过是被逼上了架而已。找了一下,发现了柳老爷子和翁红以及柳老爷子的私人医生坐着的座位之后。他就和众人一起走了过去,张天元自然又是一番介绍,然后众人纷纷坐下,谈笑甚欢。

  不过令张天元不太爽的是,当他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之后,反正不管是翁红还是柳三生,都不怎么看好他,虽然说今天翁红和柳三生是来支持他的,可是对他的信心却没有多少啊。只是现在有点骑虎难下了。张天元必须得赌这一局,不然那就不仅仅是丢面子的事情了。

  “臭小子啊,你呀你,就是有时候太冲动了。以后可得改改这毛病,我不怪你接下这赌局,只是对方毕竟是梭哈赌王。你赢的几率非常低啊,待会儿要是输了。就主动认个错吧,这事儿也就过去了。”柳三生想了想道。

  “柳老爷子啊。你这话说得可不对,按理说,天元这小子已经快是你们柳家的女婿了,我这个外人不好说什么,但既然赌了,就要有信心能赢。我相信你小子,肯定能赢!”

  张天元回头一看,嚯,居然是胡六一、胡七一、石老王、吴起灵,还有他的结拜大哥赵神罗!都是熟人啊,说话的正是胡七一这老顽童。

  “哪里都有你的事儿。”柳三生看了胡七一一眼不满地说道。

  “贤弟,大哥也相信你,这一局你赢了那梭哈赌王,让那些瞧不起你的人都看看。大哥我是清楚的,你从来就不打无准备的仗!”赵神罗和张天元来个了亲密的拥抱之后,很是真诚地说道。

  “大哥,丹枫没来吗?”

  “这毕竟是赌船,丹枫还小,虽然吵着要来,不过被我劝住了,在家看直播呢。再说了,她现在已经上学了,虽然在班里年纪大了一点,不过朋友倒是不少,而且学得很快,估计快赶上同龄人的进度了。”赵神罗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要在这个时代活下去,那自然是要学习的,大哥你自己的事情怎么样?到现在还没找到合适的吗?”

  “我不着急,要找就一定要找一个真正喜欢的。”赵神罗笑了笑,目光却无意中瞟了聂青岚一下。

  众人有说有笑,热热闹闹地吃了个早点,直到那边派侍应生过来催了,张天元才慢悠悠地起身和众人一起去了赌厅。

  今天赌厅不对外开放,暂停营业一天,就是为了准备这场旷世赌局,十亿豪赌!关键来的大佬太多了,包厢再大那也容不下啊,倒是这赌厅足够大,安排些椅子不成问题,其余的人可以到自己的房间里去看直播,也只能委屈一点了,按理说这些人应该会很不满才对,不过事实上他们却没说什么,因为赌船送给了每个人两万筹码,再加上他们对这场赌局也很感兴趣,就不会那么不依不饶地找事儿了。

  看到今天这阵势,张天元不免有点苦笑,他这人倒也不是完全抗拒热闹,但他不喜欢被人看,只喜欢去看热闹,可是今天他却要像主角一样坐在这里,被无数双眼睛盯着看,心里头自然不太舒服了,毕竟不清净嘛。

  他之前在电梯里的时候就跟聂震商量好了,赌局结束之后,就马上坐海巡船直接返回军港,然后再坐飞机飞回帝都,至于怎么安排,自然有聂震去操心,他就不用操心了,他主要还是担心一旦赢了,这事儿太多了,还是早早溜走比较安全,事情也少,不然被记者包围了,被谁放个冷枪,那也受不了啊。

  他反正是见识到梁发这一类人了,那是没完没了的折腾你,赢了也折腾,输了更折腾。除非你远离他,否则他得烦死你不可。

  梁子通跟梁发的性格太像了。只不过就是能成事而已,如果今天真得赢了梁子通。您瞧着吧,这事情绝对是不会完的。

  张天元此时大概还不知道,自己的照片在今天早上就已经被放到了娱乐报纸的头条新闻上了,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做了一把名人,别说香港的人认得他,估计内地很多人也已经通过微博上的照片认识他了。不过不知道归不知道,他是能想到的,都已经电视直播了,就算收视率不怎么样。那也肯定会有人知道的,这就是他为什么打算坐海巡船回去的原因,那船虽然还不算军舰,可是却没有哪个记者敢冲上去采访,除非不想活了。

  “柳老爷子、胡大爷、胡二爷、吴老、聂公子、王兄、聂将军……”李南亭把所有跟在张天元身旁和身后的人都问候了一遍,然后给安排了座位:“李首富、郭老、郑总都到了,诸位先稍等一下,喝杯茶水,都是上好的红茶。”

  李南亭今天也算是忙活得不行。就像农村过红白喜事的那种大总管一样,挽着袖子,一会儿招呼客人,一会儿安排人摆放桌椅。真得是累得满头大汗。

  “嚯嚯,还真给我女婿面子啊,居然都来了。不错不错。”柳三生这话里头可是夹枪带棒的,因为他知道这几个人来可不是给他未来的女婿张天元捧场的。而是来支持何伯和梁子通的。

  “柳老头,话不能这么说嘛。我们与何伯多年的老朋友了,今天给他捧场是应该的,不过你放心,你未来的女婿只要有本事,咱们也佩服他,支持他嘛。”汤马如爵士走在最前面,刚好听到柳三生的牢骚话,就哈哈笑着说了一句。

  在汤马如爵士身后,有几十个五十岁向上的老头老太太,被搀扶着走了进来,其中就有帕洛玛.毕加索,她今天起来也特别早,往常都是要多睡一会儿的,今天就是为了来看看这大场面的。

  张天元此时已经被安排到了赌桌上,正在听荷官讲一些规矩,所以是没时间过去迎接这些人的,只是远远地点头示意,算是问候过了,否则你不理不睬,那就是没礼貌了,他以前在家里是这样,不过现在做生意了,有些礼貌问题还是要懂得,否则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那会被人当作没礼貌的。

  老一辈的人,或者是比较有头有脸的人,那都是坐在了第一排,因为看得比较清楚嘛,其余人则按照年龄地位散开,越边上的,那就是越不起眼的,如果连座位都没有的,那就说明你真得是不行啊,只能站着看了,要是嫌累,也可以回自己房间里看电视直播。

  作为旁边都有桌子,桌子上放着点心和水果,还有茶水,侍应生站在挡不住视线的位置,随时伺候着,可以说是安排非常妥当了。

  众人坐下聊了几句,就听到忽然间大厅里安静了下来,张天元也有些奇怪地朝外面看去,就发现有一个已经老的不成样子的老人坐着轮椅被推了进来,虽然看起来已经很老了,不过这个老人的眼睛却很有精神,锐利的就仿佛是鹰隼的眼睛一边,好像随时都能刺透人心。

  这位应该就是跟叶汉有过多次交手的澳门赌王何博士了,也就是这一次要跟张天元对赌的何伯的的至亲,至于具体是什么关系,张天元就不知道了。

  “那个就是澳门赌王何博士吗?”张天元还不太确定,于是就低声问一旁的荷官。

  荷官点了点头,一脸的崇拜和敬畏,不过一旁的柳梦寻就没什么好脸色了,不屑地说道:“什么澳门赌王,整个就一花心大萝卜,彻头彻尾的花花公子,有几个臭钱,玩弄女人而已。”

  看起来柳梦寻是不怎么喜欢这位澳门赌王的,这应该跟她厌恶赌.博也有些关系,不过更重要的还是她喜欢感情专一的男人。

  尽管圈子里的人都喜欢称呼这位何博士“赌王”,不过何博士自己却更喜欢别人称呼他何博士或者燊哥,因为他的全名就是何燊。这位赫赫威名的澳门赌王出身名门,是何启家族的人,不过他的江山,基本上都是自己打下来的,并非祖上荫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