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九三章 五指
  &bp;&bp;&bp;&bp;“哎呀呀,张哥哥,你这身材好棒啊!震震,你看到了吧,以后要健身懂吗?”叶玉兰竟然流着口水对聂震道。

  &bp;&bp;&bp;&bp;聂震一脸的苦笑,他虽然不胖,但是却缺少肌肉,也就是身体不够结实,只是单纯的瘦而已,真的,就是他看到张天元的身材,那也是听羡慕的。

  &bp;&bp;&bp;&bp;“是啊老弟,你也该锻炼锻炼了,不然以后谁欺负了玉兰,你怎么保护啊?”聂青岚也吞了一口口水道。

  &bp;&bp;&bp;&bp;一旁领的李南亭捂着嘴偷笑。

  &bp;&bp;&bp;&bp;“你笑个屁啊,你的身材也不见得好吧。”聂震踢了李南亭一脚道,他不敢欺负叶玉兰和聂青岚,不过李南亭他还是敢踹的。

  &bp;&bp;&bp;&bp;张天元见几个人在那里话,这才意识到自己上身没穿衣服,脚上是光脚,脸上有些尴尬,只是他有些纳闷,这才凌晨两点多啊,聂震跑赌船上干什么来了,怎么连青岚姐都来了,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啊。

  &bp;&bp;&bp;&bp;“不是,你们这么早来赌船上干什么?难不成是特意来看我这一身肌肉的吧?”

  &bp;&bp;&bp;&bp;“屁!你有肌肉了不起啊,本来我到了香港之后就给你打电话来着,谁知道竟然打不通,我还以为你被梁家人给暗算了呢,原本打算明天再来,结果火急火燎地就来了。我这儿还没安排好住处呢,要不现在你房间里讲究将就吧,我睡沙发就行,困死了都。”聂震着话,就朝张天元的房间走了过来。

  &bp;&bp;&bp;&bp;他今天还憋气呢,被老爷在屁股上踢了一脚。是让来朝阳公主号上给张天元撑场面,然后他就急急忙忙到了香港。本打算打个电话,明天再来呢。毕竟累了嘛,谁知道张天元这电话打不通,去联系柳梦寻,电话也是关机,他就急了,结果来到船上才看到这竟然一点事儿都没有,澳门赌博网站:心里头那个气啊。

  &bp;&bp;&bp;&bp;张天元也自知理亏,打开门就要欢迎,可是猛然间发现床上的柳梦寻也迷迷糊糊坐了起来。这还光溜溜呢,急忙就大喊了一声“不许动!”

  &bp;&bp;&bp;&bp;“我靠,你什么意思?还要缴枪不杀啊?”聂震给喊懵住了。

  &bp;&bp;&bp;&bp;张天元却不管他,急忙走进房间,把房门直接就给反锁了,然后回到房间里把衣服穿戴整齐了,又给柳梦寻叮嘱了几句,让柳梦寻安心睡觉,毕竟柳梦寻不是他。没有他的地气,不可能一晚上不睡觉还没事儿,他倒是无所谓了,现在精神得很呢。

  &bp;&bp;&bp;&bp;“嘿!这臭搞毛啊。让我不许动,自己却回房间去了,不会是让咱们在外面等他起床吧?”着话。就要过去敲门,却被聂青岚直接拧住了耳朵。

  &bp;&bp;&bp;&bp;聂震郁闷啊。这算什么事儿嘛,自己因为担心张天元才来的。这被关在了门外,想要去敲门,自己这亲姐姐还要折磨自己,什么道啊。他当然不知道,此时房间里简直是满园春色啊,柳梦寻的衣服乱丢不,此时还光着身呢,能让他一个大男人进去吗?

  &bp;&bp;&bp;&bp;“笨蛋!你没跟玉兰出去过啊,不知道两个人在房间做什么事儿啊?怎么一点眼色都没有哦,还是先让李大少帮咱们安排房间吧,咱们来得早也不是坏处,最起码可以住到好一点的房间,如果明天来的话,估计好房都没了。”

  &bp;&bp;&bp;&bp;聂青岚虽然没有过跟一男人孤男寡女住一房间的经历,但如今电视剧那么多,光是看电视就明白这些道理了,她知道张天元这一次来香港主要就是来找柳梦寻的,也知道两个人都在船上,已经确立了那种关系,大晚上的,人家还不那个啊。

  &bp;&bp;&bp;&bp;“嘿嘿,对不住了聂哥、青岚姐,我看你们这一赶来也累了吧,不如先休息吧,时间还早!李兄赶紧给安排房间吧。”

  &bp;&bp;&bp;&bp;张天元自然知道从帝都赶到这里的辛苦,估计都没时间休息,要短时间赶过来,估计还得坐直升机,那直升机坐着可不算舒服哦,所以他话也就格外的温和客气。

  &bp;&bp;&bp;&bp;“你这臭就是见色轻友啊,对了,你女朋友我还没见过呢,什么时候带回帝都去,让家里人都见见啊,尤其是阿姨和叔叔,他们很关心你未来的婚事啊,所谓成家立业,你这是已经立业了,也该成家了吧。”

  &bp;&bp;&bp;&bp;聂震也的确是有些累了,一边着话,还一边打着哈欠,听张天元跟柳梦寻住在一起,他就大概猜出来房间里会是个什么样了,毕竟他也跟叶玉兰出去玩过嘛,天底下的男人差不多在干那种事情的时候都是一个德性。

  &bp;&bp;&bp;&bp;“我几天没见,聂哥你怎么搞得跟婆娘似的。”张天元苦笑道,他每次给家里打电话,母亲都会唠唠叨叨没完,怎么这一次聂震这臭也是如此啊,真的,虽然能感受到其中的温暖,但也的确有点烦啊。

  &bp;&bp;&bp;&bp;“好吧,我就不跟你废话了,反正你们现在关系已经定了吧,那就带回去让大家伙儿检阅一下吧,要知道在帝都,可是有很多人准备把自己家的闺女或者侄女给你呢,尤其是这一次你在香港大闹这一场之后,那结结实实成了内地的名人和英雄了。我不行了,我真得累了。”着话,聂震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眼泪都流下来了。

  &bp;&bp;&bp;&bp;“要不几位就先去房间吧,房间我已经给几位订好了,两个房间,都是这里最豪华的。”李南亭插了一句道,他在这里站着实在有点不自然,毕竟聂震和张天元得都是私事,他听在耳朵里也不自在啊。

  &bp;&bp;&bp;&bp;于是几个人便跟着李南亭去了房间,然后李南亭离开了,他不光是不想听这些私事,也不想听到有关明天赌局的事情,毕竟有些事儿他这个外人在这里别人肯定不方便的,他听了也不好。他是打算两边都不帮,两边也都不得罪。这一次绝对是要做个中立的。聂青岚把自己的行李放进房间之后就去洗澡了,叶玉兰也去了她的房间。聂震则是拨通了一个号码。是要找个人过来一起聊聊明天赌局的事情,而这个人也在朝阳公主号上工作。

  &bp;&bp;&bp;&bp;“聂哥。你旅途劳累了,我刚打电话叫了点容易消化的东西,你先吃点,青岚姐和玉兰那边也都给叫了,你就放心吧。不过聂哥,你其实不必为了我特意跑这一趟的,就算真得要来,之前我们通话的时候你就该告诉我一声啊,我好有点准备。也不会像今天晚上这样忙碌了。”

  &bp;&bp;&bp;&bp;“当时我也没想着来啊,反正这一次你们的赌局有络直播的,我直接看直播就行了。可是老爷不许啊,非得让我来一趟,还给我派了专机直飞香港,之后坐着直升机过来的,累啊。本来是想联系你的,谁知道你这混蛋居然关机了,我这有委屈找谁去啊。”聂震没好气地道。

  &bp;&bp;&bp;&bp;“嘿嘿。委屈聂哥你了,是我不对,是我不对。对了,你刚刚给谁打电话来着?难道还有你的朋友在这个船上工作吗?”

  &bp;&bp;&bp;&bp;“嗯。算是我的一个朋友吧,在美国的时候交的,他当时在拉斯维加斯的赌场里出老千。结果被人躲了右手的五根手指头啊,是我救济了他。之后我们就成了朋友了,人不错。就是好赌,而且赌术高超,尤其是练了左手赌术之后,水平反而比以前更强了,各种出老千的方法他都会,也是个实力派,现在就在这艘船上工作,叫于海!”话刚到这里,门就被敲响了。

  &bp;&bp;&bp;&bp;“人来了。”聂震去开了门,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右手五指已经没了,安装了假的指头,看得出来并不灵便。

  &bp;&bp;&bp;&bp;其实聂老爷虽然当时在电话里得豪气干云,但毕竟他也不懂赌啊,也不知道张天元到底能不能赢,就干脆拜托聂震去找个人了,反正了可以代赌的,不用张天元出手也可以,恰恰聂震还真就认识这么一个人,便在来之前取得了联系,就是于海。

  &bp;&bp;&bp;&bp;张天元起身和于海握手,感觉到这个人的左手非常灵活,真得是也许比一般人的右手还要出色的多,于海相貌很普通,留着平头,看起来就像个老实巴交的书生,还戴着一幅黑边框的眼镜,有着些许的老土。

  &bp;&bp;&bp;&bp;当然,张天元并不喜欢以貌取人,他知道聂震介绍的人不会差的,但是比起别人,张天元更相信自己的能力,就算聂震请的是赌王,也未必有十分胜算,但他张天元就敢自己有十分的胜算,这就是其中的不同了。

  &bp;&bp;&bp;&bp;所以他坐下之后就道:“感谢聂哥你的好意,也感谢于先生,不过这场赌局是我的赌局,我当然是要自己完成的,对于输赢我并不在意,输了不过是还回去几件古玩而已,赢了就是运气好,梭哈这种游戏我还是玩过的,运气好了,只要不出老千,那绝对会赢的。”

  &bp;&bp;&bp;&bp;“张公,有句话我必须要问清楚,您真得是不懂赌术吗?”于海突然问道,他的声音非常深沉,给人一种特殊的压力感。

  &bp;&bp;&bp;&bp;“真得不懂,不过梭哈这种游戏我时候玩过,应该还可以的。”张天云笑着道。

  &bp;&bp;&bp;&bp;“既然如此,张公啊,我不得不一句,运气好固然可以赢,但是谁能保证运气始终向着您呢,再了,赌术里面就包括出老千,如果你看不出对方的作弊行为,那输了就是输了。而且这个游戏之所以如此流行,就是因为它不能单纯凭借运气,这里面有许多技巧可以用的,而诈牌,玩心理战只是其中一种,稍有不慎,输了就可能输个干净的。”

  &bp;&bp;&bp;&bp;于海对张天元也很感兴趣,他不相信张天元凭运气就赢了梁发四亿多港币,毕竟梁发摇色的本事虽然不入他的法眼,但也是很强的,绝对不可能凭运气就输给一个菜鸟。所以他才会先问了一下张天元是不是真得不会赌术,确认之后,才对张天元进行了一番劝诫。

  &bp;&bp;&bp;&bp;“没事没事,我这两天财神附体,那是鸿运当头啊,于先生只要帮我盯着对方,别让对方出老千那就行了,其余的看我的就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