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九二章 赌侠
  听柳老爷子在电话里说,明天这场本来只是意气之争的赌局,却意外惊动了港岛所有的顶级富豪,但因为朝阳公主号载量有限,这些人都在想办法搞船票呢,赌城那边,赌王何博士也会亲自前来,虽然老人家已经年纪很大了,但是听说朝阳公主号上的何伯也是何博士的至亲,他谁必须得到的。

  除此之王,英国方面也派出了人以私人名义前来,日本方面同样有人会来,这些人大部分当然都是给何伯以及梁子通捧场的,毕竟他们并不熟悉张天元。

  梭哈赌王何伯代表英国爵士梁子通大战内地神秘赌侠,古玩大亨张天元。这就是外界盛传的话,张天元从一个赌场菜鸟,一下子就上升到赌侠的地步了,这还真得是了不得了。

  就目前这情况来看,这场赌局的意义已经不仅仅只是十亿豪赌或者古玩争夺,以及争口气那么简单的事情了。不管是最接近赌王的何伯,还是手握千亿财团掌控权的梁子通,抑或是内地新贵张天元,一旦输了这场赌局,那输掉的不仅仅是金钱或者古玩,输掉的更是脸面,是地位。甚至往大了说,还可能影响到尚美地产集团和神罗古艺术集团的未来。

  再往大了说,这也是大陆、香港、英国、日本之间的荣誉之争,所牵扯到的不仅仅是几个人,或者几个财团,而是涉及到了数亿人的荣誉问题,已经有网站和电视台联系直播这场赌局了,到时候数亿人将会同时关注这场赌局。这是何等的震撼和令人觉得不可思议啊。

  但目前的情况就是如此。

  不过张天元目前还没有意识到,一旦自己输了这场赌局。输掉的不仅仅是他的脸面,他神罗古艺术集团的未来。甚至还会输掉聂家的脸面,输掉大陆的颜面,不管他愿意还是不愿意,他现在已经被架在了火上烤了,代表的就是无数的华夏人。

  尽管张天元没那么崇高的理想,也没那么强大的担负能力,他觉得自己就是代表自己个人而已,顶多也就是涉及到自己的神罗古艺术集团罢了,但是这个世界并不是单独存在的。它是社会,是群体的组织,别人是不会这么认为的。

  “内地赌侠?古玩大亨?哈哈哈,后面这个好歹还靠点谱,但是前面这个称号怎么回事啊,我就一赌场菜鸟,居然一下子被捧成了赌侠?这帽子也未免扣得有点太大了吧,我真怕自己会受不了啊。”

  听柳梦寻将柳老爷子的一番话陈述完毕之后,张天元直接就傻眼了。自己在古玩方面的确有点建树,也收藏了几样好东西,但要说古玩大亨,还真不敢。更离谱的是自己今天才刚刚第一次走进赌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菜鸟,怎么这才过去了一天时间,自己就一下子成了内地赌侠了?这不是拍电影吧。搞得这么奇葩?而且“侠”这个字真得不能乱用啊。

  这让张天元不由想起了《神雕侠侣》里面郭靖所说的一番话。

  “我辈练功学武,所为何事?行侠仗义、济人困厄固然乃是本份。但这只是侠之小者。江湖上所以尊称我一声‘郭大侠’,实因敬我为国为民、奋不顾身的助守襄阳。然我才力有限。不能为民解困,实在愧当‘大侠’两字。你聪明智慧过我十倍,将来成就定然远胜于我,这是不消说的。只盼你心头牢牢记着‘为国为民,侠之大者’这八个字,日后名扬天下,成为受万民敬仰的真正大侠。”

  张天元是真心觉得自己不配这个“侠”字的,而赌侠就更不必说了,自己不过是仗着特殊的能力作弊而已。

  看到张天元一脸无奈地样子,柳梦寻轻轻将张天元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胸前,抚摸着张天元的头发柔声说道:“要我说,你就是我心目中的大侠!不用想那么多了,也不用背负这么沉重的负担,别人说什么,跟我们没关系,你只要做你就足够了,也不用改变什么,我喜欢你,喜欢的就是你现在的样子,知道吗?”。

  其实张天元被冠以“侠”的称号,也是跟聂老爷子有关系的。不管如何,大部分当兵的,以及老一辈的军人在很多人心目中还是比较高大上的,而张天元又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自然就被披上了一层红色的外衣,认为他也应该是那种嫉恶如仇,为国为民的大义之人。再加上内地文化受到武侠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所以张天元自然而然就成了他们口中的“赌侠”。

  如果是聂老爷子的亲孙子,或许还会被冠以红二代,垮掉的一代之类不太好的名词,但正因为张天元是聂老爷子的干孙子,在很多人看来,如果张天元没有本事,性格得不到聂老爷子的认可,是无法被认为干孙子的,这就跟武侠小说里面那些老一辈的大侠收徒是一个道理,结果张天元就莫名其妙成了郭靖式人物了,只可惜这些人或许不知道,张天元心中最羡慕的其实还是韦小宝啊。

  “哦,喜欢我现在的样子?那我在床上的样子你就不喜欢了吗?”。张天元并没有多想,也只是有些感慨而已,在他看来,别人说什么,跟他关系不大,他才不会为了这些事儿自寻烦恼了。

  “死样!”

  “好啊,居然还敢顶嘴,看我怎么收拾你!”

  张天元直接扑向了柳梦寻,熟练而又快速地将柳梦寻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随手就扔在了地上,而柳梦寻也同时将张天元的衣服给脱了下来,同样扔的满屋子都是。

  “把手机关机了,免得待会儿又麻烦。”张天元想起刚刚已经来了状态的时候被打断了,心里头就有些怨念,所以干脆把自己和柳梦寻的手机都给关了。

  很快。两个人就变得赤条条,张天元顺手抱起柳梦寻就朝着浴室里面冲去。那急不可耐的样子,简直没了平时的冷静和淡定。

  随着浴室里的水花不断溅起。男人和女人的呻吟声也越来越想,不知道是谁砸落地面的声音,还是身体接触的声音,从外面可以听到那令人浮想联翩的“啪啪”声,整个房间似乎都已经陷入了令人迷醉的声音之中不能自拔,连卧室里的花儿都娇羞得低下了头。

  ……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疯狂到了什么时候,两个人就像是被药物控制了一般,疯狂,而且不知疲倦地进行着这世上最为神圣的事儿。温暖湿润的海风从窗外吹了进来。抚摸在光洁的身体之上,澳门赌博网站:更是让人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终于,柳梦寻求饶了。张天元才温柔地放弃了继续进攻,用地气开始调理柳梦寻的身体,对他来说,柳梦寻的珍贵是跟古玩,跟亲人都不一样的,这是自己的女人,这是一种特殊的关系。

  此时海上明月浮现。竟不由得让张天元想起了一首网络上很流行的歌曲。

  oh;你的身材在我面前舞弄尽情摇摆看的我好不自在

  就随着曲线左右上下的欣赏;我心就要跳出来。

  oh;你的光芒炫得我乖乖;跟着你摇摆;恨不得把我的手放在你身上永远不离开;我有点怪怪一直想要站起来。

  正打算哼两句呢,外面居然响起了敲门声,虽然这声音很是小心,很是谨慎。很是温柔,显然害怕吵到了他们这一对睡觉的小情侣,但还是让张天元略有不爽啊。

  “当当当!”敲门声还在响。

  张天元无奈地抚摸了一下柳梦寻那光洁的身体。然后给柳梦寻把被子盖好,自己穿上了衣服走向了房门。心里头还在埋怨呢。这到底是谁啊,看看时间。也不过才凌晨两三点吧,这么早就来找,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啊,诚心找茬么不是。

  他倒是不困,但是怕吵醒了刚刚睡着的柳梦寻啊,对于女朋友的爱,完全是超过了对自己的爱。

  “天元,天已经亮了吗?都怪你啊,搞得人家都没睡好。”

  柳梦寻果然也被敲门声给吵醒了,似乎是已经失去了第一次的羞涩,很自然地就坐了起来,胸前那两团富有惊人弹性的球体还蹦了两下,看得张天元是心惊肉跳,小兄弟又一次发出了抗议,吹响了冲锋的号角。

  张天元急忙稳住心神,把小兄弟安抚了一下,扭过头不敢看柳梦寻,随口说道:“还早呢,你先睡吧,我去看看是谁这么晚了敲门。”

  “小心点,你昨天得罪了梁发,我怕他会找人报复。”

  “没事儿,你乖乖睡觉吧。”张天元笑了笑,心里头也生出了警惕,他还是第一次跟人对赌赢了这么多钱,谁知道梁家会怎么做呢,为了保险起见,还是小心一点为好。

  张天元走到门前,没有急着开门,而是问了一声:“谁啊?”

  “我。”

  这声音很熟悉,张天元透过小孔往外看去,急忙就把门给打开了。

  “是帕洛玛夫人啊,怎么这么晚了,您还有兴趣来串门啊。”张天元卡在门旁没敢把门打开,而是有些尴尬地问道。

  “小伙子啊,这房间隔音效果可不太好哦,我这耳朵还没失聪呢。”帕洛玛笑着说道。

  张天元听到这话,顿时一脸的尴尬,他还真没想到自己和柳梦寻发出的声音会那么大,居然都被隔壁的帕洛玛听到了,这可真得是丢死个人了啊。

  “没事儿,年轻人嘛,我就是过来劝劝你,女人是要爱护的,你自己能力强是一回事,也要考虑女人的感受,不敢再继续了,小心身体啊。没别的事儿了,你们好好休息吧,我走了。”帕洛玛拍了拍张天元胸前那结实的肌肉,笑着转身离开了。

  看帕洛玛走了,张天元才吐了吐舌头,急忙回身就要把门给带上,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电梯打开了,门里面走出来四个人,还在那里有说有笑的。

  “聂哥!青岚姐!还有叶妹子!你们怎么来了!”

  此时的张天元只穿着一条裤子,上身结实的肌肉是显露在外,看得聂青岚和叶玉兰都忍不住惊叫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