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九零章 赌王
  “那我就等着梁总来送宝贝了。”张天元站起来笑了笑,与梁通来了一个礼节性的握手。

  梁通看了张天元一眼,脸上露出了一抹不快,而后瞬间掩去,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去跟叶清和李南亭打了招呼,转身就离开了,之前来的时候开了叫了两架直升机,其中一架带着古董和梁发回去了,另外一架则在船上等着他呢,他必须得回去,因为还要想办法给弄几样让张天元满意的赌本呢。

  再说了,他这一天忙得跟鬼似的,如果不是为了亲儿,他才不会浪费时间来这种地方。反正那个何伯他也是听过的,在澳.门和香港的赌圈里,那绝对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自从叶汉去世之后,这位就不轻易出手了,但是只要出手,那就没输过,对这位的实力,他是完全不必操心的,只要安心等待结果也就是了。

  现在梁通最操心的,其实还是张天元究竟会对什么样的古玩感兴趣,他对张天元这个人的了解,仅仅局限于昨天听到的一些传闻,知道张天元是聂老爷的干孙而已,其余的就不清楚了,也没有去调查,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好好调查一下张天元的资料,否则明天这事情只怕还是要黄。

  上了直升机之后,他才拨通了一个号码,淡然地说道:“那个张天元的资料立即去给我调查,要详细一些,包括他是否懂古玩,是否懂赌术,以前有没有玩过赌.博或者古董。”

  梁通虽然大部分的生意都在国外,可是他跟英国驻华大使馆的大使关系非常好,而大使手底下有人专门在内地干收集资料这种事情呢,他只要拨通号码,告诉那边一声,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那边就可以有信息回馈过来了。

  但是他没料到。这一次却等了很长时间,一直等回到家里之后,那边的电话才打了过来。

  “梁总,你干嘛调查这个人啊。我告诉你,以后千万不要惹这个人,我今天为了调查他,差点就被关局里了,幸亏大使出面保了我,不过以后我可能得去英国了,在这边待不住了。”

  “怎么回事?”

  “这人的资料很难调查啊,唉,多余的我就不说了,他的确是聂老爷的干孙。对赌石非常在行,是国家玉石珠宝协会的常任理事之一,另外,他擅长各种古董鉴定,曾经还为国家电视台的一档节目做过专家。表现非常出色。他自己有一家公司,市值已经有几亿rmb了,干得非常好。他家附近都经常有便衣保护的,我就是被便衣给抓住了。”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回英国吧,我会给你一笔钱的。放心,没事儿的。”

  挂了电话之后,梁通心中震惊不已,他实在没想到啊,这个张天元才二十五岁吧,年纪轻轻的。居然不仅是玉石翡翠专家,还是古董专家,难怪自己今天出五亿他都不肯对赌,看起来这小是知道那几件古董的真正价值的,丢人啊。

  摇了摇头。梁通真想感慨一句“别人家的儿啊”。

  自己的儿怎么就那么个德性呢,他之前还打算随便挑几件高仿的瓷器来充数呢,现在也只能作罢了,高仿做得再好,但毕竟还是赝,要是被张天元看出来了,不仅丢人,只怕想找回面的事情也泡汤了,他实在不愿意再节外生枝了,有最接近赌王的人替他出手,赢下这个张天元应该问题还是不大的。

  “爹地,你怎么回来了啊?东西要回来没?爹地,真得不是我不行啊,是那小他出老千,他作弊啊!”

  刚刚走进家门,梁通就看到了梁发坐在那里吃东西。

  梁发见父亲回来,也是放下吃的,急急忙忙跑了过来,大声问道,回到家里之后,他是越想越觉得气不顺啊,所以就干脆吃东西解气了,他母亲是个传统的华夏女人,对他也是非常溺爱,所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是护着他的,没父亲在家,他可以非常随便。

  梁通愤怒之下,就直接给了梁发一个耳光。

  “孽障!你还有脸说?平时吹自己赌术多么厉害,却输给了一个年纪相仿的臭小,你不仅是输了钱,还输了我们老梁家的脸,知道吗?吃东西?你还有脸吃东西吗?我告诉你,接下来一个月时间里,你就乖乖给我待在家里闭门思过。明天由你老我去给你报仇,但谁你也不要得意,我这是为老梁家挣面,可不是为了你这个孽障!”

  “爹地,你不行的。”梁发居然没有在意脸疼,反而着急地说道:“那小有点古怪,得请个高手出马啊,让叶清帮您赌吧。”

  “操的闲心!告诉你吧,叶清把何伯请出山了,赌的还是何伯最擅长的梭哈,那姓张的小死定了。你就不要关心这个事情了,乖乖在家里好好待着吧,哪儿都别想去。”梁通说道。

  他看着梁发脸上的手印,也是有些心疼了,毕竟是亲生的啊,打在梁发脸上,疼在自己心里啊。别人都说他梁通在外面就有私生,其实那都是胡说的,私生女倒是有几个,但儿就这一个啊。他现在真得是又气又恨啊,恨铁不成钢,尤其是跟张天元一对比,那就更是彻底无奈了,这小对经营一点都不感兴趣,说是喜欢赌.博,好吧,让你从事这一行也行啊,可偏偏就只会赌,不会经商,不会自己开赌场。

  现在倒好了,连赌术也被一个菜鸟给踩得一塌糊涂,梁通已经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怎么办了,难道真要把遗产留给这个败家吗?

  如果实在不行的话,看起来也只能再多努力找几个能生的女人了,趁自己还不算老,培养哪怕一个儿出来,家族的产业也不至于会毁在这个败家手中,居然能拿着老爷的遗物去跟人赌,最后还输了,也真得谁够可以的。

  “何伯!何伯好了!有何伯出马,张天元那小就死定了。哈哈哈哈,爹地你放心吧,我不会出去的,只要你把好消息给我带回来就行了。”

  梁发听到父亲居然让叶清请动了何伯出马。这心里头立马就兴奋起来了,别人都说何伯是最接近赌王的,那不过是敬重叶汉而已,其实要说赌术,何伯已经不输给叶汉了,甚至在梭哈上面的造诣更高。何伯曾经可是参加过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世界赌王大赛,并且拿到了梭哈项目第一的,绝对够资格称王了,只是这位老先生比较低调,不想自称赌王而已。

  一想到这些。梁发就兴奋得不得了,似乎是已经看到了张天元输得像狗一样跪在何伯面前求饶的场景,他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儿如此,梁通也只能无奈叹了口气,对于自己这个儿。他真得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不过打狗也要看主人,更何况梁发还是自己的儿,无论如何,这一次都要让张天元尝尝厉害的。

  ……

  还赌船上的张天元将所有筹码都换成钱打到了自己指定的银行账户里,确认了之后就带着柳梦寻去七层的舞厅里面跳了一会儿舞,喝了点东西,便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了。

  他对明天的对手还是挺感兴趣的。还特意用电脑...

  查了一下这个何伯的资料,看到对方居然还在赌王大赛里面获过奖,不由得就笑了,自己要是真得在明天把这位赌王给赢了,会是个什么结果呢?

  管他呢,反正自己以后也不会在赌圈里面混。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赌船,如果以后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他是绝对不会再来了。当然,除了关心这位赌王何伯之外。他也很在意明天梁通会给他带什么宝贝来,或者可以说,他其实更关心的反而就是这些宝贝,毕竟古董如今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澳门赌博网站:而不仅仅是拿来赚钱的工具了,玩古玩,对他来说就是生活,就是位。

  因为之前在包厢里就吃了一点垫底的东西,所以张天元接下来就带柳梦寻去餐厅里吃了一顿真正意义上的法国大餐,然后回到房间里休息,两个人靠在床边,看着外面翻腾的海水,心情却不一样。

  “天元,那个何伯我也听说过,是个很厉害的人,你不担心吗?明天要是输了的话,咱们就不赌了好吧?”

  柳梦寻见张天元跳舞和吃饭的时候都有点心不在焉,以为张天元是在担心明天的赌局,所以回到房间里之后就关心地说道,安慰起了张天元。

  “放心,输了的话我自然会离开的,我又不是梁发,反正那也是意外之财。不过哦小乖乖,我可是不会输的,我也没有担心明天的赌局,只是在想明天梁通会拿什么好东西来给我呢?一想到那些漂亮的古玩,我就激动得不行啊。”

  张天元突然翻身将柳梦寻压在了身底下笑道:“现在,除了你和家人之外,古玩就是我最在乎的东西了。”

  他的手又不老实了,在柳梦寻的衣服里面抹去,摸得柳梦寻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身体都在剧烈得颤抖之中。。

  “不要,不要啊,这还是大白天呢,就算你真得要,也得等到我们洗了澡之后啊。”柳梦寻被张天元摸得几乎就要失去理智了,求饶似的说道。

  “对了梦梦,我听人家说洗鸳鸯浴是一件非常好的享受啊。我们还没有洗过鸳鸯浴呢,这房间里的澡盆大得很,咱们一起去洗吧。”张天元笑眯眯地在柳梦寻的耳边说道,搞得柳梦寻半边脸都红了起来,而且发烫。

  “可是我走不动了。”柳梦寻现在全身发软。

  “没事儿,我的宝贝公主自然要由我来抱着去了,我先帮你把衣服脱了吧。”张天元笑着搓了搓手,然后一双手就伸向了柳梦寻的衣服。

  “你是我的小苹果啊,小呀小苹果……”

  就在张天元图谋不轨的时候,放在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他记得之前在上浦的时候,就是因为手机声避免了他做错事,不过今天这手机声却是坏了他的好事啊,早知道就应该把手机给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