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八九章 一条龙
  &bp;&bp;&bp;&bp;张天元倒是不求价值对等,毕竟这年头,价值好几亿的东西并不多,他现在只要对方拿出来的东西他喜欢,价值上面差一些那都无所谓了,反正这样对赌,东西都算是白拿,他对自己可是非常自信的,就不信那赌术高手能高到什么地方去!

  &bp;&bp;&bp;&bp;就算是叶汉复生又如何?他也不怕!

  &bp;&bp;&bp;&bp;“放心,我梁通拿出来的东西,绝对会让你满意的!不过之前犬拿出来的那些东西是老爷的遗物,我不好再拿来赌。&bp;。放心,我手里头的东西还有很多,这就让人准备好了。至于什么时候开赌,还得看叶清请的高人有没有时间。”梁通其实很想现在就开赌,但他毕竟跟赌博圈里的人不熟,只能通过叶清去联系,这事儿还得看叶清的:“叶清已经去询问那位高人了,张公可以稍等一下,喝杯热茶,要不了多长时间的。”

  &bp;&bp;&bp;&bp;张天元笑了笑,重新坐回了位上,低头和柳梦寻聊了起来。

  &bp;&bp;&bp;&bp;“天元,你有把握吗?没把握的话就算了,这场赌局不开也罢,反正我就不信他梁通敢直接从你手中抢走东西!”

  &bp;&bp;&bp;&bp;前就过,柳梦寻对赌博是十分厌恶的,今天看着张天元赌,那是因为一来为了生意,二来则是因为梁发过分了,必须得给点教训。可是现在这些目的都已经达成了,她实在不想张天元再深入其中了。另外一方面,她也担心张天元会输掉这场赌局,梁发好对付。可是这赌船上高手众多,正所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比叶清还厉害的人。那得多牛了,张天元要是输了可怎么办?会不会像那些赌鬼一样也失去冷静呢?也正因为如此,她才会出口劝张天元不要继续了。

  &bp;&bp;&bp;&bp;张天元将柳梦寻的手拉到自己的膝盖上,轻轻拍了两下笑道:“梦梦,赌博是到这份上了,我就算不在乎钱,但是这张脸还是要的。更何况你最清楚我了,喜欢古玩。他要是用钱来赌,我直接转身就走了,可是这古玩我是一定要赢回来的。这可是我们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不能落在一个英国佬的手中!不过你如果真得不想我赌了,我还是可以立即就这么离开的。”

  &bp;&bp;&bp;&bp;他这番话,将男人的面、国家的尊严、民族的大义、男人的温柔都给体现出来了,就算柳梦寻想要再劝,也不好意思劝了。毕竟张天元现在也不是一般人了,面肯定是要的。否则以后传出去,他怕了梁通,连聂老爷的脸都不要了,那就丢人大发了。

  &bp;&bp;&bp;&bp;至于为国夺回古玩这种大义凛然的法当然是夸张了。他还没那么高的思想觉悟,只不过是想给自己的私人博物馆增添几件藏而已,这个阶段。这件事情就是他最想完成的事儿了。

  &bp;&bp;&bp;&bp;果然,柳梦寻苦笑了一声道:“你既然这么有信心。那就赌了这局吧,不过你答应我。以后除非为了生意,就不要来这种地方了。”

  &bp;&bp;&bp;&bp;一个女人在外面都能维护男人的面,能得到这样的女人,真得是夫复何求啊!

  &bp;&bp;&bp;&bp;张天元温柔地搂住了柳梦寻笑道:“放心吧梦梦,以后谁请我也不会来了,赌博一途,虽然来钱可能很快,但败家的速也绝对不慢,这种钱用着心里头也不踏实,我跟你一样,对这东西都是兴趣不大的。”

  &bp;&bp;&bp;&bp;“嗯,我明白你。”柳梦寻点了点头,如果之前她对张天元赌博一点信心都没有的话,那么现在就完全不一样了,张天元可是从梁发手里赢了四亿多啊,张天元一点赌术不会,全凭运气,她都不相信。

  &bp;&bp;&bp;&bp;过了一会儿叶清走进了包厢,不过只是一个人。

  &bp;&bp;&bp;&bp;“人没请来吗?”梁通皱眉问道。

  &bp;&bp;&bp;&bp;“梁叔叔,张公,何伯了,今天不是他的吉日,他不会出手的,赌局明天早上开始,对赌的就是梭哈,那是何伯最拿手的,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得另请别人了。”叶清回答道,同时也是在征求梁通和张天元的意见。

  &bp;&bp;&bp;&bp;叶清尊称的这位何伯,算是朝阳公主号上水平最高的赌术专家了,在圈里那也被认为是最接近赌王叶汉的人。只是这人比较迷信,如果不是吉日的话,他就不会赌的,正好今天并非吉日,就算有时间他也不来,只能等到明天了,运气好的是,明天对何伯来,是个绝对的大吉大利的日。

  &bp;&bp;&bp;&bp;“梭哈是什么?”

  &bp;&bp;&bp;&bp;张天元顿时愣住了,他还真不知道梭哈是个什么玩意儿,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bp;&bp;&bp;&bp;“是一种纸牌游戏。”叶清解释道。

  &bp;&bp;&bp;&bp;张天元顿时头疼了,自己也玩过扑克牌,电脑上的蜘蛛纸牌、还有平常玩的斗地主、升级、抽王八、接竹等很多他都玩过,可唯独这梭哈他不仅没玩过,而且连听都没听过,以前看赌片的时候,也没注意这个,或许是翻译不一样吧。

  &bp;&bp;&bp;&bp;“张公不会梭哈?那这怎么办?”梁通也有些为难了,他不认为张天元是在谎,因为梭哈主要流行于我国东广、宝岛、香港、澳门,在菲律宾尤为盛行,由于此游戏简单,激烈,既含有技巧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所以流传非常广泛,更由于多被用来进行赌博,因此也被误认为是赌博游戏。

  &bp;&bp;&bp;&bp;张天元不是沿海的人,而且对赌博也不感兴趣,不知道梭哈其实非常正常。

  &bp;&bp;&bp;&bp;“要不就换个游戏吧?”叶清也愣住了,他真不知道居然还有人不懂梭哈的,这就是他少见多怪了,不知道梭哈的人多得是,就跟很多人不知道滚铁环,不知道打沙包是一个道理,一个地区或者一个时代的流行物,你觉得应该每个人都知道。但其实不然。

  &bp;&bp;&bp;&bp;“先不着急,能给我看看梭哈的规则和玩法吗?”张天元问道。

  &bp;&bp;&bp;&bp;叶清急忙从侍应生手里取来了一个平板。拿起来给张天元看梭哈的规则和玩法,张天元看过之后紧皱的眉头就舒展开了。

  &bp;&bp;&bp;&bp;“梭哈原来就是这种玩法啊。我时候也玩过,只不过我们不叫这个名字,我们那儿叫‘一条龙’,行了,梭哈就梭哈吧,游戏确定下来了,但是如果梁总拿来的古董古玩不合我的口味的话,那我也是可以拒绝开赌的,希望梁总不要让我失望啊。”

  &bp;&bp;&bp;&bp;张天元对时候玩过的一条龙游戏还记得非常清楚。规则和玩法跟梭哈差不多,只有一些微的差别。也正因为如此,他一看梭哈的规则和玩法,就大概明白了。赌片里面经常有出老千的,好像就是在玩这种游戏吧,过去久,都记不清了。

  &bp;&bp;&bp;&bp;摇色无聊了,就那么晃两下而已,这梭哈相对来就比较有趣了。也能真正见识见识这个所谓最接近赌王的何伯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实力。最主要的是,自己懂这个游戏,玩起来也必然是非常有趣的,不仅仅是赌博。也可以算是放松和娱乐吧,别人赌博紧张,他可不会紧张的。

  &bp;&bp;&bp;&bp;梭哈又称沙蟹。名fve&bp;rd&bp;td,是扑克游戏的一种。以五张牌的排列、组合决定胜负。游戏开始时。每名玩家会获发一张底牌(此牌只能在最后才翻开),当派发第二张牌后。便由牌面较佳者决定下注额,其他人有权选择“跟”、“加注”、放弃或清底,当五张牌派发完毕后,各玩家翻开所有底牌来比较。

  &bp;&bp;&bp;&bp;在发牌前,每个玩家必须支付强制性的底注,然后发给每个玩家两张面朝下的底牌和一张面朝上的明牌,拿到最明牌的玩家必须支付最初的下注,它通常是注的一半,或有时是一整个注,如果两个玩家有同样大的门牌,那么花色按照向上的次序决定谁来支付,其顺序是梅花、方片、红心、黑桃。

  &bp;&bp;&bp;&bp;港式五张游戏使用28张扑克牌。游戏人数可为2―5人。这个游戏上手容易、对抗性强,既有技巧也有一定的运气成分,紧张刺激,集益智和乐趣于一身,因此流传非常广泛。游戏本身其实是没有赌博色彩的,不过如果没有一点赌本的话,玩着就没那么有意思了,想要玩好此游戏需要良好的记忆力、综合的判断力、冷静的分析能力再加上一些运气,当然了,像赌片里面那种出老千,现实中也是有的。

  &bp;&bp;&bp;&bp;真正的梭哈赢家,不采用阴人打法的是很少的,毕竟靠运气没有常胜的将军,阴人技巧又很奇妙,不同的牌有不同的阴人技巧,诸如什么大对心理战、顺心理战等等。张天元时候玩这种游戏的时候就很喜欢玩心理战,如今有了特殊能力了,那玩这些阴人的方法那自然就是更加得心应手了,无形中用一些下流一点的方式,哪怕是卑鄙也好,去扰乱对手,毕竟胜利才是王道嘛,更何况这一次一赌就是十亿啊,为了取胜不择手段也没什么。这也是他敢接下这个赌局的原因,什么赌王赌圣,不过就是普通人而已,而他张天元则不是。

  &bp;&bp;&bp;&bp;张天元是绝对相信这位何伯选择梭哈这种游戏是有原因的。一般老一点的人,都自认为吃过的盐比别人走过的还多,所以善于玩心理战,各种诈术那是频繁使用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心中暗笑,对方如果抓一手牌,却要来诈他,让他不敢跟,那场面一定非常精彩啊。

  &bp;&bp;&bp;&bp;毕竟自己能知道对方的牌到底是什么,这简直就是作弊啊。

  &bp;&bp;&bp;&bp;可作弊怎么了,别人发现不了那就不叫作弊了。所以明天不管是谁来,这场赌局自己基本上可以算是赢定了。

  &bp;&bp;&bp;&bp;“张公可以放心,我带来的东西绝对会让你满意的,到时候只希望张公不要因为害怕而逃走就行。这里这么多人都知道,传出去对您的名声不好,就算您不在乎名声,聂老爷怕是也会在意名声吧?明天咱们再见吧,张公慢留!”

  &bp;&bp;&bp;&bp;梁通临走之前,还要故意来刺激一下张天元,生怕张天元今天晚上溜了,其实大可不必,张天元还没见到古董呢,怎么会走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