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八六章 怕个球!
  见张天元客气,梁总笑着摇了摇头,说了一番很客套的话。

  “什么梁总啊,叫我梁叔叔就可以了。我这个儿子不争气,不过人品本质上还是不坏的,就是小时候被他爷爷娇生惯养惯了,总是惹祸,大事没有,小事不断啊,唉。”

  张天元心中暗笑:“就这还不坏?这小子除了是个败家子,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狼心狗肺,还本质不坏?我看这小子就是心黑透了,不然也不可能说他死去的爷爷,哥们都替梁老爷子不值呢。”

  “梁叔叔这次来船上不会是来找晚辈的吧?”张天元的潜台词没说出来——看你带了那么多皮箱子,里面不会是武器和钱吧,怎么着?我教训了你儿子,你这个当老子的就要来教训我了?他可不会天真得以为梁总是来找他唠家常的。

  张天元脑子里迅速搜集着这位梁总的资料,不过很可惜,他只知道这位梁总全名叫梁子通,现在是英国国籍,是香港赫赫有名的地产大亨,甚至比当年的建筑大王梁老爷子更加厉害。只是因为他的很多产业都跟政府挂钩,所以他到底有多大的身家,总是不好计算,这也就是为什么香港十大富豪和福布斯富豪榜上都没有他这个人的缘故,毕竟他从事的一些事情,那是属于机密的。

  他所不知道的梁子通,则更加传奇一些,这位梁总从小就被送到国外读书去了,先是在波士顿大学攻读法律学学位,之后又道麻省理工大学攻读了建筑学硕士学位。紧接着又在英国牛津大学赌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以及经济学学士学位,不仅是有律师资格证的认证律师而且也是建筑学和经济学方面的专家。曾在多个大学进行演讲,现在还是麻省理工和牛津大学的名誉教授。

  梁子通也是英国女王亲自授勋的爵士。除此之外,他还曾是英国下议院的议员,是香港最后一任总督的私人顾问。会说英文、法文、日语、普通话、粤语等多国和地区的语言,绝对是个令人不免惊讶的人物,比他父亲梁老爷子更加传奇。

  梁老爷子病重之后,梁子通就掌握了尚美建筑公司的大权,当时公司刚经过改组,梁家的势力进一步被压缩了,梁老爷子又因为病重操心不上。很多人都觉得两家就这么完了,尚美建筑公司迟早会 被其余的大亨给吞并了。

  后来梁老爷子去世,只留下了一个烂摊子,公司业绩很差,到处受到打压和排挤,当时很多人都劝梁子通干脆将公司便宜变卖了,反正以他梁子通的本事,也不怕赚不到钱。但是梁子通这个人性子很倔啊,这一点倒是跟他的儿子很像。可以确定梁发的确是他的亲生儿子。

  梁子通后来重新改组公司,不仅延续了当初的建筑业务,而且还开拓了公司的业务,做起了当时非常火爆的地产。利用他在国外和香港的朋友帮忙。他的新公司尚美地产集团迅速崛起,涉及的业务包括地皮、建筑、酒店、租赁等各个行业,一个崭新的尚美帝国也就在那个时候诞生了。

  可以说。现在的尚美地产集团不仅是重现了梁老爷子当初的辉煌,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只可惜梁子通却只有一个败家儿子,撑不起这个家业。所以据传梁子通现在在外面有不少女人,还有私生子,正在为自己去世之后的事情谋划呢,毕竟已经五十岁了,这些问题也是该考虑的时候了。

  用集团的大佬们的话说,如果没有梁子通,就没有现在的尚美集团,估计再梁老爷子去世之后,尚美建筑公司就已经被别人并购了。梁发在香港天不怕地不怕,他母亲也经常被他气得半死,但是唯独这个父亲让他十分忌惮,他有一种感觉,如果父亲真的在外面有私生子的话,打死他都不是没可能的事儿。

  梁发之所以很多时候会住在赌船之上,就是不想见到自己的父亲,他很害怕自己这个父亲,害怕得要命!

  “爹地!爹地!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啊!这个张天元他出老千啊!您也知道我的赌术的,虽然没法跟叶老伯相比,可是也被称作鬼手梁大少的,摇色子居然输给了他四个亿啊,四个亿啊爹地,您绝对不能轻饶了这厮啊,他要是不还钱,就剁了他的手!”

  梁发跪在那里是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觉得心里头不舒服,看到自己的父亲跟张天元又那么要好,听到张天元问自己的父亲来干什么了,就赶紧跪着到了梁子通身旁,一把抱住了梁子通的腿,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喊道。

  他倒不是恶人先告状,而是真觉得今天这事儿有猫腻!不过这贱兮兮的样子,真得是让人恶心得想吐。

  梁发才不会在乎别人怎么看他呢,在自己的父亲面前,他也豁出去了,他要把战火引到张天元身上去。因为他是知道的,他的父亲也是个赌术高手,尤其擅长的就是梭哈,而他的父亲也是最厌恶出老千的,这么说的话,就可以让他的父亲不满张天元,然后去找张天元算账,那样他自己就轻松了。

  他这个时候已经不在乎享受什么了,反正就算没钱,不是还有那么多古董吗?以后找女人随便去卖两件就够了,他就是不服气,就是想要张天元把钱给吐出来,说白了,那就是没事找事。

  “滚!”当着众人的面,梁子通居然一脚将梁发踢开吼道:“梁家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你们两个,把少爷带回去,他要是敢说一个不字,直接嘴巴子伺候,我给你们权力!”

  梁子通这一脚可是够狠啊,直接就打断了梁发那贱兮兮的控诉,看得周围的人都是心里头一颤,这绝对是个狠人啊。他这一脚踢在自己儿子身上,自然会心疼。无非就是想让张天元看看,我都这样了。你也没必要揪着这个事情不放了吧,你心里头肯定也会有些难堪吧?

  可是他错了,张天元才没有那么好人呢,他此时倒是巴不得梁子通一脚踢死了梁发,省得他自己动手了,要是杀人不犯法的话,他绝对会弄死梁发的,这孙子活在世上也是个祸害。

  梁子通其实也有些疑惑,虽然梁发不成器。他心里头也非常清楚,可他这个儿子在赌术上那绝对是相当出色的,尤其是摇色子这个本事,比他还要在行,怎么会一眨眼就输了四个亿呢?事情的过程他都已经在电话里听李南亭说过了,越想越觉得这个事情不太对劲,可是没有证据证明张天元出老千,他也没办法,他是不太相信叶清、李南亭会联起手来坑梁发的。借给他们两个胆子他们也不敢。

  他现在更怀疑的是,张天元本来就是个赌术高手,只不过就是扮猪吃老虎罢了,故意给自己的儿子下套呢。这样的话也是挺可恶的。

  梁子通从来就不相信运气,他的事业是他一手一脚打拼出来的,所有的事情都是他靠着努力挣来的。而且他的运气一直都不怎么好。刚接任公司父亲就去世了,后来母亲也因为悲伤而去世。第一次融资还刚好遇到了强盗,结果欠了一屁股债。更离谱的是,在内地开始建筑业务的时候,刚刚盖了一半的大楼却因为地震而倒塌,又是亏得不行。

  但即使运气如此糟糕,他还是坚强地走了过来,并且战胜了霉运。所以他这个人不仅是不相信运气,而且对运气是恨之入骨的。所以他不相信张天元是凭运气赢的,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猫腻的,不是出老千,那就是一个绝对的赌术高手在扮猪吃老虎!

  梁发对自己父亲的话是一点都不敢违抗的,而且他也有点怕他父亲身边的这几个保镖,这几个家伙根本就不在乎他这个少爷的身份,简直就是他父亲忠实的几条狗,只要他父亲有命令,他们是真得敢抽他的。所以即使狂妄嚣张,即使心中非常不爽,可还是乖乖地跟着梁子通的两个保镖离开了包厢。

  梁子通是坐直升飞机来的,速度很快,送梁发回去倒也方便。

  见梁发被送走了,梁子通才收起了脸上的笑容,原来之前对张天元的亲热不过是故意演给梁发看的,就是不想梁发这货太依靠他了,其实他对张天元是没有任何好感的,开玩笑,赢了我儿子四亿港币就不说了,居然还把那么贵重的古董不花钱就拿走了,这世上哪有如此便宜的事情。

  更何况他心里头已经认定了张天元给梁发下了个套,就更是气愤不已,觉得张天元的良心真得是大大地坏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说话也就非常不客气了。

  “犬子不成器,让各位见笑了,尤其是张公子!犬子在您面前耍弄赌术,那真得是关公面前耍大刀,鲁班门前玩斧头了,张公子是真人不露相啊,不过这么欺负犬子,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呢?”

  李南亭和叶清听到梁子通这么说话,顿时相视一眼,都觉得这个事情不好办了,原以为梁子通来了就没事儿了,可是现在看来,这事情还没完了,打了小的,大得不服气,来找场子来了,这下子反而事情大条了。

  “哈哈哈哈,梁总也太抬举晚辈了,晚辈不过就是运气好而已,别人走在街上踩狗屎,晚辈走在街上能捡到金元宝。当初青城山的一座山峰上有个老道,老道曾给我算过一命,说我这人如果赌.博的话,那绝对可以取得一时的富裕,赚得盆满钵溢,但是不要沉迷赌.博,否则会败光家产。所以我呢,就尽量不沾赌.博,可谁想梁大少就像个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还不相信我运气那么好,非要拉着我赌,唉,我也没想到啊,运气居然这么好。”

  别人或许怕他梁子通,但张天元还真没什么好怕的,既然有人要找事儿,他接着也就是了,怕个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