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八四章 赶尽杀绝
  梁发咽了口唾沫,有些紧张地看向张天元,半晌之后才问了一句道:“你能出多少钱?只要价格合适,我就会卖给你的。”梁发自己当然是不懂古董字画的,对他来说,那些坛坛罐罐当烟灰缸都麻烦,那些书画擦屁股都先膈应。

  张天元早就想好了,出得太多了当然不行,赢过来得花不少时间,而且也容易引起怀疑。可出得太少也不行,梁发明显是为了兑换筹码才卖东西的,如果出的太少,他肯定是不会答应的。所以他笑了笑,伸出了一根手指晃了晃说道:“那件珐琅彩瓷器、那对笔洗还有那幅画,我给你一亿港币如何?这个价可不低了啊,如果你还觉得少的话,那就算了,我可不是什么冤大头。”

  张天元这话基本上就是在睁眼说瞎话了,要清楚,不算别的,就光是那对汝窑瓷笔洗,不算拍卖,单纯市价的话,那也能值个四五亿以上的,张天元出一亿,绝对就是趁火打劫!没错,他还真就是趁火打劫,而且比那两个老头狠多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主要是那两个老头虽然出了只有两千万,但毕竟事后是可以赎回来的,东西只是暂时抵押而已。可张天元虽然出了一亿,可是一旦交易完成,东西就是他的了,如果他不愿意,谁也别想从他手里把这三样东西再要回去,这才是货真价实的趁火打劫啊。

  “一亿!”听到张天元的话,梁发咽了口唾沫,脸上露出了喜色。不过很快又被掩饰过去了,这家伙也是非常贪财的。如果可以多要,他绝对不会少要的。他现在寻思着自己如果不卖,是不是可以要更多的钱呢?

  张天元却不管他,而是看向了叶清说道:“别的东西我就不要了,如果梁大少要抵押,你们就收了,不愿意,也赶紧打包收拾了吧,放在这里碍事,待会儿赌起来很不方便!”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叶清笑了笑,就吩咐侍应生开始收拾东西了,这一次就显得小心许多了,比之前来的时候要谨慎不少。

  “对了李兄、王大哥,今儿这事儿还得你们两位替我做个见证啊,别到时候有人后悔赖账。”张天元又扭头对李南亭和王思远说道。

  “哈哈哈,这个见证我做定了。”王思远本来对梁发就没什么好感,看到张天元收拾梁发,他是一百个点赞啊。

  李南亭也笑着点了点头道:“放心。今天这个见证我肯定是要做的。张兄你是我请上船来的客人,不能让你吃亏的。”

  对于李南亭来说,今天这个事情他也就只能做个见证了,本来他是打算护着梁发的。可梁发那厮不识好歹啊,反而连她都恨上了,他也想让梁发受点教训。再输个一亿。梁发那小子总该清醒了吧。他也不懂古玩,不然的话。倒是可以趁机挑几样自己也买了,如果不想面子上难看。可以让别人替他出钱买啊,之后再给他就是了。

  “两亿!你答应了东西就拿走,咱们坐着继续赌!”梁发终于想明白了,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张天元却是冷然一笑道:“说了一亿就一亿,一分钱我也不会加,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走了,在这儿等了你半天了,我可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了。”

  看到张天元居然如此决然,梁发心中那叫一个愤怒啊。可毕竟能形势比人强,他也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值多少钱,一亿就一亿吧,娘的,不就是三件东西嘛,本少爷以前把很多东西都免费送出去了啊,这个时候还心疼什么!

  梁发最怕的就是张天元一旦走了,这赌局就别想了。如果张天元回了内地,他更是一点辙都没有,所以还是趁着这个机会翻本吧,反正一亿听起来也不少了,比起那两个老头出的两千万来说实在是太良心了啊。

  “别走,一亿就一亿,我就当吃亏了!”

  在张天元已经抬脚准备离开的时候,梁发一把抓住了张天元的胳膊,答应了张天元的出价。反正这些东西对他来说那就是一文不值的,以前打碎的有,送出去的也有,因为弄脏了扔掉的同样有,以前都不心疼,现在还心疼个屁啊。

  现在一亿不卖,说不定哪一天稀里糊涂就直接送人了。不要紧的,一亿足够翻本了,最起码还能赌十次呢,他还真就不相信,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自己的运气还没转过来了?

  李南亭那边已经忙活开了,找人拟定了一份转让协议,然后一式两份,让张天元和梁发都签了字,而且作为见证人,他和王思远也都签了名字,又找船上的律师看了一下,确认转让协议合法,这事儿才算完了。

  梁发连协议都没仔细看,因为急着要筹码,就很快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张天元见一切都弄好了,便小心翼翼地把转让协议收了起来。之后又送出去一万块的筹码给几个侍应生,让他们帮忙找来了那种泡沫塑料的箱子,还有旧报纸,海绵等东西,小心翼翼地把瓷器和画收了起来,交给柳梦寻暂时保管。

  在这个过程中,梁发则忙着点筹码呢,毕竟一亿筹码那也不是一个小数目。点完了之后,梁发脸上露出了兴奋的笑容,看向叶清说道:“叶大哥,赶紧开局吧,我还急着翻本呢。”

  “就你这德行还想翻本?别说你现在手头有一亿筹码,就算再多出一百倍,也别想从我这里赢走一分钱的,赌了这么久了,居然还没看出其中的道理,蠢得还真是够可以的。”

  张天元心中冷笑不已,赌到现在,他赢钱都赢麻木了。不过麻木不要紧,只要还能赢钱就行。既然梁发不依不饶地想要作死,他又为什么要手下留情呢?他今天不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狂妄无知的孙子赢得痛哭流涕,还真是不肯罢休了。

  长这么大。张天元恨过的人不少,做过的狠事儿也不少,但像现在这般生气的事情,只有针对贾政经和关氏珠宝那些人的时候才有过。那个时候他可是起了杀心的,今日这事儿跟那天比,其实也差不多了,能把张天元气到这种程度,梁发倒是可以骄傲了。

  尽管这样的赌局是最考验技巧的,因为摇色子毕竟是个技术活。但是到了张天元这里,技术活也变成毫无技术含量的活儿了,他甚至都懒得多摇几次,每一次拿起色盅,也就是随便晃两下而已,所以进行的也是非常快的,仅仅几分钟而已,就已经开了好几次色盅了。

  如果说张天元够狠的话,这个时候估计已经把梁发给赢光了。不过他也考虑到不能那么干,不然会被怀疑的,所以在赌局之中故意放水,再加上梁发本身摇色子的确有点本事。所以这几次开盅之后,梁发居然还赢了好几次,两个人基本是互有输赢。还有平局,不过眼下梁发总体上是迎着的。因为他面前的筹码已经从一亿变成了一亿五千万,脸上兴奋之色也再度浮现了出来。

  “哈哈哈。我早就说过,好运气不可能一直有的,坏运气也不会始终伴随的。跟我赌色子?你怎么赢了我的钱,就怎么给我吐出来吧,哈哈哈哈!”

  梁发这货真得是不知道什么叫做低调,什么叫做攒人品啊,因为兴奋,他似乎已经忘记了之前也有好几次类似的情况,赢得正高兴呢就开始输了。他更是忘记了目前桌上这些筹码全部都是他的钱啊,张天元只出了一开始的一千万,现在那一千万早就被张天元收起来了。

  感觉放水放得差不多了,张天元心里头想了想,觉得自己也该结束这场无聊的赌局了,他心里头惦记刚买的那三件东西,还想拿回去好好欣赏一番的,而且之前就说过要带柳梦寻回去休息的,这一拖再拖也不是个事儿,所以很干脆的,他就开始了赢钱。

  在旁人看来,这几乎就是之前几次赌局的翻版,梁发在赢了几次之后,接下来运气就又开始便糟糕了,而张天元赢得次数却越来越多,身前的筹码也越来越厚了。

  “哎呀,这喜欢足球的球迷,都有个说法叫攒人品,就算己方球队实力比对方强很多,赛前也会尽量低调,或者干脆说对方能赢。而你呢,赢了几把就那么高调,败人品啊!估计连财神爷都看不下去了,所以才会让我赢的。”张天元一边说着话,一边迎着钱,脸上的笑容非常浓郁,看得梁发真恨不得照着这张脸砸过去一拳,太可恨了,真得太可恨了。

  不是张天元非要挑衅挤兑这货,关键是这货太他娘不是东西了,说的那些话啊,简直让人心里头极不舒服,这怎么行,你让我不舒服,我还能让你好受吗?今天不把你彻底打服了,你小子是不知道害怕的。

  一亿五千万的筹码啊,不过十多局的开盅之后,也就是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梁发又输得是干干净净了,身前的赌桌上,竟是连一毛钱的筹码也没有了。梁发还不敢相信,以为自己的筹码掉在了地上,居然趴下去寻找,那样子,真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输得太多所以脑子都有了问题了。

  毕竟这个打击实在是太大了啊,换了任何人都有点接受不了的,刚刚才把东西卖给张天元,到手的一亿就这么没了?又到了张天元的腰包里,这怎么看都像是一头栽进了圈套里面啊。

  四亿!四亿啊!光算钱,他今天就已经输掉了四亿了!如果算上那些古董的真正价值,梁发今天输给张天元的就不仅仅是四亿了,而是十亿多港币!

  这什么概念?就算是香港的一线女明星,一晚上花个两三百万港币,这十多亿港币,也足够他睡几百个了,就是估计一线女明星没有那么多!按照梁发的思维方式这就是最直接的概念了。

  梁发算是有钱人了,可是输了十多亿,不,在别人看来应该还是四亿,就算是四亿吧,这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尤其对于周围看热闹的人来说,这也绝对是一笔非常客观的数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