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八零章 瓷中女神
  就算是李南亭,也被梁发的一番话气得脸色发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他娘的还是人吗?说的这是人话吗?梁老爷子泉下有知,真得会被你给气活过来的!”李南亭以前觉得梁发也就是浑,可是今天才发现,梁发这货简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眼狼,就是个疯子,自己当初怎么想着跟着厮成了朋友了,为了这厮还得罪了张天元,真得值吗?

  想到这里,李南亭心中叹息了一下,他已经懒得去管梁发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无所谓了。反正他刚刚已经给梁发的家里打了电话,如果梁家还认梁发这个人的话,肯定会派人过来的,而且肯定是能说得上话,能劝得住梁发的人。他这么做,最起码要让梁家知道,不是他不管梁发,实在是这孙子太浑了,他想管也管不了了。

  那孙猴子来比喻梁发,那是抬举梁发了,不过这个时候还真得来个如来拿住这厮,就看梁家能派什么人过来了。

  “叶大哥,还等什么啊,我要的鉴定师呢?”梁发见李南亭不理会他了,也没在意,反而看向了叶清问道。

  叶清摁掉了对讲机说道:“稍等一下吧,我已经联系了鉴定师了,陶瓷专家、书画专家、玉石专家都有,咱们这赌船之上还算配套齐全,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他现在是绝对不会再去劝梁发了,看着这败家子把梁老爷子收藏的东西拿出来,他虽然也替梁老爷子不值。不过他跟梁老爷子可没什么关系,所以就随便了。梁发爱怎么败家就让他败吧,反正也不花他的钱。

  在赌场用有价值的古玩或者是作为抵押、或者直接变卖兑换筹码。一般来说赌场是不会接受的,不过这不是有张天元在吗,张天元都说过了,梁发的东西只要是真的,他都要了,他现在有钱,缺的就是这些收藏品啊,钱什么的,反正不过就是换次手而已。之后还能再拿回来,等于就是白得这么多的好东西,张天元又不傻,为什么不干呢?

  而且即便张天元不要,这赌船上喜欢古董古玩的人也不少啊,你也可以拿去跟他们换嘛。不过到底是没有赌场方便,在澳门赌场那边,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因为赌场外面往往就有典当行。实在不行,你可以把东西拿去典当行里典当,尽管所得的钱可能不如原本的多,不过好在是可以赎回的。

  其实有一些有眼光的人。都喜欢去澳门的典当行里挑选好东西,一些死当的物件里面,就有类似古董、珠宝、名表等好东西。不仅东西是真的,而且价格还非常便宜。有些原价就可以弄到手,而有些甚至花费原价的十分之一。甚至更少就能买到,如果有熟人的话那就更简单了。

  不过典当行里的东西也未必全都是真的,现在的人,很多都钻钱眼里面去了,为了赚钱,专门哄那些不识货,又特别爱占便宜的游客,他们会拿一些假货当作死当的物件来卖,如果你真得想要捡漏淘宝,那必须得有眼光啊,否则的话,被骗了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找人了。

  在朝阳公主号上,与别的赌船不一样,这上面就有自己的典当行,而且里面养着几位专家,对陶瓷、珠宝、书画等那是非常在行的,如果客人有这方面的需求,他们完全可以提供鉴定和典当服务。甚至有很多赌客拿着来路不明的物件上船来,就是为了销赃的,这里的典当行可不管这些,只要你东西是真的,他们就敢收。

  当然了,赌船上的典当行因为成本更大,所以给出的价格一般都是比较低的,而且不会给你现金,而是直接给你筹码,你可以拿筹码去兑换现金,也可以去赌场玩,虽然看起来好像是脱裤子放屁,但就是这么个程序,必须照着走的。

  没过多长时间,在一位侍应生的带领之下,两个五六十岁的老者走进了包厢之中,这两个老头倒也有趣,一个六十来岁,干瘪瘦小,个子不高,另外一个五十多岁,可是身体却很结实,简直不像老头,倒像是四十岁左右的壮年人。

  这两个人走进包厢之后,跟谁都没打招呼,看起来非常傲慢的样子,不过叶清和李南亭居然也没生气,任由他们那样,都没说话。两个老头大大咧咧地走过去,看着放在地上的瓷器和书画等东西,起初显得很兴奋,不过随后却骂了一句:“哪个败家子干得好事,你们看看有东西都磕破了,混账简直!”

  梁发想说什么,却被叶清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

  两个老头,应该对各种东西都比较熟悉,一边交流着经验,一边随手拿起了一件清代的珐琅彩瓷器。这个东西张天元刚刚一眼就瞧上了,不过还没鉴定真伪而已,单从外形来看,那真得是非常漂亮的。

  两个老头手中拿着的应该是清雍正珐琅彩香山九老图纹玉壶春瓶,这个东西张天元以前在书上见过图片,但是实物还是头一次见到,至于是不是真得他暂时还没确定,但看两个老头反正对那东西是挺感兴趣的,蹲在那里还争论起了什么。

  张天元看了一会儿之后,觉得东西实在太多,所以干脆就用鉴字诀直接鉴定了,不然这些东西光是看都得很长时间了,还不如先将真品挑出来之后,再慢慢欣赏也不迟,至于赌不赌,等他欣赏完了再说吧,反正他不着急,明天晚上才走呢,现在有的是时间。

  经过鉴字诀的判断之后,张天元顿时脸上就露出了喜色,这些东西里面,居然有好些就是真品,尽管也有仿品,不过瑕不掩瑜,说明梁老爷子的鉴宝能力还是有些的,最起码一些珍宝都被他弄到了手里。

  当然了。也可能请的是鉴宝师帮忙吧,但不管如何。今天可就便宜了他张天元了,只有他看不上的东西。估计梁发才会拿去赌船上的典当行去卖吧,比如那唐三彩就是属于高仿的物件,并不是真的,张天元自然不会乱说话,他不要就行了。

  “梁大少,你这东西是要抵押给我呢,还是直接抵押给船上的典当行?”张天云笑着问道。

  “当然是先要抵押给你了,不过你可别想蒙我,这里有专家呢。”梁发很清楚。抵押给张天元,那绝对更值钱,如果是船上的典当行的话,那价格就会低很多了,并不是他期望的,除非张天元不要,他才会勉为其难到船上的典当行抵押。

  “那好,我就看看吧。”张天元笑了笑,他现在对什么鉴宝师都不会全信的。这一行里骗人和被骗的事情多了去了,自然还是自己的判断最为准确了。

  除了唐三彩是高仿品之外,那几件成化斗彩和元青花也都是高仿,虽然做得非常精美。一般的鉴宝师都未必能分辨出来真假,但东西到了张天元这里,却可以清晰地判断出真伪来。他连那些东西看都没看,而是自己走向了汝瓷和珐琅器。因为他发现这两类东西之中真品很多,简直一件比一件出色。

  瓷器并不是越老就一定越贵。要知道清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官窑的瓷器,可谓是精品多多,其艺术价值和市场价格,比之宋明两朝的珍品也是不遑多让的,尤其是这珐琅彩瓷器,那简直就是古代瓷器的集大成者,不仅价值高,而且因为其实在太漂亮了,即便是不懂瓷器的人也很喜欢收藏把玩。

  如果单论市场价值的话,张天元估计那件汝瓷的笔洗还是要稍高一些,但珐琅彩里面也有价值上亿港币的好东西,别的不说了,就在这两样东西里面挑出一两件,也绝对够资格入主他张天元的私人博物馆了。

  如此好的机会,如此精美的瓷器,如此多的古玩书画,张天元要是不兴奋,那才奇怪呢,所以这会儿他的情绪甚至比刚刚赌.博的时候赢钱还要高兴得多,蹲在那里仔细的看了起来。

  “张兄还懂这个?”李南亭对张天元了解不多,所以看到张天元居然拿出个放大镜在那里仔细瞧了起来,便忍不住问旁边的王思远道,他还以为张天元单纯只是靠玉石和翡翠发家的呢。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小子其实最在行的还是古董字画,他最早赚得第一笔钱那就是花低价买了一套连环画,这些事儿我没见过,还是听聂震聊起来的,只是后来我看过一档节目,是国家电视台的关于古玩的节目,他可是长了脸了,比那些年纪一把的专家还要牛呢。”王思远说着,还忍不住冲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

  李南亭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不想一旁的梁发倒是听到了王思远的话,鼻子里哼出了一声道:“吹!继续吹吧!也不怕将牛皮吹破了!给点阳光就灿烂啊,赢了我点钱,居然嚣张到自以为是古董大家了?”

  张天元倒是听到梁发的话了,只是他此时没工夫去跟这货斗嘴,毕竟眼前这么多的宝贝不看,而去斗嘴,那实在是浪费时间。他此时身心全部都被这些古玩给吸引住了,等那两个老头看完那件珐琅彩瓷器之后,他就兴冲冲地拿了起来,然后仔细端详了起来,既然已经确定是真的了,那么现在就是看看有没有必要买下来了,毕竟真品也未必是精品,这还得仔细鉴赏一番的。

  这件珐琅瓷器,瓶颈部描金绘焦叶纹,口部、颈部、底足均以胭脂红彩绘制图案,再描金线以此勾勒出层次,色调搭配协调。腹部采用工笔绘香山九老的一位在吟诗作赋,姿态栩栩如生,还绘稚花草、树木、山石、书本、盛开的花朵,色彩艳丽。纹饰空白处有墨书题 “香山九老图” 。引首有朱文印,句尾有白文印。瓶底楷书“雍正年制”四字方框款,造型高雅,纹饰精美,是书、画、印合壁的彩瓷艺术珍品。无论怎么看,都是清代珐琅彩瓷器的做法,精美的技法令张天元都忍不住在脑海之中临摹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