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七九章 昔日官宦心头好,今朝一件抵万金
  被李南亭的话激怒的张天元心也如同冰块一般硬了起来。

  所以他的声音也就变得冷了很多:“李大少不必多说了!我张天元从小到大什么苦没吃过,凭什么就让他这个骄纵狂妄的孙子?更何况这事儿是因他而起,他自己主动送上来找死,我要是就这么离开了,日后传出去,别人会说我张天元怕事,女朋友被言语侮辱了,连个屁都不敢放。你李大少能做到,我张天元做不到!他既然还想送钱,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现实社会里可没有谁是主角,谁是配角,总把自己当主角,那是患了妄想症了,张天元不欠他梁发的,更不是故事里的反派配角,想让他受气让梁发?凭什么!这个世界离了谁都照样转,谁也别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因为生气,他之前都是称呼李南亭为李兄的,现在也是直接称呼“李大少”了。

  李南亭注意到了张天元的情绪,无奈在心中叹了口气,暗道:梁发啊梁发,我为了你,已经尽力了,还因此得罪了张天元,你说我他娘的到底是何必呢,你个王八羔子还一点都不领情。你小子这次算是真得把张天元给得罪透了啊,反正我是救不了你了,你自己自求多福吧,唉,招惹谁不好啊,招惹这尊瘟神,我顶你个肺啊!

  他现在也是确实没什么办法了,劝梁发,梁发不听,劝张天元吧,居然还因此得罪了张天元,把这一次积累的好感都给弄没了。作为朋友,他真得是仁至义尽了。如果再这么下去,他相信张天元会连他也记恨上的。那就太不划算了。

  包厢里静了一会儿,叶清吩咐人给张天元、王思远、李南亭以及柳梦寻准备了吃的,不过李南亭哪里有心情吃东西啊,倒是柳梦寻和张天元吃得挺香的,也是,人家赢了钱,自然吃得香,不过王思远这小子居然也是狼吞虎咽,估计也是运气不错。最起码今天估计是没输钱,否则也不至于会这么好心情。

  “李兄,你别看我,我不是梁发,今天我也输了上百万了,不过吃东西还是要吃的。”王思远嘿嘿一笑,然后又看向了张天元道:“张老弟,今天这事儿可别给青岚说啊,我不想她误会。其实我平常不这么赌的,今天就是高兴,玩得稍微大了一点。”

  看着王思远,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其实他挺喜欢王思远这家伙的性格的,可总这么不靠谱也不行啊,他是清楚的。聂青岚喜欢的是靠谱的男人啊。

  等一顿饭吃饭,收拾东西的时候。突然间门就被撞开了,进来的正是梁发。

  “还好。没走没走。”梁发见到张天元还在,顿时松了口气,看了看时间,刚过去二十分钟左右,还不算太晚。

  “叶大哥,李大少,麻烦你们帮我请几个古董方面的行家,给我这些东西估个价,这都是老爷子生前收藏的好东西,估计不会差的。”

  跟在梁发身后的几个侍应,每个人都提着一个行李包,大概有四包东西,有大的,也有小的,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东西,反正看梁发那兴冲冲的样子,估计东西挺值钱的,毕竟他跟张天元的赌局可是一千万一把,如果东西不值钱的话,那就没什么意义了。

  说话的时候,侍应们已经将行李包放到了地上,然后拉开了拉链,露出了里面东西,居然真得是古董,一件件看起来都非常精美。

  不懂古董的人,大概只是觉得惊讶,而张天元此时不仅是惊讶,简直就可以用震惊和目瞪口呆来形容,梁发拿来的这四包东西,有太多让人惊讶,只是打眼一看,张天元就发现了了不得的东西,比如唐代的三彩陶器。

  谈及唐代的陶瓷器,“南青北白唐三彩”是最为经典的概括。“南青”指越窑的青瓷,“北白”指邢窑的白瓷,“唐三彩”是由东京洛.阳、西京长.安的窑场烧制的彩陶器,真伪先不管了,但从表面上来看,东西绝对精美。

  还有在宋代诸多著名的瓷器品种中,独占鳌头的一种瓷器,传闻中它那纯净的釉色是宋徽宗梦中得来,“青如天,面如玉,晨星稀”,以名贵的玛瑙入釉,这便是独一无二的汝瓷!

  光是拿出来的汝瓷,就有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如果张天元没记错的话,这东西曾经拍出过2,680 万美元(合2亿790 万港元)的高价,刷新宋代陶瓷世界拍卖纪录!

  如果梁发准备用这东西来抵押,那还真能多赌几把,不说别的了,单单这个笔洗就足够两亿多筹码了,别人不愿意换,张天元都愿意,当然前提必须是真的。

  除此之外,还有在我国陶瓷史上,独领七百年的绝世瓷器,它身世神秘、难于考证,在拍卖市场上它一夜成名,引发无数追逐,它的浓艳、它的清丽都让人着迷,它在争议中愈发美丽,这便是元青花。

  元青花张天元见到的已经不少了,真得有,假的也有,古仿的更多,就算不是真品,单纯只是古仿,那也值不少钱了。

  更何况除了元青花之外,还有跟张天元颇为有缘的成化斗彩。陶瓷收藏界有“明看成化,清看雍正”的说法,作为陶瓷史上颇负盛名的成化斗彩,以其轻盈秀雅,质精色良备受推崇,在收藏市场上也屡屡上演天价传奇,引发无数关注。梁发拿出来的东西里面就有斗彩瓷器,这真得是活见鬼了,怎么这些精美的瓷器都被这孙子搜集到了,这货说是梁老爷子生前的藏品,可是他把东西拿到船上来干什么来了。

  昔日帝王心头好,今朝一杯抵万金!

  这就是成化斗彩的传奇啊!

  等等,那是什么?居然还有我没见过的瓷器!

  张天元的眼睛注意到了最后一个打开的包。现在男人追女人,对于评价高的女人都喜欢冠以女神的称谓。而在瓷器里面也有女神,就是张天元现在看着的东西——清宫珐琅彩。

  珐琅彩瓷是我国制瓷工艺发展到清代巅峰时期的产物。它的制作工艺非常复杂,在历代瓷器中,珐琅彩瓷造价最贵,艺术水平最高,被喻为“彩瓷皇后”、“官窑中的官窑”。

  珐琅,又称“佛郎”“法蓝“”,其实又称景泰蓝,是一外来语的音译词。珐琅一词源于我国隋唐时古西域地名拂菻。当时东罗马帝国和西亚地中海沿岸诸地制造的搪瓷嵌釉工艺品称拂菻嵌或佛郎嵌、佛朗机,简化为拂菻。出现景泰蓝后转音为发蓝。后又为珐琅。1918~1956年,珐琅与搪瓷同义合用。1956年我国制订搪瓷制品标准,珐琅改定为珐琅,作为艺术搪瓷的同义词。

  尽管没见过珐琅器,可是张天元毕竟是很了解各种瓷器的,他这段时间补充的瓷器知识可不少啊,所以很清楚这东西的价值,那真得是非常昂贵的一种瓷器啊。

  更何况除了瓷器之外,张天元还从包里看到了多幅画作、书法、昌化鸡血石、寿山石、和田玉、翡翠等等物件。这些东西里面只要有几件是真的,张天元这一趟赌船就算是没有白来了,他最感兴趣的毕竟还是这些东西啊。

  这尼玛简直就是败家子啊!大败家子!这些东西有很多都是极易破碎的,尤其是瓷器。稍稍磕碰一下都可能会损坏,这孙子居然把东西直接装袋子里都拿过来了,还让那些侍应扛着。那些侍应生倒也真够胆大的。不知道这些东西值多少钱吗?打碎一件赔得起吗?

  “都他妈给我住手!”张天元实在忍不住大叫了一声,然后瞪着眼珠子看着梁发吼道:“你个王八蛋。要不是看刚刚受过伤了,我真他娘想要揍你这孙子一顿。这些东西如果是仿品还好,要是真得,你稍微磕碰一下,价值都会大损的!我知道你不在乎什么历史价值,研究价值,可是你毕竟是要拿来换钱的吧,要是碎了,可就不值钱了。”

  从小受到周围环境的熏陶,张天元对于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都特别珍惜爱护,还记得有一次去兵马俑那边玩耍的时候,看到一个游客就在陶俑上刻字,那个时候因为兵马俑刚发掘出来,保护远没有现在这么好,很多游客都能随便近距离接触到陶俑,想刻字也很简单。张天元直接就跟那人打了一架,后来他上了大学,学的也是考古学,对这些东西更为珍惜了,毕竟这些东西都是不可复制,不可逆转的真正意义上的不可循环资源啊!

  就算是他如今已经有了补字诀,可以修补这些东西了,还是觉得梁发这么做简直就是暴殄天物。换了他,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用报纸包好了,再用海绵垫垫着,一件一件隔开,才敢用箱子装着的,哪里会像梁发这混球这么搞,以为是破烂啊?

  听了张天元的话,梁发也是愣了一下,开始变得小心翼翼起来了,他倒是不怎么在意所谓的不可复制的精品,他是怕打碎了价值就下去了,那损失的可是钱啊,这种人眼睛里都是钱,张天元才会提到价值,不然这货肯定不会在意的。

  李南亭此时比张天元更惊愕,他完全没想到梁发居然会把这些古董拿出来卖,忍不住上前一把抓住了梁发的衣领子怒道:“你他妈真的是疯了啊,这可是梁老爷子生前收藏的东西,你爷爷对你多好,他死了你就要卖他的东西,不觉得亏心吗?梁老爷子也算是我的半个爷爷了,我绝对不允许你这么做!”

  梁发甩开了李南亭的手,嘿嘿冷笑道:“要不是那死老鬼一直惯着我,我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他这是替我赎罪!你他妈少管,我把你当兄弟,那就是兄弟,不把你当兄弟,你就是个屁!我告诉你李南亭,你今天跟姓张的穿一条裤子来坑我,我可是记住了,咱们没完!不让我卖是吧?好啊,你借我钱,借给我钱,我立马就不卖了,谁知道这堆破玩意儿值多少钱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