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七七章 六亲不认
  “对了梁大少,为了避免你误会,我在这儿声明一下,你的股份我不稀罕,不过你如果赶在明天晚上之前能弄到钱或者值钱的古董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与你再赌几把,不着急,明天晚上,或者后天早上我才会离开,你可以趁着这些时间去弄钱,弄别的也行,我这儿有的是钱,古董、珠宝我都喜欢,你可以尽管拿来,我给你换成筹码。想要翻本就要多下点功夫,光嘴皮子上说没用的。”

  张天元一番话说得梁发是面红耳赤,但他却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就算今天把梁发逼得跳了公海,他心里头也不会有丝毫的负罪感。不是他非要赶尽杀绝,关键在于这王八蛋太不是东西了,当着他的面居然要让柳梦寻陪睡,当时没一枪崩死这货,那都是嫌脏了自己的手,如果不把这孙子玩死,他张天元还配做个男人吗?

  要明白,对他来说,这世上最亲近的女人有四个,一个是他母亲,一个是他奶奶,一个是他妹妹,还有一个就是柳梦寻,招惹他,如果他心情好还可以作罢,可是招惹这四个女人,那就是纯粹找死了,他是绝对不会有丝毫手软的意思的。

  谁碰老子女人,老子就剁他手足!

  这里的手足可不是兄弟的意思,就是直译!

  说完话,张天元将帕洛玛夫人扶了起来,看着那美女私人医生将帕洛玛扶住了,然后过去把柳梦寻搂在了怀里说道:“玩了这么久都饿了吧,不如一起去吃点东西吧。我请客,帕洛玛夫人可别推辞啊。”

  “我就不去了。今天看了这么好的戏,我很高兴。不过也确实有点累了,我先去睡会儿,你们年轻人去吃吧,我就不打搅了。”帕洛玛笑着摇了摇头,和自己的私人医生先一步离开了。这就是女人啊,明白张天元此时的心思,知道张天元想跟柳梦寻独处呢,只不过因为尊重,才会邀请她。她正好委婉拒绝。

  王思远这货就不行,一点都不懂氛围,嘿嘿笑道:“张老弟,你赚了那么多,总得请我吃一顿吧,嘿嘿。”

  “滚!你小子就一点看不清情况吗?”因为跟王思远关系也熟了,所以张天元这说话也就随便了许多。

  “张公子,这些筹码您准备怎么处理?是直接兑换成瑞士银行本票,还是换成现金之后打进您制定的银行账户里面?要不就是先留着。我们替您保管,然后明天再接着赌?”

  叶清大概是觉得梁发没有钱了吧,所以就提出了把这些筹码处理了的决定,早早处理了。也省得出事儿啊。赌船上的渠道很广,完全可以根据客人的要求,把赢来的筹码兑换成现金。然后打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银行账户里面,当然了。也可以开具瑞士银行的不记名本票,这赌船它是一艘船。实际上你完全可以把它看成是个赌场,只不过它是移动的赌场而已,但是所有的业务都跟大多数的赌场是一样的,非常齐全的,绝对不会说你在哪个大赌场的服务,在这里居然没有。

  毕竟要清楚啊,当初赌船的出现,就是叶汉为了对付澳门赌场而想到的主意,如果还不如赌场好,那凭什么去抢生意呢?

  张天元正琢磨着该怎么处理这些筹码呢,他也没有过这种经验啊,以前都没来过赌场,连筹码长什么样子都是从电影上看到的,看得还不真切,叶清的问题,真是把他问得有点懵住了。正想着呢,却不想梁发突然大吼了一声道:“不!不行!不能走!张天元你不能走!你要么把钱还给我,要么就继续留下来陪我赌!”

  此时梁发的表情真有点狰狞恐怖了,好像是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自己了,内心那最罪恶的东西已经溢出了他的身体,成为了最可怕的东西。

  “耍无赖?梁大少你搞清楚了,不是我不跟你赌,是你已经没钱了,你如果有钱,我无所谓,反正今天手气好得很呢,闭着眼睛都能赚某个傻子的钱,何乐而不为呢!”

  张天元说话现在完全不留一点情面,说真的,如果梁发真得还有钱,他还真就敢继续留下赌,大不了这一次赌快点,三五下就把这孙子给赢干净了,然后继续去跟柳梦寻过情侣生活,他还真就不信了,梁发的钱能有多少,实在不行接下来一亿一把!

  今天这来钱实在是太容易了,张天元都有点把持不住自己了,要不怎么说赌.博可怕呢,你输了痛心,赢了上瘾啊。张天元之前还是非常不喜欢赌.博的,但坐在这里也就不到两个小时,居然就有三亿多港币入账了,这他妈可比辛辛苦苦去跑街道捡漏强多了,也比那赌石轻松得多,赌石还要碰运气,还要辛辛苦苦自己动手切石,这个随便晃两下色子,钱就到了,难怪那么多人沉迷于此不肯放弃呢,这就是诱.惑啊!

  喝着红酒、楼主美女、气着对手、数着筹码,这日子简直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啊,要不是张天元用地气压制住了自己的贪念,搞不好他还真得要沉迷到这里面不能自拔了。

  “梁发,如果你筹集不到筹码,那么我就要宣布赌局结束了。正好你今天运气也不怎么好,就别这么执拗了,说不定一晚上之后,明天这手气就顺了呢?听大哥一句话,苦海无涯,回头是岸,今天这赌,就是你的苦海!”

  叶清虽然跟梁发没有李南亭那么熟,不过也算是老交情了,毕竟大家都是赌船上的股东,而且在一起也切磋过不少次的赌术,梁发虽然屡次输给他,但好歹是叫他一声叶大哥的,这个时候,他已经发现了。张天元的手气简直是可以用无敌来形容了,别说赌术不如他的梁发。就算是他叶清亲自下去对赌,那也是输多赢少的。估计就是叶汉复生,今天也要输得一败涂地了。

  这摇色子讲究技术没错,可是有时候技术你还真就玩不过运气,关键张天元说的那两条规则,让这个游戏变得充满了变数,就算赌圣叶汉复生,真得能够每一把都摇出十八点,那也未必能赢多少啊,张天元猜点数准。摇色子也狠,尽管都是运气,可运起来了,还真是挡也挡不住啊,再说了,就算真得是叶汉,也不可能每一把都能摇出十八点的。

  “叶大哥,你别说话!今天这事儿跟你没关系,你要是再说。我跟你的交情就算没了,从此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

  梁发现在还能叫一声叶大哥,说明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可是如果叶清继续劝他的话,那就难保这小子六亲不认了,更别说他们还不是亲人!这就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人到了这个时候。真得是谁的话都听不进去的,别说是叶清和李南亭了。就算是他亲爹来了也没用,他平时怕他亲爹,可是在这个时候,他估计连他亲爹都敢呵斥,这就是赌.博赌糊涂了,赌红眼了,豁出去了。

  他肚子里那股子恶气没处发泄,自然是谁来劝他,他就乱喷了。

  本来几个相熟的荷官还打算劝劝他呢,一见叶清都是那种遭遇,他们就更别说了,估计肯定会被臭骂一顿的,干脆还是算了吧,何必吃苦不讨好呢?

  “唉,梁发啊梁发,好吧,你这儿听不进去劝,就当我叶清刚刚放了个屁啊,我傻,觉得你可怜!你小子以后可别来找我哭!不过你要继续赌,还是得有筹码,这是赌场赌船的规矩,我说了不算,你是行家,你也懂得。”

  叶清听了梁发的话,心中有些生气,这什么态度?自己招谁惹谁了?劝你还不是为了你好吗?什么德行啊,真以为你梁大少没人敢惹了吗?老子是懒得跟你计较,惹急了老子,我真一枪崩了你,还绝对让人查不出来!

  他可不是什么善茬,他是真杀过人的,以前东方公主号上就出现过闹事的,当时叶清年纪还很小,可就是那样,他也杀过人,经过那次,才被叶汉正式传授了独家的绝技,不然的话,他也就是叶汉身边一小学徒,连正式弟子都算不上。

  此时他虽然还不至于杀了梁发,不过脸色却不怎么好了,见梁发不声不响,便继续说道:“梁发,要继续赌,就得掏钱兑换筹码,说了这是规矩,要是没钱,你就算是赌船的股东也没用,该干嘛干嘛去!”

  这番话说得梁发低着头不敢吭声,梁发也觉得自己有点太过了,居然敢那么跟叶清说话。如果说他梁发是个浑人的话,那么叶清就是个真正的狠人,别看他平时有说有笑的,跟谁都挺和气,但是要知道这世上有种人叫笑面虎啊,表面笑,背后捅刀子,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了,实在没钱还想赌也不是没办法,赌船嘛,自然是什么服务都有的,我们这里就有放高利贷的,别人可能要几百万都有点困难,不过你梁大少是有钱有股份有产业的,借个一两亿都不是问题,这绝对是一条明路,去吧。”

  不得不说,叶清真得比李南亭狠多了,叶清指的这条路,就是把梁发往死路上引啊,你再有钱,一旦走上了高利贷这条不归路,那基本上这辈子就算是毁了。

  高利贷,利滚利,滚死你为止,你梁大少到时候只怕要变成乞丐才能还清这些债了。

  听到这话的张天元也是不由咧了咧嘴,这叶清还真是比他狠,不过正好,如果梁发因此而去借高利贷,被高利贷困住了,他反倒是可以成为一个看戏的了。

  “筹码!筹码!筹码!高利贷!高利贷!高利贷!”

  梁发毕竟还没有彻底傻掉!听到叶清的话之后,嘴里一边念叨着,然后一边蹲在那里想着,好像是在寻找其它的方法,澳门赌博网站:他心里头大概也清楚借了高利贷之后会是什么结果,更何况他要借高利贷,那最少也得再借一亿啊,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他是真有可能会还不起的。

  真要拿股份去做抵押吗?

  梁发现在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