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七五章 触了逆鳞了
  叶清将张天元的赢钱归结于财神附体,将梁发的输钱归结于霉神附体,其实他的说法倒也是猜到了一点边而已。对于张天元来说,六字真诀和地气就是他的财神,是梁发的霉神。对他来说,这场赌局根本连赌局都算不上,梁发在他的眼里,就跟银行一样,可以随便取钱的,只是有点额度而已。

  看到梁发有一种快要崩溃的节奏,张天元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感觉玩得也差不多了,于是笑了笑道:“梁大少,这赌.博嘛,就是玩玩而已,已经一个多小时了,估计都饿了,要不然干脆今天就到这儿吧?以后等你有了钱,咱们再接着玩如何?反正这路我也认清了,想来随时都可以来。你也不怕没翻本的机会!”

  他这里是留了情面的,就是不想把梁发彻底给逼死了,也不吉利啊。

  可谁知道梁发这货居然不识好歹,狠狠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少他妈猫哭耗子假慈悲!赢了老子的钱就想溜吗?这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听这话,张天元就变脸了,真得是给脸不要脸啊,这人不明白事理到了这种程度,自己何必给他留面子呢!于是,他冷冷笑道:“梁发,你还真别给脸不要脸!我张天元啥本事没有,这运气一直很好,也不怕告诉你,我之所以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一次次捡漏的好运气积累起来的,这个事情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不怕说句你不爱听的,咱们两个一起走到大街上。我摔一跤能捡块金元宝,你摔一跤顶多啃一口狗屎!”

  说完这番话。张天元感觉真得是太爽快了,就好像一身的臭汗美美地洗了个热水澡。那感觉真得是全身毛孔都舒畅极了,简直能够唱出歌来。再看看梁发那憋红的已经快要接近酱紫色的脸,他毫不忌惮地就笑了起来。

  本来嘛,虽说张天元对于得罪自己的人向来都不会大度,可那也是有限度的,不会如此刻薄无情,一点情面都不给对方留。可是今天这事儿到底怪谁?还不是梁发这厮给脸不要脸,张天元都已经说了好话了,打算就这么结束了。可他呢,竟然还蹬鼻子上脸了。既然如此,张天元也只能一脚踹下去了,管他后面发生什么事情,自己爽了再说。

  还有个事儿让张天元也是一直耿耿于怀,那就是梁发对柳梦寻的纠缠。人家李南亭多痛快,如今已经不再纠缠柳梦寻了,可是梁发呢,不仅没有丝毫放弃的意思。而且还处处都想占柳梦寻的便宜,这能忍?如果这事儿都能忍,那就不是男人了!那是戴了绿帽子都只能装乌龟的孙子!

  老子的女人,也是你能惦记的?真是不知死活。

  有个事情他原本是不知道的。之前不是有个侍应生被梁发打了嘛,结果那侍应生怀恨在心,就发了一段话到张天元的手机上。至于那侍应生是怎么知道张天元电话的,张天元就不清楚了。不过这番话却让张天元火大了,恰恰这番话发过来的时候就是他劝梁发不要继续赌了之后。本来看了之后他都后悔自己说那番话了,刚好梁发自己还要往枪尖上撞,那他就不客气了。

  这番话的内容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说梁发在一次喝醉酒之后说一定要把柳梦寻弄到手,然后玩腻了再扔给张天元,还要不择手段。

  这话也许是被添油加醋了,不过张天元绝对相信梁发是说得出来的,所以他现在是绝对不可能继续饶了这货了,不把这货身上的钱赢光,他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了。

  张天元一番话说得刻薄之极,就算是脾气好的人听了怕也会愤怒地,更别说梁发的脾气本来就不好。凭什么老子摔一跤就只能啃狗屎,你摔一跤就捡个金元宝!这不是骂人吗?什么意思?你是不是觉得赢老子的钱跟逛街闲逛一样轻松?不过仔细想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张天元从头到尾都像是在闲逛聊天,完全就没有正儿八经与他对决过。

  越想心里头越是气啊!

  “两位都少说两句吧,你们看,都一个小时了,估计帕洛玛女士也累了,我们总不能让她一直坐在这儿吧,多累啊。”

  李南亭还是有点向着梁发的,毕竟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啊,所以他真的是想这场赌局赶紧结束了。短短一个小时就输了两个亿的港币,这听起来都觉得胆战心惊呢,更别说他还坐在这里看着,坐都坐不住了,这玩得实在是太大了点。他是真心不想让梁发倾家荡产啊。

  帕洛玛却好像故意挑事儿,笑了笑道:“我不累,看着正热闹呢,你们赌到什么时候我看到什么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这场面了,不用在意哦。”

  李南亭额头上黑线都垂了下来,这个知名的珠宝设计师还真是脾气古怪啊,没法以常理来推断揣摩的,本来还希望她能出面劝劝呢,谁知道她好像比赌.博的人还要来劲。

  “李大少,你就别废话了,烦死了!不是还有一亿嘛!输光了再说,又不会死!”

  梁发现在已经完全情绪失控了,明知道梁发是为他好,可是他却是无法理解的,最起码在这种状态下是无法理解的,所以冲着梁发吼了一句,显得很不耐烦地样子,紧接着就瞪向了张天元道:“大陆仔!现在得意还太早了,不着急,谁笑到最后笑得才是最好的!只要我还有赌本,你小子就别想离开!”

  此时在梁发的眼睛里,周围这些人都已经跟张天元穿一条裤子了,都在嘲笑他,看他的笑话,如果这个时候结束赌局,不仅意味着自己没有机会翻本,而且绝对会被视为逃跑的一方的,以后还怎么在赌圈里面混?赌圣叶汉也有过落魄的时候。自己不过输了一点钱而已,还是有机会翻本。甚至把对方赢得血本不剩的。

  赌了输,输了赌。这就是梁发不可遏制的赌.博经历。而面对只输不赢的结局,梁发显然赌红了眼、赌疯了头。一次次地兑换筹码,一次次地输钱,输了足足两亿了,非但没有让梁发悬崖勒马、幡然醒悟,那种背水一战的赌徒心理反而一次次地驱使他铤而走险。

  赌徒的心理,不是仅仅存在于赌徒中,可以说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拥有这样的心理。单从赌.博来说,就是输了还想再把输掉得赢回来。赢了还想继续赢下去,使自己的占有欲得到进一步的满足。

  当然,极度的赌瘾只能使其陷入赌——输——再赌——再输的恶性循环之中。

  梁发这会儿基本上就是被自己编织的那个美妙的幻想给糊弄住了,根本就不知道那不过是海市蜃楼而已。

  “说话不用那么用力,小心伤了肝脏!赌就赌嘛,反正我筹码还有很多,不怕继续陪着你,今天我有的是时间!”

  对于梁发的赌徒心理,张天元懒得去分析。他反正现在就是一门心思想要赢光梁发的钱之后离开就结了,再说了,帕洛玛喜欢看这种赌.博,他自然是要好好表现一下的。不过说实话。梁发心里头想什么他很清楚,不过就是想要翻本而已,但他可以毫不留情的说一句。那是不可能的。

  “好,痛快!不过我到时候翻了本。你可不要转身就溜!”梁发盯着张天元说道。

  张天元笑道:“梁大少,你尽管放心。如果你真能赢,在输光赢下你的钱之前,我是不会走的。不过我也把话扔这儿,如果你真得能翻本,我就把这张一百万的筹码吃下去,赌船的损失我来赔,不用你管。”

  “你!哼!很好!非常好!有胆量!”梁发本来想臭骂张天元一顿的,不过仔细想想,自己除了一句粗话之外,好像也说不出什么像样的话来了,干脆就放弃了,只要能翻本,就足够张天元出丑了。

  看着桌上仅剩下的一亿筹码,梁发深深吸了口气,这是自己最后的赌本了,如果再输了,那真得就有点万劫不复的感觉了,回去之后,一定会被家族的人臭骂一顿的,搞不好被自己的父亲打断腿都有可能,自己的父亲可不是什么好人,但已经输了一亿了,他也没别的办法了,只能拼了。

  柳梦寻这个时候却开始有点替张天元担心了,她是知道梁发这货的德性的,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她现在不怕张天元输钱,就怕张天元赢光了梁发的钱之后会被梁发报复,那就糟糕了,她可不知道张天元的能力,担心那非常正常。

  “天元,要不今天就算了吧,我有点累了,咱们去休息吧。”

  她用自己累了做借口,就是因为他相信张天元是喜欢她的,绝对可以为了她放弃这场赌局,这也是她愿意嫁给张天元的缘故。

  张天元果然非常紧张,看了看柳梦寻说道:“累了咱们就去休息吧,今天就不赌了。”

  然后,他又看向了帕洛玛说道:“对不起了帕洛玛夫人,梦梦有点不太舒服,我真得离开了。”

  他可以为了柳梦寻放弃自己内心的不爽,因为他知道真正应该珍惜的是什么,为了教训别人如果冷落了女朋友,那就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了。

  可是谁想到梁发这个时候好死不死地冷笑道:“怎么?赢了钱就想走吗?好!我也没权利拦你!不过这在赌场上如果赢了钱就走,是要做出一些补偿的,这不是规矩,而是惯例!我也不要你做什么,让柳小姐陪我睡一晚上怎么样?反正都是被你玩了的烂货,你也不会太介意吧?”

  “哐啷!”梁发话刚说完,人就从沙发上直接翻了过去,重重摔在了地上,虽然没事儿,但是却是被打懵了。

  “你他妈再说一句!”张天元是真火了,澳门赌博网站:这种火是无法通过赌.博来发泄的,不打人那不行。

  “别!别开枪啊!”梁发傻眼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张天元手里居然多了一把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