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七三章 温水煮青蛙
  张天元笑着安慰了一下柳梦寻道:“梦梦,不打紧的,检查就检查嘛,反正色子和色盅都不是咱们提供的,他还能查出个花儿来不成?”经他这么一说,柳梦寻才不再说什么了,而是静静坐在那里,等着下一局的开始。纵然她再厌恶赌.博,这参与赌.博的人是她心爱的人,她也会一直陪下去的,绝对不会就这么离开。

  叶清见没人反对了,也就将色子和色盅交给了梁发去检查,梁发在那儿左看看右看看,上看看下看看,还装模作样的,最后什么也没检查出来。

  “咳咳,没问题,张公子你摇吧。”梁发说着话,就要将色子和色盅递给张天元,中途却被叶清给拦住了。

  “对不住梁大少,你们两人每一次碰触这色盅和色子,我都必须重新检查一番,避免有谁从中作梗。”他这话虽然并非针对梁发,不过因为输了钱,却让梁发十分不爽,可梁发拿叶清也没什么办法,人家叶清赌术比他好,人长得也不比他丑,更重要的是,叶清比他还有钱,他是嚣张不起来的,生气归生气,但也只能作罢了。

  检查之后,确认没有问题,叶清才把色盅和色子给了张天元,让张天元去摇。张天元也不笨,拿色子和色盅的时候,特意用地气检查了一下,他也不想吃暗亏。虽然说梁发跟叶清联合的可能性不大,但毕竟人家是熟人,一切小心为妙。

  “准备好了吗,张公子?”叶清问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将手放到了色盅之上,把色子也放了进去。

  “好。开始吧,这一局张公子先摇。摇完了之后梁大少再摇!依旧是可以选择是否猜点数!最后不管大小,只管点数多少,多者赢!若输的一方猜中了对方的点数,则算平局。”

  叶清基本上每一次开局都要把规矩说一遍的,免得两个人忘记了,在他的监督之下,张天元先摇了色子,还是老方法,反正他也不会玩花样。和上一次一样,梁发还是放弃了猜点数,不过这一把张天元的点数真不多,居然只有九点,三三三!

  看到这情况,梁发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九点!哈哈哈,九点!我就知道你之前是瞎蒙的!”

  梁发的嚣张,让张天元改变了原本的计划。本来这一局张天元是打算输给梁发的,为了避免被怀疑。所以他摇了一个比较小的点数,但也不是太小。但梁发这番挑衅,却让张天元完全改变了注意,在梁发摇色子落盘之后。利用地气改变了对方色盅里的点数,原本应该是十三点,现在却成了三点。一一一!

  “我也放弃猜点数,梁大少开盅吧。”张天元懒得浪费时间了。反正这把已经赢定了,他就是要气气这家伙。

  “好!”这一次梁发开盅十分痛快。因为他觉得自己赢定了,对方又没有猜点数,那么就不存在平局的可能性,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张公子三三三,九个点,梁大少一一一,三个点,这一局依旧是张公子赢了。”叶清脸上的肌肉也忍不住有些抽动了,他尽力让自己淡定一些,可却有点做不到了,第一把是运气,第二把呢?还是运气?他还真有点怀疑了。

  这个结果让梁发简直气得当场吐血,或许是有了上一次慈善拍卖会上的经验,他好歹是忍住了,不过即使没有吐血,他还是冷汗直流,因为紧张,把放在一旁的酒杯都给碰倒了,红酒洒了一地。梁发猛地站起来就冲着那侍应臭骂起来,并且同时一巴掌抽了过去:“你个扑街货!我叼你老母!酒杯都端不住吗?滚,一边待着去,少让老子看到!烦心!”

  “怎么?还敢瞪老子?找死啊?”

  “梁大少,不就两千万嘛,多大个事儿,也不用拿侍应生出气啊!”张天元就是故意要气梁发,站起身子来,取了一万筹码放到了那侍应生的托盘之中,拍了拍其肩膀笑道:“先出去吧,这里先不用你伺候了。”

  李南亭也冲那侍应生点了点头,那侍应生才敢离开,虽然挨了梁发一巴掌,又被骂了,不过好歹是得到了一万筹码的小费,这让他对张天元充满了好感,而对梁发则是厌恶至极。

  梁发没有理会张天元,从托盘里拿过红酒瓶子狠狠灌了几口,这才看着叶清把自己桌上的一千万筹码拨给了张天元,冲着荷官喊道:“再给我兑换一亿筹码!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梁发,你真得疯了啊?一亿可不是个小数目,你这么玩要是被你家里人知道了,还不扒了你的皮啊?”李南亭急了,大声喊道,他也感到很意外,本以为张天元会输得很惨,可谁知道两把下来之后,输得惨的居然是梁发。

  “哼,他们管得着吗?我的钱是爷爷留下来的,又不是他们的,去换筹码!再说了,你这么说什么意思?好像我真得会输光似的?”梁发冲着李南亭吼道。

  “梁大少,玩玩嘛,这才两把而已,不至于这么生气,真得不至于!”

  张天元这话虽然好像是在降火,实际上却是在添油加柴啊,他现在心里头非常爽,就是要让梁发这孙子生气,倾家荡产那才好呢。你小子不是得瑟吗?不是牛逼哄哄吗?好啊,我看你还能牛到什么地方!

  “张天元你他妈少说风凉话,不就是赢了两把嘛,你得瑟个屁,继续赌,接下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你张狂个什么!”

  梁发此时就像是暴怒的鬣狗一般,真得是见了谁都想咬一口的,估计就算是帕洛玛这个时候劝他,他也会动怒的,他此时完全失去了平常心了。

  一直到签了单。拿到了一亿筹码之后,看着这些筹码。他才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因为必须得冷静。这可是牵扯到一亿港币啊,不能再胡来了。

  他深深吸了口气,接过了从叶清手里递过来的色子和色盅,然后规规矩矩地摇了起来,也没那么多花样了,不过每摇一次,色盅经过他耳朵的时候,都可以发现他的耳朵在抖动着,甚至靠近色盅的右耳还活动了起来。这种能控制自己耳朵的人虽然民间也有,不过在赌场里遇到这种人的话,一定得注意,或许他就是听色子的高手,在色子没有落盘之前,就能听出最后可能产生的结果,这主要是要配合自己的摇色子的手,才能达到完美,单纯的听色子这样肯定不行。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来。梁发真心是经过专门训练的,不然不会有这样的特殊技巧,他这一把是志在必得了。

  张天元透过色盅,看到了最后落盘的点数。不由震惊不已,这一次梁发色盅里面的点数,居然是最大的十八点。六六六!不管张天元摇出什么来,最后顶多就是个平局。正好他觉得梁发现在冷静了不少。也老实了许多,应该是给他点甜头尝尝了。让他赢上两把,这样以这家伙的性格,肯定还货得瑟起来的。

  当然另外还有个原因,那就是他不想一直赢下去,那样不好,容易让人怀疑的,要知道叶清已经开始对他产生怀疑了,每一次都精心检查他摇过的色子和色盅,看看他是不是在出老千。也是到了该输的时候了,所以他随口猜了一个点数“我猜十五点”。

  猜完之后,他也摇了色子,是一个十七点!六六五!这也是张天元的一次尝试,就是想试试自己的地气到底能够控制到什么程度,接下来要作弊的话,也会方便许多的。

  叶清心里头松了口气,顿时觉得自己真得是多虑了,看起来张天元还真得只不过就是瞎蒙而已,于是清了清嗓子道:“梁大少六六六,十八点,张公子六六五,十七点!张公子猜了十五点,没有猜中,所以这一局梁大少赢!”

  说话的童噬,叶清也罢一千万筹码拨给了梁发,这一局就算是了事了。

  到此为止,一共赌了三局,张天元赢了两局,然后主动输了一局,算是赢了一千万,他想的很明白,只要总数上赢了,也不用一直连赢,照样是可以把梁发给玩死的,这就叫温水煮青蛙,等到梁发被煮死的时候,或许还不明白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旁人看来,张天元的好运到头了,梁发这一次是真得发威了,因为梁发毕竟还是有些真本事的,不像张天元纯粹就是依靠运气。赢一两把还可能,但是像摇色子这种游戏,单凭运气真的不行,这又不是百家乐。

  紧接着的第四局,张天元又赢了,然后第五局还是张天元赢。第六局的时候,张天元又故意输了,让已经几乎失去信心的梁发再度迎来了信心,甘心往这个坑里面钻。

  就是这样一来二去,梁发和张天元的赌局看起来是互有胜负,而且赌得也非常热闹,但毕竟一亿港币也就是十个一千万而已,要不了多少次,梁发桌上的筹码就只剩下一千万了。

  “筹码!再给我拿一亿筹码!玩得正痛快呢,怎么没筹码了!”

  梁发是彻底被张天元当青蛙给煮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上了张天元的当,被一点点将一亿的筹码就那么给赢光了。输完了最后一个一千万筹码之后,梁发拿过毛巾狠狠地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一把,然后端起红酒瓶子,又是狠狠灌了几口红酒。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他发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间就把兑换的筹码给输光了,可是到底输了多少筹码,他因为脑子都快糊涂了,还没意识过来。居然还让荷官给自己拿一亿筹码,这真得是输糊涂了。

  他那张价值一千万欧元多的瑞士银行本票刚刚就已经输光了,哪里还有什么一亿筹码啊,连一千万,不,连一百万都没有了。

  “梁大少没筹码了?没关系,我这儿有,先借给你一亿吧,随便玩,用完了还可以再借!”张天元嘿嘿一笑说道。(未完待续。。)